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深闺记事 > 第775章 番外四 纳兰墨尘

第775章 番外四 纳兰墨尘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子濛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跟旁人有什么不一样。

    身边的薛一平和白薇总是在告诉我,我与旁人是不一样的,我不能像那些个小孩子一样去大街上玩闹,我要读书,要习字,要练武,我忙的脚不沾地的……

    可是我不知道,我到底与旁人有什么不同,若是当真有不同的话,那便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亲。

    我越来越大了,已经不再去问薛一平和白薇,我的父母亲在哪里,问了也是没有用的,她们不会告诉我,只是口口声声的称呼我为小主子,没意思!

    再有,我的容貌愈发出挑,只要是出门,便会被所有人盯着瞧,我厌恶那样的目光,人人都说,我长得女子还好看,我却是一点儿也不喜欢这张脸!

    因而我拼了命的学功夫,想要自己阳刚一些,可是没有用,我的功夫再好,也依旧挡不住我白皙如玉的脸庞……

    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呵,我不是没有设想过我的身份,许是个私生子,一个外室生养的孩子,却从来没有想过,我是正经的嫡出,还有那样高高在上的父皇与母后!

    初始,我是开心的,我能回到自己的父母亲身边了,可是……却是用一个义子的身份,而且是成为勇郡王府的义子!

    我的所有开心激动,全部化成了空,若是不能名正言顺的回去,我宁愿就躲在这里,永远也不出门去!

    白薇第一次这样倔强,一定要我离开,我只是与白薇赌气,她们不肯要我,我为何又要回去?

    既然是接我回去,又为何不公布了我的身份?

    明明那个位置一早就是我的,我为何还要去争抢!

    可这些话,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白薇就用决绝的方式,逼着我离开了。

    那个从小到大,我视为母亲的人,就那样死在我的怀里,我第一次那样的难过,难过我为何那么倔强!

    我开始很听话,勇郡王世子,就勇郡王世子,让我结交朝臣,我便去结交,让那个董珺昊在我身边,我便欣然同意。

    甚至于,让我娶那个瑾悠郡主,我也同意!

    直到我见到那个所谓的瑾悠郡主的至交好友,她的眼睛与白薇那样相像,让我以为,白薇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原本我是可以从董珺昊手中,将瑾悠郡主夺过来的,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可是因为那个嘉怡县主,我犹豫了,也许,瑾悠郡主,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她们两个人不是京城双姝吗?如果我舍弃了瑾悠郡主,那是不是,可以迎娶这个嘉怡县主?

    事情都照着我原本的设想,一切都很顺利,可是我却从背后听到了那女人的话!

    她竟然是默然的承受与我的婚约,她成为侧妃,竟然还心甘情愿,这是怎样一个女人?

    董珺昊是良人?我就不是么?我从来都不肯屈居人下的!一个良人而已,我一样可以做到!

    我开始学着做良人,学着对孙嘉怡好,直到有一天,我分不出,我到底是在学着对她好,还是已经从心底里,下意识的对她好!

    我终于得到了我原本应有的一切,在选择皇后的时候,我拒绝了母后的提议,我依旧让孙嘉怡做我的皇后!

    我觉得,做良人,就该是这样的,就像是沈珺昊,他不是娶了瑾悠做皇后么?

    既然她们两个人曾经是京城双姝,又是手帕交,必然是要比着来的!

    有父皇在上头挡着,我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我厌恶的那些个体制,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强硬的施压,让所有人按照我的设定去执行!

    到底,我还是犯了众怒!

    父皇母后被挟持,我以为我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的,却在那个时候发现,原本没有父皇和母后,我是那样的孤立无援!

    我沉默的坐在御案后头,孙嘉怡挺着肚子来到我的身边,“臣妾会一直陪着六郎的!”

    “六郎?”没有人喊过我这个名字,父皇和母后都喊我做“尘儿”,看着孙嘉怡的肚子,我第一次觉得,我该为她们母子做些什么!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觉,原来她在我的心里,那样重要!

