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上位,全靠演技 > 226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226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宴姝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筹备,《无限挑战》马上就要开始正式的录制——

    第一站就选在b市,节目组把邀请来的明星嘉宾分为三组,每一组都要完成节目组规定的任务,最短时间内完成的获胜。

    宝乐之前参加过真人秀节目。积累过一定的经验。在她看来,这次的节目只会比上次那些穿山越岭的项目轻松多,所以一直到开拍前都是一种很轻松的心态。

    吃早餐的时候,宝乐突然觉得反胃,跑到卫生间吐。

    傅廷东担忧的跟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闻到油腻味就想吐。”

    “吃过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啦,哪里那么娇弱,我平时身体都棒棒的,估计就是饮食问题。上一次呕吐还是上次怀孕的时候……”

    说到这里,宝乐突然刹住了,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傅廷东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迟疑的说道:“宝乐,该不会,你……”

    宝乐干笑两下,连忙摆手,“不会那么巧吧……”

    这段时间因为傅京山的关系,他们两个人的心情都受到影响,爱爱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过来。而且基本都是在安全期,如果这也能中,那也太巧了。

    傅廷东的态度更加坚决了,“吃过饭,我们去医院。”

    “不用这么夸张啊。我买个验孕棒检查一下就得了,吃过饭我得去录节目呢。”

    傅廷东不高兴的皱眉,“我孩子重要,还是你节目重要!”

    宝乐头都要大了,“我这没确定是不是怀孕呢,你先别激动!”

    傅廷东唇微抿,深邃的眼皮眨了两下,“所以我才要确定一下,万一是了,该注意的注意,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受委屈。”

    宝乐无力吐槽。服了,孩子在她肚子里,能受什么委屈啊……

    ……

    宝乐最终还是磨不过傅廷东,被他领到医院做了个检查。

    接过化验单的那一刻,只觉得晴天一道霹雳——

    她真的怀孕了!

    傅廷东却突如其来的惊喜淹没,高兴的抱着宝乐,原地转了两圈,“宝乐,你太厉害了!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宝乐难为情的拍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你先放我下来,别在医院里丢人。”

    傅廷东难掩激动之情,喜滋滋的拉着她上了车。兴冲冲的提议道:“宝乐,我们去逛商场吧,挑选一些婴儿用的用品。”

    “也不用这么急啊,上次你已经往家里置办了一堆了,买多了也是浪费。”

    “给孩子用的,怎么能说是浪费。”傅廷东一脸认真的纠正这个问题。

    宝乐叹了一声,“过两天再说,我今天赶时间,你先送我去节目组。”

    傅廷东愣了片刻,“还去节目组干什么?”

    “当然是录节目啊!”

    傅廷东默了默,一脸严肃的说:“你现在就给节目组打电话,这个节目不录了。”

    宝乐惊喜得瞪圆眼睛,“不录了?你开什么玩笑!”

    “你才是开玩笑,录节目的过程必定很辛苦,我不能让我孩子在你肚子里受累。”傅廷东的态度十分坚决。

    宝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家伙从早上开始张口闭口就是孩子,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她啦!

    于是,气呼呼的说道:“傅廷东,你就只心疼孩子!”

    傅廷东觉得她吃醋的样子格外可爱,脸上重新浮现出笑意,捏捏她的耳垂,柔声说:“我也心疼你啊,最心疼你。”

    宝乐对他的温柔还是挺没抵抗力的,顿时气消了很多,一脸为难的说:“可是,我都答应节目组了,合同都签了,临录之前退出,节目组会杀了我。”

    “不就是赔违约金,我们有的就是钱。大不了加倍的赔,他们不会跟钱过不去。”傅廷东见她还在犹豫,一把握住她的手,认真的说:“宝乐,我是说真的,我们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宝宝,这一定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我不想这个孩子再有任何闪失。”

    宝乐看得出,他是怕了,失去梦梦的痛苦,定是给他造成了很深的阴影。

    一直以来,她为他做的都太少太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让他放心。

    如果她连这个都不能答应他,他心里一定会一直不安。

    良久,她终于点点头,轻声说:“好,我听你的。”

    傅廷东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放心的微笑。

    “好了,我要听听宝宝的动静。”

    说着,他俯下身,将耳朵贴在她的小腹,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

    宝乐嗤笑出声,“你也太心急了,这才两个月不到,能听出什么呀!”

