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霸王怒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绝响

第五百一十一章 绝响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恨无痕
    有时候,显示实力并不需要与之对称的对手,例如现在,方凌筑的对手只能算个准一流高手,但场中许多人都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方凌筑看向风家家主,笑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不才风翔天!”风翔天傲然道。

    “能否以真面目示人?”方凌筑又道。

    “有何不可?”风翔天解下吕布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中年男人的脸,眉目间不怒自威,跟风寒鸣有几分相似。

    “能否以真面目示人?”方凌筑再问了句,周围的人愕然,这就是真面目,怎么还问?

    风翔天心中微微一紧,脸色未变,笑道:“这不是真面目是什么?”

    方凌筑摇摇头,离风翔天足有十丈之多,伸出了左手,风翔天不知他要做什么,但为了以防万一,立刻凝神戒备。

    其他人又是愕然,看着方凌筑的动作好像是要去揭风翔天的脸皮似的,但是隔着这么远,怎么可能。

    众人眼一花,恍惚中,看见了方凌筑站在原地不动,但是方凌筑的手突然凭空出现在风翔天的面前,只露出手腕部分,不论风翔天如何躲避,瞬间连用十八般身法,仍被方凌筑揪住了脸皮,手指一分,方凌筑的手出现在自己的手臂上,还带了一张人皮面具,风翔天站在原地,再也不能动弹分毫,全身大**被封者十之**,中年人的脸庞消失不见,却是一个中年美妇站在原地。

    “啊!”其它人都开始惊讶。

    “你走吧!”方凌筑笑笑道:“我不想杀你,你也不需要在这江湖上再掀起任何风雨了!”

    “为什么?”风翔天本来哑**被封,但她想说话的时候,自然能说出话来:“我杀了风翔天。并且假扮了他十多年!”

    方凌筑笑笑道:“天衡者,秉天之正,论衡天下,你强了,我削弱你,你弱了,我扶持你,你消亡了,我记录你,树碑立传!”

    风翔天再也不答话,她想动的时候自然就能动了,足尖一点,纵出场外,身影消失在远方,留下议论纷纷。

    “你怎么不杀了她?”木乙道,“她必然杀了风盟主,才能假扮他的。”

    方凌筑漠然摇摇头,道:“风盟主跟我没关系。他死了跟我更没关系!”

    在场的人有个女人看到了这一幕,眼角竟流下泪来,这个世上,除了方凌筑,就只有她知道,方凌筑和风寒鸣本是兄弟了,是她杀了风翔天的,为什么他不杀了她?仅仅是因为她是自己和三水的师傅?

    方凌筑仿佛对场中所有人都了如指掌,转身一下,看见这个流泪的女人,手指轻轻一招,女人地面目脱落,露出一副清减的俏丽容颜,竟是宋思雨。

    “她是你师傅?”方凌筑问道。

    宋思雨流泪点头。道:“我上山学艺这些年,其实每一天都很苦,因为我师傅并不是尼姑,而是女魔,她并不是教我学武普度众生,却是教我欺骗众生!”

    “你们有多少人在这里打算劫杀我?”方凌筑问道。

    宋思雨立刻觉得有无数杀气临身,知道自己一开口必死无疑,但仍然说了,道:“全部都是!”梨园本是她师傅的真正底牌。人生如戏,她师傅能扮菩萨,能做恶魔,能心狠手辣,也能悲天悯人,不是戏子是什么?

    无数刀光剑气平地而起,方凌筑伸出手去,带着惊艳一刀,破碎虚空,一刀遍杀场中所有人,唯有宋思雨完好无损的站在那,泪如雨下,心中思绪万千,不知该如何是好。

    方凌筑懒得去揭开那些人面具的面目,一人飘然而至,却是古今使拿着一杆毛笔,正在奋笔疾书,口中对着方凌筑念道:“轩辕以下五千一百三十四年,魔教天音阁,即与幻门(紫竹庵)合成梨园一派,魔女阴若兰,暗中展实力,后造杀戮。

