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女鬼在我身 > 新书《尸衣》发布

新书《尸衣》发布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韦一同
    大四那年,为了在面试时给人留个好印象,进而找份好工作,我好些同学都买了名牌的西服。

    我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父母没能力给我买太贵的衣服,我又不想输了面子,就偷偷在淘宝网买了一套,谁曾想到,这件衣服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麻烦,甚至还沾染上了人命。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种衣服叫“洋垃圾”,反正看起来和新的没什么区别,老板也很贴心,熨烫得很是平整,穿着也很合身,我很满意,穿了一会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挂在了衣柜里。

    刚好第二天上午有个面试,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还特意让室友周冰玩游戏时小声一些。

    半夜我想上厕所,睁开眼睛,寝室里有微弱的光芒。我从床上坐起,顺着看去,周冰电脑的显示器亮着,他人却没坐在电脑跟前。

    我也没多想,以为他上厕所去了。等我从上铺下来,站到寝室地面时,才发现我的衣柜前有一个人影。

    “谁啊?”我惊呼了一声。这也不能说我大惊小怪,你想啊,大半夜的,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站你床下,换成谁心里也会膈应的。

    那人影没有说话,身子却慢慢转了过来,我定睛看去,不是周冰是谁。

    见着是他,我松了口气,正想数落他几句,却惊奇地发现,他身上竟然穿着我白天收到的那套西服。

    “你穿我衣服干什么?”我没好气地说道。我并不是抠门的人,只是我觉得穿别人衣服好歹要知会一声吧。

    “我穿这衣服好看不?”周冰问我,同时用手理了理他的脖子下面。

    顺着他的手看去,我才看清,周冰不仅是穿了我的西服,里面还穿了一件白衬衣,系了一根暗红色的领带,刚才他就是用手在调整领带的位置。

    大晚上的,他这颜色搭配让我心里瘆的慌。我看着他,感觉此时的他有些怪怪的。

    “好看不?”周冰见我没回答,又问了一句,同时往我面前走了一步。

    他往前一步,我为了保持与他的距离,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刚好退到了墙边。

    靠在墙上,我灵机一动,故做镇定地说:“好不好看得开灯才能分辨啊,黑漆漆的哪能看清楚。”

    边说我就边伸手摸到了墙上的开关,打开了寝室的灯。

    灯亮后,我松了口气,眼前的人还是我熟悉的那个周冰,只是因为熬夜打游戏,他脸色有些差,没精打采的。

    他没再继续刚才那个话题,打了个哈欠,然后说有点困,说完就往他的床走去。我本来想让他先把衣服脱下来,别穿着睡皱了,话到嘴边觉得有些不妥,又咽了回去。

    等我上完厕所出来,周冰已经躺床上睡了。我的西服被他随手搭在椅子上,我走过去拿起来,重新挂进了衣柜。

    我帮他关了电脑,又关了寝室灯,上床的时候,我听着他翻了个身,我以为他还没睡着,随口问他怎么知道我今天买了件新衣服,他没吭声,我也就闭眼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穿戴整齐出门了,面试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穿上名牌西服心里有了底气,我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面试官似乎也多看了我几眼。

    那天周冰在寝室睡了一天,直到下午六点,我叫他起床一起去吃晚饭,他却说还没睡够,让我给他带一份饭回来。

    我带着饭回到寝室,再次叫醒他,他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吃着,我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睡这么久,他说没有不舒服,就是很困,应该是昨晚熬了夜还没有缓过来。

    我刚想趁机问他昨晚的事,他把吃完的饭盒递给我,说了句“谢谢”,然后一仰头又睡了下去。

    晚上,我玩电脑到十一点过才睡,睡前我看了看周冰,还能听到他轻微的鼾声,这家伙估计要睡到明天早上才会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抓在防盗门上发出来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门外有只猫在用爪子挠门。

    我们宿舍大院里经常窜进猫来,以前有几次晚上睡觉我也被猫叫声吵醒过,不过像这种直接跑上楼来抓寝室门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

    本来我是不想理会它的,可这声音过了两三分钟都没有停,弄得我根本没办法继续睡。我只得睁开眼睛,准备下床去打开寝室门把它赶走。

    我下来的时候,瞟了一眼周冰的床,没什么动静,我心想这小子睡得可真够沉的。

    “嗤嗤”的抓门声还在继续,我没有开灯,慢慢向门边走去。奇怪的是,我刚刚走到门后,这声音就停了,可以说是戛然而止。

    我心想既然野猫都走了,那就算了,转身准备回去继续睡。结果我刚走了几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下我就有点不耐烦了,随手拿起门后的扫把,就要打开门把它撵走。

    当时我左手拿扫把,右手已经放在了防盗门的锁上面,眼看着就要打开门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门上的猫眼处透着一点黄色的灯光。

    我们宿舍楼的过道灯全是触摸式开关的,不是声控的。那么,现在门外亮着的灯显然不是被那“嗤嗤”声弄亮的,而是有人按了触摸延时开关,猫肯定没这个本事啊!

    想到外面站着一个人,我本来还有些迷糊的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虽然这里是学校宿舍,里面住的都是学生,但是大半夜的跑到我们寝室门口,既不说话又不正常敲门,而是弄出这种声音,能让人不怕么。

    “谁啊?”我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没有人回应我,连着那挠门的声音也停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我往周冰的床边退去,打算把他叫醒,退的过程中,我眼睛一直盯着门上的猫眼,结果我刚退到床边,猫眼处的那点黄色灯光却没有了。

    我想到一种可能,刚才门外的灯亮着,会不会是楼上的同学从外面回来,经过三楼时,顺手把灯按亮了呢?现在时间到了,灯自然就熄灭了。而刚才挠门的肯定是只野猫,并且它现在已经走了。

    这样想着,我感觉到自己就没刚才那么紧张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害怕的只是未知的事物,一旦想通了是怎么一回事,当下就释然了。

    我长舒了口气,看了一下左手腕的荧光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就在我看完时间抬起头时,我惊恐地发现,猫眼上再次出现了一丝黄色的灯光,几乎就在同时,“嗤嗤”声也再次响起。

    我十分肯定,刚才这段时间内,门外没有任何声音,不可能是有人上楼或是下楼按亮了楼道的灯。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门外站着一个人,触摸开关就在他伸手可及的位置,刚才是他伸手按亮了灯。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就爬上周冰的床掀开了他的被子,眼前的情形却让我大吃一惊,被子里是空的,周冰竟然没在床上。

    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些发毛了,口干舌燥的,我慌忙下了周冰的床,快步走到墙边打开了寝室的灯。

    灯亮起后,门外的声音就停了,我死死地盯着门上,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经过几秒的思想斗争后,我还是决定过去看看,如果不把这事解决了,今晚是没法睡觉了,反正隔着门,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再一个,这栋楼住的都是我们一个学院的学生,我自认为平时没得罪过谁,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后续内容请直接点击下面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