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后来的我与他无关 > 番外:幸福的一家人

番外:幸福的一家人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慕容千千
    “妈咪,你肚子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褚晓飞躺在叶栗的身边,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肚皮。很好奇的问道。

    叶栗睁开眼睛,迎上一张笑脸,心里蓦然温暖,笑着问道:“小?儿希望是弟弟还是妹妹?”

    “我希望是弟弟,我已经有两个妹妹了。”小?儿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渴望。

    “好,妈妈就给生个小弟弟。”叶栗暖暖的笑着,伸手抚摸着小?儿帅气的蘑菇头。

    “噢,我终于要有好兄弟可以玩了。”褚晓飞在叶栗脸上印下香香甜甜的一吻,然后飞快的溜下床,欢笑着跑出房间,跑到楼下。得意的跟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炫耀着。

    “那是不是我们也会有弟弟呢?”陆佳佳拍着小手高兴地问道。

    “哼,是我的兄弟,以后终于可以不用跟你们这些女人玩了,都是爱哭包。”褚晓飞抱着胳膊。很有大哥范嗤笑道。

    两个小女孩相视一笑,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噢。”

    而后她们手拉着手一起走到客厅的另一端玩去了,直接把褚晓飞晾在一边。

    褚晓飞小男子汉的自尊没有维持多久,便踯躅走到她们身边,陪着笑脸说道:“我们一起玩好不好?我可以不介意你们喜欢哭。”

    “可是我们介意嘛。而且我们也不跟男人玩儿。”陆佳佳不屑地撇撇嘴。

    “就是嘛,小?儿哥哥,你去跟你的好兄弟玩吧,我们是女人而且爱哭。”吴佳佳跟陆佳佳使了个眼色,拉着手咯咯笑着一起跑到院子里去了。

    褚晓飞男子汉的自尊大受伤害,哼,女人就是女人。

    就算现在小弟弟也还没有出生。他也不要跟两个女人玩了,老是欺负他。而且不能吃亏,一吃亏就会哭,好烦人,他绝对上楼找妈妈玩。

    自从叶栗醒来之后,小?儿喜欢黏在她身边,说是要好好保护妈妈,不再让妈妈睡那么久,叶栗知道小?儿的孝顺,而且她一睡那么久,感觉亏欠他很多,母子俩自然很是亲密。

    褚晓飞一个人嘀嘀咕咕上楼,褚昊轩正好回来,看到这一幕不由笑了,“小?儿,又跟两个妹妹耍拽?”

    “爸爸,她们头发长见识短,我才懒得理她们呢。”褚晓飞听到褚昊轩的声音立刻挺起小男子汉的胸脯高傲的回道。

    “可是,妈妈也是女人啊。”褚昊轩笑着回道。

    “……”

    “姑姑,奶奶,外婆都是女人。”

    “……”

    看到褚晓飞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褚昊轩趁热打铁,“小?儿,你是小男子汉,要保护两位妹妹,知道不?不许跟她们耍拽。”

    “妈妈说要给我生个小弟弟,我不稀罕跟她们玩,关键是她们都不跟我玩。”褚晓飞说着脸上露出伤心的神色。

    褚昊轩闻听不由笑了,问道:“小?儿,妹妹们为什么不跟你玩?”

    褚晓飞小男子汉的自尊心又受到打击了,“是我不跟她们玩。”

    “小?儿,你想不想做小司令?”褚昊轩知道褚晓飞跟他一样是头小倔驴,便换了个询问的方式。

    他经常听褚老爷子讲那些战争故事,自然知道司令是很厉害的人物。

    “想。”褚晓飞很认真的点点头。

    “你是不是大哥哥?”褚昊轩再次问道。

    褚晓飞点点头,“我是大哥哥,她们都是妹妹。”

    “那就对了,大哥哥自然是小司令啦,你知道大哥哥要怎么做?小司令要怎么做吗?”褚昊轩问道。

    褚晓飞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我知道,大哥哥就是要保护小妹妹,小司令就是要领着妹妹们好好玩,不让她们受伤,还得让她们听我的,崇拜我。”

