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骑士悲歌 > 第199章

第199章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凭空想象
    现在宿星国虽然从战略意义上讲,他们是以绝对的优势围住了西星国,可是却没有发动进攻,看来宿星国正在谋划着什么大阴谋,西星国亦是如临大敌,动员了全国的部队,将重兵集结于南北边境之上的铁峰关与天青关前,准备全力与宿星国一战,西星国在未得到敌人的准确情报之前,不敢轻举妄动,这场仗谁都输不起。

    大战前的宁静,鹰雪等人反而无事可做,趁着这个时机,鹰雪决定亲自出面对付秘魔门的那个玄冰玄姬,领教一番她的‘旭炎玄冰掌’和‘千冰破剑’这两项绝技是否有水连恩等人说得那么神奇。在与水连波、舒一凡四人商量之后,鹰雪在不夜星城的一个闹市区挂起了水玄门的招牌,并且直接在门上写了两句话“拳打玄冰娇姬脚踢秘魔小丑”。

    这两句招牌一挂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本来水玄门是个神秘的门派,这么多年来,有许多人想拜入水玄门门下,可是却不得其门而入,现在水玄门出现在在不夜星城,大家都想拜师,可是门口的那两句话,却成了催命符,能投入水玄门固然是件好事,可是秘魔门是个什么样的门派大家都知道,自从天魔门神秘消失之后,这些年来,秘魔门独大,可是什么买卖都做上了。拜得名师当然是件好事,可是如果因此而送了性命,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大家看到这个所谓的水玄门只是三个年轻人在里面坐镇,不由大失所望,不过,自从小天两三拳便打倒几个上门来寻衅之人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小瞧这三个年轻人了,不过,这三个家伙不知死活挑战秘魔门,虽然他们有水玄门撑腰,恐怕也难有好下场,大家都在观望事态的发展,不过,这件新鲜事也给战云密布的不夜西城带来了一点趣闻。

    水玄门里的三个家伙自然便是鹰雪,小天和曾昭立三个了,幽影被鹰雪放在暗中盯梢了,他可不想真做个傻瓜,没有幽影在暗中监视,被人摸上门来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鹰雪估计自己这样大的动作,玄冰妖姬绝对沉不住气,几天之内就会找上前来的,他敢肯定玄冰妖姬已经来到不夜星城。

    曾昭立出的这个馊主意还真是不错,挂上招牌第二天,找碴的人就上门来了,鹰雪让曾昭立用水玄门的寒玄折气箭打退了第一拨挑衅的人之后,第二批人之后全被小天和曾昭立打得重伤,全部被关在院中的枯井中,鹰雪不是傻瓜,这些试探之人,肯定是秘魔门派来的,虽然人数不多,可是鹰雪却没容得他们回去,全部被鹰雪给封印住了,有伤在身,又被关在枯井中,想逃都逃不走,来多少人挑衅,鹰雪都照单全收,就不相信这个玄冰妖姬能如此沉得住气,不出来与他见面,这些家伙竟然敢行刺舒一凡,既然是水玄门的宿敌,那鹰雪就更加义不容辞了,在圣城又与鹰雪结下了梁子,在边陲国时,鹰雪与杨玉海差点又毁在了他们的手上,新帐旧帐一起算。

    玄冰妖姬的确是沉不住气了,派出去的人都没回来,自从上次刺杀舒一凡之后,秘魔门在不夜星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舒一凡是什么人,堂堂西星国的国师,上次打草惊蛇,整个局面便陷入被动,玄冰妖姬本想撤回总坛,可是她又不甘心,好不容易找了水玄门的踪迹,她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不过,令她惊异的是水玄门如此如此明目张胆地向她挑战,玄冰妖姬纵使养气功夫再好,也不得不出面了断此事,否则,她何以服众。

