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回下岗时代 > 416.什么是爱

416.什么是爱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肖邦乱弹琴
    在张静的不断劝说下,徐艳总算冷静下来,坐在一边,听徐洁说话。

    就听徐洁说:“我这么瘦,不怪大姨。我练功别的长进没有,耳朵却比常人灵敏很多。万程失踪的消息,两年前我就听到你们在楼下说的话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想活了。要不是大姨逼着我吃饭,恐怕早就跟着他去了。”

    徐艳就吃惊地看着她问:“你既然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要离开他,跟着老妖婆跑到这里来?”

    徐洁淡淡一笑说:“跟大姨这么多年,我已经多少的了解了她不少的事情。大姨神经上的确有点毛病,好装神弄鬼。我能到这里来,也是被她骗了。哪里有什么虚无世界,全是她神经不正常的时候,瞎编乱造的。”

    听到这里,张静和徐艳不由得不寒而栗。徐洁竟被一个神经病人耽误了这许多年的青春时光!

    徐艳不由就问:“你既然知道她神经不正常,为什么还要陪着她在这里装神弄鬼?你这不是自己作死吗?”想想又疑惑说,“不对呀,她隔空打人,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异能,我让她摔了不知道多少下了!”

    徐洁就说:“那是真功夫。她年青的时候,的确是在深山里遇到了高人。大姨告诉我,她的师傅不仅可以隔空打人,还能坐地飞升。这个,普通人无法理解,却是山里的修行者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只是,这些修行者的思想境界已经异于常人,不愿出世见人罢了。”

    张静就问:“那么,她的确有异于常人的功夫,你又怎么说她有神经病,欺骗了你呢?”

    徐洁说:“她不仅有隔空打人的功夫啊,她还会催眠术。那次管家上来,她在他腰上拿捏了几下,管家就瘫在地上睡过去了。然后,她就问管家,万程都吩咐他什么了?管家就都告诉她了。

    从这件事上,我一下子就想起来,我之所以记得那些我本不该记得的事情,就是因为她在我腰上拿捏了几下,把我催眠了,先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她,然后她就告诉了我好多没影儿的事。等我醒过来,我记得的事情,就是她强加给我的,根本就不是真的。”

    徐艳问:“那你知道真相了,为什么还要跟着她?”

    徐洁说:“知道真相的时候,我已经跟着她修行了两年。这个修行是真的,灵魂离体,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头脑保持清醒,想明白好多的事情。

    这两年里,我已经想明白了好多的事情。大姨虽然神神叨叨的,但她的确是想找个可以继承她衣钵的传人。只是,她练功过度,脑子不清醒了,她自己有时候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张静问:“你到底想明白了什么,才能让你在这里留下来,不肯见刘万程?”

    徐洁就叹息一声说:“我想明白了,万程并不爱我,也不爱你。虽然他和你有了青青,可是,他并不爱你。”

    张静就是一惊。青青是刘万程的,这事吴晓波能猜到,徐艳兴许会知道,徐洁应该不会知道。

    她能这样说,就说明她的确想明白了常人无法想明白的事情。

    她看着徐洁问:“能说说吗,为什么会是这样?”

    徐洁微微一笑说:“其实,很简单。爱是有许多种的。万程对我的爱,只是一种爱护。他唯恐伤害我,唯恐我不高兴,处处由着我的性子。他对我的爱,说白了,就是一种呵护,一种关怀,为了我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他可以不求回报地付出。可是,这就不是男女之爱了。

    真正的男女之爱,应该是平等的。可以吵架,可以互不关心,可以成为仇人。但最终,两个人会在这种争吵中走下去,而且越走越近,老而弥坚,最终合二为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张静越听越糊涂,皱着眉不说话。

    徐洁就问她:“你觉得,万程对你,是哪一种爱?”

    张静说:“他只是会无条件的对我好,关心我。”

    徐洁就笑笑问:“那么,他和谁吵过架,对谁要求严?”

    徐艳和张静竟然异口同声说:“高秀菊!”

    接着,两个人就互相看看,同时愣住了。

    徐洁就笑了,对徐艳说:“真正的爱人,可能不会哄你,不会关心你,甚至整天的埋怨你。就像姐夫对你一样。可是,我知道,姐夫是真爱你。在他心里,你已经是他了,所以,他才会对你有要求,你做的不如他的心意,他才会埋怨你,冲你发脾气。”

    说到这里,张静和徐艳就都明白过来。

    张静在想,谁是真的爱她呢?具有徐洁说的这两个特征的人,只有她的前夫和戴晓嵩,刘万程却从来都没有对她发过脾气。

    而徐艳却在想,徐洁和刘万程,在她心里,好像总是过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不吵架,不拌嘴,相敬如宾。

    可她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缺少什么。缺少什么呢?她又说不出来。

    现在,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俩缺少的,正是她和吴晓波之间的,那种人间普通夫妻的俗气和烟火气息。

