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鸠十娘 > 第7章 新年快乐+全文完

第7章 新年快乐+全文完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烟绯色
    华曦始终还挂心着轮回之事,追问说道:“那我父皇与母后呢?他们也要过这奈何桥吗?”

    夜兰息代替闻安,回答说道:“我魂魄不齐—— ——还不能进入轮回道!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在这里,日日夜夜的陪着你母后了!”

    说完,深情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十娘,又道:“十娘遭受今日之惩罚,也都是因我而起,我很高兴能陪在她的身边,不用独自一人奔赴轮回了!”

    华曦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眸光中隐有泪光点点的魅影,鼻尖突然有些发酸,什么话也说不出,只得在心里一遍一遍承诺说道:“父皇母后。华曦一定会救你们,给你们一个圆满的!”

    十娘自从被永姜与鸠七娘鞭打之后,眉目之间就一直都有一丝隐忧在不停的浮动,这时候忍不住出声问闻安道:“闻安,永姜与鸠七娘两人轮回之后的性别是什么?”

    闻安随口道:“原来是什么性别,轮回之后依旧还是什么性别……”

    “可以改变吗?”十娘看了一眼用讲过与鸠七娘消失的方向,又道:“闻安,你帮帮她们吧,让永姜转世成为男人吧……”

    闻安怔了一下,旋即哈哈又笑了起来:“呀,你已经都落到今日这般地步,居然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的性别!”

    他的笑里面,有些嘲讽的味道。

    十娘也不在乎他的嘲讽。继续追问说道:“可以改变吗?闻安,请将永姜的性别,改成男的吧!”

    闻安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得在这地方多受一年的鞭打责罚,你愿意吗?”

    十娘看了一眼陪在身边的夜兰息。温和又坚定的回答说道:“我太愿意了!能与心爱之人,在这轮回路上相依相守,看众鬼百态,也是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恣意快活呀哈哈……”

    夜兰息轻轻的拥抱了她:“谢谢你十娘!谢谢你为我所做的这一切,也谢谢你能够原谅永姜,还愿意帮她完成夙愿……”

    十娘的手足上面都扣着沉重的镣铐,可是这并不妨碍她将身子轻轻的依偎进夜兰息的怀里:“夜兰息,谢谢你能一直陪着我!”

    夫妻两个人在这鞭笞台前,深情相拥互诉衷肠。令在场三人都是心生感触。

    华曦偷眼看了一眼身边的魅影,见他一脸的惆怅与失落,便伸手牵住他的袖袍,低声说道:“魅影,我们走吧?”

    她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心念也才只不过刚刚升起,身子却突然就凌空腾起,被一股莫名的奇怪的力量推斥着,自幽冥司出来了。

    双脚落地之处,依旧还是在大同帝都的街道上,在十娘与夜兰息还有阿奴丧命的地方。

    阿融带着脸色青白嘴唇发乌的伽若跪在阿奴的尸体旁边,旁边还跪着数十名乌灵族的族人,一干人对着已逝的阿奴,哭得悲戚哽咽。

    夜兰息的身体旁边,更是有宫人撑起了白色的丧幔。众人围跪着,哭成一片。

    天空中,缠绵了数月的冰雪风雨天气已经消停了下来,可是这此起彼伏的哭丧声音,更是令人感到阴霾密布,不得消散。

    华曦松开魅影的手,走到伽若的身边:“你怎么啦?”

    伽若头脑昏沉,意识也并不清楚,原本是在抱月府里面昏睡,忽惊闻他的父亲丧命在了大同帝都的街头,他立马就爬了起来,跟着母亲跌跌撞撞到了街上。

    正在混混沌沌悲伤不已的时候,忽听见华曦的声音,他抬起头:“华曦?”

    他身上的尸毒让他失去了往日的清朗俊雅,面目看上去有些骇人,只匆匆看了华曦一眼,就低下了头去。

    华曦却固执的偏着头看他:“伽若,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脸色……”

    一旁的阿融姑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回答说道:“回华曦公主,伽若被吸血藤咬伤了……”

    魅影走过来:“我看看!”

    他叫人将伽若搀扶起来到旁边的廊檐下,然后动手,为伽若清楚身体里面的尸毒。

    华曦还有些不放心,一直都跟在旁边,眼看着伽若身上的尸毒慢慢消淡下去,正要松口气的时候,忽见街道的尽头,金黄色的华盖掩映之下,太子承瑞在火凰与苍拓的陪伴下往这边走了过来。

    承瑞太子是个极其英俊的十三岁少年,平日里总是一副眉眼弯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上去是位极其温雅的少年天子。

    但是他身边的火凰与苍拓都知道,和颜悦色都是假象,这位承瑞太子,手段与心机都是极高极的,这一点,承瑞太子身边的大臣们是深有体会。

    承瑞走到父皇夜兰息的身边跪拜之后,示意身边的随从将父皇收敛入棺椁当中,然后他黝黑深邃的眸光看向站在旁边的华曦公主:“长姐,我们回宫吧!”