    “那你有没有信心做好小司令大哥哥?”褚昊轩闻听褚晓飞的话,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真是孺子可教也,几句话就被点化了。

    “我有信心。”褚晓飞小男子汉的胸脯一挺,然后很开心的跑到两个佳佳面前,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话,三个人开开心心的一起玩起来了。

    褚昊轩不由点点头,很放心的上楼去了。

    回到卧室里,叶栗正抱着笔记本上网,还是褚昊轩给她买的那台惠普的。

    褚昊轩见她玩的正入迷,以至于连他进屋都没有听见,不由皱起眉头,不高兴的说道,“老婆,你又偷玩笔记本。”

    叶栗闻听,立刻从屏幕上抬起头来,脸上露出纠结之色,“哪有,你不让做b超鉴定胎儿性别,孙博然也不跟我说,我猜肯定是男孩啦,你知道我喜欢小女孩,怕我失望,心情不好,才不会告诉我的对么?所以,我只有自己按照网上介绍的法子,判断下是男是女喽。小?儿好像很渴望要个小弟弟,我又渴望要个小女孩子,好纠结哦。”

    “哼,你呀比小?儿还调皮,知道怎么敷衍我,我不会跟你计较。不管你查什么不许再玩啦,下去跟陪着孩子们在院子里玩会去,呼吸下新鲜空气。”褚昊轩虽然话是责备,但是语气甚是柔和。

    叶栗无奈,只得起身,关掉微博网页,很是不情愿的下楼去了。

    怀孕后叶栗甚是无聊,就迷上了玩微博,每次织围脖忙的不亦乐乎,电脑也玩,手机也玩,褚昊轩十分反对,看到就会制止她。

    叶栗自从那次意外,沉睡了半年之久,若不是褚晓飞差点从飘窗上掉下去,或许她还没有那么快醒来。

    那天褚昊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公司里发生紧急事故,褚大勇又在外地,不能赶回来,需要他出面亲自处理下。

    褚昊轩无奈,见褚晓飞在叶栗的床边玩的很安然,觉得不会发生什么事,就离开卧室,到楼下,喊孟小雅上来帮忙照看下,他去公司。

    孟小雅正在洗头,听到褚昊轩如是说,就让他去公司,她自己连忙擦干头发,准备上楼。

    就那么一会的功夫,褚晓飞竟然踩着床头柜爬到飘窗上面了。

    然后又推开了窗子,别墅的防盗措施很好,没有安装防盗窗,褚晓飞竟然掉在窗户下面的空调上面了,吓得哇哇大哭。

    就是在那个时候,众人急着救褚晓飞的时候,叶栗醒来了。

    事后她回忆说,她在沉睡中听到褚晓飞的哭声,让她从无边的黑暗中爬出来了。

    褚晓飞被保安们从空调窗上救上来的时候,早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却一眼对上叶栗的眸光。

    “妈妈!”他的喊声,让褚昊轩好像听到幸运之神的召唤,惊喜的望向叶栗,果然看到叶栗正笑眯眯的望着他们。

    “蝴蝶,叫醒妈妈。”褚晓飞高兴地手舞足蹈,完全忘记刚才的惊吓,褚昊轩却是泪流满面。

    刚赶回公司的他,被褚晓飞从窗户上掉到空调上的消息惊得魂飞魄散。

    叶栗昏迷不醒,若是褚晓飞再发生什么意外,他如何活?又如何跟叶栗交代。

    没想到赶回家的时候,正好听到褚晓飞喊妈妈,他下意识地望向叶栗。

    果然看到叶栗醒来,一肚子的火硬生生的下去了,不但没有责备褚晓飞,还高兴得抱着他转了三个圈,然后一起踉跄的跌坐在叶栗的窗前,爷俩一起抱着叶栗流着泪笑了。

    原来,褚晓飞看到窗台上停着一只蝴蝶,想要捉下来送给妈妈。

    若不是褚晓飞给叶栗的这个刺激,或许还不会醒来的那么早。

    叶栗说她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很安逸的封闭在黑暗中,很舒服,不想醒来。

    叶栗醒来后,褚昊轩就没有让她去工作,说让她好好休息。

    本来叶栗是想好好陪着褚晓飞玩一个月,然后就去上班的,她不想做全职太太。

    没想到,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褚昊轩闻听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立刻就将这个好消息公布于众。

