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拔份儿

第七百八十七章 拔份儿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镶黄旗
    糖人儿和糖画儿不一样,糖画儿是画出来的,糖人儿是吹出来的。

    吹糖人的手艺人用麦芽糖调成糖稀,一边吹一边捏。

    只需一小团的麦芽糖就能吹出各种动物和人物。

    色彩虽然是一色驼黄,不若面人那样绚丽,却别具特色。

    这门手艺,其实怎么熬糖并不是难点,却极考验艺人的耐性。

    因为糖稀熬好是烫手的,特别烫,停在手里一会就烫起水泡。

    吹糖人的艺人一旦把糖稀拿在手里后,就需要不停地捏,靠特殊的手法让糖凉下来。

    干这个的,没有人手上不见烫伤疤痕的。

    而且在吹气的过程中,塑形的机会往往也只有短短十几秒时间,之后糖稀就会变硬。

    所以任何一种造型的完美呈现,都需要艺人反复不断去练习。

    是他们私下里不知做了几百上千次,才熟稔掌握的。

    宁卫民聘来的这位吹糖人的艺人姓宗,年岁差不多五十,实话实说,创新性较差。

    宁卫民原本想让宗师傅好好突破一下,吹个小狮子雷欧,阿童木或者是米老鼠、唐老鸭这样的时髦形象,与国际接轨一下。

    但这位练了很久还是没法掌握基本的造型,这些卡通人物能拿出来见人的,一个都没有。

    这点远不如那位崔大爷能自行创制现代糖画。

    不过宗师傅的确属于自幼从艺的老手。

    京城流传最广的,大人小孩儿都喜欢的传统题材“耗子偷油”、“猴儿拉稀”、“鹬蚌相争”、“黄鼠狼拉鸡”、“十二生肖”,他都能做得很漂亮。

    远比那些半路出家,只会做个宝葫芦,吹头鹿,吹个猪,就出来骗小孩儿钱的主儿强太多了。

    再加上有些传统题材特别讨巧有趣,实际上他受欢迎的程度并不逊色于崔大爷。

    他的周围也全是舍不得走的中外游客,看得兴致勃勃。

    就说这“耗子偷油”。

    宗师傅做出来的老鼠是扒在香油摊子上的,俯身向下,贪婪望着坛内香油,垂涎欲滴的神情姿态。

    那造型惟妙惟肖,太生动了。

    还有这“猴儿拉稀”。

    妙趣横生之处,在于宗师傅吹出一只小猴儿后,还会把糖稀灌进猴儿空腹内。

    然后又在猴的屁股下捏一小糖盆儿,再吹捏個小勺子交给顾客。

    懂行的顾客只要用勺一捅猴屁股,糖稀就流进糖盆儿里。

    玩过之后便可以把糖稀、糖盆儿一一吃掉。

    当然,也得承认,三十年后,之所以糖画依旧能见到,吹糖人儿的已经很少见,这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卫生问题。

    实际上就是当下,也有很多家长不愿意给孩子买糖人。

    无非也是觉得这种玩意是艺人用嘴吹出来的,难免沾染吐沫星子,不干净。

    好在宁卫民对此有先见之明,他推出一种改良新方式让顾客吹气,宗师傅负责指挥和捏。

    这样一来不但卫生问题迎刃而解,顾客再不会因此产生抵触心理,反而还让人有了参与其中的体验式快乐。

    要知道,在宗师傅的指挥下,能尽量保持吹气力道均匀的顾客,吹出来的造型才是最漂亮的。

    这种竞赛式的成就感就更让这个项目显得有趣许多。

    所以不但京城人都愿意买糖人儿了,甚至就连老外也成了兴奋的簇拥者。

    一块一个的价钱,要说平日里都够买俩糖人了。

    可在这儿,大家反倒都觉着值。

    几乎人手一个猴拉稀或者是一头小糖牛。

    这怪不怪?

    说完了糖人儿,还得再说说面塑。

    这门手艺,京城老百姓都称之为捏面人的。

    要把江米磨成面,再把面和水揉软,用颜料调成五颜六色。

    再通过艺人的巧手,捏成各种古装戏曲中的人物角色。

    由于材料的可塑性强,捏塑工具多,制作时间也相对充裕。

    面人成品后,要论精巧美观,是远超糖人和糖画的。

    京城最有名的面人艺人共有两个流派,分别是“面人郎”和“面人汤”。

    “面人郎”是海淀的,一直技不外传,走的都是民间艺术的路子。

    “面人汤”是通州的,第二代传人汤子博却趟出了一条新路人家在1956年被工艺美院接纳,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从此这位老爷子不但开枝散叶,广收门徒。

    也可以不虞生活之忧,安心创作,变成了潜心研究面塑艺术的学院派。

    宁卫民请来在西配殿坐镇的这位面塑艺人姓董,而且还是位女性,她就是“汤子博工作室”当年面向全国招聘,首批选中的唯一学生。

    因为喜欢面塑,她在这方面下过不少苦功,得了“面人汤”技法的真传,毕业后还留校当了教面塑的老师。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受过系统的美术训练,她兼具西方雕塑的塑形能力、东方古国的审美情趣,以及面人汤的独门技巧。

