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石阴女 > 第94章 苗疆之行

第94章 苗疆之行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吃香蕉的农民
    蛇族族长不顾王御医的求饶,一道猛烈无匹的蛇形真气朝王御医身上斩杀而去

    王御医的身体,瞬间就被蛇族族长的蛇形真气绞成粉碎。

    这一场政变,当然是以大祭司一方的失败而告终。

    我在蛇族呆了两天。蛇族族长盛情邀请,盛情之下,我就只呆了两天。

    这两天,蛇族族长带着她的嫡系。在蛇族展开了大清洗运动,把蛇族背叛她的余孽全部一网打尽了。

    蛇族余孽被打尽之后,蛇族族长问我需要什么,这个时候,我当然要实话实说,我就说我想要水灵珠。

    蛇族族长一听我要水灵珠,面色变得极其复杂。

    我一看就傻眼了。

    这水灵珠,难道我是注定得不到了么?

    如果我得不到水灵珠,我还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啊。

    蛇族族长坐在椅子上,做出一副沉思状,足足等了五分钟的样子,蛇族族长才对我说道:“你要我们蛇族的图腾物干什么?”

    图腾物?

    我一听。还真的是慌了。

    如果我拿走的是蛇族的图腾物,那蛇族族长多半是不会答应的,以为善良的性格。我也很难做到去强行拿走人家的图腾物,何况我强行也还未必有这个能力。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蛇族族长再次问我:“你要我们的图腾物干什么?”

    我一听蛇族族长这个话,更急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清醒的。我还是得说清楚,不管我能不能得到蛇族的图腾物,我都要把我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

    我就大概讲了下我要水灵珠的目的,当然我没有隐瞒我是地球人族的身份。

    蛇族族长听了我的话,一点儿没有显得惊讶,反而是很镇定地听着我讲这一切,青儿的表情变得特别离谱,她很不敢相信我讲的事情,比较什么次元世界。她还是不懂。

    蛇族族长说道:“也好,我们蛇族的图腾物,就送给你吧,给你,才是物尽其用,放在我蛇族,反而引起很多无谓的祸端。”

    蛇族族长居然答应把蛇族的图腾物水灵珠给我。

    蛇族族长带着我去了蛇族的禁地。

    青儿要求去蛇族的禁地,蛇族族长狠狠地瞪了青儿一眼,青儿就再也没说话了。

    青儿很不舍我突然离去,不过这也没办法,我还是要办正事儿要紧,我就和蛇族族长一起,前往蛇族的禁地。

    进入蛇族禁地之后,蛇族族长把我带到禁地的深处,我们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来到一个小小的高台,在高台之上,有一根十几米高的石柱。

    蛇族族长指着这根石柱,说道:“水灵珠,被石柱镇压在泉眼之下的,把石柱掀开,就能够寻得水灵珠。”

    说完,蛇族族长双手齐出,蛇形真气就从她的手中蓬勃而出,蛇族族长用力掀开石柱。

    “轰”当石柱被掀开之后,原本石柱镇压的地方,突然冲出一团巨大的泉水。

    这团泉水源源不断,我紧紧盯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很快,一颗拳头大的,晶莹剔透的球体从泉水里面被冲出来。

    “嗖”蛇族族长的手轻轻一招,那颗球体就从水中漂浮而出,来到蛇族族长的手上。

    蛇族族长马上把这个球体递给我,说道:“这就是水灵珠,你拿着吧”

    我很激动地拿着水灵珠,总算是拿到水灵珠了。

    来到这个北荒世界,我唯一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是水灵珠啊,这是我莫名来到这个北荒世界的目的。

    当我的手触碰到水灵珠的那一刻,我突然陷入了一个虚无空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蛇族的灾难,也该到尽头了,米小姐,谢谢你,谢谢你”我只听到蛇族族长说了这几句话,我却连蛇族族长的身影都看不到,我身处一个混沌的世界。

    当我听不见蛇族族长的话语之后,我完全身处这个混沌天地,我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在这个混沌天地里面遨游。

    我很快晕了过去。尽冬吉弟。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身处二中后面的山上,原本我和姑姑一起居住的别墅,已经成了废墟,被警察圈了起来,不让人靠近,估计是小天变阵法消失之后,这地方被人发现摧毁了,肯定还成为一桩悬案了。