    褚家上下沉浸喜悦中,最高兴地还是褚老爷子,他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多子多孙。

    叶栗不想要这个孩子,觉得褚晓飞还小,即便是生二胎也要等他上小学了。

    可是没有一个人同意已经怀孕的她放弃这个孩子,叶栗只得答应生下来。

    虽然小胎儿渐渐长大,母性欣喜感也越来越强烈,她渴望生个女孩,这样就儿女双全了,也是挺幸福的事。

    或许是因为叶栗睡得太久,褚昊轩更加珍惜他跟叶栗之间的感情。

    比叶栗怀着褚晓飞的时候,更加倍小心伺候着,每次看到叶栗玩手机和电脑就撵着她去跟褚晓飞两个佳佳一起玩。

    半山别墅群已经建好了,顾家,孙家,徐家都各自拥有属于自己的大别墅。

    吴炜丁沫,褚夕颜分别住在小别墅里,因为他们人口少。

    虽然陆战还没有出狱,但是褚夕颜带着孩子跟陆战爸妈住在里面,吴炜也别把他的爸妈接出来住在一起了。

    所以现在的半山别墅特别的热闹,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座褚家别墅。

    刘艳,吴燕都已经怀孕了,胎儿月份跟叶栗的二胎差不多。

    两个小佳佳自然也天天跟褚晓飞玩在一起,不过褚晓飞或许遗传了褚昊轩的大哥范,总是动不动的跟两个妹妹刷拽,总是以小小男子汉自居。

    事情就是这么巧,三个准妈妈预产期都差不多。

    两个月后,叶栗生了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取名为朱晓晓,刘艳则为顾辰生了个大胖儿子取名顾浩,吴燕为徐泽南生了个千金取名徐倩。

    白彩凤一直住在半山别墅,跟孟小雅柳彤成了好朋友,三个女人一起打理着褚家别墅,照顾叶栗月子。

    整个半山笼罩在一片祥和喜悦的环境中。

    叶栗坐完月子后大约十多天,白彩凤不见了。

    留下一张字条,感谢褚家给了她家的温暖和幸福,打扰这么久她感到很抱歉,希望她离开后,大家不要伤心,特别是褚大勇要好好跟柳彤过日子,她会永远祝福她们的。

    自从在半山别墅住下以后,白彩凤改变了很多,像个普通的居家主妇,享受着小家庭的温馨幸福。

    褚大勇跟她和柳彤都相处的不错,或许到了他们那个年纪,爱情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相守在一起的亲情感觉。

    找遍了w市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白彩凤,也没有回到美国去。

    褚大勇甚至联系了他能想到的所有跟白彩凤有联系的人,都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知道她是故意躲开了,不想打扰他和柳彤的家庭生活。

    便不再刻意的去找,知道找也没有用的,既然想走就不会回来了。

    从此白彩凤就在褚家人面前消失了,但是每到节假日的时候,都会从不同的城市递来一个包裹,里面有给褚家每个人的一份小礼物。

    但是她的行踪却始终查不到,包裹上没有具体的联系方式。

    褚大勇跟柳彤不想辜负白彩凤一片苦心,而且他们俩也彼此看清了自己的感情,相濡以沫走过三十年,早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双儿女都在眼前,他们是断也断不了的。

    这就是爱情吧,不是用嘴说的,也不是用心想的,而是在岁月中沉淀出来的。

    叶栗见褚大勇柳彤终于解开各自的心结走到一起,便想让孟小雅跟叶正凯和好。

    她曾经试探过孟小雅说想要帮她再找个老伴,儿女再好毕竟不是夫妻之间的感情。

    孟小雅坚决反对,虽然她这一生感情很失败,但是也不想再尝试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夕阳红的。

