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深闺记事 > 第776章 番外五 孙嘉柳

第776章 番外五 孙嘉柳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子濛
    身边的夫人还在喋喋不休。

    “澹台夫人,不是妾身说,这做正室夫人的,就该有个正室夫人的样子,您瞧瞧,便是您姐姐皇后娘娘,也得往宫里头纳妃子不是?”

    “您身份尊贵,是皇后娘娘的庶妹,可也正是因着这个,您才更应该给皇后娘娘争气才是!不能让人在背后指摘了您,倒连累了皇后娘娘不是?”

    孙嘉柳打了个哈欠,这些个人,在宫里使不上劲儿,如今皇上取消了选秀,她们那些个女儿家不能入宫,便打起了旁的主意!

    如今皇上姐夫抬举着永乐侯府,哥哥封了爵位,这些个人一方面去说服嫂子纳妾,一面又来寻她,让她给澹台怀鸣纳妾!

    可不是么?澹台怀鸣如今正得皇帝姐夫重用,她们自然是要攀附的!

    孙嘉柳只当没有听见,端着茶吃茶!

    那夫人见孙嘉柳油盐不进的模样,微微咬了咬牙,最后狠了狠心说道:“若是澹台夫人您有嫡子也就罢了,可这都过门几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您不能这么断了澹台府的香火不是?”

    提到这个,踩到了孙嘉柳的尾巴上,立时挑眉看向那夫人,神色凌厉,“李夫人,这话可不是随便说了的,澹台府可不只是长房,还有二房的!”

    “如今瑾悠皇后为宁朝诞育皇子公主数个,您说了这话,可是连带着瑾悠皇后都骂上了!”

    那李夫人脸色也难看的紧,一个庶出的小丫头罢了,若不是仗着是皇后庶妹,如何能坐稳了这一品诰命的身份?

    “瑾悠皇后到底是出嫁的人了,便是生了皇子与公主,那也是姓沈的,跟澹台府可没有什么关系,澹台夫人又何必说了这样的话?”

    “这澹台府没个长辈,也不能让澹台夫人这般不懂得分寸的瞎折腾!”李夫人说了这小半日的话,孙嘉柳都爱答不理的,李夫人也生了怒,便道:“这女子无出,是要得了休书的,澹台夫人不能因为自己身份尊贵,就断了澹台府的香火!”

    “妾身今个儿过来,原也是好心好意的,想要帮着夫人一把,纳个贵妾,等着小妾生养了孩子,过继到自己名下,你依旧是正室夫人,一个妾室,还能爬到你的头上不成?”

    “哪知道妾身这好心好意的,却得不到好儿?难不成澹台夫人非要等着妾身等人将这事情捅上去,让京城上下的夫人们,都来指摘澹台夫人不成?”

    孙嘉柳冷笑一声,“呵?为着我好?怎得李夫人不将自己的妹妹给自己的夫婿纳了去?”

    李夫人一阵脸红,叫嚣着说道:“澹台夫人说话好没有道理,我家老爷身边是有三个小妾的……”

    “再多一个也无妨!”孙嘉柳无尽嘲讽,上前说道:“不瞒李夫人,我们澹台府可不是那小门小户的,便是要纳妾,怕是也轮不到您李夫人的妹妹!”

    “你……你!”李夫人没想到,孙嘉柳会让自己这样没脸,站起身来,气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个悍妇,妒妇!你这样,没有人会愿意再与你交往的!”

    李夫人顶着个贤妇的名声,在京城圈子里颇为吃得开,她只要与那些个夫人们说一说,就能让孙嘉柳再也没有人搭理!

    “李夫人还是别一竿子打翻了一船的人,有没有与我交往,可不是李夫人一个人说了算的。”孙嘉柳深深的看了李夫人一眼,“不过,李夫人对我的好,我可是记下了,绝不会亏待了李夫人的!”

    明明孙嘉柳说的是一句好话,可不知道怎么的,李夫人听了,却是打了个寒颤,想了想,却又觉得自己是想的多了!

    澹台怀鸣不过是个礼部尚书,自家老爷可是丞相,孙嘉柳便是想要报复,怕是也要掂量掂量!

