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 > 第1060章 平静的日子(大结局)

第1060章 平静的日子(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二月二
    江铭听到达巴齐的大吼后是一跃而起:“天啊,这小魔王的性子随谁啊,又闯祸了。这次,说什么也要打他个屁股开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阿凤也在挽袖子:“打,说什么也要好好的打他一顿,不然的话明儿他就敢烧房子了!真是反了他,这日子再这样下去,真没法过了。”

    此时她完全忘了刚刚所说的平静日子:唉,平静日子在和太妃一伙伏诛后也没有过多久,因为她和江铭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

    小家伙取了父母长相的长处,那可真是粉嫩可爱的让人心里爱的不行,所以一出生就得到了众人的喜爱:上到太后、皇帝皇后,下到肖有福、张有德和牡丹等人,没有一个不把这孩子爱到心里去。

    所以这小家伙就长的有点无法无天了,自他会走后就让阿凤江铭和平静的生活说了再见。

    在他出生前,阿凤和江铭无数次的想像这个孩子是什么样子,但是在他们的想像中,这个孩子肯定是活泼可爱的,天下间所有的美德都全在这孩子身上哪个父母不是这样看自己孩子的。

    但是孩子满地乱跑后,阿凤和江铭不得不面对事实:现实和想像有时候差的距离可不是一点远,那真是可比天地之间的距离啊。

    这孩子除了长相和阿凤江铭所想差不多外,其它的都没有半点符合身为父母者的心愿:总之,这孩子淘的没边儿了。

    阿凤和江铭一前一后冲到了前院儿,就看到他们可爱的儿子江小小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过来:“父亲,母亲。”

    他那双小眼神真能把人融化了,如果不是深知自家儿子的底细,阿凤和江铭差点就伸出胳膊要把儿子抱到怀中了。

    “来,妹妹,给父亲和母亲请安。父亲大人辛苦养家,母亲大人辛苦教养我们,还要照顾父亲我们做儿女的一定要好好的孝敬父母。”江小小把身后的小不点江雨给拉到身前。

    江雨刚刚两岁的样子,看到江铭和阿凤就笑着伸开手臂:“抱,抱。”她哪里知道哥哥的小心思,反正看到父母就要求抱一抱。

    阿凤弯下腰把女儿抱起来交给身后的牡丹:“带姑娘去喝点水。”然后她转过头来看向江小小:“你认为说几句乖巧话就能蒙混过去?还不向达巴齐叔叔认错?”

    她都不好意思看达巴齐了,因为达巴齐的胡子被烧的七七八八,到如今还在冒烟呢;好在达巴齐没有伤到,不然的话她要如何向人家达巴齐认错?

    江小小的瞪着一双眼睛:“他说父亲的坏话,说父亲是骗子。我才没有这样的叔叔,也不会向坏人认错。”他说完转过头去,很是倔强。

    在孩子的心目中,父亲就是那顶天立地的神,怎么会是骗子?所以说他父亲坏话的人,都是坏人。

    阿凤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她蹲下看着江小小:“达巴齐叔叔是不对,但是你烧人家的胡子更加的不对。万一伤到了人怎么办?”

    “而且有时候大人间互相说坏话是在开玩笑,也有可能是达巴齐叔叔误会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根由就烧人家的胡子,万一烧错了的话,你能把叔叔的胡子变回来吗?”

    江小小的脸红了起来:“不、不能。”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对不起,母亲,是我错了。”他看向达巴齐:“可是,我不喜欢他。”

    小孩子的直觉向来都是很惊人的,关于这一点阿凤也没有办法,且她也不会强迫自己的孩子定要喜欢他所讨厌的人。

    只要孩子知道对错,分得清楚是与非,讨厌与喜欢那都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做父母的也不能强迫他的。

    “对不起,我不应该烧你的胡子。不过不会伤到你的,就算伤到了,我天叔叔也会医好你的。”江小小很认真的向达巴齐行礼:“对不起,我真的不应该烧你的胡子,哪怕天叔叔会医你,我也不应该烧你的胡子。”

    他说完想了想直直的看着达巴齐:“可是,我还是不喜欢你。”

    江铭拍了一下他的头,还没有开口说话呢说好要打孩子那不过是口头说说,他和阿凤哪里下得去手?

    “哪个敢打我乖乖的小侄儿,信不信我毒的你十天八天脸上分不清眼睛鼻子?!”傅小天如风一样到了,就真如风一样自江铭身边闪过,顺便抱走了江小小。

    他仔细的看了看江小小,然后才瞪了江铭一眼:“小小不怕,谁敢动小小一根头发,天叔叔就毒倒他们一家人!哼哼。”

    他的话音刚落,肖有福就出现在江小小的身边,抱过孩子笑眯眯的道:“烧胡子好不好玩儿?等你大点儿,我带你去南蛮烧胡子,南蛮的贵族都喜欢留长长的胡子。”

    “我听说有人要打我们小孙孙的屁股?!”狂风吹来,差点没有把达巴齐拍在地上如果他还坐在刚刚的椅子上,此时铁定被拍在地上了。

    郑、鲁两位老王妃两双眼睛齐齐瞪向阿凤和江铭:“你们又想打我们乖孙孙的屁股?信不信我们先打你们一个屁股开花?!”

    阿凤翻个白眼:“你们这样……”

    “什么样啊?”吕有寿的声音永远都那么阴阳怪气的难听:“太后让我来送旨意的,让公主殿下和驸马爷定要善待小小这孩子;孩子还小,千万不要太拘着他了。”

    “太后天天打发公公你来一趟,她老人家不烦,你不烦吗?”阿凤长长的叹气,看着吕有寿很是无奈。

    吕有寿看着江小小眉开眼笑:“不烦,看到我们小小的脸蛋,咱家一点也不烦。看,小小,吕公公给你带什么好玩儿的了?”

    江铭举起胳膊来挥了挥,在脑子里假想了一下把围着儿子的人给一拳打飞的感觉,就感觉衣领一紧。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第五公公啊,您这样神出鬼没的挺吓人,知道不?”

    第五叹口气:“不知道。我就是知道不小心一点看着我们小小,哪天就会被你们打个屁股开花的。唉,皇上有旨,让我带着小小和雨儿进宫。”

    “今天晚上孩子就不回来了,皇上说让你们夫妻好好的相处,也轻闲一下。”第五说完就向江小小的走去:“太后晚上要带孩子睡的。”

    阿凤终于怒了:“你们这是要宠个祸害出来吗?!”

    她的日子怎么可能平静的了?她的儿子已经足够她头疼了,可是最最头疼的是,她还教训不得她敢动儿子一根汗毛,上至皇帝下至肖有福都会和她翻脸的。

    哪怕是有江铭护着她,他们夫妻也是应对不了这么多人啊。

    阿凤的声音吼的很厉害,可是却没有人理会她,自顾自护着孩子就走,就像阿凤是江小小的后母会害了江小小般。

    还是江小小有良心,努力探出头来:“母亲放心,我不会长成祸害的,母亲和父亲的话儿子都记着呢。”

    江铭抱住阿凤的肩膀:“平静的日子啊……”他们府里天天这样热闹,哪里可能平静。

    达巴齐终于找到机会开口:“江铭你个骗子,我们南蛮被你们大楚掐住了咽喉,这事儿你说要怎么办?”

    “你们才发现?我儿子都六岁了。”江铭挥挥手就和阿凤走了,要商量一下大事是要再生一个乖巧听话的儿子呢,还是生完肚子里的就不再要娃了好呢?真是个头疼的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