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小姐的贴身兵王 > 第1010章 全新的时代 (大结局)

第1010章 全新的时代 (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月醉
    ”    景怀英无言以对,他黯然落泪,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

    “若不奉他为狱皇,我走之后,有他这样一个高手和地狱厮杀,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倒给了外国豪强可乘之机。虽然我只见过他一面,不过此人傲上媚下,断然不会亏待你们……”

    景怀英使劲点了点头,道:“狱皇大人,您的吩咐,我一定遵照。以后对于新狱皇绝无二话。”

    “好了。”狱皇道:“你走吧。”

    景怀英离开后,心中道:“我会听新狱皇的,不过,我不负他啊……狱皇大人这是怎么了?难道都是因为西境?”

    雨下了一宿就停了。天刚亮,唐于蓝就被人吵醒。

    喊他的是古时扁,这老头一副猴急的样子,晃着唐于蓝胳膊,说:“你把武之皇者打败了?他的尸体在哪?快点说出来,我去找来研究研究,分出个子丑寅卯。”

    唐于蓝把温润酒业具体地址说了一下,最后交代道:“人就是在那死的,你个恋尸癖,能不能找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躺在沙发上刚换了个姿势,感觉手机一阵震动,打开时,他看到了银行发来的转账信息。

    钱是从波斯特曼家族的转过来的。

    五亿美金!那一尾窜的零,晃得唐于篮眼睛发晕,不过,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淡然的傲容。

    狱皇昨日走后,大厅的狼藉稍稍打扫后,唐于蓝就差人买了几笼包子,坐在龙椅上吃着。

    他抚摸着狱皇用木屑凝成的龙椅,木纹如流水般自然,线条圆润、造型大气。

    “如果这狱皇做木匠去,肯定是一把好手。”唐于蓝口中自言自语:“不知道,他昨天发的什么疯,竟然要让位给我。”

    朝嘴里塞了个包子,手机又是一阵铃声。

    从早晨开机到现在,已经来了不下五十条短信,一会一条,一会儿一条。

    有著名的主持人发来信息,邀请唐于蓝到节目中做客。还有武师发来信息,希望唐于蓝带头成立“国民武术协会”,担任会长。

    谢三彪也有短信发来,说夜王K厅还有山雀夜总会等几处地方都人满为患,中外记者和一些看热闹的人挤破头颅,想要见一见他。

    当然,也有华沁媃慰问的短信,言语中充满了担忧和思念。

    戚采杨也有短信,很简单:“公司资金紧张,还活着的话,赶紧送钱来,至少需要两亿。”

    唐于蓝上下翻动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进入眼中。

    夏青莲……

    唐于蓝赶紧打开短信,里面竟然是空的,心中不禁一阵失落。

    此时,距离凌江市五百公里外一座靠海的城市,夏青莲正拿着手机,一条条翻看着关于唐于蓝的新闻。

    离开醉心湾公寓,回到家以后,父母就一直逼迫她见面、相亲。

    夏青莲逃了出来,她不想跟不喜欢的人组成一个陌生的家庭,她去找唐于蓝,却在公寓里偶然发现唐于蓝和沈淑婷在一块,心里感觉像是空了。

    于是,她逃难般的离开了凌江市。

    今天早晨,看到新闻上一条条关于唐于蓝击败武之皇者的新闻,又勾起了对他无数的回忆和挂怀。

    或许……有回忆就够了!

    夏青莲感觉,唐大哥就像天上的太阳,没有他是万万不行的,可又不能靠近,不然他的光芒会灼伤自己。

    ……

    傍晚,安德烈.普客诺夫斯基给手下众人下达了一条返回苏国的命令。

    他下午去见景怀英,请求面见狱皇的时候,得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那就是唐于蓝接受狱皇的让位,成为新狱皇。

    荒唐!

    实在是太荒唐了!

    安德烈.普客诺夫斯基一路上笑个不停。

    狱皇,多大的权位,怎么能说让就让了呢?