    两个人都不说话。她们已经认可了徐洁的说法,刘万程不爱徐洁,也不爱张静,他爱着的,恐怕自始至终都是高秀菊。

    这时候,就听徐洁说:“我知道大姨神经有毛病,骗了我的时候,已经通过静坐想明白了万程不爱我。这时候,我该怎么办呢?我想,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大姨脑子清醒时候的想法,给她当徒弟吧。

    可是,万程虽然不爱我,我爱他却是真的。这些年,我的修行,其实就是忘了他,让他不再记挂我,让他和秀菊姐有自己的生活。

    我一直在这样做,这样修行。可是,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就在我几乎就要成功,能够不想万程,安心修行的时候,你们在楼下却说,万程没了!要不是大姨拦着我,不许我下楼,我早就找你们去了!

    大姨时刻听着你们说什么,把所有的消息都告诉我。可是,我心里所有的对他的思念,就这样被全部勾上来,所有的修行都失去了意义!

    我已经无法修行,已经没有了任何活下去的理由,一心想死。不是大姨每天在给我讲心法,讲修行人的感受,逼着我每天吃饭,我恐怕连一天都熬不过来!

    就在刚才,你们上来的时候,我想通了。

    既然不能安心修行,我为什么要坚持下去?既然万程已经死了,我去思念他,再不会伤害到秀菊姐,我为什么不可以和你们一起思念他?”

    张静就定定地看着她,直到她说完,才说:“妹子,要不你跟我回米国去吧?到那里,换一下环境,也许你会逐渐好起来。”

    徐洁就摇摇头说:“跟你们说了这么多话,现在我心里已经好受许多了。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跟着姐姐、姐夫,还有大姨一起生活了。我不会刻意修行了,万程他爸说的对,一切最好顺其自然,能修行的时候修行,能当凡人的时候,就当凡人。”

    话音刚落,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叹息,接着,孔大梅的声音就传过来:“善哉,善哉。洁呀,你总算想明白了。大姨的确有的时候疯癫。所以,大姨的功夫到这一步,就不敢再练。再练,就彻底的疯啦。大姨不强求你,咱们就这么着。你愿意跟大姨在一起,你就来找大姨。你愿意跟你姐姐这死丫头住,你就去她的小洋楼。如此可好?”

    张静回到米国家里的时候,杰奎琳已经大学毕业了。而这时候,她的大女儿若曦已经结婚独立出去了。

    刘万程出事,张静赶回了江山集团。等高秀菊的情绪稳定下来,她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同样失踪了的杰奎琳已经在家里了。

    她没有向张静隐瞒自己的间谍身份,对张静原原本本叙述了刘万程的出事经过,认为是她害了她的爸爸。

    她已经辞去了ia的工作,也没有请求张静的原谅。她认为,她犯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如果不是她给ia提供情报,ia就不会知道刘万程去了扎波罗热,就不会死。

    张静却告诉她,刘万程去扎波罗热以及牺牲,跟她没有关系。周铁民已经告诉她,ia早就盯上了刘万程,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就算没有杰奎琳,就算那个进马西奇公司的人不是刘万程,不管是谁,ia都不会允许这个人带了机密情报,活着离开。

    杰奎琳的出现,不仅没有帮到ia,反而帮了倒忙,让刘万程有机会逃出去。杰奎琳即使不辞职,ia也会解雇她,不起诉她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毕竟他们干的,也是见不得人的工作。

    尽管张静一再开导她,杰奎琳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她无法接受没有了刘万程的生活,坚持要回底特律去。

    最后,张静问她:“如果你爸爸活着,知道你又回了底特律,你爸爸会怎么想?他会怪罪我没有照顾好你,会伤心的!难道,你为了你自己要我对不起你爸爸吗?”

    “可是,我再也没有爸爸了!”杰奎琳放声大哭。

    这是得知刘万程失踪之后,杰奎琳第一次哭出声来,撕心裂肺,引得张静也忍不住,抱着她一起哭。

    从此之后,杰奎琳长大了,变得安静而沉稳。学习更加刻苦,提前一年就完成了大学的所有学业。

    她知道照顾已经逐渐长大的青青,教她学中文,也学英文,而且,再不和张静吵架,张静说什么她听什么,乖的几乎成为了另一个人。

    张静从澳洲回来,问已经毕业的杰奎琳,是留在学校里继续深造,还是回到道林公司里来?

    杰奎琳却给了她另一个答案:她要回中国去。

    她说:“在首都的时候,爸爸曾经答应我,在那里买一个四合院,我可以在那里工作,他会经常过去看我。

    现在,爸爸失踪了。可是我不相信他会死去。我要去首都,在那里找一份工作,等着他。我相信,他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在那里,出现在我的面前的!”

    张静哭笑不得。

    你在这里等着他,不是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