    傅廷东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着她,“你说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宝乐微微眯起眼睛,“男孩女孩都没有关系,只要他(她)能健康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我就心满意足了。[看本书请到 ]”

    “放心吧,一定会的。”傅廷东紧紧搂住她,在她耳边说:“宝乐,我们今天就去领证吧!”

    这么突然的提议,宝乐犹豫了下,开口道:“这事,也不至于那么急,等傅董回来以后再说吧,本来我们执意在一起就挺伤他心的,如果连声招呼都不打就领证,不好。”

    傅廷东怜惜的撩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好,听你的。”

    这个女人有时候虽然难驾驭,可是又懂事得让人心疼,他一定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爱她……

    *

    傅京山的手术进行的十分成功。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理修养之后,返回b市。

    傅廷东知道这个消息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赶回傅宅。

    傅廷年看到他回来,大概也猜到他回来得目的是什么,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什么,只好叮嘱道:“大哥,他的身体才康复了一些,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分寸。”

    傅廷东沉默片刻,“我知道。”

    彼时,傅京山正在花园里逗鸟,和之前相比,他的面色好了很多,不过还是能看出几分虚弱。

    傅廷东走到他身边,淡淡说道:“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傅京山冷哼一声,不无讽刺的说:“我可不信你会这么好心,专门来关心我。”

    傅廷东抿了抿唇,“我的确有话要跟你说。”

    傅京山背过身去,冷声说:“如果是为了那个女人,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听。”

    “说完我要说的话,我会出去的。”傅廷东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的说:“我是一定会娶宝乐为妻的,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儿子,如果你连孙子也不要的话,我会和宝乐一起离开,永远都不出现在你面前。”

    傅京山倏地回头,眉头紧锁,紧声问道:“孙子,是什么意思?”

    “她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

    这个消息简直如同重磅炸弹,傅京山惊愕的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

    他该说什么,恭喜吗,不可能,可是,心里却真的是感到惊喜的。

    原本气愤的心情,因为得知这个消息而烟消云散很多。他还以为,他有生之年可能不会享受到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傅廷东微微垂眸,又说:“其实,在这之前,宝乐还曾经怀过一个女儿,但是因为我的疏忽,那个孩子都没有机会来这个世界上看一眼。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给宝乐和她腹中的孩子一个交代。”

    傅京山更是无比震动,同时也有些难过。

    也就是说,他在不知情的时候,失去过一个孙女……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不是成心跟你作对,而是我对宝乐,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一生,我爱她,就只爱她,如果我甚至都不能对自己的女人负责到底,你放心把京南集团交给我吗?”

    傅廷东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傅京山僵在原地,面色颓然。

    老大的话,说的心平气和,却好像狠狠在他脸上打了一个耳光。

    他这一生,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京南集团上,事业不能说不成功,可他却觉得人生很失败。

    失败,就失败在感情上,可以说,他同时辜负了两个女人……

    傅廷年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为呆立着的他披上外套,轻声说:“爸,联姻就那么重要吗?你应该相信,大哥不需要跟任何人联姻,一样有能力经营好京南集团。”

    傅京山的眼神闪了闪。

    其实,他的心已经软了,可是这样被老大威胁着妥协,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我知道您很忌惮宝乐之前跟您的那层关系,也怕别人的流言蜚语,其实,最应该介意最应该害怕的,是大哥,大哥都不怕,您怕什么呢?生活都是过给自己的,不是给别人看的。更何况,大哥说一不二的性子你应该清楚,他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宝乐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的孙子,你忍心让自己的孙子流落在外吗?”