    简直比过家家还儿戏。

    ……

    第二天一早,唐于蓝从醉心湾公寓送出沈淑婷,答应她在新曲mv中露头,两人亲昵了一会,才慢悠悠赶到山雀夜总会。

    刚到夜总会,他发现那些缠人的记者不见了,景怀英却带人早在等候。

    谢三彪走过来,悄悄说道:“他们感觉等你是理所当然的,不让我打电话,怕打扰到你。”

    景怀英带着柳铭等人恭恭敬敬的拜见了唐于蓝,并送上名册、玉符、法戒等物品。

    虽然谢三彪已经知道,狱皇让位给唐于蓝,可看到以前的仇人跪拜唐团长,心里还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名册是对地狱的部分介绍,更全的资料在地狱隐秘网站上能够看到。

    玉符则是一条龙形玉佩,温润透白,通身没有半点杂质,象征着狱皇的无上权威。

    接下来,景怀英又毫无保留的介绍了地狱的兴起,和兴盛。

    总不能新当家的对地狱啥都不了解吧。

    景怀英说道:“地狱呢,以前叫阎罗教……”

    唐于蓝说道:“哦?听起来很像是邪教。”边说,边翻动着名册,里面有对于后面几代阎罗教主的介绍。

    “本来也算是邪教,那时没有纹士,却有不少坑蒙拐骗的算命先生。地狱和天演门教好,就是在那个时候。”景怀英肚子里还有一句话没好意思说出来,那就是天演门是真能人,而阎罗教的是真骗子。

    无奈能人有架子,一般人不愿给看,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很不得志。

    而阎罗教的这些,想办法坑蒙拐骗,赚的钵满盆满,那时候阎罗教的人遇到难懂的事,总是到天演门求教,一来二去,倒是走的熟络了。

    “据说阎罗教主,骗了一名贝勒,然后得知了刺青的秘密。”景怀英解释着:“然后,阎罗教便出现分化,一部分继续行骗,另一部分人研究刺青。研究刺青的人慢慢隐藏在暗中,而那些骗子大部分在文革时被逮起来了。”

    “那地狱是怎么回事?”唐于蓝继续问道。

    “地狱是从阎罗教脱离出来的,狱皇为了和阎罗教划清关系。至于势力真正发展,还是前面两任狱皇,狱皇大人的风采你也见过了。”

    唐于蓝点点头。

    接着,景怀英又讲解了十多年以前,地狱的一些事迹。

    上世纪七十年代,印国有杀华人事件,狱皇震怒,曾令贪婪魔王杀印国千人,尸横遍野。

    八十年代,几波恐怖分子趁着中华发展初期,条件落后,想到中华从事一些非法勾当,被贪食魔王把他们全煮熟了,带手下吃了三天三夜,那时媒体消息远不如现代发达。恐怖分子将中华列为禁地。

    九十年代,不少外国商人来华投资发展,有不少人是魔王在背后搞定的……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唐于蓝对于地狱和狱皇的印象,也好了许多。

    景怀英看了看时间,起身告退。

    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唐于蓝这次担任新狱皇,消息总要通知给各位狱使和魔王。

    唐于蓝心里捉摸着,如果陆霸和宗佰没死多好,那地狱里不会少这两名高手,可话又说回来,他们两人和自己的仇恨也是最大的,如果不死,说不定给自己使什么绊。

    简单的三菜一汤,唐于蓝招呼着几名混混,一同吃起了午饭。

    饭吃到一半,谢三彪打来电话。

    “唐大哥,秦先生走了……”

    唐于蓝放下筷子,问:“秦先生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秦先生不喜欢地狱,您担任狱皇,他感觉就没有留在飞鸟团的必要了。”

    “让他走吧。”唐于蓝放下电话,这两日他很少外出,对于接任狱皇,也没有任何准备。

    最重要的,还是地狱新的发展方向……

    三日后,五大魔王和**狱使汇聚到盛世财富中心,他们每人身后都带着几名手下,表情清冷肃穆。

    上午十点钟,一身白袍的狱皇准时出现,站在他身后半步位置的赫然便是唐于蓝,再往后,右边一排是柳铭等人,左边一排是谢三彪、左少涵、孙长霄……

    “真的是狱皇大人!”这些平日里位高权重,杀人如麻的家伙,看到狱皇后,齐刷刷跪下。

    还有人一脸憎恨和不屑的看向唐于蓝,那目光仿佛在说:“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和狱皇大人走在一块。”

    “免了。”狱皇轻轻一抬手,一股神奇的力量托举着众人,浮了起来。

    “都坐下吧。”狱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大厅正中,他说道:“繁琐复杂的仪式就免了,这位唐于蓝就是新狱皇,你们若是敬我,以后就别给他找麻烦!”

    大厅中,是一片哗然。

    “狱皇大人,这会不会太轻率了?”

    “属下愿誓死追随狱皇大人,可这唐于蓝,他何德何能?”

    “……”

    狱皇微微摇头,叹息道:“我的话,你们都不听了么?”