    这天褚昊轩轮休,叶栗便跟他商量,带着妈妈一起去探监。

    褚昊轩没有反对,叶栗决定的事情,肯定是她深思熟虑过得,反对也没有用。

    褚昊轩渐渐地发现自己在家庭中完全没有地位,叶栗才是一家之主,从来都是叶栗反对他,他没有反对叶栗的权利。

    孟小雅不肯去探监,对叶正凯她不爱不恨,不想再投入任何感情了。

    叶栗知道劝没有用,孟小雅已经铁了心了。

    她想出一个绝好的法子,那就是装病,几天叶栗都不下楼吃饭了,也不给孩子喂奶了,说感冒头疼胸口发闷浑身疼,整天躺着。

    褚晓飞吓坏了,以为她真生病了,吓得饭也吃不下了,就怕妈妈再次昏睡,整天守在叶栗的身边,跟她说话,不让她睡觉。

    孟小雅明白叶栗的心思,不忍心再为难孩子,便答应了。

    叶栗毫不掩饰的拍手大叫起来,“妈妈,谢谢你。”

    说完搂着孟小雅的脖子猛亲,她渴望爸妈能够和好。

    孟小雅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真是个孩子。”

    在监狱会客厅里,叶栗和孟小雅见到了叶正凯。

    叶正凯看起来气色还不错,现在的他已经心态平和了,不管老死在监狱还是有生之年能够出去,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了。

    反正,只要叶栗生活的幸福,他也就没有什么心事了。

    柳彤不是他的,自从他们第一次因为误会分开后,他就不属于他的了,或许他从来都知道,只是不想面对而已。

    每个探监的日子,能看到叶栗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当叶正凯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的在狱警陪同下,来到会客厅时,他看到孟小雅猛然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孟小雅会来,他以为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见面了,孟小雅是不可能原谅他的。

    孟小雅没有说话,良久叶正凯才尴尬的朝着她笑笑,“你来了。”

    “嗯。”孟小雅点点头。

    “你生活的还好么?”

    “嗯。”孟小雅再次点点头。

    “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我对不起你,把你害苦了。”叶正凯说的很动容,语气真挚。

    孟小雅却不由冷笑一声,“只是晚了。”

    “我知道,所以,也不请求你原谅,若有来生,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这些年的夫妻情分。”叶正凯一脸羞愧之色。

    “爸,妈,你们干嘛呀,都过去的事儿了,还提啥?说说想在嘛!”叶栗听了两人的话,噘着嘴巴很不高兴插嘴制止。

    她是想让两人和好的,可不是让她们继续开审判大会的。

    “你在里面还好么?”孟小雅见叶栗不高兴了,淡声问向叶正凯。

    “挺好的,不用惦记我,照顾好自己。”叶正凯忽然明白孟小雅能来看他,是因为叶栗,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苦涩,就知道她不会原谅他的。

    虽然两人的见面没有预想中的好,叶栗并不气馁,她相信两人终有天会和好的,就像褚大勇柳彤那样,终有一天他们也会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那个真正的爱人,其实就是相濡以沫的家庭伴侣。

    曾经的初恋再美好,不过是一段得不到的遗憾而已。

    从此以后,叶栗每次去探监,都不用褚昊轩陪同了,而是她跟孟小雅一起去,有时候还会带着褚晓飞,尽一切可能的孟小雅叶正凯有和好的机会。

    只要他们能和好,叶正凯才会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出狱,一家人团聚。

    三个月后,顾家徐家褚家三家一起给各自的小宝宝举办百日宴会。

    就在半山别墅的小广场上,那是一个小小的酒楼,平日里并不对外开放,只有在举行活动的时候,才会有佣人在那里忙活。

    这次百日宴会,三家都很重视,虽然叶栗是二胎,但是褚家对这个小孙女的百日宴会重视程度一点不亚于顾家徐家,一大早,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在准备百日宴。

    叶栗抱着褚晓晓站在褚昊轩的身边应酬着来宾,褚晓飞则跟两个佳佳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的。

    因为三家一起举行百日宴,来的宾客很多,有些应酬不过来。

    叶栗一转头发现褚昊轩不见了,还以为被谁喊走了,也没有在意。

    不曾想很快褚晓飞过来告状,只见他的小脸红嘟嘟的,横眉竖目的,跟叶栗学话,“妈妈,爸爸再跟一个很漂亮的阿姨说话,阿姨上来就亲亲他,还跟他说,好想他。”

    叶栗闻听不由笑了,“小?儿,你怎么比妈妈还能吃醋啊?”

