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世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三)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三)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竹苑青青
    “少主对我们一家恩重如山,认个干亲自然是皆大欢喜,只是继任铁血盟少主一事,恕我一介妇人,做不了主,此事少主还得跟我夫君商量才是。[++”这样的事情,自然得有男人做主。

    “罢了,那就先认个干亲吧!”绿腰心情大好地说道,“少夫人这一胎,无论是男是女,都会是我的干儿子或者是干女儿,至于继任少主一事,就看缘分了。”

    “少主如此年轻,日后肯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沈青黎趁机说道。

    虽然绿腰对她来说,毫无威胁,但是几个月相处下来,她觉得绿腰其实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只是取向上出了点问题。

    当然,若是她早点知道吕府养了好几个娈童,她就不会这样问。

    绿腰脸色一沉,转身就走。

    沈青黎顿觉自己唐突了,这是人家的私事,何需她一个外人插嘴!

    绿腰自那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凤栖轩,却也没闲着,不但往凤栖轩增派了丫鬟仆妇,还特意从靖州请了两个厨子来凤栖轩伺候,更让沈青黎感动的是,他竟

    然把可馨从司徒空那里带了过来,说让她只管安心在府里养胎,不要挂念别人。

    分别了大半年,可馨明显长高了,也更懂事了,心思聪慧地知道沈青黎有了身孕,便有板有眼地说:“姑姑,毅王妃肚子里也有个小娃娃,只是她的小娃娃比姑姑的小娃胖得多。”说着,又比划道,“毅王妃的肚子有这么大!”

    原来毅王妃也有了身孕。

    “可馨,毅王爷和毅王妃待你好吗?”沈青黎问道。

    “好!”可馨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毅王爷有空就会带我出去骑马,然后每次骑马回来,毅王妃都会给我准备好吃的,老王妃待我也好,常常给我讲故事。只是这次绿腰姑姑接我来的时候,她们都不知道,你说她们会不会到处找我?”

    “你放心,你绿腰姑姑跟他们打过招呼的。以后你就留在姑姑身边,等你姑父回来,咱们就一起回大梁,好不好?”

    “好,他们待我再好。终究不是我的亲人,我还是喜欢跟姑姑在一起!”

    “可馨真乖!”沈青黎怜惜地抚摸着她软软的头发,想起沈恪,她心里不禁一沉,虽然慕云霆一直没有跟她提及沈恪,但是她心里早已心知肚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当初连慕云霆都被软禁,沈恪的处境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知道他多半是不在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沈恪自己的选择。她虽然难过,但是却还是很难理解他的想法,也许,他们的确是对故国有一种难舍的情愫,故此才想奋不顾身地想去维护他,挽救他,哪怕是舍弃生命!

    若是沈恪愿意放弃心中的固执,从头来过,也不至于弄到今天这步天地吧!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吧!

    想到这里,沈青黎轻叹一声。望着可馨天真稚嫩的小脸,莞尔一笑:“灏哥儿该醒了,咱们一起去看他好吧?”

    “好。”可馨甜甜一笑。

    有可馨和灏哥儿相伴,沈青黎倒也不觉得寂寞。所有对外界的消息都是管护卫陆续带回来的:

    “少夫人,慕大人麾下守军个个能征善战,所向披靡,西域大军自身尚且难保,就不要想着增援朝廷了。”

    “少夫人,四殿下果然是智勇无双。竟然成功策反了朝廷的大半将领,打着收复河山的口号,朝池城进军,扬言要夺回属于大梁的一草一木,平毅王的人马被慕大人拖住,分身乏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刚刚修缮完毕的池城重新落入了大梁的囊中。”

    “少夫人,京城传来消息,说太皇太后于前日病逝了!”

