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我的萌宠鬼夫 > 完结感言

完结感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荆离
    看到标题大家应该懂了,《鬼夫》完结了。

    历经三个月,温满和姜晏清的故事总算画上了一个句号。

    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来说,我觉得这其实是最好的结局了,所有的人都得到了该得到的。

    也感谢那些陪着我一直到最后的亲们,很感谢有你们的支持,能让我把这个故事讲完。

    其实我觉得挺对不起你们的,刚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我也是势头高涨的,谁知道后来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不过总算,我还是坚挺着把想写的都写完了。

    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也谢谢你们的肯定。

    多的话也不说了,总之,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新书不是灵异的,可能大家不会喜欢看,但也是我喜欢的故事,不一样的爱恨情仇。现在我的情况稳定了,至少能保证到不断更吧,如果喜欢,亲们可以移步。

    书名《许你经年,承你欢颜》

    新书简介:

    苏承欢怎么也没想到,

    她和林墨白的婚礼上,

    伴郎竟然是自己曾经的一夜之缘对象,

    他还当众将自己掳走。

    他把她压在自己的玛莎拉蒂上,

    两只手都不安分,

    “苏小姐,再来一次要多少钱?”

    她答,“三毛,只要现金,小本生意,概不赊欠。”

    你出现一下子,我晕了一辈子。六月的天,闪了电。

    正文试读:

    男人的手一点儿也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她不自觉地开始发抖,,“女人,我会好好爱你的。”

    粗重的呼吸喷在她细白如瓷的脸上,苏承欢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跟着这个陌生男人回了家,甚至被他扒光了压在身下,更要命的是,被他挑起的情已经呼之欲出,只等着来自他的救赎了。

    “女人,你在想什么?我要开始了。”

    男人说完,毫无征兆地攻破她最后一道防线,被撕扯的痛苦让她差点背过气去。

    “女人,你是第一次?”

    男人的问句带着不可置信,仿佛苏承欢是第一次,让他觉得很诧异。

    苏承欢虚弱地翻着白眼,“不行吗?”

    ……

    “苏承欢,你能不能上点心,今天是你的婚礼啊!”秦晓楠望着整个人窝在沙发里睡得正酣的苏承欢,气得直扶额。

    苏承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急得几乎要冒烟的闺蜜秦晓楠,“婚礼要开始了?”

    “苏承欢,你的心能再大一点吗?赶紧起来补妆,我的天,居然还流口水。”秦晓楠风风火火地把苏承欢拽起来,拉到梳妆台前给她补妆。

    秦晓楠年纪轻轻,就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化妆品公司,苏承欢曾经亲眼看到秦晓楠把一个三十多岁堪比凤姐的大妈化成美少女,整个樊城的女人,都为了能让秦晓楠给她们化一次妆不惜一掷千金。

    苏承欢望着镜中的自己有些出神。今天是她跟林氏医疗集团继承人林墨白的婚礼,可到现在,她跟林墨白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地过来。

    而且就在婚礼马上要开始了的当头,她居然又想起了那个曾经的一液情对象,将她从女生变成了女人,而她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苏承欢摇摇头,摒弃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婚礼也开始了。

    苏承欢挽着苏智雄的胳膊,慢慢走上红毯。

    两旁的人都在鼓掌,林墨白在红毯尽头等着她,可是对于苏承欢来说,这场婚礼可有可无。

    她低着头,一路黑脸地走到了新郎林墨白的身前,苏智雄牵起她的手,按照仪式将她交给林墨白。

    一只骨节分别的手向着她伸了过来。苏承欢以为是林墨白,正要把手放上去,却听见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女人,这么快就忘记了我?要嫁给别人了?”

    苏承欢愕然抬头,说话的是林墨白身边站着的伴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充满嘲讽。

    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墨白请的伴郎竟然是她的一夜-晴对象!

    苏承欢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林墨白质问道,“许荆年,你什么意思?”

    原来他叫许荆年。

    许荆年含笑望着苏承欢,却是在回答林墨白,“墨白,我不想破坏你的婚礼,可是,真的不好意思,她是我的女人……所以,她不能跟你结婚。”

    许荆年说完,全场哗然。

    苏承欢只觉得耳边飞着几只蜜蜂,耳朵里嗡嗡嗡的,什么也不听不见了。

    林墨白怒了,“许荆年,你这个时候犯什么浑?我请你是来当伴郎的!不是抢亲的!”