    听完老二这番话,傅京山陷入了沉默……

    当初,他怀着利用宝乐的心态,将她带进了傅家,不曾想,冥冥之中促成了她和老大的孽缘。

    这一切,或许都是命中注定。

    *

    宝乐退出《无限挑战》,安心在家养胎。

    于卿得知她怀孕的消息之后,直接懵逼了,张口就问:

    “孩子他爹,别告诉我是傅廷东。”

    “……很遗憾的告诉你,就是他。”

    于卿沉默了好半天,才道:“牛逼啊赵宝乐,我发现,我能带你这么艺人,真是三生有幸。”

    宝乐小心翼翼的问道:“卿卿,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能听出来就好。”

    “对不起啦,人家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于卿快气炸了,“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你先嫁给他爹,然后嫁给他,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还怎么立足?”

    宝乐沉默许久,缓缓说道:“我想过,成百上千次的想过这个问题,我知道,我要面对的,必定是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尖酸刻薄的恶语相向。可是,再让我重新来一百一千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我知道,傅廷东承受的压力,不比我少一分一毫,他能为我如此,我亦能为他如此。卿卿,你能理解我吗?”

    于卿深受触动,或许,正是爱情的力量,才能让人如此义无反顾。

    半晌过后,她叹了一声,“你都这么说了,除了恭喜,我还能说什么呢。”

    宝乐由衷的说道:“卿卿,谢谢你。也许等到你未来做出选择的时候,就能明白我此刻的心境了。”

    于卿陷入沉默……

    她想,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她永远都没有宝乐这么勇敢。

    *

    btv主办的一年一度的电影大赏到来,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红毯仪式和颁奖礼全程直播。

    这是业内比较认可的奖项之一,宝乐没有作品参赛,也就没有任何提名。

    不过,她却很关注这个颁奖礼,因为她认识的几个圈内朋友都有获提名,比如卢微、皇朝还有凌一菲。

    红毯仪式开始,宝乐准时守在电视前观看。

    傅廷东抱她在怀里,手也没闲着,剥着葡萄,剥好一颗,就递到她的嘴边。

    宝乐一边看电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等皇朝出来的时候,她明显就兴奋起来,也不搭理傅廷东,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视屏幕。

    嗷嗷嗷,太帅了,帅死了,怎么可以长这么好看……宝乐心里小鹿乱撞,那花痴模样,恨不得直接舔屏。

    傅廷东可不高兴了,身为他的女人,竟然对着其他男人花痴个半死,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他用力捏了一下她的屁股,沉沉说:“不许花痴!”

    宝乐看到他阴沉沉的脸色,知道他又小心眼了,捧着他的脸颊说道:“傅先生,大气一点好不好,我只不过有一双善于发现帅的眼睛。”

    傅廷东哼了一声,“那我帅还是他帅?”

    “你们都帅啊。”

    傅廷东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只能选一个。”

    宝乐为难了,歪着脑袋,苦恼的思索着。

    傅廷东见她这幅德行更来气,这有什么可想的,张口就来的答案,对她来说这么为难,皇朝在她心里就那么好吗???

    声音更低沉了几分:“快点回答。”

    迫于他的淫威,宝乐不敢惹怒他,只好赶紧说:“好啦,你帅,你帅还不行……”

    傅廷东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争强好胜,幼稚鬼……宝乐心里暗暗吐槽。

    颁奖礼进行的很顺利,一项项大奖逐一揭开——皇朝提名最佳男主,但是最终很遗憾没有获奖。凌一菲获得最佳女配,而卢微众望所归的摘得最佳女主角的桂冠。

    这也是宝乐期盼的结果,高兴之余,也有些郁闷。

    她摇了摇傅廷东的胳膊,闷闷的说道:“你看卢微好厉害啊,为什么我就拿不了奖。”

