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嫡女凶猛 > 169:定居甘城(终章)

169:定居甘城(终章)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叶草心
    “子玉,女皇所为,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她也有她的职责,她是一国之主,不能弃自己的子民而不顾,就像先皇没有为女皇离开大周一样,其实,她也是爱你的。”季锦紧紧握住子玉冰凉的手掌,一字一句道。

    子玉默然,没有说话,但季锦的话,的确让他的心沉了下来。

    子玉其实早有猜测,也一直在查这件事,小的时候,还问过父皇几次,被罚骂之后,生母就深深的藏在心中,后来,听闻只有西凉国的皇族中人才会有一双琥珀色的双眸,那时,生母离他更近一步了。

    见子玉眼眸低垂,扇羽般的睫毛微微扑闪着,折射下的阴影打在他的脸色,十分的柔和,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

    在西凉国待了两日,他们又离开了。

    苏暄虽然不舍,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在甘城距西凉国不远,随时可以回西凉国,望着子玉,苏暄叹气一声,似乎心中还有心愿未了。

    离别总是特别的伤感,季锦虽然只在西凉国待了几日,可还是感受到了西凉国百姓们的热情和女皇苏暄柔情的另一面。

    子玉携着季锦往出走了几步,突然,子玉的脚步停住,侧目看一眼季锦,随即转身,望着苏暄,道:“在大周,我应该这样喊您,母后……”

    闻言,季锦愣在了一旁,更别说是苏暄了。

    苏暄欣慰的看着子玉,千言万语涌在心头变成了一句话,她拍了拍子玉的肩头:“孩子,以后有时间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子玉应着,又停留一会,便与季锦离开了。

    这一次,他们直奔甘城,那是季锦一直听子玉提起。却未曾去过的地方,于甘城,她心里有着别样的憧憬。

    这一次没有见到白千羽,倒是有些可惜。

    季锦呼了口气,眼皮有些发沉。

    “阿锦。你先睡会。离甘城还要几个时辰,到了我喊你。”

    听着子玉的话,季锦点点头。缩了缩身子,在他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眯眼睡着。睡得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还做了一个短短的梦。

    梦中,茫茫一片白雪,覆盖了整座群白山,她站在空虚的境地,看着后山空地,有一小男童和小女童。

    两人的脸颊冻的通红。只见小男童瞪着圆眼看向旁边艰苦蹲着马步的小女童,稚嫩的嗓音发出,“阿锦,被师傅罚了吧,早与你说,别下山。别下山,瞧,受苦头了吧。”

    小女童瞥了眼小男童:“哼!臭小子,过会再收拾你!”

    季锦望着这一幕,不由的嘴角弯起。

    突然梦境一变。她立于花海田地间,低头可闻阵阵的芬芳,弥漫在整个空气中,望不到的尽头处,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季锦大步的穿过这片花海,却怎么也走不到尽头,也看着那个人影越来越远。

    肩头突然被紧紧压住,她回过头,清晰的脸庞放大在她眼前,温润的笑容,琥珀色的双目,她深深陷入那深邃的眼底,原来要追逐的人并不是她所想要的人。

    “阿锦,醒醒。”

    传来子玉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季锦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恍然回了神,惺忪的眼眸中瞧见了子玉的那张熟悉的面容,她又笑了。

    一同下了马车,春风拂面,没有一丝寒意,深深的呼吸,似乎还能闻见远处传来的香气,不止是花香,还有泥土香,草绿香。

    季锦抿着唇:“子玉啊,想不到你小时候就晓得甘城这等好地方了。”

    子玉顺着季锦的话,笑说着:“因为我以前就开始为你考虑了。”子玉眉头一跳,靠近季锦,眸中露出几分别样的意味:“阿锦,你都不打算奖赏我一下?”

    季锦一把推开子玉,故做出一脸嫌弃的模样:“臭小子,想什么呢?!”

    “当然是想阿锦你了。”子玉一脸玩笑的模样,却是认真的开了口。

    闻言,她的心里被装的满满的,抿着唇角,憋着笑,轻咳一声,方才开始看向眼前的一座大宅子,看着紧闭的朱红色大门,她问:“怎么到这了?这是哪?”

    子玉牵起季锦,步上层层石阶,指着悬在高出的牌匾:“逍遥居,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里面的布局同群白山上的逍遥居有些出入,阿锦,以后这可就交给你打理了。”

    季锦翻了翻白眼,“我打理这宅子,那你做什么?”

