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六百八十章 潜质

第六百八十章 潜质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镶黄旗
    还有,就是总爱盯着宁卫民的张广志,他所汇集到手的信息才是最让人觉着不是滋味的。

    比方说,1984年6月29日晚九点半,临近打烊时,总经理办公室里,所发生的宁卫民与张士慧对话。

    “……过两天就要到暑假了,书市开业,北神厨宴会厅开业,这都是咱们今年最大的大事。去年我就对大家承诺过,说坛宫宴会部开业,就给老职工们长一级待遇。目前,就该到了我履行诺言的时候。我看啊,从7月1日起,干脆就给大家把级别先调了吧。咱们也不差晚几天能省出来的这点钱。但是对于士气大有好处。还有,今年的夏季高温补助,我的意思,也再给大家涨涨,每个职工就定五十元吧。领班八十,主管一百,经理一百五。对了,杨光、孙然、张广志,他们几个新来的保卫主管,也别忘了。你回头亲自把钱给他们送去……”

    “啊?我还亲自送去?要我说,咱就不该让他们领钱。”张士慧口气愤愤不平,“吃咱们的,喝咱们的,可人家来这儿是怀疑咱们,专门为了查咱们的。怎么啦这是?咱欠他们的?”

    “行啦!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宁卫民打断了他,“对涉外场所进行严控,这是绝对有必要的一件事。虽说摊在咱自己头上叫人讨厌,让咱们有点碍手碍脚,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京城哪一家涉及接待外宾的单位不是如此啊?既然躲不过,就只有面对了。”

    “说实话,我不怕任何人来调查我,我只担心产生双方误会,会影响咱们饭庄的经营和发展。

    我只担心咱们内部不和,及对眼前的大事造成没必要的干扰和阻碍。过几天的安防工作,我还得指望他们呢。你这么厚此薄彼,不是要把问题复杂化嘛。难道想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你想拆我的台啊?”

    “你再好好想想,即便是人家为了查咱们,那也是奉命行事,与私人恩怨无关。咱就是有气,想提意见,也该冲他们的上司去。基层干活的人有什么错?犯不着让这些底下的兄弟受委屈啊。你可是我的副手,再这么闹情绪,想不通。可有点小心眼儿,这叫有失身份……”

    “行,听你的。你是厚道人嘛。”张士慧只好无可奈何的揶揄了一句,跟着又问,“哎,对了,那日中总合开发株式会社的招待宴会是怎么回事?你成天盼日本团,想日本团,好不容易咱们区要盖游乐园,终于有了日本的投资商。这次可是园林局主动找上门来,给你一个一百八十人的活儿,每个人一百二十块的标准哪,多好啊!人数不多不少,单人消费标准也挺高。作为北神厨宴会厅开业第一宴,再合适不过了。可你怎么又给拒绝了呢?咱都准备多久了,这事别说我估计杜阳想不通,就连我都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啊?”

    “有什么想不通的,答案很简单。那些日本人要7月7日举办宴会,我心里不舒服。我当然得让他们换个日子……”

    “什么?就为这?”

    “对啊,就为这……”

    “不是……7月7?这日子口儿怎么了?哪儿不对啊?”

    “还怎么了?卢沟桥事变!张士慧,你中学是怎么毕业的?我看你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哎哟,我的宁总哎,就你这一杆子,直接就支好几十年前去了。一般人谁转得过来这个弯儿啊……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形势大不一样了。中日友好……”

    “我坦白的说,你这就是屁话!你也是红旗下长大的,你也是京城人,你这话敢上大街去说嘛。都别说那些上了岁数的人,听见能拿拐棍儿打死你。但凡你亲爷爷要活着,都得老大耳刮子抽你。中日友好?那是本着和平愿望的选择,有利于我们国家复兴采取的对外政策罢了,你别冒傻气了,用了几件日本电器,看了几部日本电影,你还真忘了国仇家恨啊。在我这儿,只有挣来日本人兜里的钱,把他们的外汇留在国内,才能表面上跟他们友好友好。知道吗?换句话说,即便是我挣了日本人的钱,背后还得骂他们祖宗八代。”

    “我去,合着你这玩儿两面派呢,居然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不过吧,听着倒挺尿性。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什么叫冠冕堂皇啊。告诉你,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同样的道理,我们活在和平年代,那谁都没权力代表那些在战争年代死去的人,原谅当初小鬼子所犯下的罪恶。所以啊,勿忘国耻!千万别拿别人的性命大度。我决定了,以后啊,咱还不仅7月7日,连9月18日,12月13日都算上,一概不接待日本人……”

    “这……这成吗?不是我故意跟你抬杠啊,可我觉得没可行性啊。咱打个比方,那北门的小楼要真有日本人要吃饭,你还能给人家生推出去啊?难道你就跟人家说,鉴于你们曾经在我国犯下的累累罪行,残害过我们的同胞,恕不接待,今儿就得饿你狗日的一顿。你就不怕引起外事纠纷?回头再把咱旅游定点的牌子给摘喽?”

    “嗯,你这话也有一定道理。那就这样,真到这样的日子口儿,干脆全饭庄都歇业。但是不放假啊,上午找人讲讲宫廷饮食文化和京城风味小吃什么的,再搞搞技能比赛,外语比赛什么的。下午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加强一下民族自信心,民族自豪感。”

    “我的妈唷,值吗?你白白舍了三天的营业额啊。再加上一个一百八十人的宴会,就按小楼算,加一起也差不多得有七八万啊,你也真舍得!还搞爱国主义教育?我怎么觉着你比国营的还国营了呢,这都开始形式主义了……”

    “张士慧啊张士慧,我怎么说你好。爱国教育就是形式主义?你都快钻钱眼里去了!你给我好好听着,我办这个饭庄确实是为了挣外国人的钱,但如果为了挣钱,就把自己的职工都变成崇洋媚外的洋奴,那叫本末倒置,我宁可不干。所以鉴于你暴露出来的汉奸潜质,我特此通知你,第一期爱国主义教育课,就由你来宣讲。7月7日那天,我看你重点就可以讲讲抗战八年里,伪军、汉奸是怎么为虎作伥的……”

    “我操,不带这么挤兑人的。你个投靠法国人的洋买办,也配说我……”

    实话实说,人心都是肉长。

    像吃你的,喝你的,最后还不感激你,还要故意针对你,本身是违反人性的行为。

    正常人很难不因此产生负疚感。

    尤其是面对宁卫民这样一个善于理解,心胸宽阔,办事务实,没有一个人不说他好,集结了众多人的幸福和期望于几身的人。

    杨光、孙然和张广志,自然心中所产生的这种感受就更深刻。

    甚至由于了解到宁卫民对于饭庄经营的初衷,对于日本人的看法后,他们都不知不觉被“圈粉”了。

    于是对上回报的内容和口风也就难免的有了属于自我意识的侧重和偏向。

    这应是派遣他们来的段处长始料未及的。

    宁卫民这一手就叫“不辩是辩,辩是不辩”。

    算得上是以柔克刚,以德服人的高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