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当老千那些年 > 新书来了!另公布群号!

新书来了!另公布群号!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安之
    《灾劫难逃》

    讲的是班费丢了,女同学被冤枉,然后自杀了,一个叫“裁决”的人出现,惩罚那些冤枉诬陷女同学的人。

    正文

    班级会收班费这种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应该也经历过,或听说过班费被偷的事儿,就理所当然的会猜疑某个同学,甚至是冤枉了某个同学。

    我要说的是,千万不要随便冤枉人,因为冤死的人,怨气是很重的。

    高二开学没几天,我们班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新来的班主任让班长周成收班费,全班都交了,就一个叫柳小婉的没交,因为她家挺穷的。

    按说这也不是啥大事儿,可下午周成就说班费丢了,而绝大多数人,都怀疑是柳小婉偷的钱,也没啥证据,就是因为她家穷,所以大伙都觉得她偷钱是理所当然的。

    我替柳小婉说了几句话,但周成却说要搜身,还很笃定的说,钱一定就在柳小婉那。而新来的班主任李志师范才毕业,也是个没啥主意的,就站在讲台那发愣,任由大伙搁那闹腾。

    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比同龄人早熟,知道大伙的举动会让柳小婉留下心理阴影,就阻止他们搜身,但以周成为首的几个家伙两三下就给我推一边去了,班里几个小太妹就跑过去搜身了。

    柳小婉逆来顺受,被人连推带扯的也不敢吱声,没一会儿韩莹就从柳小婉书包里把丢了的班费找到了,这下证据确凿了。我很想替柳小婉说话,可柳小婉却是一声不吱,就一直盯着周成看,也看不出委屈来,反而怨恨挺多的。

    周成可能是被柳小婉给看怕了,就嚷嚷着要报警,他的狗腿子都附和着,几个小太妹也叫唤的挺来劲,而这时候,一声不吭的李志突然说话了,他说:“这个事儿到此为止,也不要出去说,行了,放学吧。”

    李志这人脸色煞白,看着就跟病秧子似的,还没啥主意,可毕竟是班主任,他都发话了,周成他们也就不说话了,收拾收拾就准备走了。我寻思着这事儿早晚都得传出去,到时候柳小婉肯定没法念下去了。另外就是,虽然人赃并获,可我却觉得柳小婉不是小偷,没准儿是周成那傻逼故意坑她呢。

    回到宿舍后,我洗了个澡准备复习,可手机却响了,是我们学校的总群来消息了,我拿起来一看,气的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消息是周成发的:擒获高二三班丑贼一只,有图有真相!

    下面就是一张图片:柳小婉低头站着,韩莹高举着从她书包里搜到的钱!群里面一下就热闹了,有说要报警的,也有说柳小婉被陷害的。

    我都懒得看了,可心烦意乱的也没法复习了,就准备出去走走,才刚走出宿舍大门,手机又响了,是班级群,打开一看,是一个叫“裁决”的人发的消息,是一个小视屏。

    视屏的背景是教室,窗帘都被拉上了,显得特别昏暗,瘦弱的柳小婉把椅子放在桌子上,然后站在上面,又把手里的绳子系在了风扇上,另一头系了个扣,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后一蹬椅子,柳小婉的身体猛的往下一坠,眼睛猛的一瞪,可嘴角却勾勒出一抹向上的弧度,她竟然很诡异的笑了。

    我小时候在山里听过很多鬼故事,可亲眼看到熟悉的同学上吊了,我还是吓的一哆嗦,全身都炸起白毛汗了,手机都掉地上了。

    缓了能有半分钟左右,我赶紧把手机捡起来了,想也没想,赶紧打了120和110,一边往教学楼跑,寻思着如果我快点到的话,没准儿能把人救下来呢。

    我从小满山跑,速度很快,这时候超常发挥,三分钟左右,我就到了教室,可我没想到的是,除了我之外,周成和韩莹也在,还有两个周成的狗腿子也在,而且他们是比我先到的,可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傻逼啊,进去救人啊!”

    我看他们吓的那个逼样就来气,大吼了一声,推开了站在门外的周成,一边说:“滚犊子,别碍事!”

    周成是真吓傻了,张了张嘴,也没说出话来,韩莹却是说:“肖森,门从里面锁上了,我们进不去啊……”

    我一推门,真的锁了,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使出最大的力气踹门,几脚就把门给踹开了,然后才发现,班级的门根本没锁,而是被几张桌子都挡住了。

    这面我才进去,就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看到柳小婉已经被人救下来了,而救她的人,正是我们班主任李志,他此时正在开窗户,看到我们进来,就赶紧说:“快过来帮忙!”