    “妈妈!这是很严肃的问题,难道你想爸爸让那个阿姨骗走嘛!”褚晓飞见叶栗无动于衷不由急了,朝着叶栗大喊起来。

    叶栗连忙把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小点声说,不要让人听到了。

    褚晓飞伸手拉着叶栗的衣服,带她去看。

    果然,褚昊轩被一个摩登女郎缠住胳膊,两人很亲热的贴面而立,看的叶栗不由皱起眉头,心中很是不满的想,“这个人是谁?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怕丢人现眼?”

    随着脚步的挪移,离他们越来越近,叶栗的心越来越紧张,她心中蓦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她的麻烦又要来了?

    这个女人怎么看起来,好像苏唯的样子。

    日子好生安顿下来了,怎么她又来了?难道还不死心么?再想搅出一锅浑水?

    叶栗的脚步越来越沉,心跳越来越快,苏唯一抬眸正好看到叶栗朝她走来,深色眼影里有一抹真正的阴影得意。

    这个女人正是苏唯,她刚刚回国,正好碰上这样盛大的场合,便来凑热闹了。

    “吆,这不是叶栗么?”苏唯看到叶栗亲热的打招呼,褚昊轩闻听,吓得猛然转身,发现果然是叶栗,他不由张嘴想解释。

    叶栗立刻抢过话头,点头淡然一笑,“苏唯是么?什么时候回国的?”

    “回来没几天了,正好赶上三个孩子的百日宴,应昊轩之邀请就来了。”苏唯说着柔情的望了褚昊轩一眼,好像是多年相爱的夫妻,看的叶栗眼里冒火。

    “昊轩知道你回来?我怎么不知道?”叶栗惊诧的问道。

    苏唯高深的一笑,”可能我们有心电感应吧。”

    “苏唯不要乱说话。”褚昊轩云淡风轻的制止着,这让叶栗更是不爽。

    “叶栗,我这次回来是继续跟你抢老公的,你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么?当然我会光明正大的抢,不会使用阴招。”苏唯大方的伸出手,双手中充满了促狭的笑意,好像就是故意想看叶栗出丑的。

    叶栗哈哈一笑,“送给你了,只要他想要你,我无所谓。”

    褚昊轩闻听叶栗如此豁达的馈赠,不由伸手捞起她的耳朵,作势要拧。

    叶栗一脸云淡风轻的躲闪着,她不落痕迹的把问题抛给褚昊轩,褚昊轩心里既委屈又生气,“叶栗,你难道不行使你的主权了!”

    “嘿嘿,我想看你的表现。”叶栗得意的一笑,现在她才会为这些事生气呢,就算她说送,褚昊轩也不敢出格一点。

    “好吧,我被你掐死了,反正你知道我不敢走的,苏唯我明确告诉你,我只要我老婆。”褚昊轩很自豪的宣告自己的主权归属。

    叶栗很满意的点点头,并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苏唯嫣然一笑,“呵呵,我刚才跟你们开玩笑的,没想到你们竟然不上道,如此默契,让我好生羡慕,昊轩叶栗恭喜你们喜得千金,真为你们高兴。”

    褚昊轩叶栗这才恍然大悟,苏唯刚才是想试探下两人的感情,并不是真的回来捣乱的。

    “苏唯,你还是这么调皮。”褚昊轩伸手在苏唯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着嗔道。

    从小褚昊轩跟苏唯一起长大,俩人青梅竹马,感情还是很好的,自从苏唯去了国外,从前那些事渐渐地被淡忘,沉淀下来的只有曾经的感情,所以两人之间的相处比较轻松自如。

    褚昊轩对苏唯亲昵的举动,叶栗丝毫没有吃醋,反而感觉到一种轻松,好像终于卸下一个包袱,彼此之间终于解脱了。

    从前纠缠在他们三个人之间的那种爱恨情仇,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是友情亲情。

    看着褚昊轩跟苏唯之间的融洽,叶栗蓦然想到她自己,跟陆战的那些青葱岁月,曾经也是那么的美好,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意料,走向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得,那样的结局也不是她想要的。