    华曦笑了笑,也没有对他说幽冥司中父母的遭遇,只语气有些发沉的说道:“不了!我打算与国师大人一起,天南海北到处逛逛!”

    承瑞英俊清朗的脸上掠过些许黯淡:“要去多久?”

    华曦道:“最长也不过三年时间!三年之内,只要还活着,一定回来!”

    姐弟两人站在街头依依话别的时候,魅影已经在那边帮伽若将身体里面的尸毒清理干净了。

    阿融一直都是跪在阿奴的尸体旁边,这时候见她的儿子伽若在魅影大国师的帮助下祛除了尸毒恢复了正常,立即改变了下跪的方向,拉着魅影的袍摆说道:“国师大人,请你将阿奴带在身边吧,做一个随从也好!”

    魅影想起接下来的修仙之行,为难道:“这恐怕不妥呀,我要带着华曦公主一路向西,接下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说不准!”

    阿融急忙又哀求说道:“伽若的父亲不在了,身边缺少一个可以管教他的人,还请国师大人看在我家家主与容皇后有主仆之情的份上,带上我家伽若吧!”

    伽若也跟着母亲跪在魅影的身边,说出来的话,却是别有深意:“魅影大国师,请带着我吧!伽若虽然不济,也请魅影大国师看在您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也不知道魅影是不是被他这番话说服,片刻的犹豫之后,居然答应了下来……

    第二日,魅影带着华曦与伽若出了大同帝都的城门口,叫了马车,一路往西而行。

    出城门口行了才只不过半个时辰的行程,那赶车的马夫突然惊吁一声,急急勒住了缰绳。

    魅影在马车里面出声询问道:“怎么了?”

    马夫回答说道:“回国师大人,面前有人拦道!”

    魅影还没动,华曦与伽若一左一右已经挑开了车帘,探头往前面看过去。

    只见前方官道上面,姜云霓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素白的衣裙,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包裹,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小脸上却是坚定的神色。

    华曦与伽若两人几乎是同时跳下了马车,两人跑过去:“云霓,你怎么在这里?”

    姜云霓的目光从伽若的脸上看向华曦,眼中有什么冰冷锐利的东西一闪而过,转而又很快消失:“华曦公主!”

    说着,竟是就直接往地上跪拜行礼下去。

    华曦急忙身后将她一把扶住:“云霓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姜云霓悲声道:“华曦公主,请你带上云霓吧!云霓父母双亡,没了去处,还请华曦公主收留,云霓愿意在公主的身边为奴为婢,只求能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华曦拿不定注意,转身回到马车旁边询问魅影的意见。

    魅影想起幽冥司的十娘已经能够放下一切,坦然面对因果轮回,甚至不惜以多受一年众鬼鞭打的苦刑,来成全永姜与鸠七娘,他作为她最好的朋友,自然也是要帮着她‘消孽’的!

    当下便只略略一沉吟,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一行四人,往西而行,姜云霓一路上都心情阴郁极少说话,在心里不断盘算要怎样才能杀死华曦,为父母报仇。

    她千算万算,万万没算到的是,在历时三个月之后,当他们终于站在那浩瀚无边的蓝色海域旁边的时候,遇见的第一个人,就会是她的亲生父亲南宫采。

    南宫采的神态样貌与十五年前相差无几,眉目神态之间,只隐约多了些超然的气度。

    南宫采对于十五年前悬空寺那一夜,一直都想不明白那其中玄,直到看到姜云霓的腰间配着一只球状香囊,那球状香囊是他的母亲亲手所织送给他父亲南宫耀的!

    南宫耀去世的时候,南宫采取下这只香囊,打算留着这香囊做个念想。

    没想到悬空寺一夜之后,这只香囊就不翼而飞。

    这时候见这只香囊出现在姜云霓的身上,顿时就生了些疑心。

    他将云霓叫到一边,三言两语的询问之下,便已经知道了当夜悬空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将姜云霓留了下来,让她做了方寸山上的新弟子,从此对她更是照拂有加,不让她擅自下山,姜云霓想要找华曦报仇,也就成了奢望。

    华曦与伽若分别进入了蓬莱岛与瀛洲做入门弟子。

    华曦虽然身体底子弱,可是她意志力十分强大,虽然初学御剑的时候,无数次从剑身上面摔下来,那资质低劣的桐木剑总是让她在同门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面前出尽了洋相,可是她不停的习练,没日没夜的习练,不仅顺利掌握了御剑之术,还赢得了教习师尊姬婴的另眼相看。