    子玉手指在季锦高挺的鼻骨上轻轻一滑,“当然是出去挣银两,不然怎么养活我的阿锦。”

    季锦干咳一声,不自觉的脸色又泛起了红晕。

    童三瞧着两位恩爱的主子,偷偷的抿嘴笑着,然踏着小步,将大门打开,让季锦与子玉入内。

    院中极为的幽清,除了几间空置的房屋,基本上再无其他,的确是需要好好的打理一番,季锦默了几秒:“子玉,我想将清冬和小青也接到这。”

    “也好。”子玉扭头吩咐了一声,让童三即日启程,将清冬与小青接到甘城。

    午时,季锦在灶房捣鼓了半天,终于做出了几道菜,要是让她出菜名,她也说不上来,看着自己做的饭菜,实在是惨不忍睹,将那些个盘子端到木质方桌上,都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的。

    季锦干笑一声:“尝尝罢。”

    见子玉不嫌弃的动了筷子,然后……她认真的等着子玉做出评价。

    见子玉时长不说话,她顿了顿:“怎么样?”

    子玉摇摇头:“阿锦,不好吃,以后可得加把劲了。”

    要不要这么直接!季锦撇了撇嘴,自己拿起筷子,闻了闻,还没吃到口中,感觉喉咙有东西涌上来,她立即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真的难吃到这种地步?光是闻着味儿就能吐出来?季锦擦了擦嘴角、

    “阿锦,怎么了?”子玉扶着季锦,急切的问道。

    “真的不好吃?”季锦还是想尝一尝,可才是看了一眼方桌,肚子又东西涌上来。

    子玉有些担心,端起季锦的胳膊,凝神把起了脉。

    季锦虚着身子,一旁笑道:“子玉,你还会把脉?”

    子玉脸色变了变,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又重新把了一次,见子玉这副表情,季锦心里也开始不踏实,难道是蛊毒还未清?

    突然身子被一股力道拉过,紧紧的贴着子玉的胸膛,季锦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发飘,脚尖离地。

    “阿锦,是喜脉,喜脉,我要当爹了!阿锦,是我们的孩子!!”子玉言语激动,紧紧的抱着季锦的身体。

    季锦震惊之余也是欣喜,是啊,他们的孩子,季锦欢喜的笑着,拍了拍子玉:“好了子玉,再这样,我都呼吸不了了,快将我放下来。”

    “对对,要小心一点,阿锦,我扶着你。”子玉小心翼翼的,生怕季锦磕着碰着。

    季锦无奈的笑了笑,手轻轻的抚在肚皮上:“才几个月,哪有这么金贵。”

    …………

    五年后,夏日炎炎,午后的蝉鸣声更加响亮了,逍遥居中传出一阵阵哭泣声,吵得人不得安宁。

    一身穿水青色绫罗缎子的年轻妇人,面容精致,脸皮白净得如同一张白纸,她额头光洁,梳着妇人应有的发髻,眉头微皱,冲着东边的屋里喊道:“桃子!你是不是又欺负弟弟了!”

    急急忙忙走来的俊俏男子,抹了抹额间的热汗,“阿锦,小声些,将孩子都吓着了。”

    “还不是他们两个太不听话了,还有你,子玉!还好意思说,累死我了,今天晚上别想和我睡,我要陪儿子!”季锦眉头一拧,与子玉说着。

    “阿锦,不要,你可不能有了儿子忘了夫啊!阿锦,我还有好多话与你说呢,我们屋里说。”子玉一把将季锦搂抱住,热气一一喷洒在季锦的脖间处,弄的季锦不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是痒痒的。

    季锦哼了一声,正要开口,突然身子离地,被子玉直接横抱了起来,季锦惊得直拍打着子玉的肩头,一阵娇羞:“呀,子玉,快放我下来,让人瞧见多不好,快快!”

    子玉却道:“谁敢说不好!”

    “子玉,快放我下来,青天白日的,孩子还醒着呢,让他们瞧见了多不好。”季锦尽可能的说服着子玉,谁让她之前用话激了子玉。

    子玉嘴角微微上扬,俯首看着季锦,见季锦的红唇一张一合,十分的诱人,而季锦俨然还没有察觉,一直说个不停。

    子玉立即将季锦的话吞没在口中,轻轻的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吸允着,像是怎么样都吻不够,舌尖的缠绕,季锦被吻的意乱神迷,呼吸不够,她紧紧环住子玉的脖间。

    沿着脖间,一路吻下,季锦羞红了脸,将脸埋在子玉的胸怀中,不管怎么样,季锦对于子玉,就是没有半点法子,谁让她是深深的陷入了,且再也拔不出来……

    (完)

    嫡女已经完本了,虽然不舍,却还是结束了,文中有许多的不足,谢谢支持叶草的每一位亲们,也欢迎亲们移步叶草的新坑,《农媳》

    讲述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