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一眼洞穿阴阳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小侏儒和甄老道

第三百九十六章 小侏儒和甄老道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丫头神叨叨
    听着不远处小三和楠哥的对话,心里一阵酸涩……

    自己是何其幸运,可以获得这样两个绝世男子的如此珍视和爱护。可这两人中,我却注定要伤害一个……

    “丫头妹妹,在想什么?”呲牙这时来到我身旁轻声问道。

    “哦,没、没什么。今晚多加小心啊!”顺势抹去欲掉的泪滴,手搭上呲牙的肩膀说道。

    呲牙点点头一直看着我,半晌,有些情绪恍然般自语:“只要妹妹没事,叫我拿命去换都成……起码那样小三哥哥的伤心会少很多。”

    “呲牙……”听了呲牙的话,我心里十分难受。心疼地搂住她的肩膀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她奋不顾身拿命去爱的人,眼睛里却只能看到我……我时常因此而内疚。

    “呵,没什么的丫头妹妹,这不怪你。我记得小三哥哥说过,三生石上的缘分是可以积累的,下一世,再下一世,他可以等你,我可以等他。”呲牙仰起头露出笑脸,两颗白白的兔子牙赶走了所有苦涩。

    她还说,其实也未必非要嫁他,只要这每一世里能有他,我就知足。

    怔怔看着眼前这个可爱又痴情的女孩,我更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这时小三和楠哥两人已经说完了话,转过身,两双眼睛同时笑着朝我这边望来。

    小三的笑容亲切,依如儿时守护在我身边的大哥哥;楠哥的笑容温暖,恍惚前世的桐王子从未离开……我突然觉得愧于迎对他们的目光,更怕身旁的呲牙难过,于是不由低下头去。

    两人男人因为我的表现微微一怔,像是又多出不少担忧和揣测。

    “好了大家!时间紧迫,我们得赶回去了。最后时刻切不可引起秃尾巴的疑心!”见卧底野仙们还在和五大家激烈讨论,小三一扬手朝他们笑道。

    “嗯,没错!不跟你们墨迹了,俺们得走了!老耗子记住了,别光吹牛,咱家今晚跟你比赛!”黄尖尖朝灰家管事老头竖竖中指,一转身扭着秧歌步朝洞外晃去。

    楠哥在身后好笑地叮嘱了一句:“黄老太太注意安全,别太嘚瑟!”

    黄尖尖回头吐吐舌头,秧歌步扭的更嘚瑟了……

    两方简单道了别,约好晚上见,卧底野仙们开始纷纷往外走。小三来到我身旁,递给我一个明媚的微笑,像往常一样伸手揉揉我的头发,我也笑着对他点头,我们之间不需要语言,什么“珍重”、“保重”、“保护好自己”,全都在这里了,目送着他们离开……

    山洞里一时安静无语,那个时刻越来越近了,大家的心情其实也是越来越复杂,今晚将是一场生死拼杀,谁也无法预料结果。

    许久,楠哥从洞外收回目光,见我一脸茫然,捧起我的脸一笑安慰道:“别多想,过了今晚,你喜欢的安宁日子就会到来。”

    我点头,对上他那双暗藏担忧的眼睛说:“今晚你只需全心对敌,不要管我,我能保护好自己!”

    “傻瓜!你叫我怎么放心?除非那道残符……算了,到时候跟紧我,不许走远半步听见没有?”楠哥像命令一样很严肃地对我说道,我只好点头答应。

    听他刚才好像说到什么“残符”?我正想问他,这时古拓泽神色焦虑地走了过来。

    “楠哥,我一分钟也等不下去了,我现在就去墓地跟那老妖婆说,我答应做她徒弟!”古拓泽显得十分痛苦。

    从前一直表现出沉着冷静的他,此刻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十三叔也跟了过来,说他不放心,要陪古拓泽一块儿去。楠哥却摇摇头,看着洞外的天色说:“还早,再等等,我和小米也跟你们一起。”

    “什么?晓楠你俩也跟他们一起?嗨!要我说你们瞎费那劲干啥?就和我们一起在这等着,小三兄弟那边只要一传信号回来,我们立马带你们飞过去,腾云驾雾那多痛快?”一旁的蛇精姐姐非常不解道。

    楠哥耐心解释说:“和古拓泽兄弟一起,一来可以保护他的安全;二来我们都看得出墓地那老妖婆有点本事,在老邪教里应该有些影响力和地位,只要她收下古拓泽,我们悄悄跟踪她不愁找不到今晚老邪教的聚会窝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万一小三兄弟他们在那边发不出信号,我们也能多一手准备。”

    “发不出信号?”狐狸夫妇一蹙眉,随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嗯!”楠哥对他俩点头,然后跟大家说,老邪教那帮人狡诈多端,疑心又重,这么重大的聚会,想必他们一定会做足了各种防范。切断会场与外界的联系,这不是不可能!