    由于西部大陆战事吃紧,她并没有带来多少人,只是将身边的八大护卫带到了不夜星城,门中的一些顶尖高手并未随行,加上秘魔门在西星国的分坛的人数,一共也不过三十五人。这也是玄冰妖姬为何一直忍气吞声的原因,可是今天一大早,派出的十八个人,除了三个重伤回来之外之外,其余十五人都是有去无回,究竟是怎么回事,玄冰妖姬也不得而知,这让她如何能沉得住气。

    玄冰妖姬在心焦的等待中又挨过了一天,她再也等不下去了,这个新开张的水玄门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高人,为什么其中有一个年轻人会寒玄折气箭,这些她也懒得去查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那三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那么简单,不过,她不想再打探了,她已经决定带着八大护卫亲自出手,时间就定在晚上。

    鹰雪早就算准了玄冰妖姬白天是不可能现身的,故而晚上由他与小天两个看守,白天则由曾昭立看守,不夜星城的晚上跟白天也差不了多不少,虽然鹰雪的这个水玄门离星神雕像很远,可是这里的公共设施不错,为了保持不夜星城的名声,西星国在不夜星城的的各个地方都装上了夜光石,一排排的夜光石,如同路灯一般,将大街小巷中的一切都是照得很清楚。

    不过,玄冰妖姬才不会在乎这些,她想去的地方,没人能拦得住,即便是守卫森严的西星王宫她亦敢闯,何况这个一点防范都没有的水玄门,她就不相信这里是龙潭虎穴。

    这个普通的地方当然不会是龙潭虎穴,玄冰妖姬毫无阻拦地走了进来,可以说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当她站在院中央,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她就这么简单地闯了进来,这也未免太简单了吧,她简直不能相信。

    “怎么连哨岗都没有一个,主人,这地方真是水玄门让吗?我们会不会走错地方了。”玄冰妖姬的一个守护狐疑地问道,她跟玄冰妖姬也非一天两天了,可是这次的行动实在是太简单了,真是让她们难以置信。

    “噤声,先找找看再说!”玄冰妖姬虽然也感觉这里不对劲,可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只好让大家小心一些,以防有不测情况发生。

    “主人,你听,那间房中好像有打鼾声!”

    玄冰妖姬蹑手蹑脚地走近偷偷一看,里面正有三个年轻人躺地那里睡觉,那三个家伙的睡相,真是让人不敢恭维,玄冰妖姬不禁脸色一红,偷窥别人睡觉,她可没有这个习惯。

    ‘这三个家伙也睡得太死了吧,怎么连这点警觉性都没有,这些都是什么人呐!’玄冰妖姬不禁轻皱了眉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这里算是什么水玄门,这不是浪费她的时间吗?

    玄冰妖姬决定派一名护卫进房查看,如果有可能最好把这三个混球捆了,她要带回去好好审查,在玄冰妖姬的示意下,一名护卫轻轻推开门,准备走进房中,将这三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绑了。

    “喂,你们也太不礼貌了吧,深更半夜的进房也不敲门,我们可是纯情少年,别坏了我们的名声!”一个笑嘻嘻传入了玄冰妖姬等人的耳中。

    “你敢戏弄我们!”玄冰妖姬顿时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

    “这话可就见外了,好歹我们也是一家人嘛,我也不追究你们夜闯民宅之罪了,其实,论起辈分来,我还得叫你师祖婆,这样不亲切,干脆我叫你奶奶得了,这样够亲切了吧,奶奶!”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的,曾昭立这个混球。

    “奶奶!?”鹰雪和小天两个目瞪口呆,鹰雪和小天都已经感应到了这个蒙着面的女人,绝对不可能被叫得上奶奶,虽然她满头白发,可是却没有一丝的老态,这怎么看也不像近两百岁的人,不过曾昭立的修为差鹰雪还差上一截,他可没感应到眼前这个玄冰妖姬有什么不妥,因为他看到的玄冰妖姬虽然是蒙着脸,但却是一头的白发,可以想象,应该是个老太婆。

