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之军娘在上 > 661:白裳少女(七)

661:白裳少女(七)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油爆香菇
    剑心?

    圣君错愕,这可是剑修实力达到一定境界之后才能凝练出来的,天赋、悟性和长年累月的淬炼,缺一不可。他很确定,眼前这个十三娘年岁不大,连剑修的门槛都摸不到,更别说凝练剑心,成为剑修之中的顶尖强者。不过,刚才那道气息骗不了人,绝对是剑修无疑。

    “这般杂碎,竟也敢妄称剑修?本尊便替你师尊清理门户!”

    冰冷而镇定的语调,宛若山巅万年不化的冰雪,光是听着便觉得遍体生寒。

    这不是十三娘!

    圣君的眸子闪过丝缕危险的光芒,看到“十三娘”以指御剑,万千剑影飞过,白发老者连同他带来的随从,尽数化作漫天血雨,扑簌落地。周遭的空间受此影响,产生些许的破裂。

    “你到底是谁?”圣君一边询问,一边注意十三娘身体内气息的变动。

    只是,未等对方回复,十三娘扶额半跪在地,小声哼哼,清冷冰凉的眸色染上错愕和暖意。

    “这、这里发生了什么?”十三娘感觉身体内部传来阵阵强烈的空虚,肢体泛酸无力,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想起来都起不来,“怎么突然……突然感觉半点儿力气都没有……”

    不仅如此,周身经脉的灵力更是诡异地消失一空,不见踪影。

    圣君蹲下,一手贴在她的背心。

    “十三娘,你真的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说着,一号也已经跑到十三娘身边,豆子大的眼睛带着关切和焦急之色。

    “刚才发生了什么?”十三娘虚弱地喘着气,感觉说话都有些费力和困难,若不是圣君给她输入些许灵力,她恐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刚才……刚才突然觉得脑子很疼很疼……好像有什么东西硬往我脑子里塞……眼前一黑,再亮起来,便是刚才的场景了……”

    说起这个,十三娘突然想起来一号的境况,再看周围,哪里还有敌人的踪迹?

    “那些莫名其妙打上门的修士呢?”

    圣君瞧了她一眼,唇角轻扬,带着些许笑,“全都被你杀光了。”

    十三娘惊得睁圆了眼睛,好似听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话。

    她怎么可能杀光那么多修士?

    不说别的,光是那个老者的实力,她在对方手上一回合都走不过去,更别说斩杀对方了。

    圣君道,“这是事实,不是诓骗你,一号可以作证。”

    十三娘可以不信任圣君的话,但不可能不信任一号的话。

    “一号……这是怎么回事?”

    她唇瓣哆嗦地问一号,眼神带着几分惊慌失措。

    一号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那个剑修的气息暂时惊醒了尊者的神识,所以尊者暂时醒来把对方教训了。尊者别怕,这是好事情呀,以后我们不用担心打不过人了。”

    一号没有发现十三娘的情绪变化,口气中带着几分雀跃。

    尊者的神识已经有苏醒的迹象了,这表明尊者即将回来,一号喜得想要转圈圈。

    十三娘闻言,沉默地望着一号。

    “如果,你的尊者醒来了,我是不是就消失了?”

    十三娘感到深深的惶恐,内心忐忑不安。

    一号诧异问她,“为什么会消失?尊者就是尊者啊。”

    十三娘沉默,她总觉得十三娘就是十三娘,若是多了一份陌生人的记忆,她就不是她了。

    圣君在一旁认真听着,隐约明白了什么。

    他一直不知道,为何十三娘的命轨受到天道的格外照顾,如今一看,果然有内情。

    “你家尊者是转世重修?”圣君将突破口放在一号身上。

    一号的目光带着几分迷惑,半响才道,“应该不算是转世重修吧?具体情况一号也不知道,只知道尊者突然就变成小婴儿了,忘了以前的事情,连修为和境界都不见了,还忘了一号。”

    不过,只要灵魂还是那个灵魂,一号坚信十三娘会变成它熟悉的尊者。

    圣君目光微沉,一手成剑指抵在十三娘眉心,见她下意识瑟缩躲避,轻声道,“相信我。”

    十三娘渐渐冷静下来,眨了眨眼,一语不发地看着圣君的动作。

    “你做什么?”

    圣君道,“与你的神识沟通。”

    一抹幽光闪过,圣君的眸子化作琉璃一般颜色,吸引了十三娘的注意力。

    “沟通成功了?”

    圣君拿开手,眸色恢复正常。

    “你的神识之海始终处于封闭状态,不过我隐约看到有一道魂魄沉睡其中,模样与你别无二致。”圣君还有很多内容没说,例如神识之海外头还有规则禁锢,形成约束力极强的牢笼,里面沉睡的魂魄并非自主沉睡,反而是受了此间天道规则的约束,不得不沉睡……

    “我的神识之海有魂魄沉睡其中,那我又是谁?一体不可能容纳双魂的。”

    圣君想了想,说道,“我想你应该是本尊魂魄分割出来的,虽然只是主体的一部分,但拥有完整的魂体和意识。若是魂魄被完全禁锢,相当于你这具肉身没有魂魄支配,形同痴儿。”

    十三娘喃喃道,“我、我不懂……”

    圣君说,“简而言之,你就是一号口中的尊者,你们本是一人,只是你没有尊者那份记忆。”

    这么一解释,十三娘就明白多了。

    圣君又道,“这种问题没有纠结的意义,你或者说你的魂魄本体被天道法则盯上了,下了很强的禁制。如果没有意外,恐怕等你魂飞魄散那一日,本尊魂魄也无法彻底苏醒。”

    “啊?”十三娘短促地啊了一声,“为何会如此?”

    哪怕她只是刚入门的修真菜鸟,她也知道天道法则是怎样至高无上的存在。

    为何会偏偏盯上她?

    “这我就不知了。”圣君还好奇呢,可惜没人给他解惑。

    过了一会儿,十三娘轻声道谢,“谢谢你的开解。”

    “举手之劳罢了。”圣君见没有事情,正欲离开,十三娘连忙喊住他。

    “等等刚才无故偷袭我的修士,莫非是我转世前的敌人?”

    圣君心中好笑,仍旧不厌其烦地解释,“你转世前的实力已经接近飞升,只差一个顿悟的契机和九霄雷劫便能蜕变成仙灵之体,方才的货色,怎么有资格与转世前的你结仇?你倒不如换个方向想一想,你在边境帮助这些百姓,聚拢民心,惹来了多少凡间势力的厌恶。”

    十三娘听愣了,“我帮助百姓,这也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