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顽皮千金爱上我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圆满

第一百六十一章 圆满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顽皮猪
    当老妈得知,那个中年男人进去的消息,她的神情,再也无法抑制住了,眼泪夺眶而出。还质问我,是不是我做的。

    我顿时就纳闷了,“妈,你不觉得,那男的是罪有应得吗,他做了多少坏事,恐怕,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一时间,气氛怪异了不少,我露出了一丝无奈。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爸爸啊。”老妈老泪纵横的,憔悴的一面,让我升起了一丝内疚。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我不由得扪心自问,但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惩罚他,这十年的苦楚和心酸,我没办法忘记。

    见到我不说话,她又继续补充道,“哎,小强。你总觉得,他的补偿不够,你怎么没想想,那个何静,把她肚子弄大了的男人,有出过一分钱吗,结果,还要她自己去医院打胎,她就不可怜吗。怎么说也是你的前女友呀。”

    我愣了愣,“妈,这两件事。怎么相提并论啊,何静那是活该,自己犯贱了,我们母子两人,这些年,所受的苦,我不觉得,钱就能够抹平。”

    “怎么不一样,你可以去问问那个何静,给她两千万,她愿不愿意苦等十年。”老妈严肃说道。

    我头都大了。谁责备都可以,怎么老妈都冲着那个男人说话了,真是鬼迷心窍了。じじ,谢谢!

    “哎,妈,你就不要抱怨了,又不是我,把他弄进去的,我还没那个能耐呢。”我摇头晃脑说道。

    老妈陷入了错愣,“不是你?不可能吧。”

    “你不信算了,反正只判了五年,没事,等他出来以后,你们还可以再续前缘的。”我气不打一处来。

    “强子,你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呢。”老妈叉着腰,板着脸说道。

    这时候,颖姐走了过来,惊疑不定的问我们,“你们吵什么呢。”

    “颖姐,你来的正好,给评评理,那个男人,进去了,是不是活该。”我勾了勾手。

    颖姐顿了顿,随之恍然大悟,“小姨,要我说吧,他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情,而且,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倒不是小强弄得。”

    “哎,颖颖,现在连你都为她说话,我这个老太婆,就没人喜欢了。”老妈一脸失望之色。

    颖姐尴尬了不少,摇了摇头,“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小姨,你放心吧,他再过几年,就能出来的。”

    我扯着颖姐,感觉,老妈更年期来了一样,有点无可理喻了。

    于是,和颖姐出去逛街,打算买一套房子,我们单独住下来,也算是有二人小世界。

    谁知道,逛街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卫生间,叫颖姐在外边等我的,谁知道,刚出来的时候,没有瞧见颖姐的身影,我心里咯噔一下,四处张望起来,勾着脖子,果然还是没有,我喊了一声,“颖姐。”

    根本就没有人回应,然后,我挨个的找人询问,“大叔,你看到刚才有个女孩子吗,很漂亮的,这么高的个子。”我比划了一下,心急如焚的。

    “没有……”

    我赶紧换了个人问,总算,有个小孩子,回忆了一下,“是不是提这个粉色的小包包?”他奶声奶气说道。

    我急忙点头,是,今天颖姐出门,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确是粉色的小包包。

    “快告诉我,去哪里了。”我紧紧抓着小男孩的肩膀。

    后者疼的眼泪花出来了,然后哇哇大哭,他的家长凑了过来,“你做什么呢。”

    看她的眼神,带着慢慢的提防,我微微一怔,多半把我当成了人贩子之类的。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有问题,想请教你孩子。”

    “你去死吧,还装什么,你一二十岁的人,怎么可能找五岁的小孩子问题?”她瞪了我一眼。

    有几分防备,我简直是欲哭无泪,“大姐,我是真碰到问题了,我女朋友走丢了,你孩子看见了。”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没办法,颖姐对我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她这莫名其妙的走丢了,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这女的还是不相信我,推开了我,“你就算了吧,还找借口,当老娘傻吗?快走,不然,我就报警了。”