    玄冰妖姬与她的八大护卫也笑成了一团,八大护卫都是妙龄少女,虽然与玄冰妖姬关系甚密,可是平时在秘魔门没有机会这样开怀大乐的,当然,也没有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之人在玄冰妖姬面前说这话,没想到今晚还真碰上了呆子,竟然叫她奶奶,玄冰妖姬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她虽然一向在秘魔门都是冷若冰霜,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可是并不代表她的心真是冰做的,碰到曾昭立这个家伙,她再怎么装酷,也被眼前这个楞小子给逗笑了。

    “你不是李玉蝶!竟然冒充我师祖婆,他奶奶的,竟然敢骗你小爷我!”曾昭立本想套套近乎,没想到竟然拍马拍错了地方,看到鹰雪和小天看他的那种眼神,我们的昭立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幸好他平时脸破够厚,很快他就顶住了压力,一脸煞气地对准了这个冒牌的玄冰妖姬。

    “是你自己叫的,姑奶奶我又没逼你,我没嫌你把姑奶奶我叫老了,你这个楞小子竟然敢对我大声嚷嚷,活得不奈烦了吗?你家姑奶奶再告诉人一件事情,我就是玄冰妖姬,不过,我不是你的师祖奶奶,而是你的姑奶奶!”曾昭立身上的杀气,根本就吓唬不了玄冰妖姬,这傻小子真是太逗了,玄冰妖姬再如何冷寞都被曾昭立给逗笑了。

    “你也敢叫玄冰妖姬,我看你是冒充玄冰妖姬吧,别以为有一头白发就敢叫玄冰妖姬,你叫什么名字,跟玄冰妖姬是什么关系?回答不上来吧。”曾昭立只好徉装一脸严肃,掩盖自己的尴尬。

    “你姑奶奶我叫李宛儿,乃是秘魔门的新任门主,知道了吧,乖孙子!”李宛儿戏谑地说道。

    “知道了,大奶奶,好像也不大呀,中等偏下!”曾昭立斜着眼描了李宛儿的胸前,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找死!”李宛儿与身边的八大护卫齐声怒喝了起来,玄冰妖姬是何等尊贵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身为秘魔门的主门,谁人敢对她不敬,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到过如此大胆之人,以她的权势和地位,胆敢在她面前放肆的人,早就不在人世,不用她动手,她的属下就已经帮她全部摆平,没想到今天竟然虎落平阳,被一个无名小子如此轻言污秽,急怒之下,八大护卫就想立刻出手。

    小天和鹰雪两个见李宛儿动怒,不敢放声大笑,立即全神戒备起来,鹰雪与小天之间有心灵感应,不用说话也能明白,这八大护卫肯定是一个整体,或者是一个阵型,他们两个可不能给机会让这八个人一起围住曾昭立,鹰雪与小天两个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就决定一人一半,将这八大护卫先行拿下。

    李宛儿亦忍不住怒火,这个混球竟然敢这样戏弄她,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人,这口气让李宛儿如何咽得下,在秘魔门,连轻言顶撞她的人都没有,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竟然受此奇耻大辱,李宛儿的眼中简直要冒出火来,那神情,简直要将曾昭立生擒之后,剥皮抽筋方才消她的心头之恨。

    鹰雪与小天拦住了李宛儿身边的八大护卫,这也给李宛儿造成了一个错觉,以为曾昭立才是这里的主,她感到有些意外,这样的一个傻小子怎么会是这里的头,不过,没时间多想了,擒贼先擒王,李宛儿决定对曾昭立先下手。

    含怒而发的旭炎玄冰掌可非同小可,一道红光急速朝着曾昭立射来,这团看似火焰的东西竟然是一块燃烧着的冰棱,而且还带着强烈的冰系和火系魔法属性,李宛儿在攻出一招旭炎玄冰掌之后,立即转动身形,纵身停在空中,对着曾昭立周围设下了一团团魔法封印,是冰属性的封印结界,看来,她想把曾昭立冰封起来,这就是李宛儿自创的独门绝技的—冰刀封印。被冰刀封印制住的人,被困在封印里,被冰刺破肤,如同万箭穿心,随着心刺的慢慢生长,最后将整个人都刺透,这段时间需要一天一夜,受困之人,只有在哀豪痛苦中慢慢死去,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死法。