    “少夫人,国公爷夏延战死,朝廷军战败,四殿下的人马已经乘胜打回京城,想必,想必此时京城已经换了天地。”

    “我家大人还好吗?”万千军马,她只关心这一个人。

    “少夫人放心,慕大人无恙,眼下军中上下一心,壮志凌云,誓以保卫河山为己任,司徒空已经节节败退,甚至提出和谈的要求,都被慕大人拒绝了,势必要一决死战。”

    ……

    期间,管护卫突然接到任务外出,沈青黎便再也得不到外界的消息了,虽然从以前的讯息中,她知道此战慕云霆胜局已定,但是不见人安全回来,她心里自然很是不安,常常在梦中惊醒不说,而且,她这几天都在做同一个梦,那就是老是梦见熊熊大火,冲天的火势,既是在梦里也足以把人惊醒。

    为此,一向不信梦的她还特意派了个暗卫出去抽签解梦,那暗卫带回的竟然是个上签,签上写着:世间坎坷疑无路,凤凰涅槃终有时。

    虽然沈青黎不太明白这签上的意思,但是既然说是上签,那肯定是代表好运的。

    想到这里,沈青黎的心才算得到了一点安慰。

    只是边境战乱,音讯不通,家里的事情她一无所知,想必祖母若是知道她又有了身孕,肯定会很高兴的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时值七月,天气还有些炎热。

    产房里门窗紧闭,厚厚的窗帘垂下,虽然有数盏蜡烛燃起,但屋里还是有些幽暗,虽然有齐娘子坐阵,但是吕府从来没有接生过孩子,凤栖轩还是忙成一片,绿腰前段时间外出不在家,这几日却恰好在家,正好赶上沈青黎生孩子,急得他在院子走来走去,不停地问进进出出的丫鬟:“少夫人怎么样了?怎么还没生出来?”

    生孩子果然麻烦!

    “回禀少主,齐娘子说,少夫人怀的是双生子,所以恐怕得时间长一些?”小丫鬟屈膝答道。

    “什么?双生子?我怎么不知道?”绿腰愣了一下。

    小丫鬟:“少主,您大半年的时间都没在府上,自然不知道。”

    “少夫人,您怎么样?”齐娘子也算是老江湖了,接生双生子也不是第一次,见沈青黎虽然脸色苍白,也不是很慌乱的样子。便说道,“若是觉得疲惫,都喝碗参汤,歇一会儿。我已经让人熬好了催产汤,待会儿咱们再来!”

    “那就歇一会儿吧!”沈青黎顺从地点头应道,都说是二胎好生,可是她偏偏又是双胞胎,自从五个月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怀了双胞胎,很是欣喜,信心满满地制定了锻炼的计划,尽量控制饮食,孩子无需太胖,健康就好!

    绿腰听屋里没有动静,也没有人再来回进出,心里更加着急,又开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地转着圈,天哪。这万一要是她们母子有个什么闪失,他怎么向慕郎交待?

    一转身,差点跟一个侍卫撞了个满怀,刚想发火,却听那侍卫禀报道:“少主,慕大人借道咱们地界,要在云岭跟平毅王决一死战,咱们要不要前去帮忙?”

    “什么?你说慕云霆来了?”绿腰眼前一亮,“他现在在哪里?”

    “估计现在快到了云岭了!”那侍卫答道。

    话音刚落,绿腰疾步奔了出去。点了一队侍卫,匆匆朝城外奔去!

    凭什么让慕云霆就那么轻松地当了爹,反而让他在这里受这个煎熬,门都没有!

    山风阵阵。战马嘶鸣。

    千军万马兵临城下,场面很是惊心动魄,虽然还没有开战,但是战争前夕的凝重,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

    绿腰很快找到那个让他又气又恼的男人,见他身披战甲。手握剑鞘,蓄势待发的架势,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地上前说道:“慕云霆,你夫人正值生死关头,你到底回去不回去看她?”

    慕云霆见绿腰来,本来并不觉得惊讶,但是听她提起沈青黎,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恭喜慕大人,尊夫人要生孩子了,生了许久也没有生下,你说怎么办?”绿腰赌气地问道。

    什么?

    生孩子?

    慕云霆愣了,只是难以置信地看着绿腰,他怎么事先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你看我干嘛?难道你以为是我的吗?”绿腰瞪了他一眼,恨恨地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想想,从你上次去我府里看望你妻儿那次,到现在整整十个月,然后你夫人现在生孩子,很奇怪吗?”

