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万千殊途,你是归途 > 第340章 全文完

第340章 全文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陌曲寒
    顾鸿翰有瞬间的错鄂,随即是很满意她的反应,地方太小,明显不够用,还要顾及到身边有个孩子。..

    两人滚在一起。天雷勾地火,她的身体因为他而颤抖不止,孤姻从未想过,有一天还会跟顾鸿翰如此,她从主动变成被动。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索求,最后,她满足的靠在他的怀里。

    “孩子的事,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她听到他问她,孤姻勾了下唇角。

    “一辈子!”

    几乎是同一瞬间,落在她腰间的手,狠狠的拧了她一把,孤姻吃痛的叫了一声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顾鸿翰紧紧的盯着她,女人真是狠心,竟然打算瞒着她一辈子。

    “顾鸿翰,这四年你过得好吗?”

    孤姻一直想问这个问题,离开她,他是不是过得好一点。至少不会有生命堪忧。

    她害怕自己命硬,总是做着慈善的事,把自己爱传递给那些需要的人,思寒在她眼里,是唯一。

    是她必须好好的要保护的人。

    “不好。”

    孤姻清楚的感觉到身后的人一僵,低沉的话语从他的薄唇里吐出。

    “因为没有你!”

    孤姻的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其实她也过得不好。同样的原因,也是因为没有他。

    孤姻清楚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实都一直有这个人,只是,她害怕接近,她担心她的靠近会让他有生命危险。

    甚至在这一刻,她都在想,自己要如何带着思寒偷偷的从他身边溜走

    “这次,又打算逃去哪里?”他像知道她所想似的,一开口直接询问道。

    孤姻心头一涩,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要如何告诉他,自己命硬,可能会害了他。

    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他有任何的意外。

    接下来,顾鸿翰告诉她,四年前,她离开南城后,所发生的所有事。

    孤姻在看到任静宜后,拎着包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南城。顾鸿翰带着早餐回到房间,里面的人却已经换了,任静宜坐在床上,平静的看着拎着早餐僵站在门口的男人。

    那一刻,顾鸿翰的心是难堪的。

    因为,孤姻的离开,代表着她的放弃,甚至还有她的选择,顾鸿翰这个男人在她的眼里,也不过如此。

    任静宜把结婚证摆放在他面前,声色冷静的说,“我们是夫妻。”

    顾鸿翰很不喜欢被人要挟,这场婚姻就是任家一意孤行的结果,甚至都没有通知他,强行为两人领取结婚证,绑着他在任静宜的身边。

    任远炎的算盘打得很透彻,为了女儿的同时,亦是为了他自己。

    顾鸿翰当着任静宜的面把那两本结婚证撕得粉碎。

    任静宜并没有阻止,经过两年,她的性情也变了,不像当初那般痴迷顾鸿翰,即使面对她以前一直向往的结果,她并没有表现得很开心。

    反而是心凉透彻。

    “去民政局。”撕完东西后,顾鸿翰转着任静宜的手臂往门口走去,孤姻的离开,他把所有的问题都追究到了任静宜身上。

    因为任远炎的话就摆在那里,任静宜并没有同意顾鸿翰,甩开他的手,反而祈求他配合她演戏。

    演给任远炎看。

    只要他相信后,她就跟他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

    许是这句话让顾鸿翰的心里舒坦了,不需要做什么就能得到和平的解决,是他乐意见到的结果。

    任远炎因为任静宜的事气得卧床不起,在任静宜带着顾鸿翰回家的时候,像回光反照般,那几天似乎人好了很多,之后一夜天亮,人已经去世多时。

    曾经任静宜也陪着顾鸿翰的母亲经历了一道鬼门关,就当是回报她当初的恩情,任远炎死后,任静宜连时间都没有拖,两人去民政局办了手续。

    一切,就跟任静宜当初所说的一样。

    那一刻,顾鸿翰才发现,任静宜变了

    孤姻听着顾鸿翰所描述的任静宜,心头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那后来呢?”孤姻问道,后来呢,他跟任家再无关系后,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顾鸿翰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是怎么想念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摆落在工作上,他用三个字淡淡的总结。

    “就那样。”

    孤姻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

    “顾鸿翰,别人给我算命说我命硬,她靠近我的人,对我好喜欢我的人,都会被我克。”孤姻像开玩笑似的说着这句话。

    顾鸿翰像听到了笑话似的,低声笑了一下。

    “现在是21世纪。”

    拽握住她的手,紧紧的,紧紧的

    孤姻不知道他有没有对这句话上心,可是,她所说的话,是真的!