    曾昭立可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抽出情人剑,一道巨大的剑气破空而出,这是曾昭立从杨玉宣那里学到的冥动战气,不过,他改成了用剑来驭使冥动战气,李宛儿的那道旭炎玄冰掌,硬生生地劈出两半,想在他的面前抖威风,别以为他曾昭立是吃素的,还凭空占了他的便宜,这口恶气他怎么能咽得下,什么玄冰妖姬,说得那么厉害,在他看来,也只不过尔尔。

    寒玄折气箭与自成章法的封魔剑法破射而出,想籍此打破李宛儿对他设下的冰刀封印,可惜我们的昭立兄这次可失算了,玄冰妖姬当年苦研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水玄门的寒玄折气箭,用水玄门的武学来对付李宛儿,太差强人意了。

    寒玄折气箭在封印结界内乱射,把曾昭立自己给弄了个手忙脚乱,空中的李宛儿看到这些,不由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这个楞小子也就只有这点道行,看来自己有些高估她了,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等她回过神来看她的八大护卫之时,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全部被撂倒了,而且都被封印住了,那两个年轻人,正坐在地上安心地看着她与曾昭立之间的这场决斗,李宛儿心里突然没由来的一跳,看来自己走眼了,被他困住的那个楞头青并不是这里的头,而最差的一个,八大护卫的武功都是同她自己亲授,有多少斤两,她很清楚,不可能这么快就被人给制住了。

    就在李宛这一犹疑间,曾昭立已经使出了冥动刀战诀,突然破了李宛儿设下的冰刀封印,别以为曾昭立不会魔法,刚才一时措手不及被李宛儿给封印了,这口恶气真让他咽不下,鹰雪与小天都已经结束收工,他还处在下风,真是有够丢脸的。曾昭立亦用蹈空术升到了空中,他要与这个李宛儿决一死战,老虎不发威,还真当他是病猫了。

    水火双龙,鹰雪的招牌魔法,两条巨大的水龙和火龙凭空出现,恶狠狠地朝着李宛儿猛攻过去,幻灵燕此时也跑来助阵,它洒下漫天飞雪,更加助长了曾昭立的魔法威力,形势似乎对李宛儿极为不利,她似乎已经落在了下风,不过,可惜曾昭立的魔法用错了对象,威力虽然奇大,而且很是骇人,可是效果却不大,水火双龙对李宛儿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她的旭炎玄冰掌乃是水火双xiu的魔法,与水火双龙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还比水火双龙还要强横,这回我们的昭立兄可谓遇到了强敌。

    水火双龙被拦腰截断,消失于无形,幻灵燕的攻击对李宛儿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冰系的魔法李宛儿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轻轻一挥手,幻灵燕便被李宛儿逼退了,鹰雪见幻灵燕的攻击无果,便让小鸟把幻灵燕给唤了下来,以免无谓的伤亡。

    空中的较量以魔法为主,曾昭立的寒玄折气箭,水火双龙,这些拿手的魔法对李宛儿都不凑效,他只有气呼呼地盯着李宛儿,当然,李宛儿的魔法对曾昭立亦不凑效,在空中想以旭炎玄冰掌设下结界可不太容易,尤其是曾昭立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岂会再上第二次,他的天光盾已经臻淡蓝色,一般的魔法攻击很难击破,唯一能制敌的就只有展开硬碰硬的武力攻击,李宛儿当然知道水玄门的绝技除了这寒玄折气箭之外,就是封魔剑法,她有把握以‘千冰破剑’的绝学将曾昭立擒住,淡蓝色的天光盾,李宛儿完全有把握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