    慕云霆闻言,心里顿时百味纷杂。

    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内疚……

    “她现在怎么样了?”慕云霆忙问道,“你有没有请穏婆过去?”

    “早就请了,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生下来,你以为两个孩子说生就能生下来的?”绿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不会去看看她吗?”

    “大战在即,主将怎么能临阵离开?”慕云霆沉声道,“有劳少主代我照顾好内子,大恩不言谢,待我这边战事一了,我就立刻去……”

    “慕云霆,你当真心狠!”绿腰不等他说完,气呼呼地翻身上马,扬长而去,待回了府,立刻有随从上前禀报:“少主,齐娘子说让准备一点天山雪莲做药引给少夫人喝,可是府上没有天山雪莲,您看?”

    “这些事情你去跟慕云霆说,跟我说了干嘛?这又不是我的夫人,又不是我的孩子!”绿腰气恼道,“你去云岭,跟慕云霆说,说他夫人急需天山雪莲,让他看着办!”

    那随从大气不敢出地退了下去。

    “回来!”绿腰又喝住他,解下腰牌扔给他,咬牙道,“去天渊阁,把我放在那里的那朵天山雪莲取过来吧!”

    “少主,天渊阁的天山雪莲动不得,那是少主保命用的……”那随从欲言又止。

    “我这不是还没死吗?”绿腰脸一沉,说道,“让你去你就去,等日后再寻了天山雪莲,再放回天渊阁去就是了,少夫人眼下急需天山雪莲,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是!”那随从应声退下。

    一个时辰以后,凤栖轩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哭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待把孩子一一包裹好,齐娘子喜滋滋地上前禀报道:“恭喜少夫人。是对小少爷。”

    沈青黎应了一声,终究因为太过疲惫,很快就沉沉睡去。

    “这娘仨是个有福的。”齐娘子分别把孩子交给各自的乳娘,若有所思地说道。“若不是有天山雪莲,这一胎,哪有这么顺利,若是换成别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绿腰饶有兴趣地围着这两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看。两个小家伙生得一模一样,小脸白白胖胖的,吧嗒着小嘴睡得正香,她弯腰逗逗这个的小脸,又动动那个的小脸,粉嫩嫩的触感,让她有些爱不释手,原来刚出生的小娃娃是这样的。

    齐娘子在一边笑道:“少主,您看,这两个小少爷哪里像刚刚出生的孩子。简直就是两三个月的小娃娃了,若是慕大人见了,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都是少主细心照顾他们母子的功劳!”

    “那是当然!”绿腰沉声道,“就冲我尽心尽力的份上,慕云霆也得送给我一个儿子,反正他三个儿子,又不差这一个,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齐娘子:“……”

    少主,人家就是有十个儿子,那也是人家的!

    接着。绿腰又绕着两个小娃娃转了一圈,说道,“我看这两个孩子取义凯旋两字就好,希望他们的父亲能早日凯旋归来!”

    “少主。按他们大梁的叫法,那这两个小少爷就分别是凯哥儿,旋哥儿了,好名字!”齐娘子眉眼弯弯地笑道,“适才少夫人还说让您给两个小少爷赐名呢!奴婢这就去告诉少夫人去!”

    有心腹随从匆匆走来:“少主,毅王爷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无非是想让我增援他罢了。也不想想,他算什么东西!” 绿腰看也不看地一撕两半,又问道,“云岭那边战况如何?”

