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地下秘藏 > 第十章 大峡谷

第十章 大峡谷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夜任
    这个日期,和老板娘口中大掌柜的前往昆仑的时间也是吻合的!

    “在哪里捡到?什么时候捡到的?”

    耗子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拎着那掉皮非常严重背包直接就砸在玛伊莎面前:“这东西原来的主人呢!”

    “我……我怎么知道!”

    玛伊莎着实被我们突然之间激动起来的情绪吓得不轻,就耗子那脾气,差一点就要揪着她的衣领逼问了!

    “王浩,坐下慢慢跟她说。”林哲宇靠在椅背上,直盯着她的眼睛,“你捡的这几样东西,我们知道是谁的,现在我们想要找到他们,线索恐怕只你这儿才有。”

    耗子居然很听话的松了手里的包,乖乖蹲在一边,等着林哲宇的套路,玛伊莎嘴唇蠕动了几下,总算是开了口:

    “那是,从戈壁沟里翻出来的,好几年了。原主人……原来的主人没见到!”

    “没见到没关系,你说的‘戈壁沟’在哪里?”

    “三十六团进入沙漠的边缘……就在北边!”

    “边缘……北边?”我听着赶紧把地图铺开,“三十六团东北方向就是阿尔金山,你说它北边还有个‘沟’?大掌柜的东西是在那沟里捡到的?”

    “那里没人,有时候会有建筑垃圾偷偷倾倒过去,我看到有用的就带回来……”

    “你等一下,沙漠地带哪儿来的‘沟’,不应该全是平地和沙丘么!”耗子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惶恐不安的老妇人,“你最好跟我们说实话,不然……”

    “戈壁沟就是被以前山上的雪融水冲刷出来的,只不过现在干涸了!”玛伊莎努力避开耗子的目光,急切的说道,“那里就是当年各个师团争抢的地方,每到夏季就可以等到大量的水源,后来雪水越来越少,我父亲他们也无功而返,那沟干了之后没什么人愿意去,传言说那沟里还有不干净的东西,就荒废了!”

    我注意到地图上她所说的位置确实有一条曲线,那线连接着阿尔金山穿过三十六团直达沙漠之中!

    大掌柜进入昆仑前拍摄了寄给锦夜的录像,在死亡谷进入雪山的时候我们从玄武岩的磁场里看到过他的mmander战术指挥刀,如果他的东西又出现在了山的这一边,那么这里绝对会是我们的重要切入点。

    “我就是个捡破烂贴补家用的,你们不信我的话,东西你们都带走,自己去沟里看啊!”玛伊莎实在受不了我们的逼迫,猛地站起来跑回货柜后面,“这是我的店,不欢迎别人,你们都出去!出去!”

    “不是,我们就问问,你别那么激动啊!我们不追究你捡东西……”

    我还没刚开始劝,她就开始神经质的抓过那一摊乱七八糟的破烂朝我们扔过来,几下就砸中了耗子。看这阵势我们没法儿再呆下去,林哲宇的套路也被打断,只得强压住要发飙的耗子,拎着那掉皮的背包挤出店里的小门。

    “对了,你认识……认识一个会巫术的女人么?她有件熊皮制成的衣服,跟你……跟你有点像!”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收回迈出去的脚,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滚滚滚!”

    又一只手套扔过来,差点正中我的眼睛。

    “行了,我们连那巫女叫什么都不知道,怎么问!”耗子一脸烦躁,拉着我走开,“一言不合就清场,做个屁生意啊!”

    “那你们说,她交代的东西靠谱吗?”我拨弄下砸到我肩头的一块破布,“不过意外大收获啊,咱们找第十五师的线索想去救冬爷,倒是翻出沉寂好久大掌柜的信儿了!”

    耗子点了一根刚买的雪莲,深吸了一口:“不管怎么说都有点意思了,赶紧再给大明星打个电话,趁他还在北京,跟老板娘透一下掌柜的信儿,让她有点希望吧。”

    林哲宇拨了号带我们穿过那狭窄的巷子往车的方向走,玛伊莎的叫骂还能听得到,突然一侧的门打开,那个占了四分之三门头的五金店里有个人探出了头:

    “嘿,外地来的,那疯婆子卖你们香烟几多钱?”

    “红雪莲5块钱,蓝软40啊……”

    “啧啧啧,你们被宰啦!不如来我这店再买几盒,店里什么都有,外地游客还能预约向导,包打听服务,新疆特色美食专线,实惠的嘞!”

    “周兆丰,这个人你认识吗?”

    耗子撇撇嘴扭头就要走,我想了一想,问出了那个军牌上的名字。

    “兆丰?没听说过,兆林倒是知道的。”

    “周兆林?那是谁?”

    “刚那疯婆子她杀了人的爹啊!”

