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官话 > 第984章 让他来给我当几天秘书

第984章 让他来给我当几天秘书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豫西山人
    陈观说的办法简单有效,可惜这是纪委在办案,不是法庭质辩,也不是农村两个老百姓吵架,可以指天画地地赌咒发誓,甚至叫来证人当场对质。陈观说的再好,再诚恳,都没用!

    当然,陈观说这番话的效果也很明显,让一脸严厉、眼睛里放着冷光的省纪委副书记张玉堂不由不多想一层。

    纪委办案,正常的程序都是掌握可靠的线索和证据后,直接对当事人实施双规,让当事人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内向组织说明问题,然后再根据当事人的供述,进一步调查涉案人员,完善证据链。因此,一般情况下,都是先宣布某某人接受组织调查后,然后才是一个个传讯那些曾经向当事人行贿人员,落实证据。

    一般来说,被纪委宣布双规的人,极少有人能够安然无恙地走出双规场所,绝大部分人被宣布双规后的结局都是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在张玉堂的经验中,被双规对象基本上都是在宣布自己被双规后,很短时间内,心理防线都会崩塌,开口交代。就算有人拒不交代,证据在那里放着,也由不得他不交代。今天的陈观可是个异数,非但不惧怕,而且还说的斩钉截铁、理直气壮的,似乎他根本就不怕双规。难道,这陈观真的是象他说的那样,没有收受那200万元贿赂?这里面难道真的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张玉堂正在琢磨的时候,一个办案干部忍不住了,站起来报告说:“张书记,陈观分明是在狡辩、抵赖、拖延时间,和他多说无益,让武警把他带走吧!”

    陈观马上就把目光转向了说话的同志,冷冷地说到:“这位同志,你这说法不能服人!我把情况都说清楚了,10月26日晚上,古都设计院院长冯自然曾经以送设计方案为名,给我送去了10万元钱。我发现后,当即打电话让他把钱拿走了,我还对他的设计方案提出了修改建议。这事儿,你们可以找冯自然调查!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给我送过一分钱。现在事情很明显,要么是我说谎,受贿而拒不交代!要么就是你们掌握的证据或线索有问题,我相信你们掌握了有人给我送钱的证据,但你们为什么不这样想想,这钱是从哪里提出来的,是经过谁的手送给了我,这中间的经手人到底把钱送给我没有?难道他不会私吞么?如果他私吞了,却说把钱送给我了,我不是天大的冤枉么?还是刚才那句话,谁说把钱送给我了,请他说明何时何地送给我的,有没有人证、物证!你们如果证据掌握的不充分,在我已经如实说明情况后,还要带我走,对不起,我不会跟你们走的。相反,我会认为你们先入为主,认为制造专门针对我的冤假错案,我要控告你们!”

    说到这里,陈观想想也不能太过强硬,就又委婉地补充到:“张书记,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见省纪委的孙书记,可以和你们一起去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请领导们来决定,这种情况下,是不是还要继续对我采取双规措施!”

    张玉堂犯难了,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陈观非但拒不承认受贿问题,还口口声声要和他一起见孙书记、见省委省政府两个主要领导,请领导来评判。要知道,正常的被双规的人员,一旦听到自己被双规,一下就蔫了,有的人甚至吓得屎尿横流,哪里还敢要求见领导么!

    单是陈观的这份自信,就值得让人三思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玉堂桌上的电话响了。

    张玉堂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就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拿起电话,对着话筒说到:“孙书记,我是张玉堂,请指示!”

    电话里,孙书记问到:“陈观现在被带到询问地点了吧?吐口没有?”

    张玉堂报告说:“没有,还在我的办公室。简单询问了,陈观不承认受贿,要求见您或者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

    陈观神识清明,听的清清楚楚,那孙书记在电话里对张玉堂说到:“既然这样,先让陈观呆在你那里。你带着询问笔录,和杨君宝书记一块,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起去向省政府主要领导汇报!”

    霎时间,陈观感动得差点掉泪。他知道,一定是苏淑秀赶回去向孟庆川厅长报告了,孟厅长不相信他会贪污受贿,找省政府主要领导了!

    张玉堂答应一声,放下电话,想了想,让一个纪检干部把询问记录拿给他,翻看了一下,就对刚才站起来说话的那个纪检干部说到:“暂时停止询问,你们陪着陈厅长在这里等候。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张玉堂从身后的书柜里取出一个提报,把自己的笔记本和询问笔录放进去,开门走了。

    陈观一下就放心了。他知道,这事儿到了省政府主要领导那里,对他的双规必然会被解除的。纪委的领导不了解他,省政府主要领导是了解他的!