    “乌布殿下和慕大人前后夹击,平毅王腹背受敌,处境很是不利!”心腹随从禀报道。

    “知道了,再探再报!”绿腰吩咐道。

    “少主,平毅王节节败退,紫檀郡主却突然率兵增援,掩护平毅王逃走,乌布殿下和慕大人乘胜一路追击,眼下已经离开云岭,去向不明。”

    “什么?你是说慕云霆离开云岭了?”绿腰边说边往外道,“走,看看去,紫檀郡主性情飘忽不定,颇有手段,慕云霆未必能占上风。”

    一个多月后,绿腰终于风尘仆仆地回了府,匆匆洗漱了一番,便立刻来到凤栖轩看望沈青黎母子,一把抱起灏哥儿,亲了亲他的小手,笑道:“你这个小家伙倒是又长大了不少,我出门这么多天,还真是想你们了呢!”说着,又转身去看睡在摇篮里的两个娃娃,见小哥俩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自己,不禁心花怒放,欣喜道,“这两个小娃娃倒是越变越好看了,瞧瞧这眉眼,真像他们那个没良心的爹!”

    “少主乏累,快坐下歇息。”沈青黎早已经出了月子,腰身也恢复如初,见她言语之间对慕云霆很是不满,便笑盈盈给她倒了杯热茶,问道,“外面怎么样了?我家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你生孩子他都没回来看你,你还惦记着他干嘛?”绿腰不以为然地说道,“慕云霆这次真的是太过分了,等他回来,你不要理他!”

    “少主言重了,大战之时,他怎么能够擅自脱身回来看我们,我不怪他!”沈青黎笑笑,把热茶送到她手里,“只是我们母子在府上多有叨扰,让少主费心了,少主大恩,我们一家终生不敢忘。”

    “少夫人无需如此客气,我跟你夫君是生死之交,我照顾你们母子,义不容辞,只是我说话向来心直口快,少夫人不要见怪就是!”

    “怎么会?少主性情率直,相处起来也容易,我倒是很喜欢呢!”沈青黎莞尔一笑。

    “哈哈,少夫人这样说,我就放心了!”绿腰哈哈一笑,轻抿了一口茶,看了看沈青黎,又正色道,“战争虽然算是结束,但是司徒空弃甲出逃,慕郎和乌布殿下带兵一路追赶,如今双方都不见人影,我也不知道追到什么地方去了。擒贼当擒王,只有擒住司徒空,才算是真正结束了,只是紫檀郡主定不会甘心让司徒空束手就擒。定会全力保护维护他的,所以慕郎和乌布殿下此行未必是有胜算的。”

    见沈青黎蛾眉微蹙,绿腰又笑着说道:“好了,这个消息算是个坏消息,还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

    “当然想听了!”沈青黎勉强一笑。

    “一个好消息是现在你们大梁的皇帝现在是四殿下,也就是说你和慕郎再也不用四处躲藏了,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去了,至于那个皇甫诺,听说是因失了皇位,暴毙身亡,具体是怎么回事,相信少夫人心里会明白的。”绿腰莞尔一笑,“我就说,你们那个四殿下也绝非是良善之辈。打着清君侧的名义回宫即位,居然无人敢说他谋逆,真是手段高明!

    绿腰说得对,皇甫卓的确手段高明。

    只是对她和慕云霆而言,只要不是皇甫诺当皇上,谁当皇帝都一样。

    “还有就是我的铁血盟因为护驾有功,已经被朝廷列为专门保护大汗安危的禁卫军了。”绿腰得意道,“这一切多亏慕郎为我筹谋,我才有今天,这样。等他回来,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夜里,沈青黎又梦到了大火,那冲天的火焰几乎照亮了整个天空。她再一次大汗淋漓地醒来,还好,不是这里,她还在凤栖轩。

    只是个梦而已!

    次日,碧空万里无云,天气格外晴朗。

    绿腰一大早便来凤栖轩把灏哥儿接走了。说是他是大孩子了,该多出去走走了,沈青黎顿觉无语,她的灏哥儿才刚刚一岁半,怎么就成大孩子了,但见灏哥儿欢天喜地地愿意跟着去,便只好由绿腰带着灏哥儿出了门。

    剩下这两个小娃娃都被各自的乳娘抱着在前院散步晒太阳,沈青黎忙里偷闲地坐在后院的秋千上歇息,凯哥儿和旋哥儿都快两个月了,慕云霆却依然还没有回来,甚至连绿腰都不知道他的下落,真是让人担心!

    身后,一个声音低低地传来:“黎娘!”

