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炮灰坑仙路 > 335 一起(大结局)

335 一起(大结局)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老黑兔
    神界的风景很美,神界的英俊侍卫很多,神界的美食很好吃,神界的师父也对自己很好……

    一切恍如梦中。

    只是……

    童小野啃着一只清灵梨,盯着边翻玉简边听人汇报工作的凌绝,一直盯了很久。

    等端着玉简的修士退下,她有些郁闷的问道:“师父,你是不是要下一盘很大的棋?”

    凌绝愕然,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那你这盘棋要下多久,下棋过程中有时间陪我玩吗?”

    凌绝想了想,依旧很老实的说道:“要下很久,直到神界格局改变,直到轩辕氏重新回到神界。”

    看着小丫头眼巴巴的眼睛,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你想玩什么,我陪你玩?”

    我想玩男人跟女人才能玩的事情……

    但师父您太闷骚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玩,也不知道该怎么玩!

    或许应该找江老头寻求对策,看看他跟芳华仙子进展的怎么样了?

    于是童小野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那我不喜欢下棋,我也不喜欢看人下棋,我可不可以去找江老头子玩?”

    凌绝的手微微一顿。

    半晌之后,他点头道:“可以,但是要注意安全。”

    童小野眨了眨眼睛。

    凌绝大神忽然之间这么好说话了,她竟然有点儿不习惯!

    于是她得寸进尺的问道:“那我可能出去玩很久,如果玩的时候遇到更好的男人,我可以变心吗?”

    凌绝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玉简,眼中带了一丝愠怒:“不可以。”

    “可是变心这种事情怎么能由的了自己,日子这么长。什么事情都无法保证啊!”

    女孩子眼睛亮亮的,仿佛在说着什么很正常的事情,盯着他的眼神甚至有一丝期盼与渴望。

    她难道很渴望这个吗?

    凌绝默然。

    终于,他抬了抬手,有些颓然的说道:“玩的累了,随时可以回来。”

    这回换做童小野郁闷了。

    师尊大人到底喜欢自己吗?

    这样都可以,还有什么不可以?

    难道他此时不应该愤怒的冲上来扑到自己。然后两个人一起干很愉快的事情吗?

    可是师尊大人不动手。自己要是冲上去撕他的衣服,会不会被揍一顿?

    童小野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女孩子的背影有些沮丧,似乎并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凌绝神色一黯。

    其实他也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想告诉她自己很高兴,想让她知道自己有多欢喜听到她在耳边叽叽喳喳。

    可是他还是没有能说出来。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山底的黑暗、寂寞、无言吧。

    凌绝苦笑,陡然想起小徒弟跟那个徐湛鸣相处的情景。

    都是年轻人,说话打闹都是那么纯粹的开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样的坦诚爽朗。真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啊!

    自己毕竟是老了。

    或许在小丫头眼中,自己与鹤发鸡皮的江老头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保留了皮囊而已。

    凌绝忽然有些伤感。

    她喜欢叫他老头,他觉得很亲切。偶尔又会有些难过。

    有时候年纪大了又太沉闷也不是什么好事。

    想让她留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担心她玩够了就想离开。将自己这个老头子彻底的忘了。

    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也没有特别在意,无论是法宝,还是……男人。

    可是她真的就那么走了。

    凌绝再也看不进手中的玉简,悄无声息的唤醒了附在寂空镯上的神识。

    ………………………………

    “江老头,叫我什么事?我擦,你是江老头吗?”

    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童小野招了招手,而后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一个男修静立于树下,身着华丽的蓝色锦袍,长发如墨倾泻而下,面如冠玉目似寒星,浑身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质,偏偏眼中又挂着一丝痞痞的笑容,平添了一分邪魅。

    好一个风流雅痞!

    如果他手中的破烂蒲扇不是江老头常用的那把就好了!

    童小野抽了抽嘴角,不情不愿的叫道:“师父!”

    江源摇扇而笑,清亮的黑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还记得我这个师父啊?”

    该死的,这厮长得果然不亚于凌绝,气场虽然不若凌绝强大,但那风流君子的气质……

    自己心跳竟然有些加快!

    童小野吞了吞口水,满脸艳羡的说道:“师父,想不到您老人家真的有一副好皮囊啊,当初我就记得您神魂是个翩翩君子,看到苍老的模样还不敢相信呢!果然您是不把我当美人啊,一去见真正的美人就恢复原貌了!”

    江源哈哈大笑,拿扇柄敲了敲她脑袋,说道:“臭丫头,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什么?!为什么要道别啊,你不是跟芳华仙子互相表明心意了吗?”

    “表明什么心意?”江源愣了愣,惊讶的反问道。

    童小野也有些傻眼:“你不是一直爱慕着芳华仙子吗?如今你们误会解开,难道不应该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江源微微一滞,继而哈哈大笑。

    “谁说我一直爱慕芳华仙子的,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童小野再次傻眼了。

    小丫头忽然变得呆呆傻傻的,灵动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自己,似乎没听明白似的,江源噗嗤乐了。

    “我确实跟芳华仙子有过一段,只不过……”

    他摇了摇头,苦笑道:“当年我跟凌绝在神界是死对头,芳华仙子与凌绝青梅竹马,又是神界第一美人。我一心要与凌绝争个高下,便去追求芳华仙子,后来发现仙子清冷高傲,根本看不上我这种下界来的穷小子,老头子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最终选择了离开,结果却被……”

    “唉。说到底也是我的错。因为意气之争去伤害一个无辜女子,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童小野彻底的呆了。

    我靠,那芳华仙子可真是惨。为了个男人家破人亡,最后却连个男人都没得到!

