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嫁大叔桃花开 > 259.秦正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259.秦正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薇子
    回到江城的时候,已是午夜,沈冰马不停蹄地回到了海边的别墅,可佣人们告诉她,没有方宇翔任何的消息。

    她只能把电话打给赵显达。赵显达说已经跟航空公司取得了联系,一有方宇翔订机票的信息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赵显达的。而现在唯一遗憾的是,江城所有的酒店都没有他入住的消息。赵显达让她先休息,第二天分头去找。

    就这么大一个江城,他不相信方宇翔能藏到哪里去!

    可是,连续找了三天,仍没有任何消息。值得安慰的是,他也没有出境,人应该还在江城。

    沈冰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在方宇翔办公室,她按住赵显达的胳膊,害怕地问:"他,他,会不会想不开已经"

    她不敢想下去了

    "不会的!你别乱想。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现在的他,只是想清静清静而已,我想他肯定是不想让我们找到他,所以,故意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他偏偏让我们知道他已经回到了江城,那肯定就是想告诉我们,他没事。"赵显达也是一身疲惫,但不得不安慰她。

    "可是"她仍然放心不下,这个时候。她没有办法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除非亲眼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警方已经帮忙在找了,你放心吧!退一万步想,是生是死,我们只能等消息了!"赵显达轻叹一口气。

    就这样,沈冰在家一边养胎,一边办公,一边等着方宇翔

    每天,她会在方宇翔那个日记本子上写下一条自己的"义务",一条条写着她爱他的誓言,一遍遍在心里说着对不起

    一遍遍听着刘若英的ゞ后来?,她那颗等待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坚定,脸上即使挂着泪,也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幸福和满足。

    只要心里有他,只要心里想着他,就是幸福的,就是满足的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不,不会的!不会不再的!你一定会回来的,对不对?你怎么舍得我们的孩子,怎么舍得这些需要你的人,又怎么会舍得一直在等待你的我呢

    转眼间到了十月。

    国庆这天,秦宅里一片热闹喧哗场景。

    正逢中秋期间,秦正南知道秦老爷子喜欢热闹,就邀请安家人一起来家里,整个大家庭在一起聚餐,普天同庆。

    晚饭后,一大家人坐在客厅聊天,大家都把注意力转到了小向阳身上。这个小家伙,由于小身子肉嘟嘟的,翻身爬行和走路都学得比较晚。这不,都马上一岁零一月了。最近才开始蹒跚学步。

    秦正南蹲在地毯上,两手分别牵住小向阳的两只肉呼呼的小手,让他慢慢向自己走过来。小家伙两只小脚丫子肉呼呼的,张着小嘴,很兴奋又带着点惶恐,小身子摇摇晃晃的,但还是努力地迈着小步子,每靠近爸爸一步,就会乐得小嘴上扬。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小向阳挣脱开爸爸的手,张开双臂抱住了爸爸的腿,小脸蛋撒娇地贴在了爸爸膝盖上,那双灵动的眼睛里还溢着满满的兴奋。

    一大家十几口人,全都鼓起掌来,"好棒好棒!"

    小家伙自己也不谦虚,直起身子来,两只小肉手为自己鼓起掌来,逗得大家更是开心。

    对他这样的小宝宝来说,自己每学会一样技能,不仅是他会高兴,也会带给全家人欣慰和幸福。

    尤其是对秦正南来说。

    不管是暖暖,还是阳阳,只要他们母子俩每天都有一个人会有一点点的进步,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喜讯。这种成就感,比曾经这些年来在商场上获得过的任何成功都更让他觉得满足。

    秦正南慈爱地弯眸笑了笑,将小向阳抱起来,将他举得高高的,又轻轻放下,如此反复,小家伙笑得"咯咯咯"的。

    旁边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他们父子俩玩耍的肖暖,撇撇嘴喊道,"我也要,我也要,大叔也要把我抱起来!"

