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超能英雄 > 第五百一十二章 自己的道路

第五百一十二章 自己的道路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添添
    正是那光柱,正在缓缓融入聂晨身体!

    此时,那巨大雕像已经不在发光,没有了光源的光柱,却没有消失。不过是以一种比较慢的速度向着聂晨身体移动。

    村长,站在聂晨身后不远处,望着聂晨的双眼,满是惊讶。

    后方,群民们也早已停止诵念,都是或惊讶,或羡慕的望着聂晨。

    人群后方,若水轻轻捂着微张的小嘴,望着大圈中的聂晨。

    “这是……完整的传承???”若有若无的呢喃声,从村长嘴中传出。

    白蒙蒙的光柱直至最后一丝光亮,融入聂晨身体,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是那遥望远方的雕像,依旧是那淡淡的威压感。

    与方才不同的,只是脸现惊讶的一群人,还有紧闭双眼。似乎睡着一样的聂晨。

    在聂晨脑海,丝丝缕缕白光,渐渐敛入那本白色书中,直至最没有一丝白光。只剩那本书,自然散发的蒙蒙白光。

    与此同时,那本书,竟自己翻开!

    数不清的金色符文,自那翻开的一页中,快速飞舞而出。

    聂晨心底便有明悟,他很明确的知道那些金色符文所表达的意念,虽然他一个字也不认识。

    这第一页,记载着这部功法的一些特点,还有第一阶修炼方法。

    这么一部功法,充满着玄奇意味,竟连个名字也没有!

    或许,那书封面上,泛着的金色符文便是书名吧。可惜,聂晨这次却没能识得。

    心法分为九阶。每阶有着三品之分,这第一阶,正是积蓄内气,猝炼身体。

    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事实上,烂大街的功法,也是如此。

    似乎,这只是一部烂大街的功法?

    其实不然,身为一名武者,在每个阶层,把**猝炼至可以猝炼到的最强程度,才是身为一名武者所应该做的,没有强横的**。又何谈威力无匹的招式?

    这世上,大大小小,各类武典,都是如此,区别,不过在于猝炼方式而已。

    聂晨缓缓睁开双眼,若有若无的白芒,在他眼瞳一闪而过。

    那,竟是翻开的书页残留的一丝光芒!

    “聂晨哥哥!你得到的什么功法呀!”那边,若水早已小跑了过来,轻轻停在聂晨身边,一抬头,却见聂晨已经睁开双眼。

    “没有名字。”聂晨转头看了看若水,又转向村长。

    感觉到聂晨的目光,已经看向雕像的村长,转头看了聂晨一眼,缓缓点头。

    “你们都回去吧。”村长看着已经向着来路走去的聂晨,还有紧紧跟在后面的若水,轻轻摇了摇头。

    席地而坐的众人,这才缓缓起身,慢吞吞的向着来路走去。

    “哎,真麻烦,你说为什么不过是就职而已,每次搞的都像族长交接一样!”一群村民中,走在最后一人,向着前面一人问道。

    “嘘,你小子真大胆啊,还没出这地方就敢乱说话!小心给村长听到了,有你好看的!”前面那人回头向着村长的方向望了望。

    “哎哎哎,别这么小气嘛!你走这么快干嘛?说啦,我这不是纳闷吗!”后面那人快步追上前去,再次追问。

    “哎,你小子白痴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嘛?在我看来,这仪式,不过是象征意义,事实上可有可无的嘛。但是为了表示对祖上的敬畏,还有对我们自己的职业的那种归属感,荣耀感,这仪式当然必不可少啦!”前面那人微微转头,小声说着。

    “说起来还真是啊!咦?看不出来啊,你什么时候也能说出这种话来了”后面那人嘟囔两句,便跟着前面的人快步跟上人群。

    高大的树木,耸立两侧,开阔的道路上,一大票人正慢吞吞的走着。

    聂晨与若水两人走在人群前方,平日总是脸上挂着笑容的聂晨,今日却总是面无表情。

    或许是那极度的不适应,或许是那淡淡的压抑感,若水亦步亦趋跟在聂晨身后,表情担忧,欲言又止。

    “聂晨哥哥?”

    “嗯?”聂晨脚步微微一顿,侧头看了看若水。

    “你……怎么了”若水那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看着若水眼睛里,那叫做担忧的东西,聂晨心里有些不自然。

    “没……没什么”聂晨转过身,与聂晨对视片刻,微微别过头去,看着远方。

    那时而闪过的画面,在扰乱我的心情呢。

    为什么,那女人出现在我脑海,总是会心情低落。

    “聂晨哥哥,你是在想你的身世吗?”若水静静看着聂晨。

    “再过几日,你就要下山了呢,我要帮你一起找,我们会找到你的身世的!”