    沈青黎听着声音有些熟悉,心里一惊,忙回头一看,竟然是司徒空!

    他穿一身玄色骑装,显得异常干练威武,许是连日来奔波,面容有些憔悴,声音略带嘶哑:“黎娘,你不要怕,我今天是来跟你道别的,想见你最后一面。”

    “先生,你我之间何需道别!”沈青黎听他这样一说,也随之冷静下来,从秋千上起身道,“此地非先生久留之地,先生好自为之!”

    “胜者为王,败者寇,我已成败局,无话可说,若是有命在,天涯海角任我行。”司徒空叹道,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黎娘,我这些年是真的喜欢你,所以风光的时候,便想跟你厮守终生,虽然你从未领过情,如今我落败至此,性命难保,当然不能再连累你,我来,只是想看看你而已!同时,我也想问问心中所困,这些年,你真的不曾对我动过心吗?为何我屡次要带你走,你总是执意不肯?”

    现在的她,对他来说,完全是个谜!

    他不明白,原先那个跟他海誓山盟的女子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不问清楚缘由,他怕是死不会瞑目。

    “先生,我想真正的沈青黎是喜欢先生的,否则,也不会在新婚不久郁郁而终。”沈青黎坦然道,“不瞒先生,我并不是黎娘,我原本也不属于这里,我只是阴差阳错地占了故去黎娘的身子,才活了过来而已,对这一点,先生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既然是最后一面,她不想让他困惑一辈子。

    虽然她也不知道他知道此事后,会怎么想,但是她不想骗他。

    “你说你不是黎娘,那你是谁?”司徒空疑惑地问道,他显然是不信的。

    “先生知道我不是黎娘就好,何需问这么多!”沈青黎抬起头,大胆地迎着他的目光,不假思索地说道,“我觉得眼下先生应该想着怎么保全自己的性命,而不是一味地追究这些前尘往事,这样做,不但对紫檀郡主也不公平的,对我也是不公平的,因为我并不是沈青黎,没有必要替她承担这份无比沉重的感情!”

    “沉重?你竟然说我的感情沉重?”司徒空苦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上前一步,沉声道,“黎娘。这些年我待你,可谓是用心良苦,你可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墙外。尾随而至的乌布再也听不下去了,大手一挥,瞬间,数十个侍卫悄然跃上墙头,人人手握一把长弓,拉弓齐齐地对准了他。

    司徒空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乌布信步走进来,冷笑道:“平毅王,今天你走不了了!”

    “我能不能走了,你说了不算。”司徒空眼疾手快地闪到沈青黎身边,用剑指着她。说道,“你们都退下,否则,我饶不了她!”说着又在沈青黎耳边低语,“你放心,我不会伤你,我只是想脱身而已!”

    “司徒空,你劫持一个女人,算什么好汉!”乌布气急败坏地说道,“识相的。赶紧放了她!我饶你不死!”

    “我原本无罪,何需你饶恕?”司徒空冷笑道,“乌布殿下不在西域的这两年,是我替殿下打理国事。替你疏通各种关系,却怎么也想不到却被你诬陷,到底是谁该饶恕谁……”

    双方对峙片刻。

    司徒空突然拽着沈青黎腾空飞起,瞬间不见了踪迹。

    “快追,记住不要伤了少夫人!”乌布黑着脸命令道。

    “是!”众人应声跟着冲了出去。

    随后赶来的慕云霆听说司徒空前来凤栖轩劫持了沈青黎,顿时火冒三丈。二话不说,提剑追了过去。

    “大人,毅王爷带着尊夫人往云岭那边去了!立刻有侍卫上前禀报道。

    云岭断崖。

    如火如荼的枫树遍布整个山间,放眼望去,宛如一片燃烧的火焰,一阵风吹过,棵棵枫树随风起舞,一切都美不胜收。

    两人狂奔至此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后有追兵,前无去路,司徒空长叹一声,索性松了手,扭头看了看沈青黎,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走吧!我说了,我不会为难你!”