    我到底是赢了,若不是当初我将沈珺昊放回了宁朝,说不得,这一次大理就要毁在我的手上。

    赢得那一刻,我没有想旁的,只想着一件事情,我终于可以将她接回来了。

    赶到宁朝皇宫的时候,我是慌乱的,那场大火,我真的害怕,害怕会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那个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爱意,会一生一世照顾她的人!

    她很好,母子平安,沈珺昊却像是发疯了一样的杀人,我第一次见沈珺昊那样失控!

    好在瑾悠活着回来了,不然我都有些不敢想象,孙嘉怡会怎么样!

    再次回到大理,我感触良多,为我付出一切的父皇,终是去了,我想要说了什么话,他都不能在听到了。

    母后从原本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突然间老了许多,失去一个挚爱的人,会让活着的人生不如死!

    我开始珍惜,与孙嘉怡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

    但凡是她的要求,我没有不答应的,可是对于后宫中的事儿,我到底是不通晓的!

    孙嘉柳跑过来砸门的时候,我有些恼怒,这里是乾清宫,是朝臣议事的地方,便是我也不能无所顾忌,孙嘉怡来了,也要顾忌着皇后之尊,而孙嘉柳,就这么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

    可她的下一句话,就让我失了魂,“皇子病危!小皇子被人下了毒!”

    我再也顾不得朝政,顾不得一切,只是用了内功,飞身而出!

    见到那襁褓中的孩子青紫的脸,呼吸费劲的模样,我甚至有些站立不稳,便是面对血流成河的惨状,我也从来没有过半分动容,可此刻……

    我以为孙嘉怡会是哭的肝肠寸断的,可我却看到孙嘉怡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与太医说着话!

    “皇上,您且离着旭儿远一些,让太医诊治!”

    我瞪向孙嘉怡,那是我们的孩子,为什么她可以这样冷静!

    孙嘉怡看到我的目光,有一瞬的停滞,可下一刻,她却是用了全部的力气将我拉开!

    最后证明,孙嘉怡的做法是对的,虽然很艰险,但旭儿的命保住了!

    孙嘉怡温和的让我去上朝,后面的事儿,她来处置!

    我怒了,要下令,将所有服侍旭儿的人全部凌迟处死!

    可孙嘉怡却是拦了我,只温和的攥着我的手,告诉我,她可以让六宫祥和!

    她的手冰凉一片,我才知道,她方才的痛苦,一定比我更甚!

    我从腰间解下一块儿祥云玉佩,扔给一旁的孙嘉柳,告诉她,有了这块儿玉佩,可以先斩后奏!

    我将玉佩给了孙嘉柳,是因为我知道,孙嘉柳是个火爆脾气,只要让孙嘉柳知道,是谁对旭儿出手,孙嘉柳就能将谁当场打死!

    孙嘉怡是好,但是她是皇后,顾忌太多!

    回到乾清宫,我无力至极,我只是听白薇姑姑说过,宫中争斗险恶,母后为了不让我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才会将我送出宫!

    我一直以为,这是白薇姑姑安慰我的话,可时至今日,真到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我甚至也在想,是不是要将旭儿送出宫养着,让他平安长大!

    我去了母后的宫里,母后正跪在佛堂前,我一直不大会跟母后沟通,可是我只是想要寻个人说说话!

    我将方才旭儿宫里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又说了孙嘉怡方才的表现,我抱怨孙嘉怡对旭儿的冷漠……

    母后静静的听我说完,“尘儿,你来母后这里,说明你已经知道了嘉怡的心意!”

    “为母则强!嘉怡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温和!”

    母后没有多说,便让我离开了,只说,让我多多陪伴嘉怡!

    等我出了母后的宫中,才发觉,那些个宫女和内监,满脸的诚惶诚恐,竟是比当初宫变的时候还要惊慌!

    我随意问了一个小宫女,那小宫女说,皇后招了六宫妃嫔前往坤宁宫,有一个妃嫔是被所有人看着,活活打死的!