    或许归根结底是她跟陆战感情不够深,才会走着走着分道扬镳,甚至厌恶。

    褚夕颜则不同,她对陆战是那种无怨无悔的爱,就算他辜负他,在他锒铛入狱之后,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回来,并把他爸妈接到身边一起住,尽到了一个妻子和儿媳妇的责任。

    她的爱让叶栗感动,对陆战的仇恨自然也就淡了。

    陆战在狱中的表现很出色,积极配合改造,获得了一次减刑的机会。

    叶栗跟孟小雅一起去看叶正凯的时候,顺便也会去看下陆战,他们之间也早已解开心结,只是兄妹之情,祝福彼此的感情。

    褚夕颜跟陆战爸妈去看陆战的时候,也会给叶正凯带些东西。

    这样不在同一天探视,就是为了把探监时间错开,这样每人一月之内就有两次从外面送进去东西的机会。

    或许很多事情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爱恨情仇都会不自觉地改变。

    比如苏唯,其实,刚开始被褚老爷子送到国外的时候,她心里也是特别想不开的。

    总感觉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为什么跟褚昊轩之间有缘无份,最后落得身败名裂,远走异国他乡的下场。

    她没有去褚老爷子给她安排的学校读书,而是退学在夜店打工做舞娘,放纵自己的灵魂。

    若不是后来她遇见命中的他,或许她的人生就此沉沦。

    叶栗从苏唯眸中看到真诚,她心中亦是感慨万千,谁说命运只会捉弄人。

    三个人亲热的聊天,不时有朋友来打招呼,温馨而又美好的场景。

    见此情形,徐泽南对顾辰说道,“若是苏唯早点醒悟,又何尝经历那些事,叶栗真是大度,竟然还能跟她谈笑风生。反正我看到苏唯没有任何好感,即便是她变好了。”

    “你呀,叶栗在你心中的位置从来都是那么重要,小心你的小燕子吃醋哦。”顾辰笑着伸手揽住徐泽南的肩膀,打趣道。

    “嘿嘿,我把她干干净净的供奉在心头,有啥不可?不信,叶栗在你心里没有一点影子,你的小艳子侧脸可不就是叶栗的翻版么,记得你当初说,打动你的正是她的侧影。”徐泽南好不留情的揭短,随后两人之间爆发出一阵会心的大笑。

    两人都明白,或许叶栗在他们心里更像是女神,跟老婆的位置并不冲突。

    “你们俩小子笑嘛?”不知道何时孙博然站在他们身后,伸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亲热的问道。

    “说你的柳诗雅真漂亮,妖艳妩媚,跟你风格完全不搭啊,你说,为什么会喜欢她?”徐泽南促狭的笑问,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还不等孙博然回答,顾辰朝着徐泽南使眼色,打趣道:“其实,对叶栗最痴情的还是博然,不但是最后一个恋爱的,而且还解决掉了叶栗最大的麻烦和包袱,帮褚昊轩抗下这么大的事。如果博然不娶柳诗雅,她会是怎样的状态,很难预料,褚昊轩和叶栗自然不会心安,现在可是皆大欢喜了。”

    “对呀,博然果然是好兄弟,跟褚三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徐泽南听了拍手笑道。

    孙博然闻听两人的话,笑着摇摇头,“你们啊,也就是拿着我开心玩玩,有本事跟褚三说啊。”

    两人吃吃的笑着,他们才不敢跟褚昊轩说呢,他对老婆宝贝的不行,就怕这些兄弟们窥探,但凡一个眼神不对,都能被他用眼神杀死。

    “什么事跟我说?”褚昊轩走过来,正好听到后面一句话。

    三个人连忙打哈哈,笑道,“苏唯终于恢复正常了,从前那些事我们可以耿耿于怀,为叶栗喊屈,你能么?”

