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凤仪中宫 > 第348章 番外:柳靖远篇 4

第348章 番外:柳靖远篇 4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水凝烟
    只是,一切都是命注定的,我们遇见了墨染,而墨染带给我们的消息,让她坚定了回宫的心。我想过阻止,可是,我凭什么阻止?

    我站在村头,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墨染离去,我知道,这已经是我能用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目光看她的最后一眼了,再相见,她是主子,我是侍卫,永远的天堑之别,永远的不可逾越。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关心朝廷的动静,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留在宫中,是因为这里离她比较近。还是这里能够保护她?

    回宫后,她果然又在经历着生死,一波更比一波凶险,而我却只能远远的看着,无能为力。传言说她又有了身孕,满宫欢喜,我心里咚咚的跳。有时远远看见她身形臃肿,我总要一个人默默的愣上许久。

    她生下一个女儿,圣上赐名:清芽。

    普天同庆!

    可是我醉了,母亲已经被她一道懿旨接来京城,看着我颓废的样子,她莫名其妙,恨恼之余。执意要为我定下舅母娘家的那个侄女,向来不忤逆母亲的我,却在这件事上,一再的坚持,我对母亲说,就算娶进这个女子来,我也不会看她一眼。

    母亲震怒,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继而问我,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

    我将自己又沉进了酒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原以为这辈子大约就这样了,可是风波陡起,小翠难产,正赶上钱先生云游去了,铁柱无奈,只得拿了她当初送的几颗珠子来当,那可是皇后凤钗上的东西,当铺的人再眼拙。也知道不是铁柱这样的人家能用的东西,铁柱被送进了官里,一顿板子全招了,上面的人立时便起了疑,圣驾身边的贴身总管阿昆借酒试探,我躲避不过却心里明白,可是,那块素白色的绢子,却成功的被阿昆搜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后悔愤恨过自己,那日在山中,她狂乱中用这块绢子揭穿了我的内心,纵然我那样的恨她,再看见这块被丢到窝棚一角的绢子时,我依旧鬼使神差的偷偷收了起来,我知道,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念想了。

    可是,若我知道这块绢子有朝一日会落到皇上的手里,我宁愿什么都不要,哪怕是这段记忆,我也愿意从脑子里消除而去,只要,不害了她。

    阿昆那样的对我用刑,我料知不得善果,心中只有她的安危,我知道,这样的事只要我咬紧了牙关不承认,他们就不好定她的罪。

    可是任我怎么想,要没有想到她的胆子那么的大,她来了,就在龌龊肮脏的天牢里,她为我流泪,她不许我死,她告诉我,清芽公主是我的女儿。

    清芽公主,她竟然——是我的女儿!

    她说,若我死了,她和女儿就没有了依靠了,我不能死。

    是的,我有女儿了,我还有她,我不能死。

    有了这样的信念在心里,天牢里的刑具就变得不足为奇,我原以为我要忍很久,可是突然的,皇上就病了。

    他病得很重,重到无暇来顾及天牢内的我,而让我不明白的是,皇上明明已经怀疑她的清白,可在病重时,竟会让她参与朝政,她是个聪明至极的人,立刻找机会将我从天牢里放了出来,并让我重掌禁军,为她所用,我这才知道,原来皇上并没有将下我进天牢的事张扬的。

    在她的安排下,我将守卫内廷的侍卫全都重新调派,并严格控制住皇宫,乾宁宫更是重中之重,不是她允许的人,再不能进出乾宁宫一步,如此,宫中形势终于尽在我们手中了。

    只是我的心情却很是矛盾,我不敢想这件事发展到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皇帝的病再重,也总有好的那一天,慕如风向来不是受人摆布之人,一但他知道她背着他私放了我并控制了皇宫,他该当如何处置我们?

    我并不怕死,可是我怕她会万劫不复!

    我偷偷的做安排,形势但有不对,我会立刻将母亲和她的家人送出京城,对了,还有她们母女,但有可能,我会连她们一起带出皇宫,远走高飞。

    而事实上只有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又隐隐的希望着事情能朝这个方向发展的,只有皇帝断了她所有的退路,她才能来到我身边,一直一直的和我在一起。

    只是随即,我就为这个念头而内疚,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却让那么多的人跟着颠沛流离,随时面对生死,我实在太过自私。

    皇帝的病愈发重了,朝廷里的风声也愈发的紧,我怀着矛盾而又复杂的心,每天严密的做着所有的准备,可是远远的再看见她时,却发现她的脸色那样的苍白,并且,她不再看我一眼。

    皇帝驾崩了,临晏驾前曾召来朝中重要的大臣当面托付了她和太子,遗诏上,明确令她垂帘听政!