    沈青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她果然不是黎娘!”司徒空望着她的背影,苦笑了一声,重复道,“她果然不是黎娘……”

    沈青黎提着裙摆,飞快地向前跑,见前面来了好多快骑,扬起尘土滚滚,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清了为首那人,心里一阵兴奋,忙朝他挥手,大声道:“世子!”

    “绾绾!”慕云霆也远远地看到了朝他奔来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奋力扬鞭前行,恨不得生出翅膀飞到她面前。

    这时,一道紫色的身影突然拦路杀出,挡在沈青黎面前,挥剑指着沈青黎,说道:“站住,再往前一步,小心我就不客气了!”

    “紫檀郡主,你若是想救毅王爷,大可找乌布殿下求情。”沈青黎面对面前散着寒光的剑,忍不住地后退一步,“我跟郡主素日无仇,近日无怨,郡主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你跟我是没有仇怨,可是我家王爷落到如此下场,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他执意要来见你,我们早就远走高飞了,你知道吗?”紫檀郡主恨恨地说道,“所以,若是今日我们不能安然脱身,你也休想离开此地!”说着,又大声朝越来越近的兵马喊道:“你们停下,再往前走,我就杀了她。”

    “停下!”不等慕云霆开口,乌布率先下令道,“原地等候,谁也不准动!”

    众人应声停下。

    慕云霆却向前冲出去数丈远,朝紫檀大声道:“识相的,赶紧放了她,若是你伤她半毫,信不信我灭了你雅格全部。”

    “往后退!”紫檀拿剑指着沈青黎,喊道,“想让你夫人安全,就让你的人马统统退到山脚下,待我们安然离开后,我自会放了你夫人的,若是你……”

    话还未说完,却见慕云霆闪电般地向她们奔来,紫檀气急败坏地挥剑朝沈青黎刺去,却顿觉手腕一阵剧痛,手里的剑咣当一声落在地上,等她反应过来,沈青黎已经稳稳地落在了慕云霆的马背上,接着,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抵在她面前,慕云霆冷声道:“你以为你劫持了我夫人,司徒空就可以逃走的吗?紫檀郡主。当着你们大汗的面,我不为难你,今天,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司徒空!”

    “慕云霆,你不就是要找我吗?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司徒空踩着满地红艳艳的枫叶,信步朝这边走来,冷笑道,“自古成者为王败者寇。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来人,把司徒空给我拿下!”乌布下令道。

    “殿下,臣妾求您放过他吧!”紫檀郡主突然跪倒在地,哀求道,“我们夫妻两人愿意从此隐居山野,不问世事,只求平淡一生,还望殿下开恩。”

    “哼!你说得倒轻巧。司徒空坏事做绝,现在脱身不得,想起要隐居山野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乌布冷冷一笑,看了慕云霆一眼,吩咐道,“来人,把紫檀郡主和司徒空给我一并带下去!”

    “是!”众人应声上前。

    慕云霆这才紧紧揽住怀里人的腰身,徐徐调转马头,缓缓下了断崖。

    “绾绾,我只当凤栖轩守备森严。他既然来了也见不到你,没想到,还是让你受惊了!还有,我一走就是一年。你生孩子又没能在你身边照顾你,我对不起你!”

    “你无需自责,只要你平安回来,我就知足了!”沈青黎顺势倚在他怀里,甜甜一笑,娇嗔道。“咱们的凯哥儿和旋哥儿都快两个月了,你做父亲的都还没有见过,你这次回来,可得好好陪陪孩子们!”

    “你放心,我会的!”慕云霆想起自己未曾谋面的双胞胎儿子,不禁心花怒放,低头亲了亲她的脸,柔声道,“咱们明天就启程回家,祖母还不知道咱们又有了孩子,我想给她老人家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沈青黎顺从地应道。

