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官道 > 第2367章 悄然隐退

第2367章 悄然隐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温岭闲人
    向天亮将自己的身体卷缩起來,躲到一个土堆后面接通了电话,

    余中豪说,“我和我的人离你不到五百米,可以随时提供必要的支援,当然,前提是如果你需要的话,”

    向天亮说,“你的人,这话应该这么理解,”

    余中豪说,“市公安局的人被我挡在千米之外,包括老邵老蔡老周他们,”

    向天亮说,“这帮家伙,患得患失,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差点坏了我的事,”

    余中豪说,“所以嘛,我沒让他们过來,等着你那边结束,”

    向天亮说,“那么你呢,你值得我信任吗,”

    余中豪说,“你被我接替了,我现在是九七零零三号案件的总负责人,你应该相信我,也必须相信我,”

    向天亮说,“那你和你的人就在原地待着,我把话搁这里,再往前走,我的人会向你赠送火箭弹的,”

    余中豪说,“我听到爆炸声了,你这个家伙胆大包天,我看你除了飞机大炮坦克,把其他的家伙什都使出來了吧,”

    向天亮说,“不开玩笑,女人认死理,拿着家伙干活比男人更狠,你要是缺胳膊少腿或丢了小命,我可不负任何责任,”

    余中豪说,“我知道,我知道,李书记的闺女李玟就是一个狠角色,是个先干事后讲理的主,”

    向天亮说,“你再给我十五分钟,”

    余中豪说,“好,我能问一个问題吗,”

    向天亮说,“废话,你已经问得够多的了,不差你一个两个问題,”

    余中豪说,“战况如何,”

    向天亮说,“比预想的要顺利得多,”

    余中豪说,“你真的打算,你真的打算全歼吗,”

    向天亮说,“当然,你这个问題问得太愚蠢了,”

    余中豪说,“我是问你,你真的不想留活口吗,”

    向天亮说,“你说呢,”

    余中豪说,“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这是你改变主意的最后的机会,”

    向天亮说,“來不及了,你听听枪声和爆炸声,”

    余中豪说,“我听到了,”

    向天亮说,“我把他们逼到了河滩上,那里全是淤泥,那是一块死地,”

    余中豪说,“刚才,刚才那爆炸声很特殊,你使用的是什么炸弹,”

    向天亮说,“军用特种燃烧弹,”

    余中豪说,“我的天,我明白了,”

    向天亮说,“完事以后,你上高地來,记住,你一个人來,”

    高地上枪声渐稀,河滩上却是火光冲天,鬼哭狼嚎,

    直到火光变弱,沒了人声,向天亮始终沒有回头看上一眼,

    李玟,张林,还有许燕和许琳,陆续围拢到向天亮的身边,

    “完事了,”李玟只轻轻地说了三个字,

    向天亮点了点头,“按原定计划,你们扔下武器,消除个人痕迹,两分钟后沿小路撤回百花楼,”

    李玟欲言又止,

    “快走,”向天亮摆了摆手道,“我等余中豪,交接完毕后就回百花楼,”

    李玟不说话,一分多钟后,率领张林与许燕和许琳消失在夜色之中,

    靠着土堆,向天亮点上了一支烟,大口大口地吸起來,

    “喂,你沒事吧,”

    余中豪走了过來,在向天亮身旁坐下,拿手拍了拍他的膝盖,

    “一个活的都沒留下,你小子还象当初的风格,铁扫帚一把,”

    向天亮扔掉烟头,还是沒有开口,

    “结案的事就交给我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办,你就放心吧,”

    向天亮哼了一声,

    “说话,接下來你怎么办,”

    向天亮沒头沒脑地问道:“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几,”

    余中豪道:“离春节还有四天,”

    向天亮道:“你回省城过年还來得及,不耽误,”

    余中豪道:“少废话,我问你,接下來你怎么办,”

    向天亮从身上摸出特勤工作证和持枪证,还有那把金枪,放在手里掂了掂,都扔给了余中豪,“见到常伯亮,你把这些玩艺儿交给他,”

    余中豪默然,收起了向天亮扔过來的枪和证,“我就知道,这是你的最后一战了,”

    “老余,你认为我这样做对吗,”

    “对,”

    “好吗,”

    “不知道,”

    “狗日的,”

    “不好说,说不好,你自己懂的,”

    向天亮嘴角一撇,笑了,“你又立了一功,”

    余中豪也轻笑,“是你的功劳,”

    “不,这一次必须是你的,”

    “我明白,”

    “你明白什么,”

    “我的结案报告里,不会出现你向天亮的名字,我保证,”

    “谢了,”

    “哎,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接下來你怎么办,”

    向天亮又笑了,“回家,过年,喝酒品茶,鉴赏美女,”

    余中豪道:“你命好,好酒多多,好茶多多,美女也是多多啊,”

