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蛊祸人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结局

第五百六十六章 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TV帝、
    几乎是想法刚蹦出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动了。毒液在须发中酝酿,来到七煞身边的时候,已经甩了出去。那须发不断延伸,如牢笼一般将敌人困在里面。之前的战斗,是我闯入七煞的身体里。而如今。是我把他困在自己体内。位置的改变,往往预示着结果。

    本命蛊的须发不断的收拢,毒液覆盖于表面,把牢笼变成了七彩的世界。七煞不断到处冲撞,但是,得到第二次进化的本命蛊,又借来了本体力量,已经不弱于莫大叔的天龙蜈蚣。更重要的是,天龙蜈蚣此刻就在七煞体内。莫大叔带着那几人攻进去后,一直没有出来。现在,七煞腹背受敌!

    七彩的世界,牢牢锁住所有的雾气,再小的分子,也无法突破毒液的阻拦。七煞冲击的次数越多。沾染的毒液也就越多。感受着须发的牢固,我心中大安。知道七煞的结局已经定下。即便他拥有陨龙根,可在我与莫大叔等人的联手攻击下。也要甘拜下风。

    这从不是一个人的世界,没有群体的力量,再强,也终究有限。

    以前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才算明白过来。

    这个时候,我听到王狗子惊慌的叫声。视野转移,立刻看到方九喷血倒地。那名宗教裁判所的裁判长,面色淡漠的将手放下。他掌间有着尚未完全敛去的光明之力,正是那股力量,将方九打成重伤。我能看到方九的生命力,正不断的流逝,速度非常快。他已经濒临死亡,我很想立刻停下来去救他。但是。如果这次杀不掉七煞,他绝不可能再停留在这,必然要快速逃遁。  醉心章、节亿梗新

    让这家伙逃离。我如何对得起被他杀死的那些道派高手?

    我只能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和杀意,盯着那名裁判长看。该死的家伙,下一个,就是你!

    这时候,天边传来一声“阿弥陀佛”,一名光头白须老和尚,从海上走来。他一步跨越数百米,瞬间来到方九和王狗子身边。这老和尚正是我之前见过的那位,他看向王狗子,双手合十,说:“痴儿,三劫消,尘缘已了,还不跟我归去。”

    王狗子立刻抓住他的僧衣,破口大骂:“什么狗屁佛!什么劫!我说了,这辈子绝对不离开九哥,你再来烦我,信不信我砍死你!”

    老和尚也不生气,笑着说:“生也好,死也罢,皆为佛意,有何不可。”

    我虽然没本事救方九,但也对那老和尚趁火打劫的行为很是不满,便说:“你这秃驴,方九是被教廷的人打伤,跟水有什么关系?你别在这骗人了,赶紧滚蛋,不然惹毛了我真把你宰了!”

    老和尚呵呵一笑,指着教廷那些人说:“他们自海上来,难道海不是水?西方之神给人的救赎,是一场大洪水。座下教徒以救赎之名行事,不也是洪水?眼见尽是水,施主怎么说与水无关?”

    和尚太会诡辩,我哪说的过他,索性不跟他理论这个,只说:“不管你怎么说,人不能带走。都说佛家慈悲为怀,你既然来了,有本事就把方九治好。完事狗子要真愿意跟你走,我不拦着。”

    这其实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我并没有指望老和尚真能做什么。然而,老和尚却对王狗子说:“痴儿,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救他,需你来。”

    “我?”王狗子愣了愣,立刻问:“怎么才能救九哥?你说!只要能救九哥,我,我愿意去出家!”

    老和尚笑着说:“你曾吞过佛祖舍利,便身具佛力。当年佛祖未得果位时,曾割肉喂鹰,那是大慈悲。倘若你也能做到这一步,自然可以引来佛祖加持,将他救活。”

    割肉……王狗子低头看了看方九,然后一咬牙,当机从怀里掏出把匕首来就要动手。老和尚又说:“佛祖所割的肉,几乎是全身,很痛苦,也可能会死,你要想好。万一引不来佛祖加持,死也是白死。”

    王狗子愣了愣,旁边的鬼童怒了,大骂:“你这和尚尽说些没用的话,什么叫可能?到底行不行?”

    老和尚说:“行不行,在乎与心,需心中有佛。”

    王狗子沉默数秒,忽然一把看在自己手臂上,他刷的一下,割下来一块肉。然后跪倒在地,在将肉递往方九嘴巴的时候,他说:“我愿拜佛,若九哥能活,终生侍奉我佛!”