    所以捏出的面人,已经不是哄孩子玩的东西了,而是成了真正的艺术品。

    不仅形象新颖,神态、体态逼真,还脱离了木棍儿,可立在木板之上欣赏。

    说白了,那就不是面人儿,简直成了“面神”。

    要是搁过去,大家都拜神求佛的老年间,这些东西满够格供起来受香火的。

    所以今天她现场随手捏出的孙悟空、牛魔王、铁扇公主、红孩儿、吕布、貂蝉、达摩、嫦娥、来说。

    别看都是行活,不是什么经过认真琢磨的作品。

    可人物一个个栩栩如生,生气勃勃,装束考究,形神兼备,足能支撑十元一个的高价。

    尤其雷欧、阿童木、龙子太郎、花仙子、匹诺曹、米老鼠、唐老鸭,这样的外国卡通人物。

    别看对于吹糖人的宗师傅很有难度,对捏面人儿的董老师而言,却反而是最容易的,因为那都是简化过的造型啊。

    董老师一两分钟就能捏好一个,其准确和精致,丝毫不亚于官方手办。

    而且卡通人物的卖价儿还要便宜许多呢,三块一个。

    所以别说京城本地人看了吃惊,甘愿掏这份钱。

    老外更没见过,那都不是一买买一个,是一买就买好几个。

    说句大实话,董老师要是受聘于迪士尼乐园啊。

    估计就凭这手速成的面人儿,就凭顾客要什么捏什么。

    她就能一举成名,上电视,上报纸,红遍全球。

    可惜啊,泱泱中华人才济济,谁让她人在京城任教呢?

    老外又太没见识,压根就不知道东方古国还有这们神乎其神的造型技艺。

    也就没了让世界认识她的机会。

    不过即便如此,今天也够她出尽风头的了,因为现场很快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

    居然有个和她年岁相近,三十多岁的一个外国女人,让随行的翻译问她,能不能按照自己的形象,现场捏个面人出来。

    不用说,董老师自然当成了人家想考较自己的本事。

    尤其一看这位的随行翻译,手里提着抱着,已经买了不少的东西。

    于是二话没说,就当众捏了起来。

    也就二十分钟不到,一个穿着翻毛皮大衣,脚穿高跟鞋的洋婆子就活灵活现呈现在她手里。

    用竹针挑出的眉眼,不但与这位漂亮的外国女人形神毕肖,而且董老师还随手来了点即兴创作。

    她让面人那戴着戒指的手,举起了一串大糖葫芦。

    另一只手,也给拿上了一只沙燕风筝。

    这一看就是刚刚逛了天坛新春游园会的模样。

    为此,围观的人们无不称绝,纷纷挑起大拇指来。

    那洋婆子本人看了,更是喜笑颜开啊。

    当场就拿出五十元外汇券,甘愿用五倍的价钱买走面人。

    随后还亲热地拉过董老师,非要和她合影留念不可。

    用京城人的话说,这就叫拔份儿!

    最后说到耳钉打孔,其实这门手艺倒无关民俗和艺术性。

    主要是宁卫民考虑到花丝镶嵌厂作为较早的金银加工企业是有一些首饰的。

    而如今社会上又出现了金银首饰热销的现象。

    于是专为体谅当代年轻女性的需求,才开办的实用***。

    果不其然,这活动一经推出就获得了时髦女性的强烈欢迎。

    问询的,打耳钉的,简直多极了,花丝镶嵌厂的金银首饰果然也因此卖出去不少。

    这叫什么啊?

    这就叫善于捕捉社会热点,引领时代潮流啊。

    总之,这祈谷坛的东西配殿虽然卖的大多是高档商品,却成功避免了高高在上,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反而还特别的亲民,特别受欢迎。

    尤为难得是寓教于乐,潜移默化中就把传统文化的审美,植入了中外游客的内心。

    而且从互动性和参与性来讲,门槛很低,具有全民性。

    远超祈年殿前的戏装拍照,很有效的弥补了其他项目的不足。

    实在是让走到这里的人倍感惊喜,大有所获啊。

    像地坛来的这三位,也不知不觉沉浸在其中。

    居然看着看着就抛弃了忧患意识,也被周围的气氛感染,变得傻欢乐起来。

    直至走出了祈谷坛,副园长和司机还意犹未尽的讨论糖人好还是面人好呢。

    连书记也一心琢磨着,走的时候是该买盆瑞兰带回去还是买盆香橼。

    他们就跟被催眠了似的,早忘了琢磨背后的高人是谁,忘了心里的嫉妒和不甘心,就好像是普通来逛的游客一样。

    这不能不说,我们的生活情趣的确丰富,传统文化的魅力也实在太强大了。

    然而这就算完了吗?

    这就是天坛公园在北向和东向路线中,所有绝妙活动策划的全部?

    不!连接着祈谷坛的长廊里的“打灯谜”活动,和北神厨里提供的餐饮服务,那才是别开生面的新颖,独具一格的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