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地下秘藏 > 第十一章 老神仙

第十一章 老神仙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夜任
    昆仑山的历史,要远远的长于人类历史,当第一批人们到达山下的这片大地,决定在此生活下去的时候,它已经矗立在此不知道几百万个年头了。∟★∟★∟★读∟★书,o︾

    我们很难去考证究竟是这里的人们给昆仑带来了生气,还是昆仑原有的文明影响了这里,总之,对于那些山脉,人们从始至终都是敬畏着的。

    因为这份敬畏,人们也坚定的信仰着山里的神。正像五金店老板说的,连每年夏季融化下来的雪水,他们也认为是神赐予的。神高兴了,让万物赖以山上的水源而活,不高兴了,没了雪水,山下万物皆枯。

    所以当年农二师的战士们提出去山上找水源的时候,一度遭到了当地不少老年人的强烈抵触,老人们认为那是亵渎神灵的做法,甚至特意在上山的路上设置了许多障碍,可这些都没能阻止他们。

    农二师驻扎在此,一开始就是看中了每年夏季的雪水,每个人都是心怀感恩的,什么神不神鬼不鬼的,有水就行,谁也没想过那么多宗教信仰的问题!“老神仙”这个称呼,其实也是汉族人给他的,原本那山上的神根本不叫这个听起来很土的名字。

    在至今不那么开化的南疆某些地区,他仍旧被称为“法加库”。

    【法加库】。我们相视一眼,没有打断五金店老板的叙述,心领神会。

    后来,农二师发觉蒸发量越来越大、融雪水越来越少,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先进的打井设备,为了继续农垦、为了继续活命,战士们只好不顾反对的上了山,可哪曾想这一趟连丢了几条命,毫无所获,并且,在他们回来以后一直到现在,眼前的这条大峡谷里干脆是连一滴水也没有流下来过了。

    实际上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个巧合,毕竟水源逐年减少本就是个趋势,夏季冰雪融化也是自然规律,只是恰好雪水的枯竭赶在了第二年发生罢了,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尤其是对于虔诚的信教徒和老年人来说,这是典型的惹恼了神仙,天降罪罚!

    原本那支寻水分队的事情没那么多人知道,后来发生了那一连串的变故,民间和军队两方都闹得沸沸扬扬,无处推脱,最后矛头便集中在了玛伊莎的父亲身上,即使证据不足以定罪,但还是得给出一个说法来,他们便按照当地部族的规矩,把周兆林押到沙漠边缘,一瓶水、一包干粮都没给,逼着他一步步走向沙漠深处,让神仙来决定他的生死。

    沙漠地区的十五天是一个生死时限,一旦失踪超过这个日期,就意味着死亡。更何况周兆林是只身一人没有任何物资进入的沙漠,所以除了玛伊莎以外根本就没人在等他,人们推算第三天他便已经受尽折磨而死了。

    不过就算他死了,第二年、第三年……一直到现在,山上也没有来水。

    “那这神仙可气得不轻啊!”耗子哥冷哼一声,颇为不屑,“你们要是知道那昆仑山让我们给糟蹋成什么样,还不得……”

    “好了,多余的话不要说。”

    林哲宇赶忙打断耗子,招手回了车里:“时候不早了,你们得该换药的换药,该打针的打针,后天那个粉红毛就来了,我们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

    “怎么,几位在等朋友?我看你们对这峡谷蛮有兴趣,要不要等人齐了买个导游服务?这儿地形我熟着呐!”五金店老板一听还有上机,赶忙开了口,“几位需要准备的事情还有我们店能帮上忙的吗?从针头线脑到越野车维修,店里啥服务都有!我们还……”

    我坐回后座,听着他滔滔不绝的推销,想着玛伊莎那副模样,想着周兆林两手空空被押到沙漠边缘的样子,想象着人们渴求不得雪水的绝望眼神,心里堵得厉害,不知道该说这是谁的罪。如果耗子真的把我们在昆仑的所见所闻告诉当年的那些信徒,谁也不会信的,我们只能和周兆林同样落得个亵渎神灵的下场。

    车子发动起来,我转头从玻璃中看着那条巨大的峡谷渐渐远了,不明白大掌柜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如果那些物品是他丢弃的,他本人现在还在昆仑中吗?如果背包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那玛伊莎捡到了它,它的原主人又去了哪里?