    姬婴是姿容盖世的蓬莱上仙。

    华曦初见他的时候,简直是惊为天人,不相信这天地之间,还有如此风流卓绝的人物。

    如果你见过广袤无垠的草原上,溶溶月华一泻千里的景象,你必会想到他这头长达腰际、光可鉴人的黑色长发;如果你见过静寂无声的山颠上,皑皑白雪绵延无边的景象,你必会想到他这身轻如羽翼、纤尘不染的白色长袍。

    华曦对着蓬莱上仙姬婴暗赞不已的时候,看见一身黑袍的魅影上岛上来找她,她将魅影介绍给姬婴,然后,接下来的整整三日之间,魅影与姬婴都在一栋几乎四面凌空的楼榭上面密谈。

    他们密谈的内容,华曦并不清楚。

    不过,从两人那相见恨晚的神色当中看来,想必是讨论什么修仙得道之术。

    所以她也并不着急。

    三日后,魅影与姬婴从楼榭当中出来的时候,她正脚下御剑,在半空中忽上忽下的飞行,看见姬婴,她急忙跳下来行礼:“弟子见过姬婴尊上!”

    姬婴白色的衣袖轻轻一拂将她从地上托了起来:“华曦,你与本座一起,我们去一趟幽冥司吧!”

    “幽冥司?”华曦微微有些吃惊,看了一眼旁边的魅影。

    魅影对她含笑点头:“华曦,你能进入蓬莱岛拜入姬婴尊上的门下,是你的福气,也是我与你父皇母后的福气!以后你要好好跟着姬婴尊上……”

    华曦自小就听他絮叨,早就听得厌烦了,偷偷做了一个鬼脸给他:“我知道啦!我会好好在蓬莱门修炼的!”

    魅影宽慰的叹息一声,刚才他与姬婴交谈的时候,不仅提到了十娘与夜兰息,还提到了华曦身体里面封印着的魔尊。

    姬婴尊上承诺,会将华曦留在蓬莱门,有仙家之力,华曦身体里面的封印,将永远也没有解得开的那一天。

    他很是欣慰,有了姬婴的承诺,他也就放心了。

    幽冥司,轮回道,往生路,他也就可以安心的去了。

    他在姬婴的帮助下,将身上的鬼帝甲胄脱了下来,对华曦说道:“华曦,我将这甲胄送给你,从今往后,你就是这甲胄的主人!”

    华曦看了看那身玄力暗暗溢动的甲胄,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不用了!”

    她是女孩子呢,怎么能穿这么大的甲胄在身上?

    魅影道:“华曦,这甲胄是好东西,你留在身边,我与你父皇母后也就放心了!”

    说着,将甲胄幻化成一袭柔软的屺罗翠软纱外衣:“穿上吧华曦!别让我们担心!”

    华曦看看这袭翠绿色软纱外衣,问道:“魅影,你是要离开我吗?”

    魅影含笑回答道:“华曦,你长大了,现如今又进入蓬莱门下,有姬婴尊上的照顾,你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不用我再不不跟随了!”

    说着,又将手中的纱衣往她的面前递了几分:“穿上吧!”

    华曦一边穿这件无比合身的外衣,一边说道:“魅影,我希望你能一直都在我的身边,这十多年来,我已经都习惯了……”

    她的话没有说完,忽感觉到天门穴上一股奇异的暖流注入到身体里面。

    她急忙抬头,惊异的出声说道:“魅影你这是干什么?”

    魅影的身体越来越淡。

    他将身体里面的旷古灵药取了出来,强行注入到了华曦的身体里面。

    华曦自小身子弱,多半是与体内有封印有关系。

    有了这灵药的增补,华曦的修仙之路肯定会顺利很多。

    随着灵药完全进入华曦的体内,魅影的身子已经归于了虚幻,千辛万苦得来的实体,就这么没了。纵岁坑圾。

    他用虚幻的身子拥抱了华曦,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华曦,希望你能够如同你母后一样,成为另外一个传奇!”

    华曦虽然不确定魅影到底是什么意图,可是他这样又是赠甲胄又是送灵药的,完全就是一副要诀别的样子呀!

    她心中不舍,紧紧的抱着魅影虚幻的身子,含泪说道:“魅影,可以别离开我吗?我知道你想要与母后在一起,可是,母后的心里,永远都只有父皇……”

    魅影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她的后背上面轻轻抚拍了三下,松开她,往不远处的姬婴身边走去:“姬婴尊上,我们可以出发了!”

