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上前女友 > 第99章 最是伤心时

第99章 最是伤心时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老茧
    "啧"我走近说:"不听话是吧?我真动手了——"刚刚想挽衣袖来着,动作都快出来了才想起自己没穿上衣。

    黄小璐往后一缩,有点委屈的说:"我,我脱还不行么。你转身。"

    手里拿着外套衬衣出洞冲洗,想到刚刚鹌鹑一样缩着身子的黄小璐,不禁有些好笑。她也有今日,不过我没敢笑话她,怕她冲动发飙。

    我是不是有点邪恶呀?刚刚还问她要不要帮忙洗罩罩来着,其实她的罩罩只是湿了,并不脏。

    我洗干净外衣进洞没看她,先把衣服架上烤,这才回头看她。

    黄小璐那条断腿一直都保持着平伸的姿势,另一条腿支抱在胸前。可能怕被我看到什么。

    我有点为难的问她说:"自己能脱裤子吧?"可不能等上衣干了再脱,她又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刚刚威胁着让她脱衣,可能同时脱掉了她的所有的坚强。所以她看我时有些畏缩:"不脱不行吗?你试一下就这样帮我绑腿好不好?"

    我说:"不是绑腿的问题了,你现在在感冒发烧,湿衣服穿着会要了你的小命的——"

    "可是,可是我自己脱不了。"

    意外惊喜,她居然不反对脱裤,只是听她这么说我也头疼:"要不,你先解裤腰带,呆会儿我闭着眼睛帮你拉下来?"

    黄小璐居然又顺从的答应了。

    我闭眼拉她裤子的时候心跳得厉害。这孤男寡女共处一洞,又是在夜里做这么容易让人遐想的事,我要没点反应,那肯定是零件生锈了。

    一直到拿她裤子转身我才睁开眼。没敢坚持让她脱内内,那个太惹火了,偶会流鼻血哒!!!

    就这样烤吧,那破玩意儿就巴掌大,很容易干。湿烤应该也不会太影响身体健康,反正我就是那么烤的。

    挂好裤子后我回来有点不敢看她。

    一大美女,摊着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坐那,你好意思看呀?别说是看,就是想我也来感了。刚刚黄小璐有瞄一眼我下面,把我给尴尬的……

    她的腿伤得挺严重的,肿起来好大一块。我一专心看伤,总算没再出丑。冬欢引号。

    断腿我不会治。只是尽量帮她复位拿树枝固定。

    刚刚撕我自己的裤腿给她包扎的时候把我给心疼的,怎么就没想起她的丝袜在那边烤着呢?拿什么绑有那个方便啊?白白撕坏了我一条裤子。

    裤子是庄香买的,价格我不知道,但想来应该不少于几百块,她就没买过太便宜的东西给我。撕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买的地摊货呢,撕完才想起是庄香买的。

    黄小璐一直拿手压着t恤遮重点,我也是收工才看到。有点郁闷,有点鼻头发痒。

    我跟她说:"我抱你去烤一下火吧,不许骂人。"我看到她的嘴皮子动了才说的。

    黄小璐脸一红就不说了。

    我铺了坐垫才很小心的把她抱过去。这过程把我的心儿给荡漾的,她腿部的肌肤好滑腻呢,身子很有弹性。

    我猜黄小璐是真没经历过男人,刚刚我的腹部碰到她隔着层薄衫的身子的时候,我很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紧张。她也不太敢看我,因为我没穿上衣呢。有点失望,可怜我那八块腹肌,不知道她看到木有,虚荣挫败呀!

    我们一块烤火的时候气氛有些尴尬,因为我们都穿太少了。

    之前那通跑把我给累的,事情一忙完疲惫就一下子涌上来,再美的美女坐在我身边我也睡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睡了有多久,突然被一阵参差不齐的呼叫声惊醒,我睁眼一看,黄小璐居然钻在我怀里睡,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难怪我梦里老觉得有东西在压我。

    我分辨出外头真是有人在喊话,人不少,隐隐还听出黄小璐跟我的名字后,我心里一喜,摇黄小璐说:"小,黄警官,快醒醒,有人来找我们了。"

    黄小璐呢喃几句,居然不醒。

    我心里一惊,摸她额头没探出温度来。我们旁边的火堆还没灭呢,能探出来就怪了。不过我还是确定黄小璐就是发烧了,要不然我这么摇她她能不醒啊?