    庄名华亡。

    思寒醒来的时候,眨了眨眼睛,望着自己眼前的人,她一会儿才反映过来,是爸爸。

    绿叔叔变成了她的爸爸。

    以迅耳之雷的速度就直接在顾鸿翰的脸上吧唧了一下,重重的,整个房间这个声音特别的响亮。

    顾鸿翰睁开眼望着冲着自己笑得眼睛都不看见的女儿,心尖一柔,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

    “寒寒早。”

    “爸爸早。”

    思寒边说,小身板就往他身上蹭去,最后两个人是鼻尖贴着鼻尖,她哈哈的笑着,特别的高兴。

    “爸爸,你的枪呢?”

    “”顾鸿翰内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似乎每一次见面都要提到枪,看来这孩子,还真的喜欢那东西。

    就跟小时候的他一样。

    果然是他顾鸿翰的女儿。

    “爸爸,我们今天可以拿着枪去打坏蛋吗?”思寒又认真的问道,满腔的心思都在枪身上。

    丝毫没有想起,自己的身后还睡着一个人,正睁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后脑勺。

    孤姻又被女儿彻底忽视了。

    天天记得枪,这丫头到底是多喜欢那东西啊,不行,她得改掉孩子这个习惯,女孩子天天记得枪要干嘛?

    难不成还想当警察啊。

    孤姻当然不愿意。

    她已经为女儿铺好了将来的路要怎么走了,今年就带孩子去学跳舞,她觉得跳舞的女孩子特别漂亮,特别有气质,最好还是诗琴书画样样在行。

    可不能像她,玩的都是一些刺激的东西。

    想法总是那么的美好,可是现实却是骨感。

    思寒的小身子已经趴在顾鸿翰的身上,开始去找枪了,结果意外的碰到了‘枪’。

    顾鸿翰繃着脸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从床上站了起来,思寒很不明白,“爸爸,那个,那个是什么?”

    孤姻明白过来的时候,同样一阵尴尬,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女儿,所以等着顾鸿翰来解释。

    “是枪!”顾鸿翰认真的说道。

    思寒拍了下手掌,满脸笑容,“给我玩玩。”

    “”顾鸿翰转身往房间门口出去,“我去带早餐。”

    说完后,大步离开了房间。

    顾鸿翰回来后,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人,重重的把早餐丢在桌子上,一脸煞气的在酒店门口碰到两母女。

    “谁惹你了?”孤姻望着一脸冷意的男人,荡着媚眼问他。

    明知故问。

    顾鸿翰恼得不得了,看着她身边的孩子,却有火发不出。

    “我们结婚吧。”

    “我说过,我谁也不嫁。”孤姻吃着手里的串儿,回签得漫不经心。

    “那你打算这辈子就这样过?”顾鸿翰冷着声音反问道。

    孤姻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望着他,莞尔,笑了。

    “是啊。”

    “”顾鸿翰紧紧的盯着她,那目光像要把她吃了似的。

    孤姻却一点都不在意。

    走近,挽着他的手,把手里那串烧最后一颗凑在他嘴边,顾鸿翰皱着眉头,却还是张嘴把它吃下。

    接下来,两天,孤姻都对他特别好,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断过。

    顾鸿翰自然很开心这样的结果。

    放松下来后,第三天,孤姻又跑了,带着孤思寒走了,留下一封家书-

    我想静静,我带着女儿去找她了。

    她躲,他找,两人以这样的生活方式继续生活着。

    孤姻把自己以前接下的戏都推了,以前挣的钱很多都捐到了福利院,她在想,那个时候,那个大师所说的积善到底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

    一次意外,孤姻碰到了一个想让她掐人的事实,她想掐死孤姚。

    她带着思寒去另一座寺庙的时候,碰到了孤姚,这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孤姚身边的僧人,很眼熟。

    那老僧人望向孤姻的时候,目光闪躲,越是这样,越让孤姻怀疑,最后她终于发现,为什么这个老僧人会目光闪躲,为什么会眼熟。

    因为,他就是那天给她算命的那个僧人。

    克父克母又克夫!满口胡言,全是看扯蛋,孤姻没有顾及孩子在场,拎着手上的包就重重的往那老僧人身上砸去。

    “骗子,骗子,大骗子!”

    边打边骂,那人一脸狼狈,孤姚同样脸色也不好看,解释什么都没有用,孤姻已经完全认为她跟那个老僧人已经狼狈为奸了。

    “这样做是不是很开心?”孤姻打跑了老僧人后,冷声质问着孤姚。

    此时的孤姻,又怀孕了,胆子一点点大,但一看就能看出来,怀孕了。

    孤姚没有说话,低着头沉默。

    这样的举动,无疑默认了她曾经收买老僧人的事,她不想孤姻好过,所以特别收买那个僧人,说那些话,让孤姻心里不好受。

    “原来最狠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还是我的妹妹,我孤姻真是瞎了眼!”孤姻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后,牵着女儿离开了寺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