    瞧着,这是跟自己的儿子吃醋了。

    当然了,在现在的肖暖心里,只知道阳阳是她和秦正南的儿子,知道自己是阳阳的妈妈,却还不能意识到儿子到底是什么,妈妈到底是什么。

    好几次她问秦正南,"大叔,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要从我肚脐眼里生出来啊?"

    秦正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只好握住她的手,轻轻摩挲,"到时候,我们可能要给暖暖打针,要用刀子把暖暖的肚子打开,然后把我们的宝宝取出来,暖暖不会害怕的是不是?"

    肖暖似懂非懂地想了很久,突然问他,"那暖暖肚子是不是要破了?暖暖会不会死啊?我不要死啊,我要跟大叔在一起,我要给大叔生孩子"

    "乖,不会的,不会的!"秦正南忙将她揽进怀里,可是想安慰的时候,却没了安慰的词。

    很快就会到预产期,尽管平时一直在跟暖暖讲到时候生宝宝的时候会肚子疼,但是还是怕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暖暖会害怕。

    肖暖也记住了秦正南这句无意间说的话,每次提到肚子里的宝宝,她都会用可怜巴巴的祈求的目光看着他,"大叔,暖暖不要把肚子打开,不要"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秦正南只好点头答应她,"好!我们不打开肚子,但是肚子会很疼很疼的!"

    "暖暖不怕肚子疼,但是暖暖怕肚子被打开"肖暖拼命摇头,在她的意识里,肚子疼无非就是向平时那种微微疼一下,但有了大叔大手掌的抚摸之后,会很快不疼的。

    秦正南不再跟肖暖提这个话题,但是如今,临产在即,他最近这些日子每天都过得期待又紧张。家庭医生每天三次给肖暖测胎监和宫缩,宫缩越来越强有力,加上孩子已经足月,医生不止一次提醒秦正南,"先生,太太怀的是双胎,为了母女平安,还是选择剖腹产相对比较安全。"

    可是,每当秦正南虽然还不太懂太多,但是依然学会了轻轻抚摸着大肚皮温柔地给肚子里的女儿讲话的肖暖,他都会不忍地摇摇头,"不着急,还是等等再说吧!"

    至于等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怕看到暖暖受到惊吓。

    此刻,瞧着肖暖张开双臂向自己慢慢走来,秦正南忙将怀里的小向阳放在沙发上,搀扶住了肖暖,"等暖暖把宝宝生出来,大叔就这样抱你。"

    "大叔是骗子,大叔才不会抱暖暖呢,暖暖现在是个胖女孩。"肖暖委屈地撇撇嘴。

    瞧着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又是在一大家人的注视之下,秦正南挑了挑眉,一声不吭,直接蹲下来,将肖暖牢牢地抱在怀里,打横抱了起来,肖暖娴熟地用手臂勾起了他的脖子,满意地嘿嘿一笑,"大叔真棒。"

    因为秦正南长久以来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阳阳真棒""暖暖真棒",所以肖暖学会的最多的话,就是"大叔真棒。"

    "小祖宗啊,快放下吧,我的宝贝孙女呢!"潘语嫣吓得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走过来,双手护住,指着沙发,让秦正南快将肖暖放下来,免得伤了。

    "不要不要,暖暖就要大叔抱抱。"毕竟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心性,又是一直被家人当孩子宠着护着,肖暖并不在乎长辈们紧张的眼神,嘟着嘴巴,双臂紧紧勾住秦正南的脖子。

    "没事妈,暖暖怀着双胎也才一百斤重,我抱着她很轻松,别担心。"秦正南安慰了一句潘语嫣。

    话音刚落,只见怀里的肖暖突然腾出一只手来捂住了肚子,脸上刚刚还撒娇的模样立刻变城了皱紧眉头的样子,"肚子疼,大叔"

    肚子疼?

    一大家人全都听到了这句话,呼啦一下围了上来。

    "快放下快放下!"