    我从来不知道,孙嘉怡是这样心狠的人,可若那个妃嫔是害了旭儿的人,我就不仅仅是打死一人了事了!

    我没有去了孙嘉怡的坤宁宫,只是让内监将那边的事情说给我听!

    一天一夜,坤宁宫的鞭笞声没有停顿过,六宫妃嫔,但凡是有些得宠的,身上都挂了彩,有三个妃嫔被处死,即便我知道,那几人是正二品大员的嫡女,我也装作毫不知情!

    第二天,有朝臣为自己的女儿伸冤,我还没有说话,孙嘉怡便带着凤冠,穿着朝服出现!

    谋害龙嗣,其罪当诛,且应是满门抄斩!

    一句话,谁还敢为自己的女儿求情!

    我坐在龙椅上,看着身边的孙嘉怡,依稀还记着,她柔婉的说道:“臣妾知道,皇上不是一个爱好女色之人,但是为了朝廷计,将几个官员的嫡女纳入后宫,可以让前朝更加安稳。”

    可如今的她,目光扫过那些个妃嫔和朝臣,就能让他们腿脚哆嗦!

    我对着跪地的三名正二品大员说道:“传朕旨意,谋害皇嗣,满门抄斩!”

    孙嘉怡一愣,反倒偷偷的来揪我的龙袍,给我使眼色,我知道,她不过是威吓众人,并不是当真要了他们的性命,因为她对我说过,永远不会干涉政事。

    可我却要给了她倚仗,“永乐侯加封一等爵位,世袭,澹台怀鸣晋为礼部尚书,澹台夫人封一等诰命!”

    将想要谋害她的人,尽数除去,让她的娘家强大起来,只有这样,她的皇后之位,才算是安稳了!

    我知道,我做得从来都没有沈珺昊好,但是从这一天起,我开始学着,全心相待!

    “父皇,母后想要带着儿臣和香香一起去了宁朝。”

    纳兰墨尘眉头一皱,自从这个香香公主和亲来,他的日子就不得安生!

    香香想要出去玩,将旭儿往外招也就罢了,如今竟是总要拉拽着孙嘉怡!

    “不准!”

    “父皇,母后说,想念畅儿妹妹了,想要去宁朝看看……”

    纳兰墨尘抬头,看向在自己身边磨着的纳兰旭,咬了咬牙道:“旭儿今年也二十了,是时候继承皇位了!”

    旭儿连连摆手,“父皇如今身子安泰,儿臣不急,不急!”

    他不急,纳兰墨尘急!

    “就这么定了,朕与你母后一道去了宁朝,你和香香就留在宫里吧!”

    纳兰墨尘觉得这个主意极好,他应该一早就学了沈珺昊,将朝廷政事交给自己的儿子!

    就像是自己的女儿纳兰畅嫁入宁朝,直接就是皇后大婚,而香香公主嫁入大理,却是用的太子妃身份!他到底还是比沈珺昊,棋差一招!

    纳兰墨尘才到了坤宁宫,却见孙嘉怡一脸急色,见到纳兰墨尘进来,便不满的抱怨道:“都是皇上,将畅儿纵的太过,如今竟然这般不懂事理!”

    纳兰墨尘显然不明白,怎么自己才过来,就挨了骂,“怎么回事?”

    “还不是畅儿?”孙嘉怡看向一旁的香香公主,香香公主冲着两人吐了个舌头,就出去了!

    孙嘉怡这才与纳兰墨尘说道:“轩哥儿那性子,自然是不会与咱们说畅儿不好的,瑾悠如今又已经出了宫,只留下轩哥儿与畅儿在宫里住着!”

    “畅儿没人管着,愈发的闹腾,隔三差五的微服出宫!”

    “起先也就罢了,用个糖葫芦或是小面人的,就将轩哥儿给哄住了,轩哥儿忙着朝政的事儿,也不跟她计较!”