    苏智雄也怒了,“你是什么人?”

    “叔叔,不久的将来后,我也许是您的女婿。”许荆年笃定地说道,眼神一直在苏承欢身上流连,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苏智雄怒极,开口骂道,“我的女婿只有墨白,我看在你是墨白朋友的份上,赶紧给我滚蛋,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许荆年一脸的淡然,根本不把苏智雄的威胁放在眼里,旁若无人地问苏承欢,“女人,你跟不跟我走?”

    现场乱作一团,议论声,唏嘘声此起彼伏。

    而引起这场争议的关键人物苏承欢,却一言不发地望着许荆年。

    许荆年的眼睛亮亮的,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眸子,只一眼,就让人跌了进去,越跌越深。

    苏承欢脑子里又出现了许荆年趴在自己身上辛苦耕耘的样子。

    林墨白抓住苏承欢的手,红着眼瞪着许荆年,“荆年,别闹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收回刚才的话,我们还是好朋友。”

    谁人不知道林家在樊城的地位?可是这个叫陆荆年的要抢林家的儿媳妇,作为新郎的林墨白,态度竟然这么温和,一瞬间,所有人都开始猜测许荆年的身份来?

    许荆年丝毫不让,“墨白,只有她我不能让。”

    林墨白身子一滞,声音里竟然带了几分请求,“荆年!”

    许荆年没有说话,但态度显而易见,今天这亲,他是抢定了。

    林墨白没办法,只能转头看着苏承欢,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苏承欢身上。

    苏承欢挣开林墨白的手,往前迈了一步,靠近许荆年,男人身上清爽的绿茶味扑鼻而来,很好闻。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苏承欢直视着许荆年的眸子,问。

    难道就因为那一晚的露水情缘吗?

    许荆年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在苏承欢耳边小声道,“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把你屁股上有块粉色胎记的事情说出来。”

    苏承欢咬着牙,将手放在许荆年手上,“好,我跟你走。”

    “承欢!”林墨白目龇俱裂,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那个冷静,理性的女人,竟然会答应许荆年这种荒诞的要求。

    苏智雄血气上涌,指着苏承欢的鼻头,“你今天敢从这里出去,就永远不要回来!”

    苏承欢淡淡地瞟了眼苏智雄,在心里衡量着到底是婚礼上跟人跑了后果严重还是让所有人知道她私底下跟陌生男人搞一夜情后果严重,权衡之后,她问许荆年,“还不走,等着闹洞房?”

    许荆年笑了,握着苏承欢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礼堂。

    “拦住他们!”堪堪反应过来的苏智雄在后面发号施令,然而已经迟了,许荆年干脆将苏承欢抗在肩上,长腿发挥到极致,在保安来阻拦之前跑出了礼堂。

    苏承欢被许荆年肩膀上的骨头咯地七荤八素,就差把前天吃的鸡蛋灌饼给吐出来了。

    许荆年没有一丝怜香惜玉,打开车门,将苏承欢直接丢进了副驾驶,跟着自己也上了车。

    苏承欢被浮夸的婚纱缠住了脑袋,等到她手忙脚乱地将婚纱扯下来,许荆年已经驱车跑出了几公里。

    “你要带我去哪儿?”苏承欢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扭头问道。

    身侧的许荆年正专注开车,侧脸轮廓分明,两个字来形容的话就是,完美。

    许荆年没有回答,一路驱车到了郊外的一栋私人豪华别墅前。

    苏承欢隔着车窗望了一眼,“怎么,要金屋藏娇啊?”

    许荆年朝她笑了笑,先下车,然后帮苏承欢打开车门,很绅士地一挥手,“苏小姐,请。”

    苏承欢提着裙摆,小心翼翼下车,可没想到人还没站稳,就被许荆年给按到了车上,大手支着她的后脑勺,似乎是怕她撞到。

    低胸礼服为他创造了好的条件,手顺势伸了进去,握住了她的左胸。

    苏承欢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美目一瞪,挣扎着要抽他一个耳光,可许荆年精壮的身子石头一样压的太紧,没有得逞,“许荆年,你想干什么!”

    许荆年低头在她唇上飞快地啄了一口,玩味地笑着,“苏小姐,能告诉我,再上你一次要多少钱吗?”

    这个“再”字让苏承欢脸一红,羞羞的画面又出现在脑海里,她强装淡定地望着许荆年,咬牙切齿地道,“三毛!”