    他说的很诚恳,我从未见过王狗子这么认真过。让人惊奇的是,在他说这话的时候,一道道彩色佛光,从他体内迸出。那光芒不算璀璨,却让人觉得,被佛力包裹的王狗子,真的好似一尊佛。

    他缓缓将自己身上割下来的肉,递到方九嘴边。说来也怪,那肉与方九嘴唇碰触,立刻化作彩光流入其体内。老和尚在一旁笑开颜,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痴儿终于悟了。”

    一块肉下肚,方九那快速流失的生命力,竟被一股力量从死力世界拉扯回来。我眼睁睁看着他的生命恢复,而王狗子没有多喂,他低头看着方九,过了一会,站起来,双手合十,冲老和尚说:“前缘已了,多谢尊者。”

    老和尚笑而不语,转身便走。王狗子则低头看着方九,对他说:“前世我入红尘,你为屋檐,遮风挡雨。今世我回佛前,还你遮挡之缘,善哉,善哉……”

    而后,王狗子抬腿迈步,跟随老和尚离去。我目瞪口呆,王狗子竟然真的走了,而且看他最后的表现,似乎煞有其事。至于那什么前世屋檐,实在令人费解。区区屋檐,也值得还愿?

    难怪佛门修成正果讲究一个悟字,一般人,还真难悟他们这些理。

    鬼童看着王狗子离开,她看了我一眼,忽然冲老和尚喊:“和尚,如果去佛祖那,能让死人复生吗?”

    王狗子回过头,冲她微微一笑,说:“六道轮回,不可更改,然而,前世之缘,后世可期,何必急于这一世。若心中有佛,自当与有缘人重逢。”

    鬼童犹豫了一下,然后忽然迈开步子跟了过去:“那我也跟你们走!”

    王狗子笑了笑,伸出手来牵住她,唱道:“那屋,那水,那人,那果。一朵白莲开,两片青叶随,善哉,善哉……”

    我有些无语,老和尚来了一趟,把王狗子和鬼童都带走了。这事,让我有些不痛快,但是看鬼童的意思,难道说,她是想救周绍勇?我沉默数秒,然后看着他们渐渐走上那片海,然后消失不见。

    如果鬼童真的能和周绍勇重逢,总比跟在我身边好吧……

    此时,方九终于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我想,他可能是在找王狗子,因为方九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我唉了一声,说:“没了缘分,就该走了,想开点。”

    方九点点头,他表情很是有些复杂。王狗子这人,从出现到如今,一直都是傻呆呆的样子。谁也想不到,他也是有来头的。他与方九的这段缘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来自于前世。只知道,以后的方九,是一个人了。他是否还会快乐?会不会想起与狗子一起玩耍的时光?

    有时候,成功会让人欣喜。

    有时候,成功也会让人悲伤。

    王狗子和老和尚得到了前者,而方九,得到了后者。

    从这点来说,佛并不是公平的。

    了却一段因果,却多出一份牵挂,这因果,真的没了吗?

    说来也奇怪,老和尚来了那么久,却没有遭到任何攻击。甚至我们周边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怪异的地方。该打杀的人,依然拼命战斗,除了我,没人向这边投来过目光,好似在之前,这里已经与世隔绝。

    而在此期间,我们又有了一些损失。邪术联盟,几乎死了个精光,除了被我困住的七煞外,几乎没几个还能站得住。而道派加上养蛊人,也仅存两百。

    至于教廷和黑暗势力,他们的实力几乎没有受到多少损耗,毕竟场上的拼杀,基本都是道派和邪术联盟。在邪术联盟的人全部倒下后,两方势力隔空互视一眼,他们没有开口,却很有默契的将所有攻击全部打向我们。看着那自诩光明的教廷,看着那对光明不屑的黑暗,谁都知道,他们的目的已经统一。

    先联合铲除大陆道派,然后便可以不受阻碍的进驻大陆。国家势力再强,也无法阻挡这些拥有奇异能力的人。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想看到蜥蜴人的出现。我们是盟友,在盟友遭遇危险的时候,难道你们不该出来帮忙吗?

