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农媳 > 274:临安,宁一世

274:临安,宁一世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叶草心
    新帝在位不过一百天,江山易主,当即,众大臣首推淮南王称帝。

    这次起义,本就是以淮南王为首,一举攻入城。

    萧太启见大势也去,于萧璟萧宁两人相互,落荒而逃。

    逃出城后,未出丰司,就被卫骁拦了下来,当诛。

    宫变后的第三日,淮南王称帝,改年号建元,举国同庆。

    这几日,朝廷变动十分之大,有赏有罚。

    刘浩然一直在暗处助萧家,有功。

    所以,在事定后,他为刘家平反,将祖父刘睿从雷州接回刘府。

    继续当任太傅一职。

    而淮南王称帝不过两日,就立了萧煜司为太子,这也算是与洪西王的约定。

    萧煜恒则是继了淮南王的位置,守在淮南,当京城中的事情都稳定了下来,他启程先去了并州,去接贺喜回京,准备婚事。

    在京中,由他爹娘主持婚事后,方回到在淮南王府。

    这一次,他们不再是外姓王,而是萧家的嫡亲王。

    贺澜听到这一消息时,还悠闲的在小院里坐着晒太阳。

    她身前是云焕新制的小木桌。

    上面摆着一个简单的绣篮子。

    她侧了侧脑袋,对着阳光,引线穿针,手中捏着一块软滑的绸缎布,肚子孩儿出生的时候应该是夏季,她想亲手做几件小衣裳。大抵是真的做了母亲,当初她见大翠花做针线活时,还说道她。如今自己也学着她,做起了小衣裳,这些个月数,她还真的有些想她了。

    她一边缝制着,一边道:“那孙剑呢?他功不可没,已经顶了萧宁的缺,被提任到兵部尚书了。”他又说着:“夏二老爷这几日正打算将城主之位交给夏仲衍。应该是等他成亲后了。”

    “四月初六,就差两日了。阿焕,夏府离咱们家近,梅素瑾成婚,我想去看看。”她撒着娇。看着云焕时,两眼泛着光。

    云焕盯着贺澜浅浅一笑,无奈的抚了抚她光洁的额头:“那到时候你不许乱走,就待在我身边。”算是答应了她。

    “这是当然了。”贺澜心中一喜,闷了数日,夏府于他们也就是一门之隔,她也未去过,想想后日梅素瑾成婚时的模样,心里还是欢喜的。她乐呵呵的点着头,笑的有些发傻。

    云焕在这次宫变后,他虽然未上京。却被封了一个公爵,府邸新建在雷州,为宁国公府。

    贺澜这个小小村妇,也跟着沾了大光,萧煜恒与贺喜成亲,他们贺家。当即成了萧家外戚。

    一脚踏入了半个皇家。

    等宁国公府建成的时候,约莫要几个月后了。她不急,这小小院子,她住的也十分惬意。

    云焕起身轻轻的吻上她的眉骨处,轻声道:“一会,咱们家有客要来。”

    贺澜眼帘微低,她面上露出几分娇羞来,清了清嗓子,“是谁?”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云焕动着嘴角,与她卖起了关子。

    贺澜本就是个好奇心重的人,被云焕这么一弄,心里就像被猫挠了似的,好奇的厉害。

    她故意板起脸来:“阿焕,你是存心的罢,快告诉我,那我来猜猜,是喜妹?!不对不对,他们这新婚燕尔的,就算是到夏府吃喜酒,也不该早过来两日。”贺澜瞅着云焕:“难不成是孙剑兄妹俩?”

    见云焕不说话,她忽的瞪大了眸子,贼贼笑着:“阿焕,我知道了。”

    “那你说说。”他好笑的看着她,忽然发觉他真的娶了一个活宝回来,眼中溢着柔光。

    “咳,咳,是祁子枫与紫凝!”祁子枫与云焕自小交好,后日是夏仲衍与梅素瑾的婚事,他们在京要提早出发,所以,今日应该是他们过来。

    “三娘,你猜得……”云焕笑了笑,正要说话,外面忽有小厮跑了进来,说是有客到。

    云焕让小厮将人带过来。

    贺澜挑起了眉头,想看看自己猜得对不对,她迫不及待的起了身:“阿焕,我也要去。”

    “我差人将他们带过来了。”云焕说道。

    贺澜点头,伸着脖子张望着。

    片刻,小厮将人带了过来,贺澜远瞧着从垂花门走入的两人,瞪大了眼睛,这熟悉又陌生的模样,她动了动脑子,忽的,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不上话来,就是指着他们两人,看向云焕。

    云焕认真的点头。

    贺澜顿了顿,移了两步。

    “三娘,怎么,不认识我们了?”

