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娱乐教父 > 第536章 好奇宝宝顾嘉辉

第536章 好奇宝宝顾嘉辉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法海师弟
    顾嘉辉对于陈朗所写的十首现代流行乐纯粹中国风歌曲可谓推崇备至,喜欢到了骨子里,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让顾嘉辉失态不已。

    陈淑芬在听到顾嘉辉的大致解释之后,明白了陈朗所写的这十首歌曲与古典中国风歌曲之间的差别,也了解到现在歌坛有不少的音乐人正在对古典中国风更加现代化的努力,稍微的理解了一点顾嘉辉失态的原因。

    “陈朗这十首歌曲并不是完全的采用古代的宋词,而是以其为创作的背/景,以这首《东风破》为例,其歌词很像古代的词曲,但是又有现代词语穿插其中,看起来肯定不是古代诗词,但是要说是现代词曲的话又显得古里古怪文绉绉的,这样看似不搭调的搭配却在这里变得极富想象力,曲曲风行却蹦发出来的超强杀伤力,有着︾→ωáń︾→︾→ロ巴,★.↘⊙.∷特殊的语境,并且用接近诗句的表达方式来书写,这种回环,就是东方传统的美。”顾嘉辉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剖析之中。

    对于这十首中国风歌曲,顾嘉辉不仅仅是欣赏其词其曲,更对其歌词结构、旋律以及编曲,甚至是所用的乐器都在逐一的解析,因为顾嘉辉也特别喜爱这种中国风歌曲,他也是想要将中国风歌曲变得更加现代,更加流行的创作人之一。

    因此,顾嘉辉在第一次见到这十首纯粹中国风歌曲的时候就不可自拔的陷入了研究之中,对于歌曲的每一个词,每一种乐器的使用都在用心的研究。

    “朗朗,你创作出的这种……这种新类型的中国风歌曲时是怎么想的?”顾嘉辉突然看到陈淑芬似乎没有用心在听,也就停止了自己的解释,然后转向了陈朗,想要与他探讨一番。

    “我之前也听到过很多中国风歌曲,就像君姐的《淡淡幽情》一般,这种唱片可谓将君姐的音质和唱功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就歌曲本身而言却似乎很难引起青少年的喜欢。”陈朗心思急转,想着怎么解释。

    顾嘉辉闻言点了点头,邓丽君的《淡淡幽情》老实说有点是概念唱片的意思,并不是为了迎合市场,而是一种尝试,想要将中国古代诗词与现代唱片相结合,开创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新类型。

    但是这种偏向古代更多,现代化、流行性却不够的唱片很难引起现在唱片市场主力消费者青少年的兴趣,但这无疑是一种伟大的尝试,引起了歌坛不少音乐创作人的兴趣,想要创作出一种中国风歌曲。

    “现在的西方国家有自己的独特而流行甚广的音乐,比如摇滚、爵士、嘻哈等等风格,而反观拥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虽然也有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歌,但是却与主流的音乐市场完全脱节,因此我就在想能不能够创作出一种独具中国特色却又兼具流行性的音乐。”陈朗前世的时候,作为宅男偶尔也幻想过自己成为中国风歌曲的开创人,因此嘴里的胡扯渐渐似乎说得通了。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太过悠久,流传下来的文化瑰宝数不胜数,而唐诗宋词元曲都是其中的代表,而且古代的词曲大多都是可以唱出来的,与现在的音乐虽然大有不同,却也有相同之处,因此我就将重点放在了宋词上。”陈朗越说越流畅。

    顾嘉辉听着也是频频点头,显然对于陈朗的这种创新力十分欣赏,陈淑芬也同样笑看着陈朗,对于自己手里的这块宝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但是鉴于现在歌坛的中国风歌曲都是完全使用宋代诗词,编曲以及唱法也都在向古代靠拢,这种复古的确是古意十足,但却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在歌坛的影响不大,也就无法让这种中国风盛行,因此在歌词、编曲中都必须改变。

    于是,我开始用现代的词句,以古代的故事、典故等作为创作背/景,去谱写新词,在编曲的时候,使用二胡、琵琶、古筝的同时也加入了电子琴、钢琴、小提琴等现代常用的乐器,力求做到古今结合,既保持古诗词的韵味,却又充满现代的流性因素。”陈朗扯着扯着总算是勉强给出了个理由。

    “原来如此,朗朗你的创作能力真是让我惊叹,不过这总创作恐怕非常的困难吧,你难道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琢磨出了这种十分成熟的新型中国风歌曲?”顾嘉辉点头的同时有些疑惑,毕竟一种新类型歌曲的诞生往往要耗费几代人、十几年的时间才会成型。