    她拿出了手机来,我吓了一跳,搜出来了几百块钱,都送给了她,“大姐,我骗你不是人,求求你,让你孩子配合我一下吧。”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顿时,她的眼神,就发生了些许改变,对我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真的吗?如果,你不伤害我的孩子,我可以考虑,让他跟你交流,不过,这钱,还不够啊,刚才你吓唬到了孩子。”她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我瞬间就弄懂了,她的言外之意,“行,行,我身上没带钱,你有支付宝,或者网银吗,我再给你转两千,总可以了吧。”我现在,就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颖姐的下落,哪里顾得上太多。

    这女的大喜过望,嘴角浮现了一丝笑容,“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当即转了钱,然后再问小男孩,“那个方向去了,好像,是有个穿着衣服的坏人,带走了她,还捂着她的嘴巴。”

    我急忙冲了过去,饶了几个巷子,他们多半早就走了,我跑到哪里去找人啊。

    心急如焚的我,有点不知所措了,还好,在我要迷茫的时候,发现了地上有一颗小珠子,我认出来了这个手链,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戴在颖姐手上的小饰品。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是颖姐给我的信号,我顺着珠子,找了过去,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哟,小子,你可算是来了呀。”

    这突兀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力,是个穿着衣的男人,相貌普普通通,属于放在人堆里,绝不会有人认出来的那种。

    “颖姐呢。”我直言不讳的问他,眼中迸射而出了一丝愤怒。

    “啧啧,你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呀。”他略带赞许,却是浓浓的玩味。

    “你快说,不要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看了一眼,他手上还捏着手链子,我嘴角微微抽搐。

    看来,那些珠子,并不是什么颖姐给我的踪迹,而是这个人,故意信号,他奶奶的,故意这样阴我啊。

    我眉头紧缩,现在,我就只想确定一件事,颖姐到底在什么地方。

    “急个什么,她不是在这儿吗。”这男的拍了拍巴掌,不一会儿,从侧边出来了一波人,颖姐被绑了起来,嘴里还塞了东西。

    我还看到了一个熟人,居然是他孙旭峰。

    “妈的,我们的恩怨,不是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抓颖姐。”我怒骂了一声。

    孙旭峰露出了浓郁的笑容,“哟,小子,怎么,你不想见到我啊。”

    “你就说,想怎么样吧。”我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子。

    孙旭峰摇头晃脑,伸出手,挑起来了颖姐的下巴,“你还记得吧,当日,你在宴会厅上,是怎么耍我的,你牛比呀,那是因为,你有郑志强那个王八羔子罩着,你就真以为,自己无敌了是吧,现在呢,他进去了,你拿什么跟我斗呢,哈哈。”

    孙旭峰仰头大笑起来,脸上的愤怒是遮掩不住的,果然,这种花花大少,心胸狭隘的很,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天真善良的我,还觉得事情过去了,尼玛的,“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捏紧了拳头,看到在我面前,颖姐被这样占便宜,我怎么能忍让。

    颖姐眼里洋溢着泪水,轻轻的点头,显然,她是不希望,我冲上去做傻事的,只是,我实在忍不住。

    “老子跟你拼了。”我狂奔出去,甩了一巴掌,只是,眼看着我要接近孙旭峰的时候,旁边的壮汉就阻止了我。

    他们力气大得很,我以前,还经常锻炼的,只是拿了钱之后,每天日子也过得舒服了,缺少锻炼,现在,我最多一个人,能打两个高中生而已,在他们这种职业保镖面前,我完全是个渣渣。

    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我使劲的挣扎着,只觉得手腕疼的难受,我又要忍着,所以脸色变得十分的苍白难看。

    “啧啧,怎么,你不是挺牛逼的吗,继续跳呀,老子真想不明白,郑志强又没把你当回事,真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对吗,你他妈过来搞我呀。”他饶有兴趣说道。

    一步步走向了我,然后,一脚踹在了我的下身,那种疼痛,令我呼吸一凝,只觉得传遍了全身,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这狗日的,真是狠毒,我眼中掠过了一丝寒芒,咬着牙,“孙旭峰,你会得到报应的。”

    “还报应呢,老子就在你面前,不爽放马来。”孙旭峰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你当时,怎么打我的,还记得吧,老子今天,也不想怎么难为你,断你手脚,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很善良仁慈吧。”孙旭峰嬉皮笑脸说道。