    是熟悉的声音,贺澜这才回过神来:“大翠花!张琮!你们……这才对嘛,这样多好。”

    大翠花嘿嘿一笑:“我与张琮也这样想着,想不到胖了大半辈子,还能变成这个模样。”

    大翠花与张琮瘦了下来,虽说没有瘦的多厉害,但比起之前,已经是很瘦了,眼前的大翠花,约莫就是一百三十斤左右。

    张琮个子不低,大抵是一百四五左右。

    果然胖子都是潜力股,大翠花瘦了之后,脸不知道小了多少,五宫也变得突出了,她瞧着大好。

    没想到贺澜猜了半天,还是没猜对,不过看见大翠花与张琮过来,她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正想他们了,他们就来了,能不高兴嘛。

    心知是云焕差人接他们过来的,她心里暖暖的。

    “三娘,你有身子了!盼了这么久,总算有了!”大翠花大喝一声。

    “我哪里有盼……”贺澜窘迫的看向大翠花。怎么这话也说出来了,忽然感受到云焕灼热的眼光,她忙改口:“咳咳……你说的对。说得对,可算盼着了。”

    她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狗腿呢,她小声嘟囔着:“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云焕一把楼过了她的腰,唇微低,在她耳边蹭着:“夫人,你方才说什么呢。”

    “阿?没啥,没啥。”贺澜频频摇头。重复的说道。

    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竟然忘了云焕的听力可不比寻常啊。

    其实。大翠花这次来,也是过来看梅素瑾的婚事,大翠花与梅素瑾当初在饭庄同待过,梅素瑾认识的人本就没几个。自然是要将认识的都叫过来。

    正好云焕去了送了信,他们便提早两日来,这两日,就暂在院子里住下。

    张琮与她说了饭庄上的事情,说韩五新收了几个徒弟,这几个徒弟都已经被他带了出来,经他这么一说,贺澜想,她雷州酒楼里的厨子也有着落了。

    两日后。夏府红绸布府,红色的大灯笼高高挂于府上的每一个角落。

    天还灰蒙蒙的时候,贺澜就被敲锣打鼓声吵了起来。

    这声声吹响。气势浩大,足足维持了个把时辰。

    紧接着响起的又是爆竹声。

    贺澜自知睡不着,便睁开了眸子,发现云焕也醒着,冲着他暖暖一笑:“阿焕,成亲真好。梅素瑾嫁入夏府会好的。”

    云焕目中澄澈如潭,他笑看着贺澜。点点头。

    两人在床榻上赖了一会,便起身梳洗打扮了。

    今日贺澜穿着玫粉色的罗缎宽袖衣,白芍替她盘了一个堕马髻,两鬓贴着珠花。

    发髻一侧,没入了一根翠色的发簪。

    出屋时,张琮与大翠花也准备好了。

    他们四人齐齐从后门而出,绕过夏府,方到了夏府正门。

    这会儿,花轿已经抬到梅府了。

    夏仲衍去接新娘子了。

    门口拥挤着看热闹的人,新人匆匆,门口有家丁在收宴贴。

    云焕取出帖子,方扶着贺澜,小心的进了府内。

    园子中,宾客将至,夏老夫人,夏夫人招呼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有京中来人,也有淮南地区的,忙碌十分。

    贺澜他们先落了座。

    不过片刻,身边就有过来与云焕说话客套的人。

    “三姐。”是贺喜的声音。

    贺喜已经盘上妇人髻,小脸满载着新婚的欢喜,萧煜恒紧跟着身侧,神色轻松。

    贺澜与贺喜在一旁说着悄悄话,他忽然听到了萧煜恒的声音:“现在,你都成我的三姐夫了,怎么叫都觉得怪怪的。”