    “因为你演技烂啊。”傅廷东理所当然的说。

    宝乐倒也没有生气,毕竟这种话对她来说,早就听得耳朵生茧了。

    不过,失落的情绪还是难以隐藏,“我好像真的不适合当演员,连个最佳女主角都混不上,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失败啊。”

    “别瞎想。”傅廷东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脑袋,“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最佳女主角,你做不了评委和观众心中的最佳女主角,但是你是我心里的最佳女主角,这就够了。”

    宝乐心里甜蜜蜜的,这家伙,嘴巴越来越甜了啊……

    紧紧靠在他的怀里,心里满满都是幸福。

    是啊,不管你是多么糟糕的一个人,不论你身上有多少缺点,总会有一个人,毫无保留的爱着你,你在他心里是那么的独一无二,书都无法取代。

    至于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爱谁谁。

    正沉浸在幸福中,傅廷东突然说道:“宝乐,我们结婚吧。”

    “好啊。”宝乐随意的说道,仿佛在回答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

    傅廷东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次怎么这么爽快?”

    “你既然提出来了,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扫清了一切阻碍,对不对?”

    “今天老二给我打电话,他说,老头的意思是,让我们尽快结婚,不能让他的孙子名不正言不顺的出生。”

    宝乐心里一动,傅京山,到底不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人啊……

    他的松口,让她心里也宽慰不少。她拿起一旁的台历,看了一会儿,沉吟道:“我觉得明天就是个好日子,可以去领证,周末举办婚礼。”

    傅廷东挑眉,“周末举办婚礼?”

    宝乐斜眼看他,“咋了,不愿意啊?”

    “不是,我是觉得,这太仓促了。酒店没定,请帖没印……”

    “傅廷东。”宝乐打断他,平静的说道:“我早就想过了,我们的婚礼不必太隆重,只要最亲近的几个人见证一下就好。”木系斤弟。

    “那怎么可以!”

    “我之前嫁给过你父亲,现在又嫁给你,你大张旗鼓的操办婚事,是要把我置于何地。”

    傅廷东的手摸着她的后背,语气有些失落:“可是,我想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婚礼只是形式,重要的是跟你结婚,这就够了。”她能和他走到这一步,她已经很感激老天爷了,不敢奢求有什么盛大奢华的婚礼。

    “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很幸福。”宝乐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他,“谢谢你,傅廷东,一直没有放弃我。”

    傅廷东吻了吻她的额头,定定说道:“宝乐,相信我,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

    婚礼,最终以一种急不可耐的姿态袭来。

    时隔两年,宝乐两次嫁到傅家,只是对象从父亲变成儿子,挺神奇的。

    当然,这在外人看来,是违反伦理纲常的,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为人诟病。

    不过新郎和新娘都属于“没脸没皮”的主儿,双双拥有一颗金刚钻般的心,所以也无惧什么流言蜚语,恶言恶语。

    这场婚礼举办的格外低调,只邀请了一小部分亲朋好友,选在一家小教堂举办。

    宝乐一开始还挺淡定的,不过随着婚期的逼近,心里的感觉就越来越多。

    有些甜蜜,有些紧张,有些期待,有些忐忑……

    婚礼举办的前一晚,傅廷东洗漱完,带着牙膏香气的嘴凑过去亲了亲宝乐的脸颊,粗粝的掌心落在她腰间光滑的肌肤上,眼底蕴着别有深意的笑意,“老婆,我们来行周公之礼吧。”

    宝乐推了下他,凶巴巴的说道:“你不许乱来啊,明天要举办仪式,我要早休息。”

    傅廷东拿胡茬蹭了蹭她的脸颊,有点撒娇的口吻,“运动一下,才会睡得更香。”

    宝乐娇瞪他一眼,“不行,医生说了前三个月要小心。”

    傅廷东一听就蔫了,这么说他还要再憋一个月,太煎熬了……

    不过,为了宝宝,他忍了!

