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色纪元 > 第八百二九节 时空

第八百二九节 时空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黑天魔神
    苏浩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原先那种刻意保持的僵硬。在柔和的灯光映照下,这个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反倒显出一丝恬静的淡泊。

    他似乎根本不是在与时间赛跑。那些守卫港口,随时可能破门而入的机械卫兵,对他仿佛没有任何威胁。感觉,就好像是在玩弄着一件心爱的玩具。

    灵活的指头,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在键盘上下飞舞。抬起落下间,丝毫看不到实际的形体。只有那一片密如骤雨般的虚影,令观者的眼睛陷入不自觉的迷乱、麻木……

    码头滑道上的机械固定钳,已经从舰体的各个角落开始松动。以失重状态漂浮在半空的战舰,尾部粗大的圆形喷射口间,也隐隐透出一道道绚红的炽热。

    战舰的核心能量炉已经开始点火,随时可以升空。

    几分钟后,完全张开的固定钳,再也无法卡合住宽阔的舰身。量子融合炉产生的巨大能量,正把这艘人类科技的代表产物,缓缓推向广袤的宇宙港外。

    苏浩的眼睛,仍然死死地盯着面前横置的电子全息屏幕。

    所有相关指令已经全部输入完毕。剩下的,就是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

    这也是整个计划中最令他担心,也最无法拿捏的一个环节。

    从战舰脱离码头,直至升空进入超光速跳跃轨道,总共需要五分四十二秒。

    在这段时间里,无法开启能量防护的战舰,正处于最为脆弱的时期。一旦监控港口的终端光脑发现情况异常,会毫不犹豫地命令设置在地面的全激发粒子炮群开火。成百道粗大的炽热能量波,足以将整艘战舰当场汽化。

    为此,苏浩专门输入了一道用作欺骗的“码头调换”指令。这些由无数文字与符号构成的特殊信息,会使主控光脑作出错误的判断这艘庞大的战舰突然升空,不过只是需要重新更换一个新的泊位罢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缓慢流逝。当战舰的最前端,闪现一道椭圆形状白色能量圈的时候。苏浩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高高揪起,死死捏紧。

    那是即将进行空间跳跃的前兆。也是此次行动能否成功的最后要素。

    作为一名成功的窃贼,苏浩那颗满是智慧的脑袋里,能够萌生出一个个周密详尽的计划。再加上强壮的体魄,敏捷的身手,对任何突发情况的瞬间思维反映能力。使得他在星际大盗这个为常人所不齿的行当里,早已成为其中翘楚。

    可是,哪怕再天才的贼,再无懈可击的计划。总有着人力无法控制的情况发生。对于这些超出了正常范围的意外,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

    苏浩现在正处于这样的状况。

    窃取战舰的计划,是他亲自制订。其中,没有遗漏任何一个最微小的环节。从假扮克隆人混入星际港口,直到伪造命令迷惑终端控制光脑得以登舰,乃至在侦测时间内输入所有指令代码……所有这些充满困难与危险的举动在他看来,其实,不过小菜一碟。

    真正令他感到畏惧的,则是人力无法预知的意外。

    一颗脱出轨道乱飞的陨石,一次小小的集成线板短路,一次突然骤发的宇宙射线风暴……都有可能使终端光脑摆脱被欺骗模式,重新进入全面警戒状态。

    这些意外的发生概率,仅仅只有千万分之一。但是不管怎么样,它们的确存在。

    每当这种时候,苏浩总是希望,幸运之神能够时刻眷顾自己。运气这种东西虽然有些空幻。但是,对于一个窃贼来说,却至关重要。

    微白色的能量光团,贯穿包围了整艘战舰。就在这股强大到足以撕裂时间通道的能量缠绕下,庞大的舰身仿佛被某个隐藏在宇宙虚空中的贪婪魔鬼所吞没。顷刻之间,已经从港口的监控雷达屏幕上,彻底消失。

    半小时后,冥河星际宇宙港的终端控制室里,乱成了一锅粥。

    睡正酣,被紧急通讯从床上叫醒的港口最高行政总监威尔莫,直到现在,都还觉得脑子里一片迷糊。

    戒备森严的太空港里,居然丢失了一艘战舰?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港口外围,驻扎有整整十万名全副武装的克隆人陆战军团。

    码头的各条通道,来回巡逻着数以万计的机械警卫。

    甚至,就连港口区内的各个防御死角,也设置了超过五千具全自动探测扫描仪。不要说是盗贼,就算是只模样长得稍微古怪点的苍蝇从港区上空飞过,也会当场被信息联网的全激发粒子炮打得连渣儿也不剩。

    毕竟,在这个全科技时代,利用改装后的机械昆虫进行情报收集,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

    在如此严密的防卫下,竟然有人胆大包天敢于行窃?