    “外面的世界,不安全。你,还是留下吧!”聂晨转身,继续向前。村子里,常有人外出游历,回归之后,便对村里人讲述外面世界的种种,是以,村里人虽然大多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但还是有些了解。

    若水沉默片刻,快步追上前去。

    “不,我要陪着你一起!”

    聂晨脚步一顿,不在言语,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村子边缘,那谷地上方,少年静静坐在边缘,望着下方村落。

    偶尔飘起的落叶,打着旋从少年身边划过。

    少年上身穿着兽皮缝制的衣衫,粗布裤子,倒是有着一双崭新的布鞋,上面沾着些许泥土。

    少年左边放着一柄长剑,不知名兽皮制作的剑鞘,把那崭新的长剑包裹起来,红色的剑穗随着微风轻轻浮动。

    右边,是一把破旧长弓,却没有箭矢。

    少年脸庞清秀,茫然的双眼静静望着下方村落。

    梦中那个女人,是谁呢……

    好熟悉,又那么陌生……

    那个男人又是谁?

    为什么,这样莫名其妙的梦,甚至一点也不清晰的梦,却总在牵动我的情绪。

    它……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我……

    不,即使那一切,跟我有着关联……

    少年拿起长剑,缓缓起身。

    长剑缓缓出鞘,嘹亮的剑吟证明着这确实是一把好剑。

    就在少年刚要有所动作,却是不知为何,就那么拿着长剑顿住。

    夕阳之下,少年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世界似乎静止了,只有那长剑,反射的光芒,是那样耀眼。

    少年,猛地一动,原本静止的世界似乎一下子被撕裂了般,耀眼的寒光一闪而过。

    ‘呼呼’长剑划破空气的声音,没有丝毫停歇,耀眼的寒光似乎都在少年体外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剑网!

    看起来,似乎一只蚊子飞进去,怕是也要瞬间解体!

    剑势陡然一变,剑网忽然一下全部消失,两道寒光闪过,长剑竟是瞬间刺出两剑!

    若是前方有着一只木人,便会发现,这两剑,竟是直取咽喉,心脏!

    剑吟之声再次响起,长剑划过一道寒光,归入鞘中。

    少年拿着长剑,静静站立在那,望着下方村落,眼里逐渐清明。

    夕阳下,少年的身体蒙上一层微黄的光晕。

    或许,少年眼中还有着那么些许迷茫吧!

    为何,第一次使出的剑诀,竟是感觉如此熟悉!

    像是……曾经演练无数遍……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招式,每一次衔接……

    似乎,这部功法,也很熟悉呢?

    不过,即便这样……

    梦中一切,与我何干?

    我,是聂晨,也只是聂晨!

    “聂晨哥哥!”却见若水从远处跑来。

    聂晨转过身,望着走近的若水。

    “你怎么来了?”

    “我要跟你一起走!”若水的目光,很是坚定。

    “你答应过我,要带我一起下山的!”

    “我没有要走。”聂晨转过身,望着村落。

    “我已经听爷爷说了,你向他辞行。”若水沉默片刻,轻声说道。

    “哦。”聂晨应了一声,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我只是,想要收拾东西的时候再叫你。”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呢?”若水望着聂晨的侧脸。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聂晨一声轻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是该好好看看呢!下次再看到这里,不知道会要多久了。”若水转过脸,静静的看着下方村落,脸上闪过一丝不舍。

    “我会把你带回来,完好无损。”聂晨转过身,静静的看着若水。

    “聂晨哥哥……”若水转过身,看着聂晨,欲言又止。

    “嗯?”

    “不要在想了好吗?我想那个整天开心的聂晨哥哥!”若水微微低头,脸颊微红。

    “傻丫头!”聂晨伸出手,轻轻揉着若水的头发,微微一笑。

    夕阳映下,那笑容,是怎么样的一个耀眼,不知不觉,抬起头的若水,有些呆了。

    “去收拾东西吧,明早出发。”聂晨转过身,向着来路走去。扔史乒扛。

    “哎呀,你怎么又摸我的头!爷爷说过,会长不高的!”若水看着聂晨的背影,笑的很开心。

    夕阳下,两人一前一后,向着村落走去。

    聂晨看着身边的弱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只是这丝笑意很复杂。

    ……

    器灵转头看向聂凡,无奈道:“没办法了,你儿子又发现了,而且人家现在学乖了,开始伪装了!”

    聂凡难以置信的看着轮回梦境中的儿子,“我这儿子也太妖孽了吧!”

    “算是妖孽吧,反正你是比不了的!你这臭小子不过是运气好,你儿子那真是真正的资质了!”器灵叹了口气,继续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教给他有关仙侠文明的东西。”

    聂凡皱了皱,摇了摇头,虽然自己儿子有堪比李知秋的资质,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成为李知秋那样的人。

    就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