    前头的林哲宇也停了下来,我们三个相视一眼,转身进了那五金店:

    “我们买你个包打听服务。”

    抬脚进去,显然这家店才能称之为“店铺”,屋内整洁明亮,货柜里从钻头到电线应有尽有,窗沿上悬挂着其他生意的大海报,果然美食专线旅游向导也全在上面。

    耗子被玛伊莎惹得烦躁,直接开门见山就问关于周兆林的事情,这店主既然能主动出门迎客,自然也不是吞吞吐吐的磨叽人,一边收下了林哲宇的“服务费”,一边就把事情跟我们讲了个透彻:

    这两家店铺是有一层五金店老板的婶婶要叫玛伊莎的母亲为表姐这种远亲关系的,周兆林是个汉人,随军来了新疆,然后娶了当地的女子成家,本来玛伊莎也姓周,但是因为父亲名声不好,便改了母亲家那边的名字用着。

    周兆丰、周兆林,这两个名字一听就感觉像是我们汉人里,按照辈分取名的叫法,比如禹山的姒家那群人就是个好例子。而且玛伊莎乍看之下真的太像熊皮巫女了,如果说是他们的父亲之间存在着血缘关系,那这完全说得通。

    不过五金店老板不知道谁是周兆丰,只记得由于两家店铺紧挨着,曾经有个周家的兄弟来探亲的时候问过路,那个人是从渤海舰队调遣过来的,说话有一点东北口音。

    一听这个,我心说八成准了,东北口音,这个细节错不了。虽然我们不知道熊皮巫女叫什么名字,可她性格大大咧咧,说是来自新疆但其实是由汉人抚养长大的,一些口头禅里带有东北味儿。

    林哲宇以前在海南寻找邱善的时候,就用过以乡音这种无法掩盖的特质去找人的方法,所以综合一考虑,大家一致赞同周兆丰应该是玛伊莎的叔叔,也就是说,两个女人如此相似是因为他们是表亲啊!

    而且怕什么来什么,玛伊莎说农二师前身是渤海舰队教导旅的时候,我就有点抵触,怕前些年知道的一些事情会跟这边有牵扯,结果周兆丰以前还真是渤海舰队的人。

    好在熊皮巫女的身世跟冬爷和大掌柜的安危相比,并不是重点,我们大致了解了一通以后,催促着五金店老板先带我们去那个“戈壁沟”看一看情况如果大掌柜的东西能在那儿被捡到,多少都能证明他活着出过昆仑山吧!

    尘沙飞扬,路途比想象中要远一些。五金店老板说这条路以前也是个蛮火爆的旅游路线,只是后来老有不好的事儿发生,干脆就取消了这一条,去的人越来越少,路也给封了,因此只能从外围绕过去。

    车子在那条沟的边缘处停下,直到我下了车凑到跟前来,才发觉这地方如果用我的词汇来说,完全不能用“沟”来形容:平地突然变得陡峭,然后直朝下陷进去将近二十米的深度,一眼望过去我没找到哪里才是鸿沟的尽头,这根本……应该被叫做“大峡谷”才对啊!

    “这个地方,能从阿尔金山直接通到沙漠里去?”耗子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连个下去的缺口都没找到,这个深度要说是雪融水冲刷出来的,那得是……那得到洪峰规模了啊!”

    “你怎么不说千百年前,这儿还整个是一大湖泊呢?自然的变化啊咱们谁都不好说嘛!”五金店老板清了清嗓子,介绍道:“整个戈壁沟呢,跨了六十公里,源头在阿尔金山,最后汇入罗布泊,一是夏季大量雪融水夹杂着小冰川冲过来,二是天气异常暴雨冲刷,这里没有植物,土质并不牢固,日积月累的,可不就有这沟了么!” △≧△≧△≧△≧

    “如果山上的雪能沿着这条沟流下来,那山下的人也可以沿着这条沟上山去咯?”

    “你想的天真啊!”

    五金店老板朝我摇摇头:“你以为修管道呢,一个路线直接铺上山?咱们这地方处在一个气候变化的极端点,热起来连沙地都要融化喽,冷下去树都给冻断,这些年雪融水不光是越来越少,蒸发的也飞一样快,有时候掉下来块冰,一个小时不到就连一滴水都没了!山上面是有更高的山替咱们挡着风雪冷空气来着,其实一个小时也能把风给冻成冰,一天一个样儿,哪儿来的路呢!”

    他看我们还在琢磨沿着大沟找路的事儿,赶紧又劝:“这山里头还有神仙住着呢,他们高兴了就给咱送点水,不高兴了渴死你嘞,别去招惹再连累了大伙呢,以前又不是没人上山过,可哪儿有路啊不是大冰块子就是沼泽和断崖,每次去路都变了,那疯婆子她爹不就是鲜活的例子,好容易上去了,差点没命下来,还出了那么多的事儿,害死人不说,又惹恼神仙连累大家!”

    他说着就来了气似的,看着面前的大沟,狠跺了一下脚。

    我想着就算玛伊莎她爸杀了人,可是跟他无冤无仇啊,他们还是亲戚来着,怎么三十年过去还这么恨呢?

    “如果,惹恼了神仙,会发生什么事?”林哲宇跟我想到了一块儿去,这么问道,“玛伊莎的父亲当初定了罪以后为什么要去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