    第二天,一家五口辞别绿腰,浩浩荡荡地回了大梁。

    因为孩子们都还小,受不了长时间的颠簸,原本五天的路程,硬是走了半个月才总算是到了京城。

    乡近情更怯。

    沈青黎忍不住地掀开车帘往外看,暮色下的京城庄重而又不失繁华,谁能想到,才一年多的时间,又换了天地……

    “绾绾,四弟来信说,现在祖母不在府里,而是又去了崇水,下个月才能回来,二叔父他们一家也搬了新宅子,不住在府上了,二妹妹即将临盆,眉姨娘两个月前就去靖州了,田姨娘也有了身孕,被父亲安置在田庄里养胎,眼下,整个永定侯府怕是就剩下苏氏了!”慕云霆抱住她,在她耳边低语道,“所以你也不要急着回府了,先带着孩子们去南梨园住几天,等我处理好府里的事情,就去接你们!我已经提前派人通知了桃枝和碧桃了,她们现在已经在南梨园等着你们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南梨园住些日子吧!”正好可以去看看田姨娘。

    慕云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唯一让沈青黎感兴趣的自然是田姨娘有身孕的事情。

    ……

    “还有,我在玉蜂台的替身中毒身亡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是苏氏!”慕云霆正色道,“还有我幽州遇刺,也是苏氏,还有……,算了,总之这样狠毒的女人,我岂能留她?”

    “父亲知道了吗?”这件事情还得父亲出面解决的。

    “知道了,四弟来信说,父亲很是生气,要休了她,被大哥和五弟劝下了,现在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慕云霆握了握她的手,“所以我不想你跟着心情不好,你带着孩子们去南梨园住几天吧!”

    “世子,有件事情我一直没跟你说,前段时间,我每天晚上总是梦见大火,很大很大的火,你要多加小心。”沈青黎嘱咐道,“我从来都没有连续做这样的梦,也不知道会应验在哪里,虽然咱们回了大梁,可是还是得小心。”

    “绾绾,你的梦真是灵验!”慕云霆掀开车帘,目视远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告诉你的梦应验在哪里了,应验在永定侯府了!”

    “什么?”沈青黎不解地问了一声,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远处有处宅子火势渐起,冲天的火焰似乎要燃烧到天上去。

    “世子……”龚四停下马车,看着慕云霆,嘴角动了动,“好像,好像是永定侯府起火了!”

    “你带几个人回去看看吧!”慕云霆望着那被染红的半边天空,平静地说道,“起火的是怡卿园,你们务必小心!能救则救,不能救就随她吧!”

    “是!”龚四会意。

    那自然是不能救了!

    “苏氏筹谋了一辈子,如今梦想破灭,想必是绝望了,只是可惜了这座宅子!”沈青黎放下车帘,转身轻轻地拍打着挤在一起熟睡的孩子们,脑海里却不停地浮现出永定侯府的那些人,那些事,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浸润在一片火海里……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们以后的宅子会更好!”慕云霆也细心地给孩子们盖了盖被子,不以为然地笑道,“两个月前,四殿下,不,是皇上钦赐了一座大宅子给咱们,原本我想等灏哥儿长大后娶媳妇住的,但是现在我媳妇都没地方住了,只能咱们先去住了!”

    “灏哥儿不到两岁,你就急着给他准备婚房了?真有你的!”沈青黎娇嗔道,“那还有凯哥儿和旋哥儿呢!岂不是你还得准备两处宅子?”

    “两处宅子怎么够?”慕云霆目光炯炯地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按照你两年生三个儿子的节奏,恐怕二十年后,我得把半个京城的宅子都买下来了!”

    “讨厌!”沈青黎腾地红了脸,扬拳捶打着他,却被他握住手腕,往怀里一揽,顺势压在身下,接着外面映进来的月光,静静地看了她许久,才哑声道,”绾绾,我们再不分离,下辈子还要在一起,好吗?“”好!“沈青黎望着眼前这张年轻俊朗的脸,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车浩浩荡荡地驶进了南梨园村,留下一路柔情蜜意……(未完待续。)

    PS:各位亲,《世妻》到今天为止就正式完结了,谢谢亲们十个月以来的支持,感谢书友150417022217957亲和风扬叶飞亲的月票支持,么么!若是有没有交待清楚的剧情会在番外里写写,时间不定,再次谢谢亲们的支持!下本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