    我面色颇为难看,颖姐呜呜叫个不停,嘴巴却被堵住了,不能正常的说话,但是她的眼泪,已经沾满了面颊。

    孙旭峰看到之后,冷嘲热讽起来,“小妞啊,这男的,没有用,才害的你也变成这样,你要知道,如果他有我这个位置和能耐,你完全不用受苦的,嘿嘿,要不,你做我的情人吧,这小子能给你的,老子给你双倍,甚至是三倍。”他撕开了颖姐嘴上的胶布。

    “我求求你,别难为他。”颖姐满是祈求的说道。

    我心如刀割的,早知道,我就加紧锻炼了,现在,完全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奶奶个腿,我几近绝望,也知道,孙旭峰这种卑鄙小人,你跟他说什么,都不见得有作用。

    还不如听天由命得了,孙旭峰调侃说,“真的,你现在帮哥哥咬出来,我能考虑考虑。”孙旭峰的笑容,那叫一个龌龊。

    “别,颖姐,你不要听他的,我没事。”当然,说这个话,纯粹是安慰自己。

    颖姐咬着嘴唇,丝丝血迹渗透出来,我心疼的要命,却不能做什么。

    这是来自男人心底深处的无奈,孙旭峰又表现出来小人得志的一面,干脆在我眼皮子底下,把裤子脱掉了,他也不害臊。

    靠近了颖姐,后者脸上透露着惶恐和无助,饶是这般情况,我却无能为力。

    我甚至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了,但那样,只是逃避现实,难道,我死掉了,颖姐就能安全了吗,显然不能。

    “孙旭峰,草尼玛的,你等着,老子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干死你这个孬种东西。”我破口大骂,也顾不上什么素质了。

    现在,我就一腔的怒火,想要发泄一番。

    我渴望激怒孙旭峰,然后他的矛头,对象了我,那样一来,我也用不着,看到颖姐受折磨了。

    只可惜,我的想法,被孙旭峰看透了,他没有发脾气,笑嘻嘻的,“小子,怎么,不愿意看到了是吧,没事,我的这帮手下愿意看,对吧。”

    “是,是。”那些人连忙点头,露出了狂热之色。

    孙旭峰扯着颖姐的头发,后者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我陷入了绝望,在孙旭峰勾着颖姐脑袋的时候,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只是,有一阵奇异的声响,引起了我的注意。

    好像有什么,飞了过来一样,紧接着,传来了惨叫声,是孙旭峰的,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果然,他此时,脸庞僵硬住了,一滩血水在地上,我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孙旭峰那硬邦邦的玩意,赫然就在地上翻滚着,就好似泥鳅一样,说不出的恶心。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到了我的身旁,趁着孙旭峰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抓住了我的肩膀,嗖的一声,我只觉得耳边呼啸的风声。

    当我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蒙面衣人,尽管,脸部以下的部位遮住了,但是并不影响,我的判断,他是吴明!

    “吴明。”我大喜过望,自从在医院门口的那次离别,到现在,有大半年没有看到他了。我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失散的兄弟一样,能够再次见面,本身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缘分。

    没错,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把吴明当成兄弟了,尽管,他有好几次,都是向着老爸说话的,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如今,那个男人进去了,也不知道吴明的下落,我没有刻意的去找他,毕竟,我心知肚明,吴明神出鬼没的,他不想让我找到,就算我竭尽所能,也没有任何用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能碰到吴明,简直是不可思议。

    “糟糕,颖姐还在那里。”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就忘记这件事了。

    要知道,孙旭峰可是断了那啥玩意的啊,对男人来说,这就是奇耻大辱的,吴明怎么光顾着救我呢,这家伙,万一孙旭峰雷霆大怒了,把颖姐给弄死了,那我岂不是要找地方哭去了。

    奶奶个腿,不行,我要去找颖姐。

    我站起身来,就准备冲过去的,吴明拽住了我,“放开我,你真是糊涂啊,宁可救颖姐,也不要管我啊,反正我就贱命一条,不能害了她。”

    我怒气腾腾说道。

    “瞧你着急的。”吴明略带调侃,“她不是在这儿么。”