    省委书记们都在省委南院办公。

    张玉堂下楼后,等了一会儿常务副书记杨君宝,两个人各坐各的车,出了省委大院,直接开进了省委南院,先去了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孙嘉怡办公室。

    到了孙书记办公室,张玉堂把对陈观采取措施的情况报告了一遍,孙书记沉吟了片刻,说这事儿可能真的需要再考虑了。算了,先去见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吧!刚才电话里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语气很严厉、催的很紧,不能耽误了,赶紧走吧!

    孙书记在前,杨君宝和张玉堂在后,下楼去了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办公室。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办公室和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办公室规制一样,也是占了整整一层楼,只不过差一个楼层而已!

    张玉堂他们进去市,见公安厅厅长孟庆川站在省政府抓哟领导同志办公桌一侧,就知道一定是孟庆川来找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了。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见纪委的三个书记进来,屁股都没有抬一下,只对孙嘉怡书记点了下头,示意他坐下,然后就淡淡地问:“说说吧,为什么要双规陈观?向谁报告了?谁批准的?”

    这话,是在质问了,语气不善!

    依然站着的纪委常务副书记杨君宝忙说:“报告省长,情况是这样的,省纪委接到举报,说陈观在古都市公安局办公大楼项目和公安小区项目招标过程中,受贿200万元。由于案情重大,加上陈观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兼古都市公安局长,具备反侦察能力,稍有不慎,就可能打草惊蛇,导致证据灭失。因此,纪委常委会研究,对陈观采取双规措施!”

    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眼睛盯向了杨君宝,依旧是淡淡地问到:“什么时候纪委双规副厅级实职干部,可以不向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报告了?”

    杨君宝已经是位高权重的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了,但在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面前,那可真的是只有挨批的份儿了!

    杨君宝吭吭哧哧地说,查处违纪案件是纪委的职责。

    没想到他一句话没有说完,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就打断了他:“我没说这不是你们的职责,也没说不允许你们双规陈观。我说的是,你们向谁报告了?谁批准的?这是组织程序,懂不懂?”

    见自己的常务副书记杨君宝被问住了,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孙嘉怡赶紧说到:“省长,是这样的,接到举报后,杨书记他们向我报告了,我同意他们召开纪委常委会研究。考虑到陈观的情况特殊,万一打草惊蛇,案子就没法办了。所以,决定先对他采取措施,询问一下情况。我正准备来向你汇报呢,你的电话就打去了,这事儿,怪我向你报告的晚了,但也是从工作考虑的。不管杨书记的事儿,你要批评就批评我吧!”

    孙嘉怡也是省委副书记,他这样说,把责任揽了过去,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也不好当着杨君宝、孟庆川、张玉堂的面批评他。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又淡淡地问到:“你们控制陈观了,也询问了,说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陈观承认不承认他受贿的事儿?”

    张玉堂赶紧从提提包里拿出刚才的询问笔录,放到了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面前的办公桌上,然后报告说,陈观不承认受贿问题,说他工作以来,从没有收过任何人一分钱。10月26日晚上,古都市政府副市长聂洪波请他吃饭,他带着古都公安局政委任耀明、副局长王恩成、纪委书记苏红跃一起去的,在座的还有建委主任余生厚、古都建筑设计院院长冯自然和建委系统三个建筑公司的经理。饭后,陈观回到古都市委招待所的住处,冯自然去找他,拿了一个档案袋,说是涉及方案,请他看看。他当时正在打电话,没在意,就让冯自然把档案袋留下了。打完电话,他一检查,发现档案袋里不是设计方案,装了10沓共10万元现金。于是,陈观当即给冯自然打电话,限他10分钟内来把钱取走,否则后果自负。冯自然来把钱取走了,陈观说他还帮着冯自然修改了设计方案。至于举报材料上说的200万元,陈观拒不承认,说他从没有收过任何人的钱,还说要和举报人对质,要见孙书记和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并说他不接受对自己的双规,要控告。

    张玉堂说着的时候,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都已经在翻看询问记录了。等张玉堂说完,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也看完了。

    张玉堂说完,就站在一边不吭声了。

    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放下了收礼的询问记录,思考了一会儿,看着孙嘉怡副书记,问到:“是什么人举报的陈观?到底可靠不可靠?为什么他一举报,你们就立即立案调查?平时纪委收到的举报件那么多,你们是不是件件都立案查处啊?”

    保护举报人是纪委的工作原则,按理,纪委的领导们是不会对别人说是谁举报的,问题是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不是别人,那是领导,是有权力决定是否允许对陈观实施双规的领导。他现在要制止的话,省纪委就得取消对陈观的双规!

