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新贵 > 第2076章 岳中华约见

第2076章 岳中华约见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码字小神
    岳朵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中跟岳青透漏了心思,她下意识看岳青的表现,岳青的脸色当然不好看,不过也没有想象中的难看。

    “岳朵,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吗?其实我最担心商唐县委内斗,赵书记是个合格的书记,但是他已经不适应如今的商唐了,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但是他这次因病退居二线对商唐应该是个好事。”

    “再说句实话,你不适合坐上赵书记的位置,唐林比你适合,你更适合做事务性更多的县长的位置。”

    岳青没有针对她透露的心声,而是说了另外一个问题,岳朵有些纳闷,也有些吃惊,她上下左右看了看岳青,“为什么你们最近都这么说?都觉得唐林更适合做书记做一把手呢?”

    岳青苦涩一笑,“这不是我想现在才想通的问题,这在我成为代理县长之后就想明白的事情。我以前一直以为只要我坐上县长的位置,那么商唐县就又会回到县长强书记弱的局面,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发挥自己的能力,带领商唐走出贫困的泥淖,我个人也功成名就,仕途上也会平步青云。”

    “可是当我真的到了那个位置以后我才发现一个微妙的事情,在县级这个级别,县长和书记的差别很大,即便强势如同岳晓生那样的县长其实也还是活在书记的阴影之下。而且现在上面对于县委书记十分重视,可以说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那么商唐如今这摊子,只有唐林才具备那样的强势和独裁。”

    “强势也许还是个好词,但是独裁就绝不是好词,可是比不觉得如今的商唐最需要的恰恰是一个强势而独裁的一号人物么?独裁也意味着他可以为自己的行为和决定负责,关键时刻他一个人可以发挥整个班子都发挥不出来的力量。我知道你们最近开会老提起人才短缺的问题,老在说内部挖潜,但这只是个客套话,最终还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如果岳晓生还在,那么他应该算是个顶梁柱,岳晓生不在,商唐就没有再可以顶得住整个县,顶得住两套班子,顶得住开发区这么重负担的干部。”

    “我虽然被贬黜下来,可是我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依然会拿出自制的开发区地图来复盘唐林现在的动作。不得不承认,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和影响了,开发区这个盘子本来就不是我能接的,我是空有信心缺乏核心战斗力。”

    “我说这么多还是不意味着我会佩服唐林,会成为他的朋友,不会,如果我有他那样经历和背景,我相信我不会比他做得差。但我也不会为了痛恨而痛恨,我看到了自己最大的不足,我要从最基层最基础的做起,我要从心中装下老百姓的疾苦开始。”

    “以前总把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当做笑谈,根本不会在意,现在我开始在意,认认真真的在意,时时刻刻的在意。”

    ……

    岳朵没有按照唐林的要求直接跟岳青谈论中强村的事情,这是她自己临时决定,岳青的确变了,变得她都不认识了。但是她觉得岳青还是缺少一点什么,具体缺什么她说不上来,但是她就是决定暂时不跟他说。

    她以后会一个月来看他一次,跟他聊一次,她至少要确定他不是为了搏出位,为了再次上位做戏才行。

    对于岳青这样的人,使用之前一定要更加深刻的认识和观察才行。所以过早的跟他谈论中强村的事情绝不是好事情。

    甚至她想到另外一种布局,即便真的决定让岳青去中强村替代梁爽,也不要让他直接做代理书记,最多先给他一个村委委员当,然后他必须要自己的勤勉和能力一步步得到中枪村的干部,得到老百姓的认可,他能不能在中强村立足要看他自己。而不是唐林直接给了他一个核心位置。

    唐林背后那些大人物,包括他的父亲岳中华都没有给唐林这样一个位置,他们把唐林放在一个极其微乎其微的地方,唐林也是自己一步步打拼出来的。这之间包括现在唐林遇到了多少艰难和危险她很清楚,看的很清楚。

    所以唐林才是她现在最敬佩的人,也是她围观的一面旗帜一个目标。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连夜赶回县里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却临时改变主意,提前见了唐林。

    本来她跟唐林约会抽时间带唐林回家里做客的,这也是岳中华的意思,岳中华为什么会临时做出变动呢?

    难道布局有所改变?

    岳朵不是从岳中华那里得来的消息,她刚刚接到唐林的电话,“你父亲约我去你家里喝茶,你知道这件事么?”

    岳朵一脸迷茫,“不知道,这不是原来的计划,我爸爸没说原因么?算了,他当然没说,以他的性格和老奸巨猾绝不会提前告诉你原因的。不过他能直接约你去我家里那至少证明不是坏事,只是我要提醒你,我爸爸可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货真价实的官上官,所以你到了以后一定要少说多听,如果有特殊事情发生,要立刻打我电话或者发微信,记住了么?”

    “不行,我总觉得不踏实,我现在就开车往回赶,现在是下午6:30,我快开9点能到家,应该刚好赶得上!”

    唐林却立刻阻止,“你不要赶回来也不要打电话给你父亲,也不要从你母亲那里套信息。我觉得既然你父亲是单独约我过去,还是我一个人规规矩矩的过去的好。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如果出了大事那么跟我谈的应该是纪委吧?何况我有什么事?我要有事那大家都有事,哈哈。”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小心开车,我会跟你随时微信沟通。”

    岳朵被唐林挂断电话,她还是很担心,父亲绝不是个轻易改变计划的人,他是个特别忠实的信守承诺的人。

    究竟出了什么事?

    她真的要急死了,可是再急也没用,父亲明明就是打了个时间差,就是不要她在场的时候见见唐林。

    但是为什么又要大晚上的约在家里呢?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家是那么容易进去的么?

    一向很注意这方面影响的父亲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