    向天亮道:“别眼红,你我不在一条线上,也许是两条平行的线,你看得见我,我也看得见你,”

    余中豪道:“平行线,这个比喻好,我希望这两条线永远平行,”

    向天亮道:“学过几何吗,只要是在同一个平面上,平行线永远是平行的,”

    余中豪道:“咱俩在同一个平面上,”

    向天亮道:“除非你不想,”

    余中豪道:“可惜,你不在了,”

    向天亮道:“我呸,我怎么不在了,我怎么不在了,”

    余中豪道:“口误,口误,是你不干了,”

    向天亮道:“算了,你狗日的不会好好说话,我懒得跟你计较,”

    余中豪道:“你也不怎么样,我不会说话,你却是满嘴的脏话,”

    向天亮道:“这里交给你,我走了,”

    余中豪道:“走了,”

    向天亮道:“天快亮了,”

    余中豪道:“是啊,天快亮了,”

    向天亮道:“我怎么样,”

    余中豪道:“什么怎么样,”

    向天亮道:“我笑得怎么样,”

    余中豪道:“什么笑得怎么样,”

    向天亮道:“狗日的,连好话都不会说几句啊,”

    余中豪道:“噢,你小子笑得很灿烂,很阳光,很好看,”

    “呵呵”

    “哈哈”

    向天亮站起身來,抖抖尘土,整整衣裤,摆了摆手,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空,这时已沒了乌云,换之以繁星点点,天色朗朗,

    东边的天际,显出一丝微弱的鱼肚白,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阳光灿烂的日子,

    向天亮辞职了,

    包括滨海市委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和市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局长等职,

    因为临近春节,机关放假,向天亮辞职一事并沒有成为滨海市的头条新闻,

    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成员是知道向天亮辞职一事的,

    春节期间,向天亮辞职一事渐渐地发酵,终于成了节后第一天上班后的头条新闻,

    关于向天亮辞职一事,众说纷纭,原因不明,

    向天亮的所有朋友被问到向天亮为什么辞职的时候,都是相同的一句话,问他自己去,

    可是,向天亮不但辞了职,而且还去向不明,春节期间和春节过后,他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了,

    百花楼还在,每天还是有不少女房客进进出出,上班去,下班回,

    这些女人的名字叫陈美兰、杨碧巧、田甜、夏小芳、诸露、梅映寒、阮妙竹、林语儿、高玉兰、顾秀云、叶楠、陈小宁、刘若菲、许燕、许琳、李玟、朱琴、黄颖、夏柳、张小雅、徐爱君、陈琳、白曼、王思菱、李亚娟、于曼青、崔书瑶、蒋玉瑛、胡文秀、莫小莉、方妮、戴文华、陈南、陈北、乔乔、晶晶、李静瑶、肖敏芳、杨小丹、章含、乔蕊、张丽红、贾惠兰、时小雨、柳清清、林霞、刘鹂、张林、孔美妮、陈彩珊、谢影心、冯來來,

    还有那帮丫头片子,还是打扮得花技招展,歌声还是那么的甜美动听,

    只是长了一岁,丫头片子们更青春更靓美了,

    这帮丫头片子的名字叫林雅、林若云、林若雨、李文露、张珏、许心怡、杨小亭、卢晓敏、丁丁、丁当、余佳、余娜、刘静、柳晶晶、陆姣姣、傅莹莹、徐來和徐越,

    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国泰集团公司还在,不但在,生意比以前还更为红火,

    春节后的滨海市还有一个小道消息,国泰集团公司要收购三元贸易公司,据说收购谈判正在秘密进行当中,

    市委书记陈美兰还在,市长谭俊还在,市委副书记余胜春还在,常务副市长许西平还在,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还在,市委秘书长杨碧巧还在,滨海区委书记焦正秀还在

    向天亮去向是一个谜,

    有人说,向天亮去了京城,因为他的爷爷和外公都在京城,父亲和母亲都在京城,他改了名字,换了身份,又回到了公务员的行列,

    有人说,向天亮回了老家,在家里帮着他老爸老娘种粮种菜,

    有人说,向天亮在香港出现,在七月一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仪式上,他就出现在仪式现场,就站在某位领导身后不远的地方,

    有人说,向天亮去了南太平洋上的某个小岛,因为国泰集团公司收购了这个面积不到一百平方公里的小岛,向天亮当上了岛主,身边美女如云,小日子过得花天酒地,

    有人说,向天亮曾在伦敦、巴黎、东京和纽约等地出现,戴着墨镜,举止神秘,行色匆匆,來无踪,去无影,

    有人说,向天亮就藏在百花楼里,因为他喜欢花,喜欢春天,而百花楼里四季如春,百花盛开,灿烂无比,

    向天亮,向天亮的向,向天亮的天,向天亮的亮,

    他是一个谜,

    他是一个话題,

    他是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