    姬婴看了一眼呆在旁边,一双泪眼不停张望的华曦,道:“魅影下,其实你可以留在这里,你与这华曦之间……”

    “走吧!多耽搁一个时辰,十娘就会多遭受一个时辰的鞭笞之刑!”说完,魅影有影无形的身子,往山下飘去。

    姬婴无奈的笑了笑,漫步跟了上去。

    华曦见姬婴离开,想着魅影一定也跟着走了,急忙从后面快步跟了上去:“姬婴尊上请等一下!”

    她快步到姬婴的前面,伸手拦下姬婴道:“要去幽冥司,为什么不叫上我?我也要去!”

    说着,她又到处张望:“魅影呢?魅影,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你就不能再陪陪我吗?”

    下山的玉石台阶处,传来魅影渐行渐远的声音:“叫我亚父!你这孩子,十五年了,连一声亚父都不叫!”

    华曦听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急忙拎着裙摆就想要跟上去:“魅影!”

    姬婴突然出手将她的胳膊一把拽住,素淡的表情中,有种摄人心魄的味道:“华曦,你留在蓬莱岛,本座不仅会送你父皇母后入轮回,还会亲自出面,为他们求一个安然美好的来世!”

    “可是,那是我的父皇和母后,我想要去看看……,还有魅影,魅影照顾了我十五年,我想要知道他的下落,将来若得了机会,我还是要找到他的!”华曦固执的说道。

    姬婴幽深的眸光中情绪由淡转浓:“华曦,本座觉得,你当务之急,是先要学会放下!本座的书房里面有经书十二卷,你静下心来,去阅览一下,本座自幽冥司上来,会一一考查……”

    说完,白色的袖袍微微一挥,将华曦困在了白玉石阶的前面,不让她有下山的机会。

    魅影跟着姬婴顺利到了幽冥司,闻安果然没有骗他们,有了仙家的帮助,夜兰息的魂魄很快就聚齐了。

    不仅如此,姬婴的一句话,还将身上的责罚全部消减了。

    十娘从层层锁链与镣铐中走出来,目光四下扫视:“姬婴上仙,我怎么会感觉到魅影的气息?他在吗?”

    姬婴看了一眼站立在十娘旁边的魅影,突然觉得有些心酸,想了想,摇头回答说道:“不在!这里就只有本座与二位,除此之外,再无别人!”

    十娘哦了一声,想着魅影此刻大概是与华曦在一起,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幽冥司。

    她牵着夜兰息的手,两人相视而笑,往第三道奈何桥走去。

    黑衣白发的孟婆依旧端着两碗浓黑的孟婆汤走上前来,眼含悲悯的说道:“人生一世,千愁万苦,喝下这碗忘情汤,与前尘旧事做一个了断吧!”

    夜兰息伸手接过一碗,对身边的十娘说道:“十娘,就算喝下了这忘情汤,我也依旧会在下一世爱上你,并且让你爱上我!”

    十娘也笑得释然,端着黑乎乎的汤汁说道:“没错!就算没有了这一世的记忆,我也相信我能找到你……”

    夫妻两人话还没有说完,刚刚将孟婆汤放到嘴边喝了一两口,忽感觉到身边一阵凉风掠过,有人将他们手中的汤碗打翻了。

    然后两人中间突然挤进来第三个人,抱着他们,以极快的速度过了奈何桥,往轮回道中坠去。

    在最后的时刻,十娘终于忍不住,再次惊异的出声叫了起来:“魅影!”

    没错,就是魅影!

    她太熟悉他身上的味道了。

    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他的实体呢?他抱着他们一起坠入轮回道,到底是想要怎样呀?鸠十娘:

    这些问题,她自然是想不明白了,眼前白雾弥漫,身子忽轻忽重的漂浮了不知道多久,眼前骤然开朗,耳边传来几个妇人惊喜的声音:“恭喜侯爷夫人,是位千金呢,哎哟哟,瞧瞧这小摸样,真是喜人呀!”

    紧接着,便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抱起来,醇厚的男性声音满含爱意说道:“夫人你看,这孩子与你真像,长大了定是位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儿!夫人,不如我们就为孩子取名为沉鱼可好?”

    床榻上刚刚生产过的女人慵懒倦怠的声音里面也透着些喜意,接过孩子细看了看,笑道:“嗯,沉鱼,沉鱼,秦沉鱼,你就是我们的爱女秦沉鱼……”

    说着,温柔的吻轻轻落在了小小婴孩的额头上。

    秦沉鱼四下看了看,年轻貌美的母亲,英武健壮的父亲,房屋各处无不透着精致和华美,这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家庭了。

    可是,她总觉得有什么异常珍贵的东西不见了,左看右看之后,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