    我听见人声越来越近,见黄小璐身上还穿着单衣,怕她的身子被太多人看到将来闹事,便硬着头皮帮她把衣服给穿上了。

    那一通忙把我给鸡动的,还好她一直不醒,要不然就尴尬了……

    第二天醒来,我也躺在齐家寨医疗站的病床上了。

    我也发烧了,不过没黄小璐严重,她还躺在我旁边的病床上打着吊针睡呢,恬静的脸上已经没有昨晚的慌乱与狼狈,小脸粉嘟嘟的,不知道是高烧没退还是晨光给照的。

    从没近距离这么仔细看过黄小璐,我突然觉得她的美并不比庄香差,小痘痘也没了,如果她不凶巴巴的骂人,绝对能迷死宅男一片。

    我没好意思继续看她,起身出去看朝阳,挺美的,空气也清鲜……

    齐家寨的事暂告一段落,因为夏警官查不出牛勇他们打架的原因,只好打算回局里再发照片寻人。他觉得只要找到死者都是谁,就能剥析出案情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过我骗他,反正牛勇是被确定已死了。

    黄小璐被再送进市医院重新诊疗我就没再见过她了,那天她醒过来也没问我什么,只是脸红红的看我,眼睛好像会说话。

    我跟项小晴回市里,第一时间是开了两间房睡觉。这几天累得够呛,不休息一下没体力做事。牛勇的事也不急了,反正就是把尸体烧了,把骨灰带回去。

    我一直没跟项小晴说牛勇是装死,见她一直郁郁寡欢,心里挺内疚的。

    火化那天她出奇的没哭,只是回去后把自己锁在酒店客房里。

    我已经连休了好几天假,齐沐晨居然没催我回去。立华的案子倒没什么,合同里约定的时间还很充裕,只要我不超时就没问题。

    我计划着再陪项小晴在这边呆一晚上,所以回房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床头的电话把我吵醒的。

    我拿起来迷迷糊糊问了声:"谁?"

    "我,过我房间一下。"

    那边说完话就把电话挂了,我使劲想了下才想起那是项小晴的声音。

    她想干嘛?

    我起床拉开窗帘一看,外面已经星光点点。

    我这一觉睡得可真沉呀!从中午一直睡到半夜,看手机都十点多了。

    我上洗澡间随便抹了把脸就去找项小晴。

    她给我开门的时候,我见到她脸上红扑扑的,张嘴全是酒气。

    "你喝酒了?"我问项小晴。

    "嗯!你陪我喝点。"项小晴说着就丢下我自己先进里面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跟在她后面进去。

    走到里头一看,可把我给吓的,她房间的地面丢了好几个空酒瓶了,都啤酒,下酒的点心散了一地。

    我看她一眼,着实责备不出口,也说不出劝解的话。

    人心里憋着劲儿,不找个方式发泄会很难受的。我以前是不抽烟的,后来抽出习惯就是因为工作不顺养出来的。

    她需要发泄,我又何尝不需要呢?瞒着她有关牛勇的事,我心里难受着呢!我闷声不响的过去,一屁股坐地上,拎起瓶酒开了就灌,先干掉一瓶再说。

    项小晴没对我表现出景仰的意思,可能是我这点量她还瞧不上眼。她也开了瓶酒,跟我碰上一下就灌,不过她没打算干完,只是喝几口就放下了,然后抓东西吃。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的,东西买挺多的,什么都有,我正饿着肚子呢,灌完酒也学她那样毫无形象的抓东西吃。

    我们俩货都有点怪,谁都不说话,只是不时开酒碰了喝,喝得那是天昏地暗的……

    唉!我TM好像做错事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醉倒睡过去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头痛欲裂,揉了好一会儿太阳穴才有心睁眼瞧四周。

    这一瞧可把我给吓的,项小晴就躺我旁边睡呢。被子盖得不低,我却还是瞧见了她光溜溜两个肩头,而我,跟她躺的是同一被窝。我们俩贴得挺近的,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她丰腴的身子好像都碰到我了。

    我求爷爷告奶奶的拉开被子往里一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