    从峡谷的土质状况能够看得出,五金店老板没有说谎,这地方确实已经荒废了许久许久。既然里面是干涸的,就算掉下来小冰川也能在几个小时内蒸发殆尽,那么峡谷里就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了,连玛伊莎都能平安往返,大掌柜的如果进入过这个地方,当然能够轻松的离开,第一时间远在北京的老板娘啊,可是偏偏我们找不到他的任何消息!

    现在这个时候,老板娘已经得知了关于她老公新的线索,她一定是高兴的,可我却有些后悔,万一又是一场空,我们除了那点可怜的东西以外带不回他的人,难道要让老板娘把那个背包下葬了吗?

    无望的等待是会让人疯狂的,我不想看见任何人成为第二个玛伊莎,我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也在等着什么,可或许我还不如她们。

    第二天中午下了一场暴雨,我头一次见到这样大规模持续不断连接着天地的珠帘,好像在这一刻,苍穹与大地、冰山与沙漠、神灵与人们借由着这样的雨水,终于能够沟通了。

    若羌不像城市,视线中鲜有遮挡物,远处绵延不断的大山在雨帘中模糊一片,只剩下巨大的黑影,看起来似是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巨人,无可动摇的站在那儿,如此坚定。

    到了晚上,雨停了,我才终于明白五金店老板所谓的“可怕的蒸发量”是一个什么概念,地面上的积水只用了一个半小时便消退了下去,等过了这一个晚上再出门,清晨的地面又是干燥的了,甚至能踩出灰尘来!如果不是门外石臼里还存着一半的雨水,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十来个小时前,这里的积水几乎要淹没到脚踝了!

    我看着一如昨日清晨的干燥的若羌,感觉这不仅仅是因为“蒸发量”的问题,气温还没有到那么高的地步,而且一些楼房的天台上,被浸泡过的水泥板还是潮湿的,这说明同样的水在地面上和其他物体上流失的速度不一样,用耗子的话说,这就好像是积水顺着土地上的缝隙渗漏出去了

    这让人感觉很奇怪,水往下流,这毋庸置疑。可如果那么多水都渗透到了地下,按理说这儿的土地应当含水量很高,又怎么会形成那么大范围的沙漠呢?

    我左腿的膝盖很不舒服,林哲宇研磨了一些草药帮我热敷在上面,火辣辣的痛。他没说我也知道这个受了伤的关节恐怕很难痊愈了,以前冬爷总是开玩笑说他的风湿性关节炎简直就是天气预报,想取消都没有法子,如今他不在队里,这个天气预报员轮到我来当了,只是我没想到这代价会那么的疼,也不知说那话的时候,他是怎么笑出来的。

    查房的悄悄问我跟林哲宇是不是亲戚,这段时间他对我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了,连专门负责这个病房的护工都赶不上,但其实不光是她所看到的这些时日,在条件更加艰苦、情况更加危急的时刻,他也一直是照顾我的。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回答护士小姐的问题,难道要跟她解释他是我“小爸”这种奇怪的关系么?

    我只好点点头,就当做真的是亲戚吧,毕竟我身上的基因是他没过门的媳妇身上的,除此以外我根本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说给自己听了,如果是他真的想要把我送给高平做实验,不至于隐忍至此。

    护士小姐拔了我的针头,旁敲侧击的开始打听林哲宇有没有女朋友,我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谁都知道他不可能再为了任何一个人停留的,可接下来三天的治疗我还指望着这个插针轻一些,看着她脸上那样的神情,我也不忍心打碎了她的憧憬。曾经的我也这幅模样问过耗子哥那个人的事情啊。

    她推开窗通风,心情不错,说我们赶上了一个好季节。刚入夏的新疆是最美的,再过半个月就到了旅游旺季,薰衣草和油菜花儿全开了,瓜果也成熟了,如果能去一趟伊犁更好,那儿有一年当中最丰富的颜色。

    只可惜,那些美景我们无暇欣赏,我们根本没空旅游,只能呆在若羌,只能把注意力放在那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上。

    而且刚好相反,这个季节对于我们来说,是最为糟糕的时候:如果要去沙漠,地表温度太高;如果要上昆仑,融化的冰雪会将土地变成沼泽。

    时间恰恰就卡在这个点上,我们似乎哪儿也不能去,可又必须行动起来。我扔了止血棉球,忍住膝盖上的不适下了病,大明星已经在赶往若羌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