    我跑过去跟着李志开窗户,这才发现,走廊那面挺高的窗户是开着的,李志应该是从这进去救人的,我刚才跑的急,竟然没发现。

    “别急,柳小婉是用跳绳自杀的,那绳子韧性不够,好像刚吊上去就断了,我进来的时候她就摔昏在桌子上了,没生命危险。”

    李志这时候说:“但保险起见,你们谁赶紧打个120吧,我电话忘在办公室了。还有就是,校领导不让报警,怕影响不好,这事儿他们会解决的。”

    “我打过了。”

    我赶紧应了一声,然后让周成他们把门口的桌子挪开,再把门打开,保持空气流畅,一边说:“周成,班级群是你建的,那个叫裁决的是谁?”

    “不,不知道……”周成有点傻了,话都说不全。

    没一会儿急救车来了,柳小婉被拉走了,李志作为班主任跟着一起去了。可110却一直没到,我寻思着是不是以为是恶作剧电话,所以就没来?或者是,校领导已经协调好了?

    我也就没打110了,而是拿出手机瞄了一眼班级群,那个叫“裁决”的又说话了,他说:

    惩罚通知单:

    受刑人:李晓茹

    罪名:栽赃陷害

    惩罚:明天课间操时脱光衣服领操,否则必死!

    这个李晓茹算是我们班的班花,跟韩莹一样,也是个小太妹,可学习却挺好的,下午就是她带头去搜柳小婉的。这个“裁决”到底是谁啊,柳小婉上吊的小视屏是他发的,现在又弄出一个惩罚通知单,到底是啥意思啊!

    这时候,周成一哆嗦就坐在地上了,脸色煞白的说:“刚才总群里的消息,是李晓茹用我手机发的,最先说柳小婉偷钱的也是她……”

    周成的一个狗腿子李海成说:“这小子谁啊,吓唬人呢吧?”

    这时候,群里面李晓茹说话了,她说:“脱你妈逼光!告诉我你是谁,看我不找人整死你!”后来,那个“裁决”就没再说话了,同学就在里面讨论,说这个“裁决”可能是哪个看不过去的同学的小号,说什么都有。

    我睡觉前给李志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柳小婉的情况,他说没啥事儿,休息两天就好了。而关于惩罚通知单的事情,我也没在意,估计是班上哪个人跟我一样,觉得柳小婉被冤枉了,所以才想通过这种方式为她出气。

    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这个“裁决”有时间拍小视屏,为啥不阻止她自杀?这事儿我是想不明白了,看天也不早了,就睡下了。隔天一早,我到班级的时候,班里人正拿李晓茹打趣,问她一会儿脱不脱,李晓茹都给骂回去了。

    课间操的时候,李晓茹一如往常上领操台去领操,等跳完操后,李晓茹可能是想起了“通知单”的事儿,还故意摆了个妖娆的夜店热舞姿势,然后把比较肥大的校服外套给脱了,露出了里面的短袖T恤,还特意挺了挺不小的胸,这是在跟“裁决”示威呢。

    我们班上的人看了都开始起哄,周成昨天吓的够呛,现在跟没事儿人似的,带头喊脱,李晓茹又不傻,哪能脱啊。她挑逗了一下男同胞的荷尔蒙后,潇洒的把外套甩在肩上,然后就往下一跳,可却在落地时崴了脚,直接趴在了地上,惹得下面哄堂大笑。

    可是,很快就没有人能笑出来了,因为比较靠前的同学已经有人尖叫了,我猛的一惊,不知怎么就想起“通知单”的事儿了,跟我有一样想法的人很多,都跟我一样,正往前凑着,其中就有韩莹一个。

    等我看清楚之后,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李晓茹面朝下趴着一动不动,附近的老师过去拍她也不动,就把她给扶了起来,在扶起来的瞬间,我看到李晓茹的额头上有一个血洞,而地面上则是一根立着的大钉子……

    李晓茹跳下领操台摔倒,额头正巧撞上了大钉子,那大钉子又是哪来的,会不会太巧了?然后就是骚乱,老师赶紧出来维持秩序,把同学都赶回了班级,阻止胆大的收起手机不要拍照。

    韩莹此时就站在我身边,她拉了我一下,脸色煞白的说:“肖森,该不会真是通知单吧?”

    “不知道……”

    这事儿太邪了,是巧合,还是“通知单”真的生效了,我一个大山里出来的高中生真心没法判断,不过我还是跟韩莹说:“别害怕,我觉得应该没啥事儿……吧?”

    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激灵,赶紧拿出来看,是“裁决”又发消息了,他说:受刑人李晓茹没有完成处罚,宣判死刑!

    看到这条消息后,我感觉自己要炸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韩莹吓的差点没站住,拉了我一把才没摔倒,她嘴唇都泛白了,一边说:“完了,钱是我从柳小婉那搜出来的,我是不是也得被惩罚,我是不是也得死?”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啥,这事儿也太邪乎了,可看她的可怜样,我还是强装镇定的拍了拍韩莹的手,一边说:“别怕,我,我保护你。”

    这时候,那个“裁决”又发了一条消息:

    惩罚通知单:

    受刑人:李海成

    罪名:栽赃陷害,从犯

    惩罚:三小时内吃下泻药,并且当着全班的面吃掉自己的排泄物,否则必死!

    链接和群号都在下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