    "暖暖,肚子里哪里疼?"

    "还疼吗?"

    秦正南垂眸一看,肖暖已经疼得秀眉紧蹙,一脸的揪痛,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她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怎么了?暖暖,哪个部位疼?"秦正南连忙将肖暖放在旁边的沙发上,让她平躺在沙发上——

    可是肖暖因为害怕,双手一直勾着秦正南的脖子,不让他放开自己,"大叔,疼,疼"

    肖暖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这怎么回事?"眼尖的季妍看到了金黄色的沙发布上有一片濡湿,刚好就在肖暖身下底下的位置。

    众人眼睛看过去,秦正南连忙在地毯上跪下来,将肖暖轻轻翻了一下,这才发现,她下面已经湿透。

    "这是破水了!暖暖要生了,快,正南,送医院!"周玉自己虽然没生过孩子,但是对这方面的事很有经验,早在暖暖怀阳阳的时候,她就补习了很多关于孕妇产妇的知识。如今,看到这种情况,她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对对对,好像是,破水了!"潘语嫣和季妍也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的同时,脑子一懵,脸色吓得苍白。

    "医生,快叫医生!"季妍大喊了一句。

    而秦正南,在看到肖暖身下的那一滩水渍的时候,已经僵住了。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他学到的孕产育婴的知识,已经堪称半个产科大夫了半个育儿专家了但是,毕竟的理论多实践少。如今肖暖这离预产期还有十天,却提前破水的情况,确实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大叔,疼,暖暖肚子疼"肖暖疼的突然握紧了秦正南的手。

    这一瞬间,他清醒了过来,忙将肖暖抱起来,往外面冲去,"留人在家看孩子,姚准季妍跟我去医院!"

    "好!"姚准已经飞速奔了出去启动车子。

    "等我拿待产包!"季妍冲进卧室去把早就准备好的待产包拎出来,匆匆跟了出去。

    "你们小心点,我们随后就去!"潘语嫣紧张地提醒了一句,忙跟周玉商量谁在家看孩子,谁去医院照顾暖暖起来

    姚准亲自开车,好在真是晚饭时间,路上的车子并不是很拥挤,一路顺畅。

    只是,抱着肖暖坐在车子后排的秦正南,越来越紧张。

    肖暖一直死死握着他的手,闭着眼睛一直喊痛,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水,头发被浸湿了,衣服也快要湿透了。

    "暖暖,乖,我们再忍一下,马上到医院了,到医院就不痛了。暖暖不是说过,生宝宝不怕疼的吗?要勇敢!"秦正南虽然已经心疼不已,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努力安慰着怀里的妻子。

    还好,自在家里破了一点水之后,车上一直都没再破水。随行的家庭医生给肖暖做了简单的检查,对秦正南说,"先生不要担心,破水之后,宫口会开得很快。虽然是提前生产,但太太的胎位一直很好,两个小公主的体重也不大,就算不选择剖腹产,顺产下来也是可以的!"

    "可是双胎,顺产的风险很大!"秦正南一边给肖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咬牙说道。

    尽管肖暖一直担心肚子被打开,但他一直准备的都是让她剖腹产,她和宝宝都会相对安全一些。

    但是,这突然破水,强烈的宫缩一波又一波的来临,还没上手术台,肖暖已经承受了顺产的阵痛难道非要让她遭受二次疼痛吗?

    "顺其自然,到医院检查宫口打开情况再选择生产办法也来得及。"医生安慰秦正南。

    "不管怎么样,我要暖暖必须安然无恙!"秦正南将肖暖的手紧紧裹在掌心里,看着她疼得撕心裂肺的样子,恨不得帮她承受这些痛苦。

    "疼,疼,大叔,暖暖好疼"肖暖牙齿咬着唇,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来。

    秦正南将自己的手腕塞进她嘴里,"咬着大叔的手,暖暖就不会太疼了,试试。"

    这个时候的肖暖已经痛得连那所剩不多的意识也没了,直接咬住了秦正南送来的手腕,死死咬住

    到了医院,直接送进了产科,医生检查之后,诧异地说,"竟然已经开了六指了,秦先生,我们建议让您太太试试顺产吧!六指之后,开到十指会非常快,我们不建议她再受第二次罪了!"