    “哈哈。”众人都笑出了声。

    说闹着,祁子枫携紫凝也过夏府了。

    是云焕先看见了他,起身冲远处招呼了一声:“沛之,来了。”

    这一次趁着夏仲衍的婚事,人们都聚在了一起。

    欢喜声不断。

    喜气增添。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贺澜悠的笑出了声,她挺直身子望着,远远的,瞧见夏仲衍正一脸紧张的拉着梅素瑾跨火盆。

    梅素瑾蒙着红盖头,是看不清她的模样。

    等他们进入花厅后,夏仲衍冲着他们这边笑着,其实手心早生出了细汗。

    待他们站好,喜婆方高声呦呵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这依着规矩一切弄过这话,贺澜不禁看着眼红了。

    “怎么了?”云焕紧张的看向了她。

    “阿焕,我们没有经历过婚事。”她穿过来,他重生后,就已经是婚后了,他们没有像夏仲衍他们这样的婚礼。

    贺澜心里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云焕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柔和的望着她:“那咱们也办一次!”

    贺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人还以为你要娶新夫人了呢。”

    “不许乱说。”云焕递了她一眼。

    他们在夏府留到了下午,贺澜打了一个哈欠,有些乏了,云焕便与他们说,先送她回去,大翠花听了,也要跟着一同去。

    她搀着贺澜,从后门回了临安居,还未进上房,贺澜忽然脚下一软,崴了脚,险些摔在地上。

    “三娘,痛不痛。”云焕急着扶住了贺澜,立马湿了脊背,额间青筋突起。

    “哪有那么娇弱。”她缓缓站起身子,笑道:“没事,走……啊…”她身子立马弯了下去,“阿焕,我肚子疼……”疼的眼睛都刺得慌。

    肚子似乎在往下坠,她立即疼的苍白了脸,额间大滴大滴的汗珠往下冒。

    云焕手无足措的慌乱着:“三娘,三娘。”

    东厢房的云毅听见了动静,出来一看,急着走近:“是不是要生了!”

    “可还没到日子啊,这才八个月……”云焕话到一般,害怕的不敢再说。

    “许霖,快去请稳婆,白芍,你去打盆热水来。”大翠花是生过孩子的人,她忙吩咐着,先将贺澜扶进了屋中。

    “夫人要生了?少爷,我会接生。”后罩房的仆妇急匆匆地进了后院,她撸了两袖,见云焕要进,立即拦了下来:“老爷少爷放心,还没我老婆子接生不出来的孩子,少爷且放心等着,可不敢进去,晦气。”

    云焕急的满头大汗,两手交叠着,只听屋内传出一声声嘶吼声,每吼一声,他的心都跟着颤一下。

    忽的门开了,白芍端着一盆血水急忙走出,都来不及回话,将水换了,又端新水进屋去。

    云焕瞧着这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出来,整个人的心都凉了。

    “夫人,用力,用力!头出来了,夫人再加把劲!”

    “三娘,用力啊!”

    贺澜手紧紧扭着床被,她额间大汗:“啊!啊!”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声力竭吼着:“阿焕,我要杀了你!!啊!痛!”

    伴着这一声吼喝,忽的传来婴儿的嘤嘤哭啼声,贺澜听见这一声,顿时松下一口气,浑身疲软了下去。

    “三娘,是个男儿,是个男儿。”大翠花凑近床头,看着虚弱无力的贺澜,她高兴的说道。

    贺澜闻言,点点头。

    这罢仆妇立即出去给云焕报了喜讯:“恭喜老爷,恭喜少爷,喜得贵子,喜得贵子。”

    那仆妇擦了一把额间的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云焕不等仆妇将话说完,已经疾步冲进了屋中,他一股脑的靠近床榻,紧紧的握着贺澜已经无力的手掌:“夫人,夫人。”他声声喊着。

    贺澜动了动唇角,有些发不出声音来,只见嘴唇上下一张一合的动着。

    “夫人,你说什么?”云焕见她嘴动,却不闻声,他附过耳,靠近了她的唇边。

    贺澜呼了几口气,待他靠过来之后,用仅能两人听见的声音,低声喝道:“云焕,你王八蛋……”

    (全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