    李夫人前脚才出了门,正正对上要上门的刘夫人,在澹台府门前,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刘夫人快别上澹台府的门儿了,一个不小心,怕是要被澹台夫人给撵了出去!”

    刘夫人笑了笑,与李夫人见了礼,却是走了进去!

    李夫人冷哼一声,“我的妹子都瞧不上,还能瞧上你府里的姑娘不成?一个傻子罢了!”

    孙嘉柳待刘夫人与李夫人的态度却是不一样的,刘林泉与沈珺昊是当年的兄弟,当初澹台府五小姐的事儿,也是刘夫人帮忙处置的,孙嘉柳念着这份儿人情!

    “怎么您也来了?”孙嘉柳迎了出来,挑眉说道:“您可别说,您也是来给夫君说亲的。”

    刘夫人叹口气,拉着孙嘉柳进了内室,“方才李夫人是为着谁来说亲的?”

    “还不是她那妹子?整天装扮的花枝招展的,时不时的在大街上与夫君偶遇,只当我不知道是的!”

    孙嘉柳啐了一口说道:“有本事她倒是脱个干净,爬上夫君的床,我必然赏她一个通房丫头的身份!”

    刘夫人听了这话,“噗嗤”一笑,“李家好歹也是正四品的官儿……”

    孙嘉柳气鼓鼓的说道:“没本事在朝廷上有建树,只想着这怕裙带关系的事儿,我嫂嫂那里被吵得不能安生,我哥哥也是个拎不清的,愣是纳进府两房贵妾!”

    “我姐姐发了话,给我嫂子撑了腰,打杀了一个贵妾,她们方才算是作罢了,这才安生了一个来月,就来了澹台府闹腾!”

    “宫里头事情多,我是不愿意给我姐姐添了麻烦的,不然我定要好好的折腾折腾她们,让她们再也不能嚣张起来!”

    刘夫人瞧见孙嘉柳这般,温声问道:“你这是打定了主意,不给你夫君纳妾了?”

    “这是自然的,当初瑾悠姐姐跟我说的时候,便应了我的,夫君是绝不能纳妾的,莫说我入府五年没生下孩子,便是入府二十年,生不下孩子,他也不能纳妾!”

    孙嘉柳说的理所应当,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当!

    刘夫人眉头皱了皱,“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澹台府是不能绝后的,你该是知道的,便是你夫君不介意,怕是你姐姐和你瑾悠姐姐那里,都不好交代!”

    孙嘉柳如何不知道,她也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没孩子她也着急,都找了多少个大夫了?她更是厚着脸皮,将宁朝的钱太医都请回来了,可还是没有动静。

    她正堵心的时候,这些人上门来给澹台怀鸣说亲,她如何能依了去?

    刘夫人看出孙嘉柳的为难,温声说道:“不瞒你说,我这次来,是厚着脸皮来求你的。”

    “刘夫人有话直说就是了,刘大人是珺昊哥哥的兄弟,也是夫君的兄弟,说不得什么求不求的。”孙嘉柳隐约想到了什么,却不大肯相信!

    刘夫人道:“我女儿嫣儿,你是知道的,今年正好及笄了,可是她那样的儿,是不好嫁了人的。”

    “便是那上门求娶的人,也是为了攀附上我们老爷……”

    “我便想着,若是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倒也是好的……可嫣儿那样儿,如何能在京城里做了正妻?”

    “我听说很多人过来给你寻麻烦,便舔着脸来问问你,能不能收了我的嫣儿,让她在澹台府里住着!”

    “她那样的,绝不会与你争宠了去,到时候有我们刘府撑腰,旁人也不能再给你塞人,你如今也不过是因为府里一个人都没有罢了,有了一房贵妾,自然能堵了她们的嘴!”

    孙嘉柳微微一怔,她方才便想着,许刘夫人是为了这个……

    “这个,我不能答应了夫人!”孙嘉柳拒绝的彻底。

    刘夫人心里一急,就要给孙嘉柳跪下,“我知道你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我也是想着,嫣儿在你这里会过得好好的,你不会因着她傻,就欺负了她!”