    刚刚接到消息的时候,威尔莫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觉得:这可能仅仅只是终端控制器数据统计错误,导致的一场虚惊。

    要知道,连同自己在内,整个港口的正常人类管理者,总共不超过五十名。

    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鉴别标识。指纹、染色体、声纹、基因细胞特征一应俱全。除非是有预谋的叛乱,否则,任何企图潜入港口范围的外来者。根本就连骗过克隆人军队的第一道警戒线都不可能。

    全微机管理的最大优势,便是信息的集中化处理。

    除了所有在微机中心备案的人类管理者外,港口内部多达数万的机械师、维修、地勤、服务人员,全部都由廉价的基因复制人所代替。没有自我意识的他们,一举一动都必须受到总控电脑的制约。甚至就连上卫生间解决最基本的生理负担,也必须向电脑发送申请,获得批准后方可进行。

    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在如此严密的监控下,大摇大摆地把整艘战舰开走的?

    这已经代替了之前的疑惑,成为威尔莫脑子里迫切想要弄清楚的问题。

    答案,其实很简单。

    在回放的监控录像里,他看到了令其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名正在卫生间里小便的克隆人机械师,被人从背后用巨大的扳手,活活砸碎脑袋之后,尸体又被塞入陶瓷解便器中,浇上浓度极高的腐蚀药剂。顷刻之间,一个重达百余斤的复制人,已经在剧烈的化学反应中被分解成为一滩腥黄的脓液。在强劲水流的冲洗下,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下水管道。成为无从查知的垃圾、废料。

    干完这一切之后。从厕所隔间走出的凶手,从容不迫地换上了一套全新的工人制服。并且操着克隆人特有的机械动作,拉开洗手间大门,神情自若地走了出去。

    一个冒牌的克隆人机械师,就这样产生了。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

    谁也没有发觉假冒者的存在。这家伙和所有的基因复制人一起工作、吃饭、休息……直到三十多个小时后,被一道发自终端光脑的维修命令,派上了失窃的战舰。

    “这家伙是谁?”

    “那道维修命令是怎么回事?”

    “他究竟是怎么混进来的?”

    “为什么监控系统没有发出任何警报?”

    一连串的问号,在威尔莫脑子里不停地来回打转。令他的思维迷惑、混乱、愤怒。

    “电脑被欺骗了。”

    一名微机修理师望着屏幕上杂乱无章的电子信号,懊恼地使劲儿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这家伙实在太狡猾了。居然使用提前预置的办法,向终端控制电报输入了大量伪造数据。这就使得警戒系统对镜头观察到的一切异状,均判断为正常。”

    “提前预置?利用外部设备进行数据提前预置?这,这怎么可能?”

    威尔莫的惊讶,不是没有原因。

    对于任何一名程序员来说,“提前预置”这四个字,绝对不会感到?生。

    这可能是人类自从发明计算机以来,最大的笑话。

    所谓提前预置,是指通过网络连线,将提前设置好的数据文档,强行纳入指定位置运行的方法。

    按照学术权威的理论:当网络运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繁杂庞大的信息分支当中,总会在某个分段点上,出现一些并不固定的资源断层。

    比如,一台计算机,在一分钟的运行过程中,能够产生数兆亿单位的运算信息。但是,其中的某一微秒,甚至比微秒更小的时间单位里,仍旧会出现一个必须产生的短暂缝隙。

    这种情况永远也无法避免。

    前后两段信息,必须在这种缝隙的连接下,成为完美结合的整体。其中所需的时间,短暂得根本不可能引起使用者的注意。

    试问,如果将一秒钟分为上千万,乃至更多的等量单位。那么,其中之一,你是否能够敏锐地察觉到呢?

    如果能够找到这一切口,并且将之合理运用。那么,即便在任何场合下,都能做到提前预置。

    这就好比某人利用公共网络,浏览网页的时候,将一份私用数据强行嵌入其中。使整个页面变得为己所用一样。

    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绝不会相信这种荒诞无稽的事情。

    因为,即便是提出这一理论的学者们,也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以人类目前掌握的科技而言,就算是运用最高级的量子计算机,也不可能在如此之多的数据中,轻而易举地找到可能的突破口。

    按照权威的说法,“提前预置”这种事情,仅仅只可能在理论上成立。

    然而,它确实发生了。

    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威尔莫彻底傻眼了。

    “我日……”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坐到星际码头总管位子上的精英人类。他当然明白:如此粗鄙不堪的语言从自己口中道出,实在有损身份。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骂娘。

    简直太没天理了。

    要知道,丢失的可不是一件普通的货物。而是一艘完整的战列巡洋舰啊!