    "可是,双胞胎,顺产的话,岂不是风险会大很多?"秦正南瞧着病床上阵痛越来越频繁,疼几乎不能停歇一秒钟的肖暖,剑眉紧蹙。

    这个决定,他做了那么久了,却在最后这一刻要进行的时候,被暖暖这突然破水,突然就开到了六指给打破了。

    "大叔,大叔,暖暖不要开肚子,不要开肚子"肖暖似乎听明白了秦正南和医生的对话,紧紧握住秦正南的手,满头大汗地哀求道。

    "秦先生,双胞胎也并非都需要剖腹产。您太太肚子里的两个宝宝都不大,而且胎位很正,顺产没有问题的!相信我们,相信您太太!"产科的主任过来,看了肖暖的情况之后,斩钉截铁地对秦正南说,"签字吧,我们现在就进产房,挂上宫缩素,最快半个小时宝宝就可以生出来了!"

    "宝宝,宝宝"尽管已经疼得浑身湿透,攥着病床扶手的手因为用力,骨节已经泛白,但是肖暖还是在宫缩的间隙,努力地含着宝宝,宝宝

    "好!顺产!我签字!我陪产!"秦正南没有再犹豫,立刻签了字,把肖暖送进产房之后,他自己迅速换了无菌服,进了产房。

    再进产房的时候,肖暖已经挂上了宫缩素,猛烈的阵痛让她不停地喊着大叔喊着宝宝,心疼得秦正南眼圈红了一层又一层。

    很快,医生欣慰地对秦正南说,"宫口已经开全,二胎不会很慢,您教您太太学会用力,使几次力宝宝就会出来了!"

    秦正南点点头,双手握住肖暖的一只手,趁她在宫缩的间隙,忙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暖暖,我们不开肚子,我们现在自己生,你听大叔的,非常疼的时候,我们一起用力"

    话还没说完,肖暖的又一阵阵痛来袭,她闭上眼睛大声喊道,"大叔,大叔"

    "很好,她知道用力,但是还不够,再加把劲!"助产士兴奋地喊道,"已经看到宝宝的头发了!宝爸宝妈加油,你们的双胞胎小公主马上就要跟爸爸妈妈见面了!加油!"

    闻言,秦正南的眼睛已经忍不住湿润了,他拿起肖暖的手吻了又吻,等到她稍微不疼的时候,再次鼓劲加油,"暖暖,还记得我们学游泳的时候憋气吗?呆会疼的时候,用力憋一口气,然后再用力释放出来"

    这次,秦正南的话还是没说出来,肖暖又疼得大叫起来,直接拉住他的手腕,咬了上去偏偏又咬在了他之前被她咬伤的手腕上。

    尽管被咬得很疼,但是他感觉很舒畅,似乎他的暖暖身上的疼能通过他的手腕传递给他一样,想到自己能为她分担一点阵痛的痛了,心里安心不少。

    再说,比起她此刻正在承受的那种,同时断十根肋骨的疼,她咬一下他的手腕算什么?

    "加油,加油!宝宝的脑袋马上出来了!"医生和助产士一直在叫一直在鼓励肖暖。

    "啊"肖暖已经快没了力气,浑身都在颤抖。

    "秦先生,我看,还是上产钳吧!我怕时间久了宝宝会缺氧,胎心已经慢了下来!"医生一直监测着胎儿的胎心,此刻看着慢慢下降的胎心率,担心地说。

    秦正南哪里懂这些,只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上产钳有什么危险?"