    “为什么不能,其实我也想如此,但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有爱?叶栗从来说一句话,爱恨是交织的,没爱则不会有恨,所以,我对苏唯的淡定正是叶栗所渴望看到的。”褚昊轩很有自信的笑道,不远处苏唯依然跟叶栗说着悄悄话,很融洽的样子。

    “昊轩,我们兄弟三个都曾经喜欢过叶栗,你吃醋么?”徐泽南索性把一个炸弹抛向褚昊轩,看他最近春风得意的,就想捉弄他一下。

    褚昊轩闻听点点头,“靠!你们以为我傻啊,看不出来?”

    “那就是不介意咯。”三人做恍然大悟状。

    “当然介意,但是放心,你们三人背后现在都有一块狗皮膏药,哪里还贴的下叶栗这一块!”褚昊轩毫不介意的配合着他们的玩笑,对自己的感情很是自信,对兄弟们更是放心。

    四个人说说笑笑,柳诗雅走过来了,她看到褚昊轩的时候,眼神微微有些呆滞,看得出来,她内心深处对他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暗恋了那么多年。

    但是很快她平息了自己的情绪,乖巧的站在孙博然的身边,欲言又止。

    孙博然看了她一眼,淡声问道:“诗雅,有事么?”

    “我可以早回去么?”柳诗雅望着孙博然怯怯的问道。

    “当然,但是有事么?”孙博然诧异的望着柳诗雅问道。

    柳诗雅有些羞涩的点点头,附在他的耳朵上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孙博然脸上立刻露出笑容,点头应道,“好,那你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

    柳诗雅柔声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看着柳诗雅离开,顾辰伸手在孙博然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道:“博然,柳诗雅可是让你给降服了,乖巧的像个童养媳。”

    “她不过是觉得心里亏欠我罢了,不过说实话,她还是个很好的女人,只是曾经中昊轩的毒太深了,但是我是个医生,自然会让她痊愈的。”孙博然脸上依然是淡淡的微笑。

    “靠!不扯到我,你们没有话题了是不是?对了,博然,诗雅怎么早走了?”褚昊轩有些好奇的问道,“宴会还没有开始呢。”

    “诗雅说,她感觉胃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看到东西就想吐。”

    “那恭喜啊,博然也终于要当爸爸了。”

    “或许不是呢,那次流产她伤到身子了,而且又是先天性输卵管闭塞,怀孕几率很小的。上次陆战弄出那事,只怕卵子也不是她的。”孙博然淡声回道。

    三个人都沉默了,虽然感觉这件事对孙博然不公平,但毕竟是他自己选择的,孙博然一旦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更改的。而且既然他娶了柳诗雅,就一定对她产生了感情,他不是一个在感情上会委屈自己的人,也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医生都是有洁癖的,无论生活还是情感上,柳诗雅折服于孙博然的是,她对褚昊轩的痴情。

    如今这样让人感动的痴心早已绝迹,孙博然有种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冲动,便开口跟她求婚,柳诗雅在他别墅休养一段时间,对他很是感激,自然就答应了。

    即便不是因为爱情,但是两人都很用心的经营着他们的感情,家也就算安稳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柳诗雅一直没有怀孕,药也吃了不少,就是不见好。

    孙博然倒是不着急,他觉得儿女缘分这事不是强求来的,看天意吧。

    柳诗雅却觉得对不起他,孙博然兄弟四个,其他三人都有孩子了,而且褚昊轩还是二胎,如果她不能给他生个孩子,会愧疚一辈子的。

    孙博然见她压力很大,便劝她放松,有些事不用刻意去强求,或许就有了。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吧。

    柳诗雅在孙博然的劝说下,放松了许多,这次月信40多天没有来了,而且最近这几天总是感觉恶心,特别是今天,看到吃的东西就想吐。

    她怀疑自己怀孕了,便跟孙博然说回家,用试纸测验下。

    身体上的反应跟上次完全一样,巨大的喜悦笼罩着她,却不敢显露出来,怕空欢喜一场,只是稍微跟孙博然说了下,怕他担心她早早离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博然,诗雅不是一个莽撞的人,我想她早回去肯定是十之**了,恭喜啊,你也要做爸爸了。”褚昊轩见孙博然有些担心,便宽慰道。

    其他二人也都点头附和,叶栗走过来,笑着问道,“你们怎么回事啊?不去招待客人,兄弟四个在这里说悄悄话,什么时候说不了嘛。”

    徐泽南嘿嘿一笑,“叶栗,褚三在家里的地位看来很可怜哦。”

    叶栗嗔笑道,“你的地位不可怜么?是不是吴燕太放纵你啦,看来我得给她上上课。”

    徐泽南闻听立刻求饶道,“别啊,我可不想让老婆管得死死地,我需要自由,空气,自由!”