    所以说装逼要不得啊,芳华仙子明明喜欢江源却端着不肯说,江源觉得仙子看不上自己。索性继续去外面浪了,结果被凌绝当做负心汉扔进了无灵之地。引出了后来一系列狗血大戏……

    这是一尊白莲花造成的惨案吗?

    童小野忽然对江老头生出了浓浓的同情。

    江源瞥了她一眼,恼羞成怒道:“臭丫头,你不是成功追上了凌绝吗,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童小野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说道:“我觉得我跟凌绝在一起好像也不是那么和谐,所以想一个人静静。”

    “哦,怎么不和谐了?”江源摇着蒲扇。颇有兴趣的问道。

    “我觉得我喜欢凌绝,就好像穷丫头对高富帅的美好幻想一样。可是实际相处起来,身份性格差距太大,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江源一拍脑门,深有同感的抱怨道:“这就对了!老头子当时也是觉得芳华仙子清冷如水纯洁如莲,在一起后才知道,那tm就是一块儿冰啊!你说她喜欢我,可是我这次专程去找她,她除了看着我哭,还是什么都没说啊!”

    你这种一开口就绷不住的逗比,要人家仙子怎么说啊!

    不过,或许是仙子太高冷了,才会喜欢江源这种逗比?

    童小野哑口无言。

    或许芳华仙子原本就是如此,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希望凌绝不是这样的!

    想了想,她盯着江源一本正经的说道:“师父,我做了几千年的尼姑,如今想吃肉了!可是凌绝好像很喜欢做和尚,我打又打不过他,万一他不从我该怎么办?”

    江源傻了,一旁暗戳戳偷窥的凌绝也傻了。

    一片沉寂后,江源一拍脑袋,掏出一堆小册子说道:“想双修啊?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老头子爱慕仙子时珍藏了一堆画本,这是上古传承的孤本啊,一直没有机会用到,不如咱俩一起试试?”

    靠,谁跟你一起试啊,老娘想扑倒凌绝又不想扑倒你!

    童小野瞪了他一眼,心中忍不住有些好奇。

    什么画本啊?自己在百花楼多年见过的也不少了,也不知道江老头的珍藏会不会很独特?

    可是当着凌绝的面跟别的男人看这个真的好嘛?

    偷瞄了一下手腕上毫无反应的镯子,童小野一狠心,说道:“什么画本,拿过来让我看看!”

    “什么画本,不妨让我看看。”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低醇的男声陡然在耳旁响起。

    童小野跟江老头同时哆嗦了一下。

    靠之,寂空镯不是一直没反应吗?这厮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莫名的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江源手忙脚乱的就要收回小册子,谁料清风吹过,手中瞬间空无一物。

    旁边一身青衣的男人随手翻开一本,略带好奇的看了起来。

    童小野目瞪口呆。

    “双修?”凌绝随意翻了几页,十分淡定的说道:“双修为什么要找这家伙,本君绝对比他有经验。”

    纳尼,有经验?

    童小野大怒,瞪着他吼道:“可是我没有经验啊,凭什么你就有经验?这样太不公平了!我要去找跟我一样没经验的!”

    一旁随时准备逃跑的江老头适时的凑了过来:“小丫头,老头子没有经验,真的!不信你跟我试试,我……”

    话还没有说完,青衣男子拉着红裙的小丫头凭空消失了。

    应该是去了寂空界了吧……

    江源垂眸,神色黯然。

    ………………………………………………………………

    “你在百花楼做过丫鬟,在仙界做过丫鬟,敢说没有经验?”凌绝凝眉翻着几本小册子,明明是少儿不宜的画面,他却姿态优雅的翻过一页,跟看平时的玉简一样的淡定。

    童小野凑过去跟他一起看,口中嘀咕道:“那是别人的经验,又不是自己的经验!”

    “好啊,我这就给你自己的经验。”

    身体忽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童小野低下头,便看到了软软的绿绿的草地。

    …………………………………………………………

    良久,童小野鄙夷道:“切,原来你还不如老纸有经验,乖乖的躺下等姐宠幸吧!”

    “小混蛋,本君这就告诉你什么是过目不忘举一反三!”

    “切,你个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装!”

    “不许叫我老头子!”

    “老头子老头子老头子~”

    凌绝忍不可忍,低头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天亮了又暗,心满意足的两个人都躺在草地上晒月亮。

    “为什么一直叫我老头子?”男人微微眯起眼,看着身旁的女孩子,低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

    “因为我喜欢老夫老妻白头到老的感觉啊,那你叫我老婆子好了,我一点儿都不介意的!”

    “你那么小,叫什么老婆子!”

    童小野顿时暴躁了:“人家哪里小,人家明明很大!”

    “哦,是那里小。”

    “靠,滚粗!”(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一路的相随相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