    按照星际联合商会的公示标价,这样的一艘战舰市场售价,高达三十万硬通宇宙币。如果折算成为普通的流通货币,那就是整整近三十亿流通星元。

    这么大的一笔钱,根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以自己每月五万星元的薪金计算,即便不吃不喝,外加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卖屁股做兼职。恐怕几辈子也无法还清这笔可怕的欠帐。

    随着大滴的冷汗,从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渗出。威尔莫简直连死的心都有。

    “上帝啊!我该怎么办?那该死的贼!杀千刀的贼!我,我,****你祖宗”

    星港总管悲愤无比的诅咒,苏浩当然不可能听见。

    这些话即便真的传到耳朵里,他也根本顾不上多加理会。

    在盗贼的圈子里,仅次于偷窃的事情,当然便是销赃。

    能够成功地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弄到手。这是做为一个合格的贼的前提。

    可是,如果真正想要跻身于一个优秀大盗的行列,得到无数同行的认可并且达到为之仰望的程度。除了高超的个人技巧与运气之外,更重要的,还必须拥有广泛的人脉与销售渠道。

    赃物留在手里越久,自己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只有那种在得手后第一时间,以最快速度将东西甩脱的人。才能真正算得上是贼中翘楚。

    至于那些傻不拉几把赃货潜埋起来,一心想要卖个好价钱,最终却因为被买家嫉妒,或者不慎泄露秘密而被警察追找上门的笨蛋。充其量只能算是小偷。“盗贼”这个高贵的职业称号,他们根本就不配。

    在真正的大盗看,再也没有什么比安全更加重要的了。

    只有与买家密切合作,适当让出一点微薄的甜头。就能获得最稳妥的销赃渠道。自己也能有更加充裕的时间,酝酿更多的盗窃计划。这才是一名合格的,优秀的贼。

    不可否认,苏浩的确正在按照这个标准行事。

    唯一不同的,却是他比自己的同行,多了那么一点点心眼罢了。

    独自一人驾驶一艘庞大的战舰,这要换在几百个宇宙世纪前,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科技的高度发展与机器人的大量使用,最终使的这种曾被视为荒唐的理论,彻底变成了现实。

    按照星际大会公布的配置标准,一艘战列巡洋舰所需要的战斗要员,足足高达两万四千余人。除却其中各种必须的武器操作、后勤、管理等辅助人员外,真正用于战舰操作和驾驶的必备者,甚至高达两千余名。

    使用复制人或者机械人充当战舰兵。这已经是所有舰队提督均认可的事情。

    要知道,养活这些从生产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家伙,所要付出的,不过是一点点简单的能量和营养物罢了。

    它们不需要薪水。

    不需要福利。

    甚至也不需要什么什么所谓的公平待遇。

    它们会对主人的唯命使从。

    即便是要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临近,它们也绝对不会皱下半点眉头。

    苏浩刚刚弄到手的战舰上,清一色的全是刚刚出厂不过两周的复制人。

    舰内核心控制室里的中央电脑,便是操纵它们的主宰。

    在复制人眼中,只有来自计算机的命令。根本没有任何上位者存在的身影。

    只认命令不认人。

    换句话说,只要你能控制核心电脑,就能得到一大批忠心不二的下属。

    这也正是苏浩之所以能够得手的原因之一。

    ……

    命运二:保险推销员

    做为一名保险公司的推销员,苏浩无疑属于不合格的那一种。

    因为,现在的他,正双手交叉在胸前垫成一个柔软的枕头。将自己长满了乱草一般头发的脑袋舒服地靠在上面。那对黑漆麻乌的鼻孔,也在鼻翼明显的起伏间,相当配合地发出阵阵极有节奏的轻微酣声。

    这家伙正在睡觉。

    而且,睡得非常投入,非常香甜。以至于连自己的顶头上司,本部门刚刚上任没多久的主管胡骐善走到面前,也丝毫没有察觉。

    在公司里小睡片刻,是很多白领的习惯。这样的休息一般多在中午。时间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然而,墙壁上挂钟的指针,现在却不偏不倚指向上午九点四十分。这个时候,正是保险公司业务最为繁忙的时候。

    苏浩仍然以非常不雅的姿势趴在那里。只有那从嘴角流出的液体好像条连绵的细线般,在脚边的地面上汪起一圈浅浅的水渍。

    看着面前这个睡得连身都懒得翻一下的家伙,部门主管胡骐善只觉得心头的无名火在一阵阵地往上冒。当下,他便顺手抓起厚厚一摞资料,重重砸在了桌子上。

    几厘米厚的资料砸下去,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引得周围被板壁隔开的同事纷纷站了起来,好奇地观望着这里所发生的状况。

    至于距离音源最近的苏浩,则只是闭着眼睛嘟囔着嘴,极不情愿地将自己的脑袋转了个方向。那种保持着节奏感的鼾声,压根儿就没有中断。

    他仍然还在蒙头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