    我现在也无暇伤心,我伸手在身上寻找,发现水灵珠还在,这样就好,只要水灵珠还在,一切都还好说。

    我把水灵珠揣好。

    天色渐晚,我发现身上居然还有点钱,我就去江乾市开了家宾馆,我只要便宜就行,我还要去苗疆寻找蛊王卡玛呢。

    到了宾馆,我就用座机给姑姑和青姨打电话,都打不通,给张仁伟打电话,也打不通。

    看来,他们确实是从这个世界短暂“消失”了,我只有去苗疆寻找到卡玛蛊王,才能够解救他们。

    至于住宾馆的安全性,呵呵,我想,没有哪个色狼敢来招惹我吧,这些色狼来个百来个,也都不是我的对手啊。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直奔火车站,买了张去云南的汽车票,江乾市到云南有火车有汽车也有飞机,不过还是坐火车最便宜,我现在虽然很着急,可是我身上并没有那么多钱啊,时间紧急,也不能够慌乱,不能够着急这么一时半会儿,我就只有忍耐了。

    坐上火车,坐在我对面的,是个面色很白,说不上帅,但是长得很有特点的青年,我对这个青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他显得很沉默寡言的样子。

    我在车上闭目养神,反正周围的一切,都能够在我的神识监控范围之内,我打盹也不怕有人来欺负我。

    我没有睡多久,就有人来偷我的钱包。

    我假装不知道,反正这小偷是百分之百从我身上偷不走东西的,如果我身上的东西被他拿走,那最后损失惨重的还是他。

    当小偷把手伸到我身边的时候,一直坐在我对面那个青年突然拍了这个小偷的肩膀一下。

    小偷恶狠狠地瞪了这个青年一眼,看青年只有一个人,小偷手腕一抖,白光一闪,小偷手中的刀片就朝这个青年划过去。

    轻轻面目陡然变得冷峻,猛地一脚踢向小偷的胯下。

    “嘭!”小偷的身体被这个青年踢飞出去。

    车厢里面,大家看到这一幕,原本大家都是屏住呼吸的,此刻集体鼓掌起来。

    小偷马上离去。

    我假装被吵醒,睁开眼,一脸惘然。

    “姑娘,这位小哥刚才帮你打跑了小贼”有位热心的大妈对我说道。

    我朝这个青年笑道:“谢谢你。”

    青年表情很淡然,只是朝我微笑了一下,也没有说话。

    当火车在昆明火车站下车之后,我就在小店吃了碗过桥米线,接着就坐车去汽车站,买了张到普洱的汽车票。

    爷爷告诉我卡玛蛊王在普洱那一带。

    我坐上车,发现之前在火车上那个青年也在。

    我心道,他多半是去旅游的吧,这边的人皮肤相对比较黑,而这个青年这么白,不像是当地人。

    做了七个小时的车,在普洱下车之后,这青年直接走到我的身边,问我去什么地方。

    我说:“我去苗疆。”

    我不隐瞒这个青年,如果他知道这些最好,不知道的话,就当我是在说一场笑话。

    青年说:“姑娘,你去苗疆干什么?一般人可不知道苗疆这个称谓!”

    我笑了笑,他这番话,已经透露出,他懂得一些内幕了。

    我知道遇对人了,我便说:“我想寻找蛊王。”

    “蛊王?卡玛蛊王?”青年一愣,问道。

    “对啊,就是他,你认识他?”我马上问道。

    如果这个青年认识卡玛蛊王,那对我来说,就是一大好消息。

    青年神色悲凉,说:“他是我师叔,听说他出事了,我才赶回来的”

    “啊!”我绝望了。

    如果卡玛蛊王出事了,我还怎么救我爷爷和姑姑他们啊?

    青年问我找卡玛蛊王有什么事儿。

    我简单地把我找卡玛蛊王的目的讲了。

    青年说道:“走,我们一去去找我师叔。”

    我就和青年一起朝苗疆蛊王居住地前进。

    我能够顺利让卡玛蛊王帮助我救爷爷和姑姑吗?我也不知道!

    (各位读者,对不起大家,本书写到这儿,暂时告一段落,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这本书写得很痛苦,我不会再用这个笔名写书了,真的对不起大家,大家只管骂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