    注意到宝乐略显严肃的表情,他捏了捏她的脸蛋,“都要结婚了,怎么还拉着脸,多笑笑。”

    宝乐抬抬眼皮:“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没你那么有信心。”

    傅廷东拍拍她的脑袋,“没信心?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宝乐也觉得不像,她可从来没这么患得患失过……

    这些年,和这个男人兜兜转转,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竟然还是牵住了她的手。

    宝乐窝在他的怀里,小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画着圈圈,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傅廷东,我有一件事特纳闷,你到底看上我哪儿了?”

    傅廷东眉一挑:“看上你石头一样的脑袋了。”

    宝乐抱住他,惊喜万分的啜泣:“老天,我真是太惊喜太意外了,别人都只会看上我的美貌,唯独你,爱上了我的灵魂,你太有内涵了!”

    傅廷东无语,她还能更白痴一点吗?

    不过仔细想想,他到底看上她哪儿了呢,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身上有他讨厌的种种特质,可这些特质组合起来又让他爱得不行。越想避开,越是牵引,越想远离,越是拉扯……不知不觉,就陷入她的漩涡中。

    有些人说不上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她就是他的独一无二。

    *

    翌日。

    似乎为了迎合今天的氛围,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为了避人耳目,婚礼在一个小教堂低调的进行,到达现场的,除了傅家人,只有他们最亲近的一些好友。宝乐这边,只邀请了弟弟宝岩、保姆李莉、于卿、噜噜还有悠悠,只不过,还有一个人跟着于卿不请自来了——柏林。

    碧绿的草地上,喷泉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在牧师的主持下,宝乐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红地毯那端慢慢的走来。

    傅廷东穿着一身纯黑色西装,身姿颀长挺拔,像油画里走出来的骑士,准备好守护着最心爱的女人。

    宝乐微微眯眼,觉得有些恍惚。

    她觉得,她花了很多年做了一个美丽的梦,而今,这个梦就要实现了。她忍不住微微勾起唇,发自内心的微笑。

    两个人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交换戒指,深情拥抱,相互亲吻对方。

    现场其他人,几乎都是他们这场感情的见证者,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无不为之动容。

    到了扔捧花的时候,原飞一把甩开傅廷年的手,奋力的挤到最前面,做好抢捧花的架势。傅廷年叹了一声,只能无奈的笑笑。

    傅廷臣见状,怎么能允许这种好事落到那个女人头上,赶紧拉着自己女朋友往前挤,企图找个好位置。

    宝乐背过身,将手里的捧花一抛。

    原飞和温暖同时跳起来去抢捧花,结果,两人都扑了个空。

    不偏不倚,捧花落在一旁另一个人的怀里。

    原飞和温暖向那人看去,都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于卿自己都愣了,她压根就没想过接捧花,怎么会……

    宝乐转过身,看到自己的经纪人抱着捧花发呆,微笑着走到她身边,高兴的说道:“卿卿,恭喜啦,你要加把劲了。”

    于卿狐疑的问道:“宝乐,你是故意的吗?”

    “我背对着你,就算是故意也很需要技术含量的。”宝乐拍拍她的肩膀,冲她眨眨眼睛,“是巧合,也是天意,就像生活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奇迹。”

    于卿看着手里捧花,若有所思……

    高大英俊的柏林专注的看着她,湖水般的眼眸一片柔情……

    而一旁呢,原飞抱着傅廷年的胳膊,一脸娇嗔的撒着娇,傅廷年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纵容。傅廷臣则搂着温暖,在她耳边亲昵低语,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温暖忍不住开心笑出声。

    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时光仿佛都静止在这一刻的美好中。

    宝乐抬起头,和身旁的男人相视一笑,两个人同时伸出手,紧紧相握。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深处,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她得到了爱,她身边的人也得到了爱,这才是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