    狱皇积威不浅,众人见狱皇神色不悦,纷纷低下头,连道不敢。

    “我知道有些人不乐意,有的人甚至阳奉阴违。”狱皇说道:“如果你们不能团结,私斗不断,那这地狱也会很快消亡,如同这栋大厦!”说完,他手一挥,一道惊艳至极的光芒从手中闪过,自上而下,如刀切豆腐般,轻松的将大厦切割成两半。

    大厅之中,凭然多出了一道宽一米多的沟壑,嗖嗖的冷风从破口直灌而入。

    唐于蓝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沟壑前,向上,能看到蓝天白云,向下,直接看到一楼底部,暗道:“乖乖,比强拆队都厉害,这个人的威慑力都要强过核武器了吧。毕竟核武器是你死我亡的大招,不到最后地步,都不敢用。”几位魔王头上布着汗珠,他们没想到,十多年不见,狱皇的实力更强了,即便脱胎换骨,站在狱皇身前,也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

    谢三彪感觉两腿发软,他看着左少涵,道:“我不是害怕,这……这太厉害了。”

    “十八狱使,七大魔王,要再割开几道还行。”狱皇冷笑一声,声若金石:“那样的话,这栋大楼还能屹立,还有什么用?!”

    “属下该死,请狱皇责罚!”

    “狱皇大人息怒。”

    又是一连窜的求饶声。

    狱皇环视众人,道:“若敬我,别让我失望!若不敬,我让你死亡!”说完,他把目光落在唐于蓝身上。

    唐于蓝穿着一件黑色中山装,英武不凡,他俩手插着裤兜,像是在看热闹。

    “狱皇,我信你人,别让我失望!”狱皇冲着唐于蓝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

    失望就是死亡,唐于蓝心里苦笑,这是狱皇对自己的威胁啊!

    魔王和狱使们又纷纷跪拜下去,有的恭送老狱皇离开,有的在参拜新狱皇。

    唐于蓝随便招来一名幽灵,道:“快去看一看,吩咐服务员上菜,四菜一汤。”

    服务员早就吓的快傻了,尤其是端菜越过地上一米宽的长沟时,感觉就像是和死神在跳舞。

    上完菜,唐于蓝站起身,端着酒,说道:“诸位,你们或许轻视我,不屑我,甚至有人感觉我站了大便宜,不过收起这些可笑的心思。现在,谁都可以退出地狱,我作为新狱皇,绝不追究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额,不发一言。

    刚才狱皇要求团结,现在谁敢退,不是明摆着找死么?

    唐于蓝看了看没人说话,面上露出一丝微笑,道:“那好,我很荣幸的告诉大家,属于我们的时代到来了,汉人、中华民族,将站在这个世界之巅!谁敢冒犯地狱,就让他下地狱!”

    霸道的一句话,引起满堂掌声。

    唐于蓝知道,这些掌声有不少并非诚心实意。

    不过没关系。

    他点燃了一支烟,吧嗒吧嗒的抽着。

    一个全新的时代,就要到来。

    ……

    几日后,狱皇起身离开凌江市。

    走在凌江市北郊荒野小路上,一个倚树而坐的老头挡住了去路。

    那老头一身灰袍,邋里邋遢,冲着狱皇招招手,道:“赶这么快,急着坐化还是飞升去么?”

    “坐化飞升?”狱皇轻笑了一声,悠悠问道:“你跟我这么久,就为了说这个?”

    “不。”那邋遢老头道:“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整个世界。”

    狱皇的眼中,闪出两道金光。

    “虽然你能掌握天地,可你是不是感觉这天地、星辰,所有的东西都在排斥你?”

    狱皇笑了,说道:“看来,真是山外有山,或许你,能跟我有一战之力。”说完,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凌然杀意,在这股杀意中,似乎天地都黯然失色。

    “西境确实是一处好地方,他利用山河阵法,隔绝了这一方面天地的排斥。”邋遢老头继续说道:“你的力量都凌驾在世界的规则之上,天地的规则又怎么能够容纳你的存在,整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排斥着你。西境的天地太小,你以为能够像掌握西境一样,掌握外面的世界?”

    狱皇淡淡的说:“只要我想,就没有做不到的。”

    邋遢老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的锐利:“无论是谁,都不能乱了天地法则的平衡,你以为你自身筋骨不断痊愈,就无碍了么?你每受伤一次,天地对你的排斥就越深一层,直到,将你赶出这片空间?古人为何飞升,就是因为他们太强,天地都不允许他们的存在。”

    狱皇沉思了片刻,他伸出右手,整个手掌忽然变的透明。

    “我感受到了,原来这天地间,还有另一处空间的存在。”狱皇笑了笑,他的手臂血肉重新恢复,盯着邋遢老头,道:“那么,你与我一战吧!”

    语毕,狱皇向前一迈步,便来到邋遢老头身边,一掌缓缓向对方胸口推出……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