    徐泽南的举起拳头,望着褚昊轩挑战的笑着,好像在说那就是褚昊轩的生活。

    褚昊轩同样举起拳头,笑道,“我喜欢被老婆缠绕,缠到我窒息也是幸福。”

    叶栗闻听很开心的笑了,虽然其他三个人都对褚昊轩投来软男的信息眼神,但是能让叶栗笑着的这么开心,褚昊轩觉得也值了。

    自从叶栗那次昏睡后醒来,褚昊轩更加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

    宁负天下,也不愿意失去叶栗,就在叶栗醒来的第一天晚上,褚昊轩紧紧地抱住她,声音哽咽的说道:“老婆,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了,就算睡也要跟我一起。”

    叶栗像只小猫儿蜷缩在他宽阔的胸膛中,点头笑道,“从此我们就是连体人,有你必有我,有我必有你。”

    三家合一的百日宴整整持续了一天,整个半山别墅群成了欢乐的海洋。

    晚上有篝火晚会,还有地方戏剧团的露天搭台唱戏,更有烟火晚会。

    每个人都是高兴而来,尽兴而归。

    ***贞岁冬技。

    几年后,在w市飞机场上,一个小帅哥领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公主,在候机大厅里玩的不亦乐乎。

    没错,他们就是褚晓飞跟褚晓晓。

    叶栗怎么都喊不住他们,两人都是活泼开朗喜欢玩的孩子,越人多越兴奋。

    知道他们若是玩不尽兴,一定不会顺利登机的,所以,褚昊轩跟叶栗领着他们很早就来了。

    看看离登记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叶栗对褚昊轩说,“老公,看你这俩宝贝,我是管不了了,你把他们喊回来好不好,好烦人哦。”

    褚昊轩头从平板上抬起来,笑道:“这样,咱们俩藏起来,暗中观察着他们,等他们玩腻了,找我们的时候,看他们会怎样。”

    叶栗脸上露出恶作剧的表情点头应道,“好,这俩小屁孩就得好好的整整他们,若非每次出门在机场好纠结。”

    扩音器里,传来登机信息播报,褚晓飞听到是他们那次航班,便对褚晓晓说,“晓晓,咱们的飞机要起飞了,不玩了,找爸妈去。”

    褚晓晓用稚嫩的童音点头应道,“好。”

    可是他们那里还能看到爸妈的影子,褚晓晓着急了,哭着对褚晓飞喊道,“哥哥,爸爸妈妈丢了。”

    褚晓飞像个小男子汉一样,一拍胸脯,安慰褚晓晓,“晓晓,不怕,有哥呢,我们去播音员,让他们发送寻人广告,不信爸妈不出现。”

    “好。”褚晓晓点头答应。

    于是兄妹二人牵手问路去机场办公室。|.

    叶栗和褚昊轩在他们身后直摇头叹息,这哪儿是害怕的节奏啊,分明是见招拆招。

    得,怕了他们了。叶栗在他们伸手招手喊道,“小?儿,小晓晓,爸妈在这儿,该登机了。”

    褚晓飞俯在褚晓晓的耳朵上很得意的笑道,“晓晓,看没,我猜中了,爸妈是故意躲起来的,嘿嘿,他们被我们骗出来了吧?”

    褚晓晓崇拜的望着褚晓飞,“哥,你真棒。”

    有这样一双儿女,叶栗褚昊轩的日子可谓是多姿多彩。

    嘿嘿,一不小心就掉进两个小宝贝的陷阱,哪里还轮到他们教训他们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