    “当然不是,这种想法在我还没有出道的时候就有了,只不过最近几年接触的歌曲多了,自己对于音乐创作也更加的了解和完善,因此才会有今天的这是首歌曲,为了创作出这十首歌曲,可是耗费了我无数的精力和时间。”陈朗看出了顾嘉辉的疑惑,赶紧“谦虚”道。

    顾嘉辉闻言心里好受了些,毕竟像他一样的多位老一辈知名创作人最近几年都在为此和苦恼和努力,现在却被陈朗一下子捅破了,即便陈朗被称为古往今来最天才,也让顾嘉辉有些别扭。

    “虽然我根据自己的研究,也稍微知晓了这种新型中国风歌曲的独到之处,但是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你给我自己的说说。”顾嘉辉急切的问道。

    “好吧,既然顾老师您想听,那我就大概说说,正好也请您指点一下,看是否还有改进的地方。”陈朗闻言再次谦虚道,“说起这十首中国风歌曲与以往歌坛中国风歌曲最大的不同,就是这十首歌曲遵守了三古三新的六大原则。”

    “哦?三古三新?”顾嘉辉闻言双眼一亮,如果这种歌曲是有一定的原则,那么以后别人在跟风创作的时候就有了参照,也便于模仿,更加利于这种歌曲的流行,这无疑是顾嘉辉最愿意看到的。

    “所谓的三古三新,其实就是古辞赋、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编曲、新概念……”

    随后,陈朗就对顾嘉辉说起了纯粹中国风的六大原则,同时还包括中国风歌曲的新派唱法以及编曲技巧等等,顾嘉辉越听越是震撼,越听越是高兴,同时也更加震撼于陈朗的音乐天赋,真不知道这小子未来的成就和地位会高到什么程度。

    顾嘉辉因为听说了中国风歌曲的创作技巧,因此拉着陈朗就研究个不停,已经忘了今天的正事,陈淑芬也理解能够让顾嘉辉这种才华横溢的音乐创作人感到震惊和激动的东西非常少有。

    因此也能够理解顾嘉辉对于这种所谓新型中国风歌曲的喜爱,恨不得一下子就能够了解这种歌曲的全部,然后再自己创作出一首经典中国风,于是看着聊个没完的两人,陈淑芬也不打扰,而是直接离开了录音室。

    看到陈淑芬离开,陈朗心里却是有些着急,虽然自己记得这十首中国风歌曲,也因为网友争吵什么才是纯粹中国风歌曲而特地百度过,稍微的了解了这种歌曲的创作原则,但是让自己和音乐大师顾嘉辉具体的谈创作,陈朗心里难念有些发虚。

    陈朗本想让陈淑芬替自己解围,但是顾嘉辉看到陈淑芬离开却是很高兴,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两人探讨中国风,于是拉着陈朗不让他对陈淑芬开口,而是接着讨论。

    陈朗对此只能无奈的仔细听顾嘉辉的问题,再结合自己前世所知道的中国风歌曲相关信息,以及这几年来闯荡歌坛所学到了知识,小心的应对这顾嘉辉的问题,能回答的直接就回答了,实在回答不上来的就只能推说自己也是刚成功不久,太深奥的东西,暂时自己也不知道。

    好在,顾嘉辉也知道一种新类型歌曲的彻底成型,不仅仅只是开创者的功劳,后来的跟风者和改编者同样功不可没,因为后来的这些人在原有的基础上可以发挥出更多的东西,让一种类型歌曲更加的成熟和完善,因此,对于陈朗有时的不解,也没有当回事。

    在陈朗的心惊胆战中,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结束了,很快到了午饭的时间,陈淑芬推开录音室的们,看到两人还在讨论,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位,都讨论了几个小时了,还没结束呢,该吃午饭了。”

    陈朗闻言赶紧装腔作势道,“一说吃午饭,我还真的饿了,顾老师我们还是赶紧吃饭吧。”

    陈朗说完不等顾嘉辉回答就向门跑去,必须赶紧离开,不然自己真的接不下去了。

    顾嘉辉听到陈淑芬的话才知道已经到了正午,“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完就到了中午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先吃饭吧,下午还得录制唱片呢。”陈淑芬笑道。

    “心里一时欢喜,到把今天的正事给忘了,吃完饭就开始录制唱片吧,我也想看看歌曲录制出来之后会是什么效果。”顾嘉辉闻言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