    “我到时候定会陪嫁了不少金银财帛,只要你养着她在府里住着也就是了,我也是不放心我这女儿……”

    刘夫人说着话,就要落泪,孙嘉柳急急的上前拉拽刘夫人,“夫人这是何必了?”

    “您这样哪里是对嫣儿好呢?她好好的一个姑娘,便是傻了些,也不能这样被埋汰了!”孙嘉柳一急,这直言直语的毛病又出来了!

    “可不这样,嫣儿的下半辈子可怎么是好?我跟她爹爹还能护着她几年?”

    孙嘉柳将刘夫人拽了起来,冷脸说道:“难道非得嫁人,才能算是有了依靠?”

    “再说了,嫣儿算是怎么个傻法儿?我瞧着,她算银子厉害的紧,连算盘都不用了的,我用算盘算账,都不一定能算的过她!”

    孙嘉柳与嫣儿相处了几次,那也是刘夫人刻意安排了的,只想着孙嘉柳能喜欢了嫣儿,将来好看顾着嫣儿,这事儿也办得容易了些。

    “可她只会算账啊……”刘夫人为难的说道,旁的什么也不会,这可如何是好,说什么都是傻呵呵的一笑。

    “有一技傍身也就够了!”孙嘉柳目光灼灼的盯着刘夫人道:“夫人可信得过我?”

    “自然是信得过的,若不是信得过你,我也不会想要将嫣儿托付给了你!”刘夫人诚恳的说道。

    “只要刘夫人信得过我也就是了!我准备将京城里所有铺子的账目都交给嫣儿管着,她便是我这边的大管事,另外丫鬟婆子的,我都给她安排妥当了,每月发了大管事的月例银子,这样夫人可能答应?”

    刘夫人有些为难,一时不言语。

    孙嘉柳一跳脚,“夫人,这女子,不是只有嫁人这一条路的,难道夫人就想要嫣儿顶着这个傻女的名声,在后院里过上一辈子?”

    “让我在府里养着嫣儿,那是容易的紧,莫说是贵妾的身份,便是平妻的身份,只要夫人想要,我还能不答应?”

    “可夫人想想,便是嫣儿成为了平妻又如何?这京城里,谁能瞧得上她?还不是一口一个傻子的唤着?”

    “我是不亏损什么的,可嫣儿呢?明明她算账的本事极厉害,我铺子里的七八个管事的账目,到了她眼么前,一炷香的功夫,便能查找出破绽来,这样的本事,满京城里找,那也是没有的!”

    “不瞒夫人,先前我还将这事儿说给了颖儿公主听,颖儿公主恨不能直接就将嫣儿接过去的。”

    “可我知道,夫人必然是舍不得嫣儿的,所以才拒绝了颖儿公主。”

    “在我这里,虽然是铺子少了些,不敌颖儿公主那里,但总能保证嫣儿是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是事儿,可以一辈子自在了去!”

    “夫人好好想想我的话,若是觉的可行,我这便给夫人弄了文书去,免得夫人认为,我是骗了您的!”

    刘夫人听了孙嘉柳的一番话,反应半天反应不过来,不嫁人,一辈子不嫁人,“那若是嫣儿将来老了,没个夫君……”

    “便是有个夫君又如何?难道那夫君会伺候她梳洗?伺候她用膳?还不是丫鬟婆子的事儿么?”

    “可是不嫁人,将来若是故去了,连个归宿都没有……”

    “夫人真真是糊涂,那石头碑子上,是写着刘家大小姐好,还是写着哪哪儿的妾室好?连个名字都不会有,算得什么归宿?”

    “你容我在想想,再想想……”刘夫人坐在一旁罗汉榻上,似是斟酌了半晌。

    “你……不是……嫣儿那孩子当真能做你铺子里的大管事?”刘夫人有些怀疑的说道:“我是知道的,你在京城里的铺子是不少的……你大管事的月例银子,怕是比刘府一个月的收入还要多一些。”

    “我便是哄了旁人,还能哄了夫人不成?莫说是我姐姐,便是瑾悠姐姐知道了,也不能饶了我去。”

    “我不是与夫人说了那客气话,是当真觉得,嫣儿是个算账好手,只要夫人不觉得我委屈了她也就是了!”孙嘉柳是当真见识过嫣儿的本事的,一本账册,她要对上三两日的功夫,那孩子,只要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将内里的错误一一指出来,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得到的。

    要她说,这嫣儿是能人,可不是个傻的!