    杀四大世家之风家家主风翔天之妻,易容取而代之,代为抚养其子风寒鸣,后痴恋风翔天,为其生子方凌筑。

    杀唐门门主唐啸天,嫁祸于萧帮帮主萧索,造成女婿杀岳之假象,令唐门大小姐唐怜与之反目,两人之女为唐苜,唐门下代门主唐森抚养之。

    杀萧帮许二之未婚妻,派弟子取而代之,萧索察觉,抢许二之假未婚妻为妻,唐怜愤而软禁萧索夫妇,许二出走。

    杀唐门老奴唐大,派弟子取而代之,监视唐家。

    杀天一会会主夫妇,使人假扮之。

    杀水家家主水青天之妹水莫愁,水莫愁为唐森暗中之妻,两人生得一女水陌桑,天生九阴体质,阴若兰夺之,令天一会会主(假)抚养之。

    杀风家家主风翔天,阴若兰取而代之,以弟子扮做风翔天之妻,其子为天一会会主抚养之。

    杀少林门下一百二十三人,少林覆灭,四少林弟子钻狗洞逃出,其一为释远信,现为少门掌门,七十二绝技失传六十九种。

    杀武当道家弟子八十七人,武当武学失传也。

    杀峨嵋派弟子一百三十八人,峨嵋武学失传也。

    杀青城弟子三十六人,余弟子一人,武学可谓失传。

    杀…………

    杀……

    杀……

    共计杀人一千七百五十一人,武林正道由此衰落,一百七十三种武功失传,三十一家门派凋零,造下杀孽无边。

    阴若兰为魔教余孽,昔年武林正道追杀魔教,赶尽杀绝,手段极端残忍,魔教全军覆没,共死三千八十有二人,杀孽无边,此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阴若兰罪孽虽大,系为仇恨所至,天衡门门主方凌筑判其不足死,武功全无!

    风妨花,天衡门前任门主,风翔天之祖父,方凌筑之曾祖,破碎虚空失败而死,享年一百三十八岁。

    方凌筑,天生奇才,天衡门现任门主,破梨园于今日。

    今日杀大辛门前任门主辛世荣。

    杀假冒唐大之人。

    杀木乙。

    杀英雄盟盟主李笑天,(十一个戒指)

    杀阴若兰弟子十八人。

    杀风家弟子九人。

    杀唐门弟子三人。

    杀丐帮弟子七人。

    杀苏家弟子三人。

    杀大辛门帮众二人。

    杀魔门其它宗派弟子二十三人!

    唐苜,方凌筑之妻,唐门门主唐森之养女,萧帮,唐怜两人之女。未亡。暂不立传。

    辛苇,方凌筑之妻,大辛门门主。天衡门门主方凌筑之徒,未亡。暂不立传。

    水沁兰,方凌筑之妻,水家家主,未亡,暂不立传。

    柳凰,方凌筑之妻,柳家家主之女,未亡。暂不立传。

    夏衣雪,方凌筑之妻子,未亡。暂不立传。

    三水,阴若兰之徒。天音阁门主,未亡。暂不立传。

    宋思雨,阴若兰之徒,天魔门门主,未亡。暂不立传。

    古今使评曰:一曲霸王怒,唱尽天下事,怒其不怒之中,谈笑间,强敌尽灭,无人知其来处,无人知其去者,盖霸王之功也,然霸王之不幸尽去之,拥美眷佳人,无憾矣!”

    古今使声音不大,细细听来,宋思雨才知道这寥寥千字,竟有如此秘辛,看向方凌筑的眼光又自不同,本道自己是不幸之人,但方凌筑的不幸比自己又多了多少倍?

    方凌筑朝古今使点了点头,道:“通过!”

    古今使恭了恭身,道:“一切都在未知之中布置,一切被门主不轻意摧枯拉朽的破去,门主之实力,破碎虚空或许只是儿戏了!”

    方凌筑笑笑,道:“天下尽在掌握中,或许我能说这句话!”

    古今使闻之下拜,起身不一言而去。

    工人体育场内正是热闹到了极点,三水即将唱后一歌,演唱会接近了尾声,是结束地时候了,许多歌迷失去了开始的狂热,在陪着她一起流泪。

    此刻的场面安静得过了分,数万人的台下里只有轻轻挥舞的荧光棒,偌大地舞台上只剩下一个人,美如天仙,她静静的立在那,白衣飘飘,一圈蓝色的光柱轻拥着她的周围,如梦如幻,钢琴师轻轻的按下一个键,然后,一连串跳跃的音符打破了这份刻意营造的安静,灯光开始闪烁,一泓清泉般甘甜的嗓音响起,唱地是方凌筑从未听过地歌。

    “行云远去,一袭轻衫,离愁万里,柳上梢头,渐黄昏,独剩人影,晚风寒,湿衣裳,问明月,明月自顾盈缺……”略带古意的歌词在这充满非常时尚前卫的演唱会现场唱来,竟没有半点突兀之感,歌词每句不过三四字,是些再平常不过的场景,但曲调之优美,被她的嗓音唱得宛转百回,仿佛聆听仙乐,本是十分狂热的歌迷渐渐平静,跟着轻声哼唱,少了许多喧哗,多了许多融融暖意,确实不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击玉,仿若钟鼓齐鸣,离三水只有一墙之隔的街头传来了一道筝音,筝音清冷,微若细缕,偏偏数十万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暗合三水的歌声,三水如遭雷击,再也唱不下去,静立于舞台之上,静静聆听。

    方凌筑站在许多的尸体中间,拿起梨园中人留下地一具古筝,突然意兴阑珊,随手抚出一筝曲,以合三水,辛苇等人知道除了方凌筑外,再无人能有如此功力,纷纷转头,想看透那高墙,见到他地人影。

    方凌筑仿佛感应到她们的心思,随手一挥,一面高墙灰飞烟灭,演唱会现场突然与外边街头沟通,无人不是惊骇,数十万人同时看见了那个弹筝的身影。

    那也是方凌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自此,霸王一曲成绝唱,刀若飞花,惊艳无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