    然而,蜥蜴人没有出现。他们看到大陆道派的困窘,这场战争,已经要画下一个句号。就算蜥蜴人们不顾两家的压迫强行出头,也无法改变局势。说实话,那一刻,我有点恨老探花,也有点恨蜥蜴人。

    明明说好互相帮助,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出尔反尔?这让人不耻,让我难过。

    因为,母亲是蜥蜴人。也许是爱屋及乌,我觉得,蜥蜴人应该是好的。他们应该讲义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当缩头乌龟。

    但是,我也没办法去真正的恨他们。

    蜥蜴人的生存条件并不算好,常年处于两大势力的夹缝中,他们还能发展起来一些成员已经很不错了。而这,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又有多少蜥蜴人为此付出性命。他们看清了结果,所以不想惹祸上身,这是明智之举。任何一个有理智的掌权者,都会这样做。

    我的难过,只是基于母亲的原因罢了,那是一种情怀,而非理由。

    一切,就这样要结束了吗?

    七煞,在本命蛊的毒液,和莫大叔等人的攻击下,不断的衰弱。最终,所有的雾气消散,只有陨龙根掉落下来。莫大叔等人从本命蛊放开的缝隙中走出,他们看到了战争的惨烈,一个个在默然中反抗。人蛊合一的高手拼命时会有多可怕?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很难体会。

    他们几乎无惧于普通的邪术,只有能够削弱个体力量的负面术法,才能对他们产生作用。除此之外,想击败人蛊合一的高手,就只有从力量上碾压。

    但是,这太难了,能够碾压这九十名养蛊人的不是没有,但很少。

    他们的存在,是这场战斗中最大的变数。别说邪术联盟,就算道派也没想到会突然蹦出来这么多高手。关于人蛊合一,姥爷他们的保密做的非常好。

    如果黑暗势力和教廷,想把剩下的道派高手吞掉,首先就得先解决这些人蛊合一的高手。否则的话,凭借那些黑暗生物,以及审判员与传教士的远程攻击,这场战争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

    也许不想浪费时间,又或者觉得夜长梦多,红衣大主教,与黑暗法师同时出手了。

    那漆黑的手指,再一次被黑暗法师按在了法杖上。据裁判长说,这曾是摩西的权杖。我听说黑暗势力后,也看过一部分圣经,知道摩西是耶稣的使徒,曾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但是,那被神赐予的权杖,又怎么会落在黑暗势力手中?还有摩西的手指……

    这可能是黑暗势力与教廷的斗争中,产生的某些意外结果。

    而红衣大主教头顶戴着的荆棘冠,应该就是耶稣受难于十字架时戴的那顶了。这荆棘冠上,染有神的血,拥有最纯净,最强大的光明力量。在它的加持下,红衣大主教的力量被提升到一个恐怖的境界。他高声颂唱神的名字,借着荆棘冠的力量,发动了一次无比可怕的攻击。

    白色的十字架,带着净化一切的威势而来,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哪怕是人蛊合一的高手,面对这强大的攻击,也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他们的蛊力被不断净化,只能依靠融合后的躯体硬抗。

    而另外一边,黑暗似要淹没一切,同化一切。它们汹涌而来,如滔天的海浪。

    为了能够发挥出更多的作用,青玄子不得不把阴阳大阵中的多余人员放出来。但是,就算是阴阳大阵,也无法瞬间转化那么多力量。

    光明与黑暗的夹击,让我们以为看到了真正的死亡。

    就在这时,从战争初始就没人关注过的幽冥界中,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一道金光,如要开天辟地般透射出来。

    那是一把剑,一把将幽冥界劈开,几乎要刺穿苍穹的金色大剑。

    我听到一声怒喝:“尔等小人,吃我一记阳神剑!”

    不知多长的金色巨剑从天而降,连光明都无法将之开辟的黑暗,在这一剑中仿若烈阳下的春雪消融。黑暗法师露出惊愕的神情,他迅速举起手中的法杖想要抵抗。

    但是,连有堕落之城缩影加持的幽冥界都能够劈开的这一剑,岂是法杖所能抵抗的?即便这法杖上有一根手指,可那也仅仅只是一根手指罢了。

    一剑落下,黑暗法师的衣服不断?荡,金剑透体而出,斩在其身后。沿途的黑暗生物,连惨叫声都发不出,便烟消云散。

    我愣了愣,转头看向金剑斩出的地方。那不断收缩,化作灰烬的幽冥界中,一名剑眉星目的男子屹立。他如万古不倒的青山巨木,仿佛能支撑起一片天。

    长玄风!

    大陆道派的第一人,他终于击杀了鬼王拉纳,在最危险的时刻站了出来。

    与此同时,遥远的大陆深处,传来一声飘渺的喝喊:“番邦小道,哪来的胆子!妖术,摘星!”