    吴明指了指,我先是一愣,然后低着头看了一眼,果然,还真是颖姐,她蹲在角落,此时已经是梨花带雨的。

    “小强,呜呜。”她搂着我,也不管吴明在一旁。

    哭成了泪人一样。

    我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种儿女情长的场面,相信吴明这个冷血动物,是不会理解的,没有嘲笑我,就已经够好了。

    不过,小爷这不是脸皮厚吗,也不在乎,轻轻拍打着颖姐的背部。

    “乖乖不怕,有我在呢,再说了,那个家伙,不是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吗。”我回想了一下,刚才,还好我没有亲眼所见啊,要不然,可能我要吓得这一辈子都有阴影了。

    以前,我还经常幻想着,那个啥,要颖姐帮我亲亲呢,现在,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太残忍了。

    但是,我也瞬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啊,刚才把孙旭峰搞成那样子了,现在,那个男人进去了,就等于,我和老妈失去了保护,再也不是什么伪少爷的,所以,我还是悠着点的好。

    孙旭峰他们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得赶紧思考下对策,不能沉浸在幸灾乐祸之中,那样,等待着我的,必定是无穷无尽的报复。

    我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偏偏吴明还笑嘻嘻的,气定神闲,真心叫我难受,“吴明,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都怪你,何必做的那么绝情,现在好了,你把人家那玩意搞没了,等着报复你吧。”

    我说这话,只是为了吓唬吓唬吴明的,想要他给出来一点对策,谁知道,吴明还不以为然的说道,“什么叫做报复我呀,我刚才是蒙着面救你的,嘿嘿,还好我有准备,人家找不到人,报复的也是你啊。”吴明没好气说道。

    我滴个娘亲啊,这吴明,纯粹是玩我呢,自己蒙着面,出来救我也就算了,还非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就算,让孙旭峰缺胳膊少腿的,也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啊。

    据我所知,好像孙老头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这就意味着,孙家要断子绝孙了,这些年,孙旭峰光顾着花天酒地的,女人倒是玩了不少,却没有一个,给他生了孩子的,我听人说,倒不是那些女人不愿意,你想啊,只要能给孙旭峰生孩子,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那都妥妥的。

    可孙旭峰不想这么快就成家,给那些女的,偷偷服药啥的,人家还被瞒在谷里呢。

    “吴明,好吴明,你给我出出主意吧。”我觉得,吴明能有这么稳重的表现,一定是他提前就有准备,这是我对他的了解。

    “行,你现在赶紧 准备,离开汉南。”吴明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就愣住了,为什么要离开,可转念一想,的确,现在这地方,呆不下去了,可以说是伤心地。

    然后,我就听吴明的,回家收拾东西,还带着老妈,颖姐他们家人,跑到了沿海的城市,正所谓天高皇帝远,这下子了无牵挂了,就算孙家有能耐,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

    这儿的势力复杂,可不允许孙家来闹事的,只是,我休息了一段时间,吴明就提出来,要训练我的事情,我回想了一下,自己被欺负的这么惨,不就是没能耐吗,如今,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摆在我面前,怎么能错过呢,所以我爽快的答应了。

    但是,训练不像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吴明秘密的带着我,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城市,很荒无人烟的那种,然后找到了训练基地,吴明就把我交给了一个中年教官。

    在那里,我每天过的日子,真算是残如狗的,偏偏我咬着牙?坚持住了,想到我要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浑浑噩噩的等死。

    我就下定了决心,尽管,也有对颖姐和老妈的思念,但这些,我都放在了一边。

    时光匆匆,岁月如梭,转眼过去了四年,我才了解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还有吴明的前尘过往。

    当然,这些我都准备烂在肚子里,谁没有一点过去呢,我觉得,吴明能给我机会,来这儿,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出去之后,我得好好感谢他。

    虽然教官说,我没有吴明那样的本事,至少也学得了七八成的火候了,足够应对那帮人了。

    就这样,拥有绝对能耐的我,再也不用畏惧孙家的人了,他们在得知我训练归来的事情后,也就夹着尾巴做人了。

    虽然四年时间,是苦苦的等待,颖姐并没有变心,我也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跟颖姐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