    “呀!照你们这么说还真是!”蛇精姐姐听了顿悟般一拍大腿。

    五大家几个管事首领也纷纷表示赞同,说那就这样,大家兵分两路,无论哪一方先得到消息都第一时间通知彼此前去汇合。

    简短解说,终于熬到了天黑,留下五大家野仙继续在山洞里等候消息,我,楠哥,还有古拓泽十三叔,我们四人一路匆忙赶往西郊墓地。

    此时郊外,一轮满月已经悄然升起,然而,四野却不见有多光亮,因为今晚的月亮像长满了毛一样,昏黄昏黄的。

    “十五,毛月亮……呵,那地方阴气够重啊!”抬头望向不远处雾气滚滚的山脉,十三叔不由感慨了一句。我告诉他那就是墓地所在的地方,十三叔微微蹙眉。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今晚除了感觉这里妖气缭绕之外,我还感觉这里似乎有点静,不寻常的静,四下山林中没有一点鸟兽活动的声响,就连最寻常的猫头鹰叫声也听不见……

    “好了兄弟,我们就送你到这,那老太婆的警觉力很强,避免节外生枝我们就不上山了,切记不能冲动,为了救人,你必须先取得她的信任,做成她的徒弟。”山脚下,楠哥拍拍古拓泽肩膀再次嘱咐。

    “放心吧,你们就藏在山下等着,这次就算老妖婆再怎么刁难我都忍着!”古拓泽一脸决然,就好像老妖婆这次让他吃死孩子心肝他也会吃一样,我不由为他捏了把汗。

    单说古拓泽独自上山后,我和楠哥、十三叔闪身进了路边密林,三人猫在林中,眼睛盯着林外唯一一条山道等待着,周围山高林密,漆黑,安静,静得就像这山里没有活物一样……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知道古拓泽和那老妖婆谈的怎样,我们在林中左等右等却迟迟不见他们下山。

    “这老妖婆还挺能摆谱!眼看都进子时了,老丫还不着急去参加大会么?”盯着林外山道,我心里暗骂一句。

    腿脚也蹲麻了,扶着楠哥肩膀站起身,刚要活动一下,楠哥却突然一把将我拉回怀里,嘴贴我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别动,对面好像有东西!”

    “呃?”我当时紧张得一哆嗦,身旁的十三叔似乎也瞬间屏住了呼吸。

    我睁大眼睛,同时握紧了亮闪闪,在这样的黑暗里,你别说是有啥“东西”,就是有个人出现都够瘆人的。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隐隐的从对面林中传来一些声响,由远渐近,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朝这边靠近……

    从声音上判断,它已经快到林子边缘了,可是就在我们紧张等待它现出真身时,它却在对面林子里不动了,一点声响也没有了……这不由让我有种错觉,难道它发现我们了?它在对面偷偷盯着我们?

    “呔!什么人?给我出来!”

    就在我还暗暗猜测的时候,对面林中突然蹦出一个矮小身影,嗖的一下蹦到山道中央指着我们这边一声怪叫。

    妈呀,当时我脑子里轰的一声!感觉就连楠哥和一旁的十三叔也是猛一哆嗦,那种被吓到的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丫的,什么鬼?!那一瞬间,我们三人无比惊骇地盯着山道上那个大约半米来高的东西!

    就跟人类侏儒症似的,身材异常矮小,脖子很短然而上面却顶着个大脑瓜,借着昏黄月光,就见那凸起的脑门像长在上面的大蟠桃一样夸张……

    “哈哈哈,侏儒兄,反应够灵敏啊!别来无恙?”就在离我们二三十米远的地方突然传来另一人的笑声,我们更是被惊得头皮一麻,怎么旁边还藏着一个?竟然离我们如此之近!

    就见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头从林子走出上了山道,那矮小侏儒斜眼打量他,然后操着怪异的腔调不屑道:“哼!甄老道,你最好改一下对我的称呼!”

    “哦哈哈哈!是是是,想如今刘老兄也算得上是天下‘丐帮’之主了,地位和身价不同了,称呼自然是要改的。”来的老头双手一拱,脸上带着笑,可那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讽刺、嘲笑,小侏儒却得意地一抱膀子,像是听不出来,还很受用一般。

    躲在林中的我们顿时暗松一口气,原来我们没被发现。

    “我说甄老道,你几时来的?不走正道,鬼鬼祟祟躲在林子里做什么?”小侏儒斜仰起头问道,别看人小,说话的语气可一点都不弱。

    “哈哈哈,刘老兄,我也是刚到。你问我为什么躲起来,你自己不也是吗?别告诉我,你是怕被老妖婆的巡山“尸狗”吃了才躲起来的哦?”被称为甄老道的老头挖苦般笑道。

    “切!就那几条看门的狗东西?哼,想当年,我十岁时就杀了害我成这样的师父一家,然后自己继承了他的事业,拐卖孩童,挖眼、拔舌、剁手脚、制造残废人,然后让他们为我创造利益,坏事干绝了,我老刘这辈子就是不知道那怕字怎么写!”小侏儒急眼的同时,语气里带着一种自豪和炫耀叙述着。这不禁让林中的我们听得暗暗发止。

    小侏儒又接着说:“今晚我之所以不坐我的豪车来,而是选择从林中悄悄来,那是因为……因为……”

    他似乎有些顾忌,不好说出具体原因。

    甄老道哈哈一笑,上前弯腰拍着小侏儒的肩膀笑道:“不用说了老兄,我了解,都了解!其实我和为兄的想法是一样的!”

    “哦?你、你也是这样想的?”小侏儒试探着问道。

    甄老道点点头,看了下四周叹了口气说:“哎,现如今虽说二护法的官位更高一些,可老妖婆的实力那也不是吹的,她现在已练成不死绝技,又能与黑龙神互通感应,凭实力一点不弱于二护法,谁知道今晚的角逐中谁会是那最后赢家呢?”

    “嘿,对对对!我就是这样想的。你看哈,这里是老妖婆的地盘,咱们来早了,二护法会以为咱们站在了老妖婆那边,咱们要是来晚了呢,老妖婆又会以为咱们跟二护法是一条心,你说这……哎,夹在中间难做呀,所以我躲起来观望一下,看看大家都是怎样选择的。”小侏儒边说边摊开两手耸耸肩。

    甄老道赞同地拍着他的脑袋哈哈大笑,两人的身高差太大,那动作就像人在逗猴子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