    "可能会让宝宝脑袋变形,但是会长好的!"医生急切地说着,即可吩咐助产士去拿产钳了。

    正在这时,只听肖暖发出一声震天的长唤"啊"

    下一秒,"哇"

    产房里,发出了婴儿的啼哭。

    "出来了出来了,不需要产钳了!真棒!大公主出来了!"医生连忙把大公主抱了出来,交给助产士去清洗去包

    秦正南却丝毫没有心思去看一眼自己的女儿,因为肖暖肚子里还有一个,宫缩还在继续,她还在忍受着阵痛

    "大叔大叔啊"

    "看到小公主的脑袋了,加油,第一个出来了,第二个会更快!"医生又开始鼓励肖暖。

    戴着口罩的秦正南已经泪流满面握着肖暖的手,他自己的手都在不停颤抖,"暖暖,加油,我们的小公主马上就出来了!加油!暖暖最棒!"

    "啊大叔"

    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呻痛之后,又一声"哇哇哇"的婴儿啼哭紧跟其后。

    小公主终于出来了!

    顷刻间,肖暖停止了呼痛,双眼无力的眨了眨,晕了过去。

    "暖暖,暖暖"秦正南吓得瞬间瞪大了眼睛,"医生,医生,快看,我妻子怎么了"

    医生把宝宝交给助产士,过来给肖暖检查了一下,松了一口气,笑着对秦正南说,"没事,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太累了,晕过去很正常。让她休息一会,她今天太棒了!听到要把宝宝从肚子里用产钳夹出来,肯定是心疼宝宝,就自己用力生了出来。秦先生,让你太太好好休息一下,会很快醒来的。"

    秦正南点点头,眼泪已经将口罩大湿,取下来不停地在肖暖额头上亲了又亲。

    此刻,他的四肢都还在颤抖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做梦一般他的暖暖,竟然为他把两个小公主顺产了下来!顺产的!

    现在的暖暖,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朋友的心智,竟然能有那么大的毅力将两个孩子生下来,她心里的强大和坚决,让他都感到意外。

    "哇,哇"

    婴儿的啼哭让秦正南停止了思忖,护士已经将用襁褓包裹好的两个小公主抱到了他跟前,"秦先生,恭喜您,一下得了两个小情人!还是白皮肤大眼睛的大美女!快来宝宝您女儿吧!"

    秦正南这才缓过来,垂眸看去,两个如同复制出来的小婴儿,粉嫩粉嫩的,可爱极了重要的是,刚才明明在哭,此刻被他这么深情地一看,两个小宝宝竟然说不哭都不哭了,眯着眼睛好奇地盯着他,尽管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呢!

    秦正南连忙伸出双臂,一左一右,将两个女儿一起抱在了怀里。

    "暖暖,看,我们的女儿,婉婉,柔柔好乖好可爱,跟你一样可爱。"秦正南将两个女儿抱到肖暖身边,轻声对她说。

    双胞胎女儿的名字他们早已经起好,老大叫庄向婉,老二叫肖向柔。一个跟庄立辉姓,一个跟肖建军姓。

    至于崔承恩,秦正南早就跟老爸商量好了,第三胎不管生几个,都姓崔!

    "咔嚓"

    这温馨的一幕,被护士帮忙拍了下来,照片里,肖暖睡眼恬静,秦正南抱着两个孩子,俊脸上一片温柔,两个宝宝睁着眼睛看着爸爸妈妈,懵懂可爱。

    在产房观察了一个小时之后,肖暖被推进了病房。

    这个时候,家里的老老少少,包括秦向阳和秦涛溪在内的最小最老的两位都来到了病房,拥挤地挤在楼道上,外间,套间里把空间留给了肖暖和秦正南。

    长辈们都在外面看孩子,一个个乐得脸上的皱纹都深了两层。

    秦正南坐在肖暖身边,用热毛巾一点点帮她擦去身上的汗水,再帮她把被子盖好。坐下来之后,他握住她的手,嘴唇贴在她的手背上,没有再拿下去。

    心里对这个小女人的感激,难以言表,全都表现在了那双深邃的眸子里蕴起的那一层层一圈圈的温柔和宠溺上。

    突然,他唇下手动了下,秦正南连忙抬眸看向肖暖。

    只见她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之后,缓缓地,一开一合,重复了几下之后,眼睛张开了。

