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深闺记事 > 第467章 到底哪一个是真

第467章 到底哪一个是真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子濛
    孙嘉柳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人生生打断了,“不是孙家二小姐写给澹台二公子的,而是我与澹台大公子互相传递的信笺!”

    一句温柔的话语,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众人身后,却是任云寄款步而来。

    任云寄今日可谓是盛装出席了!

    只见她穿着一件宝石蓝色的对襟褙子,褙子上面是大朵的百合花,其中的花蕊用黄色蜜蜡珠子缀着,怕是有百余颗细碎的珠子,甚为华丽。

    发髻挽了双环结,上面用同种蜜蜡点缀了,如星星洒落夜空,颈后簪着一朵宝石蓝色的绢花,分外明媚!

    纵然任云寄只有三分颜色,用这样明艳的宝石蓝色一衬托,也有了七分美艳,虽是比不得瑾悠与孙嘉怡之流,但比之孙嘉柳,却是更胜一筹的。

    毕竟孙嘉柳是一副娃娃脸,娇俏可人的小孩子样儿,论起来,还是任云寄这种明艳照人的,更得男子欢喜一些。

    可任云寄这话,却着实是让有个人觉得有些欢喜不起来的,这个人便是此刻被抓的满脸血痕的澹台怀松!

    明明是孙嘉柳给了他的信笺,让他转给二公子澹台怀鸣的,怎么就成了任云寄给他的,这着实是太混乱了些。

    任云寄款步而来,雍容自得的与众人说道:“因着路上耽搁了会儿功夫,来的有些晚了,还请各位见谅。”

    “那信笺原是我与澹台大公子互相写了的,没想到……”任云寄将目光移向澹台大公子澹台怀松,有些伤心的模样道:“没想到,澹台大公子为了护着我的脸面,竟然是将二公子与孙家二小姐牵连了进去!”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与你互递信笺?”澹台怀松觉得混乱的很,怎么就会便成了这样,为什么事情越来越脱离了他的掌控!

    明明是他要让二公子澹台怀鸣与孙家二小姐孙嘉柳身败名裂,声名狼藉的,怎么现在二公子与孙家二小姐都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而他却被众人盯着与责骂,还有这一脸的伤痕?

    还有这个任云寄,任云寄不是他未来的夫人吗?为什么这会儿却是要说谎,硬生生替他们揽了这样有损闺誉的事情!

    任云寄的眼中现出几抹忧色,有些忧伤的看向澹台怀松,慢慢的蹲下身去,似是很怜惜澹台怀松脸上的伤痛。

    任云寄丝毫不介意澹台怀松脸上的伤痕,手指轻轻的在上面抚过,再细瞧,就见任云寄的睫毛上,挂着几滴莹润的泪珠,闪闪亮亮的,衬得任云寄的眼底似是闪过一抹流光。

    “澹台大公子,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忧我,才会不管不顾的将事情推给了二公子与孙家二小姐,可是,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瞧着孙家二小姐,因为你我之事受到牵连!”

    任云寄站起身来,不着痕迹的用手中的帕子擦拭了手指,看向孙家二小姐,轻轻的福了福身子说道:“给孙二小姐添麻烦了,若不是我要求二小姐拔刀相助,二小姐也不至于受了牵连!”

    孙嘉柳从善如流的答道:“这倒是没有什么干系,事情解释清楚了也就好了,我原本就是因为开了香茶阁这样的铺子,在外头抛头露面的方便!”

    “但是澹台大公子往我的身上泼脏水却是不好了。”孙嘉柳似是很大方的说道。

    澹台怀松现在是彻底的疯了,“你们两个在胡说些什么,明明就是孙嘉柳给二弟的信笺,怎么就成了我的了,我承认,这信笺是我仿造了二弟的笔迹写的,可那另外一半,都是孙嘉柳的手笔!”

    任云寄面上有痛惜之色,她的眉间本来绘着宝石蓝色的莲花瓣,这会儿也因为眉间的轻蹙,莲花瓣曲折了去。

    “大公子,你何苦还这么执迷不悟呢,我都已经认了的,你不用这个样子了,便是澹台大老爷不同意你入赘任府之事,也没有干系,大不了,大不了,我终身不嫁,为你守着也就是了!”

    任云寄的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他们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什么叫做入赘任府?

    澹台大公子澹台怀松,澹台府的长子嫡孙要入赘任府?

    众人都揉了揉耳朵,觉得自己听错了!

    澹台怀松更是被震惊的直接站起身来说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入赘任府!”