    刘夫人站起身来说道:“那成,我回去与老爷商量了去,若是老爷答应了,这事儿便算是定了!”

    “我也不与你客气,不管嫣儿是到你这里做管事,还是到你这里做妾,总之,嫣儿这孩子,我是托付给你了!日后她有个什么,我都来问了你!”

    孙嘉柳眨巴眨巴眼睛,拽着刘夫人不撒手,“刘大人是必然要应了的,我这里大管事的月例银子,可是比刘大人的俸禄还要多,他没有不应了的道理!”

    “可是……夫人是知道的,我惯是个做生意的,脱不得这铜臭味儿,我府里这纳妾的事儿,可就交给夫人了!”

    刘夫人皱了皱眉,盯着孙嘉柳道:“你怎么知道,我有法子?”

    孙嘉柳笑了笑,“您若是没法子,能让嫣儿来我府里遭罪?您必然是有主意,让旁人再不能登门的!”

    刘夫人点了点孙嘉柳的眉头道:“我哪儿有个生子的方子,只消三个月,你是必然是能怀上的,你放心就是了,一会儿我便让人给你送了来!”

    孙嘉柳一听这个,急忙唤身边的丫头,“你去跟着刘夫人去取,立时去抓了药来!”

    刘夫人笑了笑,扭身出了门去,回了刘府,澹台怀鸣正与刘林泉下着棋,见刘夫人回来,立时上前问道:“夫人可办成了?”

    刘夫人一笑,道:“你的事儿,自然是办成了!”

    刘夫人又瞧了一眼刘林泉,“可是咱们的是事儿,却是没办成!”

    刘夫人将孙嘉柳的话说了一遍,道:“妾身觉得,嘉柳这孩子没说错,嫣儿去做大管事,是比做妾强百倍,只要问老爷一句准话,若是嫣儿将来归了尘土,这刘家的祖坟,到底能不能留她!”

    “自然是要留的!”刘林泉没有二话,应得干脆!

    刘夫人这才对澹台怀鸣道:“外头还等着澹台府的丫鬟呢,你这会儿别出去了,免得被嘉柳知道了。”

    刘夫人说着,从澹台怀鸣那里接过去方子,让丫鬟给送了出去,方才转头问了澹台怀鸣,“这方子是不是当真有效?怎得你不自己给了嘉柳去?”

    澹台怀鸣笑了笑道:“钱太医临走前说了,我和嘉柳都没有问题,只是因为两个人都太急了,才会一直没有了孩子,只要嘉柳能放宽了心,相信这是个神方,必然就能怀上的!”

    “嘉柳信不过太医们,总觉得都是白吃了药的,越吃越着急,可不就怀不上了,再者说了,夫人您是有儿孙福的人,只有借了您的口,这事儿嘉柳方才能信的过!”

    “可万一,三个月要是怀不上……”刘夫人担忧的说道,到底她是将嫣儿托付给孙嘉柳的,这样欺瞒孙嘉柳……

    澹台怀鸣笑着说道:“钱太医根本说的就不是三个月,是一个月,让我一个月后,请了大夫在府里,不管嘉柳怀没怀上,都要说是有了孩子的,这样嘉柳一高兴,便算是第一个月没有,第三个月也要有了的,到时候,嘉柳发觉自己肚子没有起来的时候,再与她说了真相,也没有关系了,反正孩子已经怀上了!”

    刘夫人叹口气道:“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澹台怀鸣笑言道:“不是我用心良苦,是我三妹妹用心良苦,一早就让钱太医过来调养好了嘉柳的身子,再离开,留下这个法子的!”

    “有瑾悠皇后,你可真真是烧高香了!”

    澹台怀鸣认真的说道:“有三妹妹,是澹台府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