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系花女友 > 第五百二十五章、大结局

第五百二十五章、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霸气的小白
    其实上一章已经是大结局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不知道应该算是番外还是应该算是结局,于是,我就写到这里来了。

    事实上,这一章主要是交代一些后事的,我想到那里说到那里,大家如果嫌烦,可以不用看这样,谢谢大家。

    王刚在隔一年的八月份出狱,出狱之后,物是人非,刘晓鹏再次联系不到了,王刚早就听我说了常欢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在意。

    当天我和刘林请他吃了一顿只有排骨的晚饭,王刚吃的不亦乐乎,但是我们俩心里凉凉的。

    后来,王刚向我们几个借了点钱,开了一个汽修厂,经营的不错,后来还和自己汽修厂的一个女员工在一起了,我们俩嘲笑他是在公开搞潜规则。

    刘林和赵璐关系一直不错,王刚出狱没多久,赵璐给刘林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可惜,隔一年之后,家里煤气泄漏,宝宝去世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都很伤心,但是苍天不负有心人,下半年,赵璐又怀孕了,隔一年成出来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

    陈琳新还是没有和周光武成婚,事实上,她们最后分手了,具体原因她没有告诉我,但是综合来说,我还是感觉很可惜的。到目前为止,陈琳新都没有找到结婚的对象,我们大家都为她着急,但是没有什么办法。

    刘志伟和张佳的工作室开的一帆风顺,俩人暂时还没有生一个大胖小子的想法,不过父母确是非常着急。

    那么剩下要说的,就是小姨子和王鹤了。

    小姨子家里不同意刘波,因为隔壁亲戚给介绍了一个更好的,家里开一个浴室,一个商店,还有一个烧烤店。

    每年下来能有十多万收入,总体来说确实比刘波强很多,但是十多万在我看来还不够在北京买一个厕所。

    最后,在家里的威逼利诱下,终于,小姨子和刘波分手了,刘波挺伤心的,最后也消失在我们眼前。

    隔年十月份,小姨子和那个男生成婚了。

    二人婚后生活还成,没有大吵大闹,但是我们大家都不喜欢那个男生,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男生呢?不抽烟,不喝酒,交际圈很小,没见识,股票基金现货一概不懂,除了家附近的东西,几乎什么也不接触。

    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一个纯种的娇生惯养傻X,但是貌似小姨子也没抱怨什么,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破坏人家家庭的事情我们做不到。

    去年,他们开了一个烧烤店,在接近市中心的地方,东西做的挺好吃,生意也还好,小姨子也乐得自在,我们俩看见他们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

    王鹤的男朋友叫王开伟,如果他们不是情侣关系,我们会一直认为他们其实就是兄妹。

    王开伟比王鹤小,但是这货是一个纯种的魂淡。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知道上班,最后沦落的房租都交不起的地步,最后就向我借钱。

    我看王鹤的面子,就借给了他,但是这货变本加厉,越借越多,而且从来都不知道还。

    终于有一天,桂新宇生气了,去找王开伟理论,恰巧王鹤也在,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鹤竟然帮着王开伟,不帮着我们。

    结果最后,我们闹翻了,王鹤和王开伟搬走了,我的钱也没有还。

    在王鹤走的时候,我怕王鹤跟着王开伟受苦,悄悄的塞给她几千块钱,但是在王鹤走了之后,我的心里各种的不顺,于是,我调集了公司几个跟我关系好的保安,满城风雨的去找王开伟,就是想揍他丫的一顿出气。

    结果,我没有找到

    张晨结婚之后,时不时的会在空间里面发一些她在美国的照片,我偶尔会和她在QQ上交谈,但是刘晓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事实上我们也知道,估计是不会有消息了。

    那么我和桂新宇呢?

    我们当时是见了家长,我当时拎着一箱茅台,买了一点小礼物去的她家,桂新宇的妈妈果然也是一个基督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人很善良。

    但是她有一个习惯让人很尴尬,就是总怀疑我有病。

    我从小用勺子和叉子用习惯了,所以这么大了也不会用筷子,她目前经常问桂新宇:“诶?你看他的手,是不是有病啊?”

    桂新宇每次都很无语:“妈!人家用筷子很晚,没学会呢!”

    桂新宇的父亲喜欢喝酒,我偶尔会陪着岳父大人喝一点,他喝白的,我喝啤的。

    我消化不错,所以基本两瓶啤酒就会去一趟厕所,当时她妈妈又奇怪的问:“诶?他怎么总是去厕所啊?肾有毛病?”

    “妈!人家是消化好”

    就这样,我和他们家长算是认识了。

    哦,对了,好久没有提起我的父母了,我父亲现在开了一家海鲜自助餐厅,面积大概有三百平左右,生意还不错,老人家每天操劳的有点累,说是为我们俩要孩子打基础。

    每次我想说:“不用,我们俩自己的孩子自己养。”

    老人都会叹了口气:“那那里行啊?我在就帮你们分担点,就算你们不要孩子,这么大的餐厅,每年的年收入也几十万,够你们花了!”

    前年过年的时候,我回去一看,我的父亲已经两鬓斑白,一米八多的个头,腰部已经有点弯曲,不在整天穿的绅士有风度,开始穿着工作服游走在各种场合,身上都是油烟味。

    所以当春节晚会里面响起时间都去哪了的时候,我躲在厕所涕不成声,当时我就觉得,我的父亲特别伟大,真的!

    妈妈现在也在做生意,开了一家美容院,生意还不错,老人家本来就爱美,现在更加有条件了。

    后来,我父亲又弄了一个二手防盗门加工厂,偶尔还托朋友找关系弄点村通工程,或者修路工程等。

    最后,我们家也算终于成立了一个很小的实业公司。

    而在今年的年底,我们兄弟连终于再聚一堂,我仔细看了一下哥几个的现状,貌似就我是最差的。其它都是私营的小老板了。

    哦,对了,比我差的还有刘晓鹏,他没有把满婷带来,据说,也分手了。刘晓鹏又是单身一个,而且貌似也在一家传媒公司就职,职位是首席设计师。而那天,我们几个再次喝多了,事实上,只要我们几个相聚,就总是这样。我们喝的烂醉如泥,接着回忆彼此大学的生活,我们先是笑了,然后是哭了,最后,我们哭笑不得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