    可能是不再痛了的缘故,也可能是刚刚被秦正南清洗了一下脸的缘故,秦正南发现肖暖此刻的眸子特别亮,黑亮黑亮的,似乎里面揉进了一把碎钻。

    而且,非常清明。

    肖暖缓缓转过身来,在看到秦正南的一瞬间,嘴角勾起了笑意,"正南,我们的女儿呢?"

    "你醒了?我们的女儿在外"秦正南激动地再次握住了她的手,之前平静下来的心情再次涌动起来,眼圈又泛了红。

    可是,话刚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满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蹙着眉认真地看着肖暖的脸,肖暖的眼睛,颤抖着声音问,"暖暖,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她刚才,是在叫他正南吗?他没听错吧?

    不是应该叫大叔吗?这段日子以来,一直都叫他大叔,从来没有人教过她让她把他叫正南的不仅如此,她刚才那句话,问得格外清晰,语气也是格外的沉稳。

    秦正南,感觉自己的心,第一次剧烈地跳动起来,跳得他脑子里瞬间空白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吗?暖暖她,她,她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肖暖瞧着他激动的样子,眼泪瞬间滚落,抬手反握住他的手,哽咽道,"正南,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了这近一年来发生的一切事了我的智力恢复了,我好了"

    说不下去了,她自己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嘴巴,任由那激动的眼泪顺着指缝肆意流淌。

    比她激动的,是秦正南。

    他错愕地看着眼前把每一句话都说得分外正常的女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又睁开来,反复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肖暖被他的动作逗乐,忍不住破涕为笑,抬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秦正南,秦大叔,我恢复智商和记忆了你不高兴吗?"

    被肖暖这么一敲,秦正南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的暖暖恢复了他的暖暖在为他生下了两个女儿之后,竟然恢复了智力和记忆!想起来了!

    "暖暖,你这个坏丫头,怎么可以这么戏弄我你一直就没病过是不是?"秦正南的眼泪,代替了一切,肆意地流了下来。

    抬手,狠狠地将她搂进了怀里,两个人紧紧相拥,泪流满面。

    "对不起,大叔,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变成那样好像做了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终于好了!大叔,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清楚地记得谢谢你大叔,谢谢你!秦正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肖暖趴在秦正南的怀里,眼泪决堤。

    "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到任何伤害再也不会!"秦正南第一次觉得流泪是这么畅快的事,一点都不丢人,一点都不难过。

    两个人抱了很久,秦正南才将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告诉了等在外面的家人和医生。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全是楞了一下,完全的不敢相信。

    刚刚闻讯刚过来的裴梦反应最快,放下手里的婴儿,就冲进了套间里去。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她站在了原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坐在床上的人,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问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肖暖。

    肖暖瞧着一脸震惊的裴梦,弯唇笑了笑,张开了双臂,"梦梦,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每天都为我讲故事,把我曾经的那么多的糗事都翻出来了,哼!"

    闻言,裴梦的眼泪瞬间滚落,却抬头咬着唇想逼回眼泪下一秒,冲过去,抱住了肖暖,哭成了泪人儿,"坏丫头,你真是坏丫头,你怎么才醒来,你知道我们大家多担心你吗?"

    "知道知道,对不起,以后慢慢惩罚我!"肖暖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却是喜极而泣。

    在她的整个孕期里,裴梦经常来看她,一开始是给她讲她们俩以前的事,想唤起她的记忆后来,她开始讲她和沈河的事,讲她和沈河是如何先婚后爱,从一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