    眼前的空间一阵颤动,恍惚间,我看到一只由纯粹星光组成的巨大妖爪破空而来。那爪子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直接抓在了红衣大主教身上。这名神的信徒大叫一声,身体在星光中化作碎片,而那顶荆棘冠,则落入妖爪之中。星光消散,荆棘冠也随之消失。

    我抬起头,看向大陆的方向。远远的,似乎看到一座火山之中,有一名年轻的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举目眺望,视线穿越无数里看到了这边。在他身旁,一只浑身散发着浓浓妖气的奇蛊,轻轻舞动着自己的触手,似要有所动作。

    那是……从他传来的熟悉气息,以及这惊人的妖术上,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判断出,那是妖王。

    他好像已经恢复了不少,身体成长,力量也变得十分惊人。能够跨越这么远的距离,轻松将一名红衣大主教捏爆,这是何等伟力?众道派高手也感到震惊,此时此刻,他们才终于明白,当初那位能够以一己之力,开辟出赤龙峡,供妖族修养千年的王者,究竟有多么可怕。

    黑暗生物,被长玄风的阳神剑杀了大半。那名大公爵吸血鬼二话不说,捡起地上的法杖和手指,浑身哆嗦着化作血雾逃窜。

    而那名裁判长,他被妖王的力量惊呆,虽然浑身颤抖,却依然强行叫喊:“你们敢亵渎神的威严,梵蒂冈……”

    “小道尔,何足挂齿!给我留下!”长玄风一剑斩出,将大公爵吸血鬼化作的血雾崩散。那能够躲避雷霆的血雾,面对破尽世间万法的绝强力量,如大风中的烛光,瞬间便熄灭了。法杖与手指掉落在地上,长玄风看也不看,继续一剑斩向教廷:“辱我道派,留下命来!”

    裁判长大吼一声,浑身透出刺眼的光芒:“神说,罪孽需审判!”

    在吼叫声中,他化作一柄光明的巨剑,迎向长玄风。

    金色巨剑,与光明巨剑碰撞,长玄风身体微震,但去势不止。巨大的阳神剑,以压倒性的姿态将光明巨剑击碎,连同其身后躲避不及的部分审判员和传教士一同劈开。

    惊艳的一剑落入大海,几乎将整片海洋都分开。谁都能感觉到,长玄风的力量,比以前更强了。青玄子微微一愣,呢喃道:“他,难道已经跨出了那一步?”

    我看到,长玄风的身体已经没有生命力流失,空间里反而有一些金色的气息,不断涌入他的身体里,让他变得越来越强大。也许正如青玄子说的那样,他真的跨出了数百年来,无人能超越的那一步!

    仙人,真正的仙人!

    红衣大主教与裁判长都死了,剩下的人没有勇气再战,他们怎么来的,便怎么离开,并且速度更快。但是,长玄风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这位一向喜欢把敌人追击千里之外,欧洲虽然远,却也不算太远。眼见长玄风化作金光追去,青玄子苦笑一声,忽然朗声对众道派高手说:“诸位道友,今日一战,有辱祖师威名。我等一退再退,却被人苦苦相逼。无他,我青玄子今日便要做一回恶人,他们敢来,我们便敢去。不知,有几位道友愿与我同行!”

    众道派高手互视一眼,沉默数秒后,突然爆发出狂烈的呼喊:“我等同去!”

    姥爷呸的吐出一口唾沫,说:“早就跟你们说了,该打的时候就得打,缩着脑袋像什么话!都给我把袖子卷起来,今天,也让我们跑去那些小兔崽子王八蛋的地盘好好打上一场。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本事,什么是道理!想犯大陆,那我们便去杀出个朗朗乾坤!”

    “杀出个朗朗乾坤!”众人?喝。

    一群人,无论还剩下多少力量,都强行提起一份精神,跟随在青玄子与姥爷身后。他们渡海而去,完成了历史上道派首次进攻其它大陆的例子。我回过头,看向了妖王。

    他明白我的意思,微微点头,看着那只如章鱼般的奇蛊将他托起,朝着我们这边而来,我不禁笑了,便看向方九,问:“去欧洲,怕不怕?”

    方九摇摇头,说:“不怕。”

    我哈哈大笑,立刻奔向姥爷他们:“既然不怕,那我们师徒俩,也去让那些外国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养蛊人!”

    汹涌的大海,无法阻挡征战的脚步。铺天盖地的妖气,在我们身后汇聚成一只顶天立地的火鸟,那是传说中的神兽毕方。

    这一战,是道派向全世界展现自己的一战。

    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大陆从不怕输!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