    任云寄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暧昧的站在澹台怀松身边,手指拽着他的袖摆,轻轻的拽着说道:“大公子,因为你我论诗词之事,京城传言纷纷,你我的婚事是被逼无奈的……”

    “我祖母要了不少的彩礼,贵府的大夫人筹不到那么多的银钱,连四妹妹的主意都打上了,要将四妹妹嫁给皇商祝家,你不是觉得四妹妹可怜,不愿意让四妹妹嫁去祝家吗?”

    任云寄似是在提醒澹台怀松,可是众人都在一旁听着,这下子,这些人全部都相信了,不为别的,就为了澹台府四小姐与祝家的婚事,这是人人皆知的。

    任云寄犹觉得不够继续说道:“大公子心疼自己的妹妹,又要对我负责任,再加上,贵府的二公子如今入了翰林院,你却是名落孙山,你觉得自己对不住澹台府,想要让二公子重振澹台府声威,不是吗?”

    “可你却是长房嫡子,理应有你继承家业,有你在一日,这澹台府就应该是你当家,永远也轮不到二公子澹台怀鸣,所以你才会想要入赘任府!”

    “这样一来,你既能对我负责,又能让澹台府重振声威,又可以让贵府的四妹妹选择了门当户对的亲事,这不是你原本的打算吗?”

    瑾悠与孙嘉怡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满意,从一开始,与任云寄做了这个局,便是兵行险招。

    因为瑾悠与孙嘉怡都知道,任云寄不是个省油的灯,设这样一个局,任云寄不一定会同意了!

    但是孙嘉怡出面,让任云寄服了气了,也不能说是服气,只能说,任云寄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任云寄不愿意嫁入澹台府,成为那从四品小官的嫡孙媳妇儿,原本还有几分期待,能等着澹台怀松在会试与殿试上大放异彩,只可惜……

    任云寄眼睛闪过一抹厉色,澹台怀松根本连会试都没能过去!

    这便是澹台怀松所谓的才子?不过是糊弄人的罢了,便是那庶出的澹台怀鸣都比澹台怀松有本事的多!

    这样一来,任云寄更不愿意嫁过去了!

    澹台怀松是什么人,是长子嫡孙,澹台怀鸣又是个什么人?是长房庶子,一个长房庶子,已经可以预见的,要越过长子去了!

    那么,任云寄与孙嘉柳呢!

    一个是长房嫡孙媳妇儿,一个是长房庶子的媳妇儿,一个是正三品中都督府的嫡女,一个是永乐侯府的庶女!

    任云寄几乎都可以想象的到,自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嫡女,变成一个被人压制的孙媳妇儿!

    有澹台怀鸣那样一个出息的相公,孙嘉柳又是个会赚银子的,日后澹台府的中馈,根本就落不到她的手上!

    这是一个死局!

    可任云寄能摆脱的了这桩婚事吗?除非她当真愿意做一个老姑婆,老死在任府里!

    不,任家的老太太可不会成全了她,如果她与澹台怀松的婚事毁了,那么毁了闺誉的任云寄只有一条路,那便是被任家的老太太嫁给外地的富商,换回来不少的真金与白银!

    这便是任府一个嫡女的下场,如果不能攀附上权贵,那么就只能去为任府换银子了!

    任云寄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因为一不小心,也许她就要被任家的老太太卖了!

    所以孙嘉怡找到任云寄的时候,直接点出了一点,就让任云寄乖乖就范了!

    是什么?

    孙嘉怡告诉任云寄,在澹台怀松落榜之后,任家老太太跟前的管事妈妈,都见了什么人!

    都见了什么人呢?没有一个人是穷的,没有一个人不是腰缠万贯的,也没有一个人是京城人士!

    只要将这些东西在任云寄眼前一摆,任云寄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孙嘉怡没有让任云寄吃亏,澹台怀松入赘,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任云寄依旧是留在任府的,且任府有两子,再加上她这样一位姑奶奶,她招婿,就等于是任府的另一位主子了!

    任家老太太会拒绝吗?不会!这样打澹台府脸面的事情,任家老太太如何会拒绝!

    且澹台怀松入赘,总得带些嫁妆银子吧,便是一个铜钱也不带入任府,任家老太太也不介意,想来澹台大夫人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的,若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在任府受了委屈,会是个什么神情?

    要想自己的儿子与女儿在任府不受委屈,自然只能多出银子了!

    如今任府也算是挺直了腰杆了,因为三皇子与四皇子的皇位之争,终于落定了,就因为三皇子的生身母妃贤妃娘娘有孕,三皇子的太子之位就定下了,那么未来的四皇子,最多不过就是个亲王罢了!

    澹台府也算不得什么让人惧怕的府邸了!

    任府趾高气扬的要求入赘,也没什么的!

    只是,这宴席之上,谁是那个最生气,最怒不可抑的人呢?

    咳咳,最近先还推荐票,月票,以及打赏啊,爆更神马的伤元气……最近都是五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