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叔,我是你的眼 > 103、大结局

103、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狄秋
    朱棉棉似乎把心都关起来了,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跟小宝玩。

    唐岳有时候跟她说话,她也只是淡淡的,没有回应。

    直到那天。唐岳倚靠在她旁边,轻声地问:“棉棉,要不我们回S市走走,看看你爸,好吗?”

    她淡淡地看着他,良久,才点了点头。

    市。

    三人回到了朱棉棉小时候长大的家。

    那是一幢一层高的平房,本来是白色的墙壁现在已经成了青灰色,平房面前有一个抽水池,而朱曾成就蹲在那抽水池面前吃面条。

    看到眼前的三人时,朱曾成显然惊愕了一下,那碗面条差点就掉下来了。

    “爸”朱棉棉喊了一声,她激动得无可名状。

    朱曾成呆呆地看着朱棉棉,过了一会儿。他二话不说就进了屋,再出来时,那碗面条已经被他放下了,他一边哭一边跑出来,和朱棉棉拥抱了一下:“猪头,老爸想死你了”

    老泪纵横。

    父女俩哭了一会儿,朱棉棉对朱曾成说:“爸,这是我女儿小宝,小宝。这是外公。”

    小宝怔怔地看着朱曾成,尔后问:“外公,就是外婆的老公吗?”

    “是的。”

    “那佟外公也是外公吗?”

    朱棉棉说:“是的,都是外公。”

    小宝这才叫了一声:“外公好”

    朱曾成顿了顿,他看着眼前粉妆玉琢的朱小宝,说:“这娃娃长得可真俊啊,像猪头你小时候一样。来,让外公瞧瞧。”

    朱小宝一点都不认生,还对朱曾成笑了笑,朱曾成更加激动了,连忙说:“哟,外公抱抱,不,你坐外公肩膀上,外公骑着你去买雪糕。”

    “好啊,”朱曾成蹲下去,小宝就爬了上来,朱曾成欢喜地托着小宝。

    直到这时,一直不吭声的唐岳才叫了一声朱曾成:“爸”

    朱曾成看了唐岳一眼,很不情愿地“恩”了一声,接着又跟小宝一起玩了。

    那天晚上,朱曾成去买菜。朱棉棉则在小时候那间简易的厨房里做饭,唐岳也在里面帮忙。

    不知朱曾成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晚的菜里有茄子,朱棉棉默默地炒了一只茄子,唐岳则站在她旁边,好久都没有说话。

    吃完饭,朱曾成问朱棉棉:“你们准备在这里住,还是去酒店住?”

    他有些悻悻地说:“棉棉,真对不起,你以前住过的那间房间,我一直都没有好好打扫,被子都发霉了。”

    朱棉棉说:“没关系,我们住酒店就好了。”

    朱曾成陪笑道:“那你们明天早上还会回这里来吗?”

    这时。唐岳连忙对朱曾成说:“当然回来,不过爸,你到A市跟我们一起住吧,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不放心。”

    朱曾成又哼了一声:“别叫我爸,你们不是离了婚吗?”

    唐岳笑了笑:“那我也是小宝的爸爸,对不对?我照顾小宝的外公是应该的。”

    “”朱曾成又哼了一声:“万一到时候东西不见了,肯定是我偷的。”

    唐岳干笑了一声:“您是小宝的外公,唐家的所有东西都任你支配的。”

    “真的假的?”朱曾成问。

    “当然是真的,爸,我对天发誓,哪怕你把我的房子卖了,我也绝不生气!”

    朱曾成这才“勉强”地说:“好,我是看在小宝的面子上才过去的,不过如果你对我不好的话,我随时都会走的。”

    “爸,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唐岳眼里全是真诚的目光。

    饭后,他们几个又在院子里坐了坐。

    朱曾成给他们搬了几张凳子出来,说:“以前猪头小时候最喜欢坐在院子里看星星了,只可惜现在雾霾,很难看到星星了。”

    听说朱棉棉喜欢看星星,唐岳也抬头看星空,只能看到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星。

    后来小宝过来找唐岳,说要在院子里玩捉迷藏,小宝便跟唐岳去了。

    剩下朱棉棉和朱曾成。

    朱曾成几番欲言又止。

    朱棉棉便问:“爸,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别这么吞吞吐吐的,好吗?”