    “谁知道她倒是越来越胆子大了!轩哥儿才将她拘在宫里不过半个月,她偷跑出宫去,竟是将红楼一梦的十二大花魁都弄进了宫里去!”

    “轩哥儿着了恼,已经将畅儿禁足了!”

    孙嘉怡急的跟什么似的,哪里有一国皇后竟然是这样的做派的?

    纳兰墨尘这才算是听明白了,到底他的女儿做了什么事儿!

    纳兰墨尘倒是没有孙嘉怡那么紧张,心里头莫名的有些个畅快,原本他定下的人,可是沈珺昊的颖儿公主,听闻那个颖儿公主是个能赚钱的,小小年纪,就赚了不少的银钱,惯是个招财的!

    后来,宁朝京城的一半多产业,都到了颖儿公主的手里头,听闻,便是大理的京城,有几处铺子,也是颖儿的。

    若是让旭儿娶了颖儿这样一个皇后回来,他倒是不用替旭儿的下半辈子担忧了,只不过,沈珺昊的这个颖儿公主也是个骄纵的,瞧上了那边慕容府的小子,说什么也不肯嫁过来!

    沈珺昊便用了这个香香公主来换!

    香香公主也不是不好,但是太能闹腾了!

    听闻先前宁朝的后宫里头,就被香香公主闹得是个鸡飞狗跳的,原本的那些个太妃什么的,全部卷着铺盖走人了,如今谁一听说要入宫,都跟霜打了茄子一样的!

    他原本想着,有个这样厉害的儿媳妇,也不是不好,所以便同意了沈珺昊,将香香公主嫁过来!

    哪儿知道!哪儿知道!

    香香公主倒是将这大理的皇宫也清洗干净了,如今宫里一说要选秀,那些个世家小姐们,恨不能三尺白绫,抹了脖子去,就更别说要选太子侧妃了!

    香香公主还亲自闹了几次,要给太子娶了侧妃!

    可有香香公主在,便是任家的那个妙妙,都哭着求着出宫去了,还有谁跟入太子的东宫!

    好吧!这纳兰墨尘也忍了,反正后宫没有旁的妃嫔,纳兰旭也省的那么多的烦心事!

    可宫里没人折腾了,香香公主就想要往外跑!

    揪着纳兰旭,揪着孙嘉怡!

    如今自己的女儿畅儿嫁入宁朝,总算是给自己报了仇了!

    他与沈珺昊也算是打了个平手了!

    不过沈珺昊应该不知道,他的畅儿,怕是比香香公主还能折腾!

    香香公主将人弄进宫里来,斗来都去,折磨来折磨去的,还是能将人撵出去的,可她的畅儿却是不一样的!

    她的畅儿将那十二大花魁弄进宫里去,绝不是为了斗一斗,将人撵出去,而是为了寻个玩伴,若是轩哥儿想要将那些个人撵出去,怕是畅儿能跟轩哥儿打一架!

    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沈珺昊应该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比香香公主更难缠的吧!

    “那既然是畅儿的事儿,朕便与你亲自去一趟宁朝吧!旭儿和香香公主去了,也管不了什么大用!”纳兰墨尘装作很认真的说道。

    “可是朝廷里的事儿……”

    “朕准备让旭儿登基了,你我做了太后和太上皇,自然就不用管了那么多的事儿了!”

    “可……旭儿还小……”

    “轩哥儿不是比旭儿年纪还要小?不是一样登基为帝?左不过如今只大理和宁朝,咱们不打仗,只处理朝廷内务,倒是容易的多,且还有你大哥还有妹婿帮衬着,不会有事儿的,再不成,朕将薛一平也留下就是了!”

    孙嘉怡觉得纳兰墨尘说的有理,到底纳兰墨尘是父亲,去说一说畅儿,许是还能听,但是旭儿过去,是完全没有用处的,说不得还要被畅儿忽悠了去!

    纳兰旭在殿外哭丧着脸,看向香香公主,“你看,这次是当真惹恼了父皇了,以后再想要出宫去,是再也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