    完了又补充一句,“少一份我都不干!多了也不要,只要现金,还要连号的。”

    苏承欢就不相信开得起玛莎拉蒂住得起千万豪宅的人,还能随着带着三毛钱!

    果然,许荆年笑着放开了苏承欢,略耸肩,“很遗憾,今天不能再看看苏小姐屁股上的胎记了……下次,我一定随身带着现金……”

    说着,还故意在苏承欢屁股上有胎记的地方摸了一把。

    公然被抢亲就算了,还要随时随地占她便宜,饶是苏承欢性格再波澜不惊也要暴走了。

    偏偏始作俑者却一脸无辜,仿佛把她掳到这里来的人不是他许荆年。

    苏承欢护着胸口,仰着头注视着许荆年,“许先生,请问你到底带我来干什么?想敲诈你现在给我爸打电话了……当然了,您这样的有钱人估计用不着绑架……那是劫色?我苏承欢虽然天生丽质,但也不是什么红颜祸水型的,许先生要实在憋不住了我可以免费帮您联系两个妞,所以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

    许荆年笑眯眯的,“说完了吗?说完了该我了。我之所以会把苏小姐从婚礼上抢过来完全是因为苏小姐第一次给了我之后不辞而别,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负起这个责任……其次,我还憋得住,不过如果我有连号的三毛钱,一定立马将你就地正法了。苏小姐还有什么疑问吗?我可以一并解答。”

    苏承欢语塞。

    “既然苏小姐没有疑问了,那就跟我走吧,相信你现在回去,苏老先生那里一定不好交代。”许荆年说着,很亲昵地将手搭在苏承欢肩膀上,自然地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苏承欢胳膊肘抡过去,许荆年很聪明地逃开了。

    别墅里的装潢是欧式古典风,一看便知主人品位不凡。这一点从许荆年一丝不苟地穿着上也能看得出来。

    苏承欢叹,真是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许荆年丢给苏承欢一件男人的宽大衬衫,坐在她对面,端着一杯咖啡品尝,“换上吧。”

    苏承欢提留起那件白色衬衫,讥讽道,“我还以为像许先生这么随便的人,房子里肯定有很多女人衣服呢。”

    许荆年喝一口咖啡,优雅地擦掉嘴边的咖啡渍,还击道,“有倒是有,只怕像苏小姐这么正经的女人穿不惯那么随便的衣服。”

    正经两个字咬的很重,显而易见说给苏承欢听的。

    苏承欢无意跟他打嘴仗,穿着婚纱确实不方便,“卧室在哪里?我去换。”

    “就在这里换吧。反正你的身体我哪里都看过了,不在乎再看一次。”

    苏承欢气得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小学思想品德音乐老师教的吗?”

    许荆年笑着指了指二楼,“左起第二间,没锁门。”

    苏承欢拿着衣服上楼,提着裙摆走的不是很利落。

    跟着天旋地转,整个人落到许荆年怀里。他暧昧一笑,对着怀里的苏承欢道,“走地像只企鹅,真丑。”

    苏承欢挥舞着手臂顺带着踢腿,要从许荆年怀里下来,“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许荆年不管不顾,一路公主抱,用脚踢门,把苏承欢扔在卧室的床上。

    床虽然很软,苏承欢仍然撞得晕乎乎,想坐起来,许荆年人又压了下来,右手食指挑起她的一缕头发,嘴角一勾,“怎么办,小企鹅,我还是想上你,能赊账吗?我加倍还。”

    这一刻苏承欢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等到逃出了许荆年的魔爪,一定要去学散打。

    苏承欢咬着后槽牙,“本店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许荆年大手覆上苏承欢的腮帮子,“小企鹅,你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你能起来吗?”苏承欢觉得自己真是脑子秀逗了,竟然会跟着许荆年回来。这不是典型的羊入虎口吗?

    “可以。”许荆年顿了顿,又道,“但你要回答我的问题。”

    苏承欢双手抵着许荆年的胸口,“什么问题,你赶紧问。”

    许荆年难得一本正经,苏承欢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小企鹅,那一次,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是我没让你满意?嗯?”

    苏承欢望天,“本来就是一夜晴而已,难道你还指望我留下来跟你山盟海誓,然后步入婚姻殿堂跟着相夫教子吗?”

    许荆年眼神变得阴鸷,握住苏承欢的手腕用了力,“可你是第一次!难道你对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不在乎吗?”

    喜欢的请在文学搜索书名《许你经年,承你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