    孙嘉怡看了一眼常务副书记杨君宝,示意他向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汇报此事。

    这是向主要领导报告,是必须的,与泄露举报人身份无关!

    杨君宝就说,是原任孤独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现任古都市政协副主席王广义同志亲自来反映的,他是多年的老纪检了,非常可靠!而且,纪委已经按照举报线索派人初步秘密调查,控制了古都第三建筑公司财务科长常明。据常明交代,他按照公司经理张庄的指令,先后提取两笔30万元共60万元现金,交给了张庄,用于给陈观送礼。这一点,可以确认该公司确实是拿60万元行贿了。只不过考虑到陈观在古都有一定威信,不能打草惊蛇,我们这才先双规陈观,下一步就到古都进行深入调查,获取进一步证据。

    一直没说话的孟庆川,插话到:“这个王广义,就是古都龚昂菊侦破的周天子墓被盗案主犯焦家兄弟老三焦仲礼原来的老丈人,焦仲礼用老大焦礼走私文物的1000万元作彩礼,才娶了王广义的女儿王心湖。王广义赶在焦仲礼落网前让女儿离婚,企图保住那1000万元。后来,办案民警追回了这1000万元,王广义也因此被调整到政协当副主席。这个人坏的很,有报复陈观的嫌疑!”

    孟庆川说的是事实,在场的几个领导心里应该都有数!

    省政府主要领导好象是在自言自语:“这个王广义,原来应该对他进行进一步查究的!这个说情,那个求情,都说他多年来兢兢业业,没有功劳有苦劳。涉案的1000万元属于儿女婚事中的民事范畴,与王广义无关。省委这才把他调整到了古都市政协。事情就这么怪,牵涉到王广义时,这个说清,那个求情,生怕他倒霉!一牵涉到陈观,仅仅是一个举报,在没有深入调查、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要双规他!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这话说到极重极重,包括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孙嘉怡在内,屋子里谁都不敢接话了!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似乎是打开了思绪,接着说到:“小陈观说的对,谁要是想着拿200万元就能把他收买了,那都是开国际玩笑!你们不了解陈观,我和省委书记了解他!有些事情,保密级别比较高,不能告诉你们!但我可以说,陈观如果需要钱,他只要张口,别说200万元了,就是2000万元,我亲自签字,特批给他!他用得着去收别人的200万么?”

    孙嘉怡副书记、杨君宝、张玉堂极度震惊,他们想不到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陈观,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赢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如此信任?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没有就此打住,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看向了窗外,半晌,这才又转向了孙嘉怡、杨君宝、张玉堂:“有的同志遇事不动脑筋,只知道一加一等于二,直线思维,就不知道往深处想想!陈观只是一个25岁的青年干部,凭什么能被破格提拔成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难道他头顶的公安部一级英模、肩上扛着的二级警监牌子,都是领导照顾、走后门要来的么?有哪个领导敢这样没有原则地照顾他?凭什么照顾他?为什么就不照顾别人呢?一个25岁的副厅长、二级警监、公安部一级英模,能被区区200万元打倒么?真要是那样,别说双规他,就是枪毙他,我都不解恨,因为他太不争气、太让人失望了!”

    屋子里的几个人听得呆若木鸡,不知道陈观的水到底有多深了!

    说了一阵儿,好象心里的火气发泄的差不多了,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这才对孙嘉怡说道:“孙书记,你们回去,立即解除对陈观的双规,恢复他的自由,让他回去上班,该干啥干啥去!不过,这事儿还必须得往深里查,给我查清楚,到底是谁从中间捣鬼,收了200万元!必须把这个贪污犯给我揪出来!”

    孙嘉怡想了想,可能是处于工作责任心,还是问到:“省长,不管怎么说,这事儿还必须得查清楚。目前正是立案调查阶段,解除对陈观的双规,万一他真的受贿了,跑了,那咋办?”

    这话有理,就算领导们再信任陈观,但世界上的事儿千奇百怪,什么可能性都有。万一陈观真的不争气,真的收了200万元贿赂,这一解除对他的双规,他要是跑了,谁来负责?

    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是高级领导,不会仅凭感情和直觉判断来草率处理的!

    想了想,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就说:“我相信陈观没问题,他也不会跑!这样吧,为了便于纪委办案,陈观呢,暂时先不回公安厅上班了,来给我当几天秘书。每天来我这里上班,向我报到!我给你们10天时间,集中力量查处案件。10天后,向我报查处结果!”

    这结果,完全出乎纪委的几个领导的意料!

    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是要自己给陈观担保,担保他配合调查,担保他不会涉案,担保他不会跑!

    孙嘉怡副书记还能再说什么?只能说按领导指示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