    之前所有的担心全都烟消云散,虽然不能如我所愿,却确实是最好的结局,她一身缟素的牵着小太子的手登上龙庭,我夹在满朝文武中叩首顿拜,心里却知道,我这一生的精力,都会致力于保护她母子。

    她从此成了年轻新寡的太后,我和她的距离远如天上的星辰,虽然看得见,可是一世也够不着,她再次提出为我赐婚,这一次,她指的是青绫,我本能的要抗拒,可是她已转过头去,久久的不肯回头看我。

    我突然就想到之前有宫人私下里说过的,皇帝晏驾之前曾和她单独呆了许久,之后她就神情大变,皇帝晏驾之时,她悲痛欲绝,几次晕厥,她分明,那样的伤心!

    我不知道皇帝到底得了什么样的病,竟让满堂太医都束手无策,直至令那样英伟的一个人,如此容易的就去了。

    我也不知道,她赦我出天牢,命我将整个皇宫控制起来时,又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心态。

    我只知道,她此时的伤心,一定不是假的。

    心如死灰,从她的眼睛里,我很清楚的看到了这四个字。

    她是太后,她和我那样的远,我一世都不会再有拥她入怀的那一刻了,我知道。

    我是人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不能再让年迈的母亲为我担心烦扰了,我知道。

    我绝望了,终于跪了下去,用臣子的语气恭敬的谢恩,这一刻,我听到了自己的胸腔里有极轻微的”砰”的一声,我知道,那是我心碎了的声音。

    太后赐婚,那样荣宠风光的事,母亲欢喜至极,恭恭敬敬的将赐婚懿旨奉在祖宗灵前,一慰祖先亡灵。

    阖府欢喜,没有人看到我的黯然。

    如她所说的,青绫确实是个贤惠孝顺的好女子,进门后,上孝母亲,下敬丈夫,每日里将母亲和我的生活安排得妥帖无比。母亲对这个儿媳妇很是满意,人前人后不止一次的夸赞,”到底是伺候太后娘娘的人,真真是极稳妥贤良的。”

    每当此时,我都是淡笑着,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转向皇宫所在的方向,青绫出宫了,听说她现在身边贴身使唤的人,竟是傅太后跟前极得意的巧意,我实在想不明白她用了什么样的神通,竟会在将傅太后禁在慈宁宫后,却还能令傅太后的心腹心甘情愿的为自己所用?

    嗯,这个巧意,也不过是个势利人罢了,青绫再入宫时,我一定要让青绫提醒她。

    转进后花园,青绫正指挥着花匠修护满园的茶树,并殷切的问着,”这茶树明年真的能开花吗?老爷等着看呢。”

    花匠就笑,”夫人放心吧,只要小人注意修剪边枝,再加足养料催发主枝,明年秋天就一定能开花的,”说到这儿,他却又道,”夫人,小人就是奇怪,老爷既然喜欢茶花,就直接种专门开花的茶花好了,为什么偏要找这种掐茶叶的茶树回来催花呢?”

    青绫笑得温和,”我也不知道,想来也是各人喜好不同吧,你别说,掐叶的茶树开的花倒真的是另有风姿呢。”

    边上一个叫红霞的丫鬟就笑,”夫人说的有道理,只是咱们家老爷也奇怪,不管是这满园的茶树,还是他日常里吃的茶,都非云雾不要,奴婢却不明白,这世上有那么多的好茶,咱们老爷怎么就单爱这个的?”

    另一个叫彩霞的就也道,”正是呢,老夫人前儿还奇怪呢,说他之前在家里时,倒没有这样挑剔过的。”

    我远远的听着,心中忍不住有些紧张,却听青绫坦然的笑,”这有什么奇怪的,以前老爷不是在少林寺学武,就是在军营里打仗,纵有那偏爱的东西,又哪里能尽着自己性子呢,如今安稳了有了闲情,弄几样喜欢的物事在家里,有什么要紧。”

    那样深的心事,我从来都不愿让人知道,可是它们在我的心内又每日膨胀翻腾着,压得我气都喘不过来,我唯有在手持一杯色绿香浓的云雾茶时,才能大着胆子坦然的说:我只爱云雾!

    是的,这一辈子,我只爱云雾!

    (柳静远番外完结)斤双私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