    “她过得好吗?”朱曾成问。

    “挺好的,”朱棉棉自然知道这个“她”指的是谁。

    朱曾成便咧开牙笑,因为抽烟太多,一口的黄牙。

    朱棉棉又笑了笑。

    她见过周善珍藏在房间里的那些黑白照片,知道当年的老爸长得非常英俊潇洒,也许这也是她对老爸念念不忘的原因,若是她看到现在的老爸,或许她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当年的少年,现在已变成了一个邋遢的小老头子,动作粗鄙,满口黄牙,说几句话就抓抓头发。

    想了想,她便用手机抓拍了几张朱曾成的照片,发给了周善。

    远在凤城的周善,看到朱棉棉发过来的照片,在厕所哭了很久,直到佟天磊撞了门,她才慢慢地趴在佟天磊的怀里。

    那晚,他们找了一个附近的宾馆,条件不算很好,顶多算三星级的。唐岳要了一个标准间,他说:“棉棉,你跟小宝睡一张床,我自己睡一张床,我可以保护你们。”

    朱棉棉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酒店很简陋,设施一般,唐岳检查了一番,说这里连灭火设施都没有,想换,但朱棉棉不肯,说这里近。

    洗澡后,又看了一会儿当地的电视台,小宝先进入了梦乡,唐岳看了一眼朱棉棉,过来喊她:“棉棉,早点休息吧?”

    “好,”她说。

    “那你躺下来,”他说。

    朱棉棉躺下来,他则给她盖上了被子。

    那天晚上,突然一阵铃声大作。

    唐岳连忙开了灯,只听到外面有人在叫着:“失火啦,失火啦”

    朱棉棉也醒了,睁开眼睛看到唐岳,她不由地问:“真的失火了吗?”

    唐岳便说他去看看。

    原以为又是有人不小心按了火警铃声,但是他一开门,便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

    原来真的失火了!

    唐岳连忙拿了两条床单进卫生间浇湿了,一条包住小宝,一条包住朱棉棉,接着便抱着他们往楼下冲。

    他们的房间在五楼,而着火的地方在三楼,三楼那一层全是浓烟,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没办法,唐岳只好带着他们又回了五楼。

    把门窗都关紧,不让烟雾进来,再把所有的床单被子浇湿,唐岳和朱棉棉以及小宝一起躲在卫生间的角落里,他紧紧地抱着她们。

    朱小宝问:“爸,我们会不会被烧死?”

    唐岳摸了摸她的头:“不会的小宝,会有消防官兵来救我们的。”

    小宝点头,说:“恩,小宝相信。”

    朱棉棉此时正看着唐岳。

    唐岳紧紧地抱着她。

    外面是刺耳的消防车的声音以及各种尖叫声,他的声音有些哆嗦:“棉棉,我跟柳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虽然声音跟你很像,但是我从来没有爱过她至于柳若,我已经把她的监护权交给叶黎了,我也不会再见她了。如果我们还能平安地出去,我想好好地爱你!”

    朱棉棉没有说话。

    唐岳的心慢慢地冷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那你也可以找欧阳子宇,我放你走。”

    她瞪着他。

    他说:“我知道,欧阳子宇才是你的解药,如果可以平安出去,我把小宝的监护权还给你,以后你和小宝,还有欧阳子宇一起好好地生活,我会祝福你们。”

    朱棉棉冷冷地问:“唐岳,你果真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他页协技。

    “我”他说:“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她猛然推开他:“唐岳,如果你以后再敢对我有二心,或者让我去谁谁谁那里,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唐岳呆了一会儿,看着朱棉棉,表情从惊呆到惊喜,“棉棉,你是说你不会离开我了吗?”

    朱棉棉把头偏过去不说话。

    外面的消防车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里面,唐岳把朱棉棉抱得更紧了。

    他问:“棉棉,这是为什么?”

    好久好久,朱棉棉才回应:“你不是说,我们注定这一辈子都要纠缠在一起的吗?”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你所做的,我都看得到。”

    唐岳低头吻她。

    她则把他推开:“小宝还在这里呢。”

    小宝故意捂住眼。

    “小宝看不到,”他说着,又要去亲她,亲了额头,又亲了亲脸颊,后来又改成了亲小宝,小宝也学着唐岳的样子,亲亲唐岳,又亲亲朱棉棉。

    半小时后,卫生间的门被推开,消防官兵来到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