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佛门小和尚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寒冰真经

第二百二十六章 寒冰真经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红衣朱雀
    “师父,你不能去!”雷音寺,唐元禅房里,悟真面色严肃地道。↖↖,

    禅房里除了唐元和悟真之外,还有悟止。

    悟止的武功境界虽然只有先天初期,但是因为他年纪的原因,武林中处理的经验比较多,所以也被唐元召来商量是否参加剑白尝的试剑大会。

    当时陈文冲对唐元递交了请柬之后,唐元并没有立刻答应或者拒绝。而是以万佛山主人为由头,把陈文冲带到了雷音寺,现在陈文冲正在客房里休息,趁这个机会唐元想听听悟真和悟止两个人的意见。

    “师父,贫僧也觉得不去最好。”悟止捋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缓缓道。

    “为什么?”唐元问道,“就因为西南的剑白尝和我们西北地区素来敌视,所以你们怕本寺主出事,所以便不让贫僧去?”

    “非也非也。”悟止摇摇头,道,“武林中,像我们西北和西南这种有小摩擦的地区事情数不胜数,剑白尝算不上什么。”

    “再说,就算我们和西南地区有点恩怨,谅他剑白尝也不敢做得过分,伤害师父你。”

    “那你们为什么还这么阻止本寺主?”唐元更加不解了,“你们不是说了吗,他剑白尝不敢拿贫僧怎么样。”

    “那是以前,”这时候悟真插话道,“以前的剑白尝断然不敢做出伤害师父你的事,但是现在就说不准了。”

    “什么意思?”唐元感觉到悟真话外的意思,道,“现在的剑白尝怎么了?”

    “剑白尝在消失半个月之后,以先天后期的境界突然回归洗剑阁。但是,回到洗剑阁的剑白尝变化的不仅仅是他的武功境界,还有他的性格和行事的方式。”

    “原本的剑白尝性格圆滑老到。说话做事都极为成熟被人称作老狐狸,但是,当他武功大增重新执掌洗剑阁之后,剑白尝整个人的性格都突然大变,不但变得锋芒毕露,而且还喜欢嗜杀。”

    “剑白尝还没有发生变化之前。西南地区有三个先天初期的高手,不服剑白尝当上那里的盟主于是联合起来抵抗。以往的剑白尝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和西南地区的稳定,对那三个联合起来的先天初期的高手采取怀柔的手段。”

    “但是,当剑白尝修到先天后期之后,他回到洗剑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独自一人一件杀上那三个先天初期对头的山门,把对方屠灭满门。”

    “听说,连妇人和嗷嗷待哺的婴儿都没有放过。”

    悟真说到妇人和婴儿时候,嘴唇绷紧。这种斩草除根伤及无辜孩子的做法是他最深恶痛绝的。

    “所以啊师父,现在你绝对不能轻易去赴会犯险,谁知道那剑白尝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万一他为了提升武功修为走入魔道,成了杀人狂魔怎么办?”

    唐元沉默,良久之后才突然响起了什么,问道,“这种事,悟真你是怎么知道的?”

    “武林中有专门散播消息的百晓堂。我也是在山下从那些那些人嘴里听到的。”

    “那为什么不和本寺主说?”唐元面色有些不满,悟真是知道这些事。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啊。

    “师父我以为你知道。”悟真愕然,没想到这些事师父竟然不知道。

    “以后这种事事先通知我一声,免得本寺主又成了瞎子聋子。”唐元道。

    “嗯师父我知道了。”悟真点点头。

    “悟真你除了这些事之外,还打听到什么事?尤其是和剑白尝有关的。”

    “和剑白尝有关的….”悟真道,“还真有,最有名的是剑白尝手里的一把寒冰宝剑和他的功法了。”

    “说说看。”

    “剑白尝自从修到先天后期之后。他的武功路子和功法和之前发生了非常迥异的变化。”悟真道,“听说剑白尝修炼了一本叫《寒冰真经》的功法,现在他随便挥手之间就有寒气弥漫,凡是接近他周围五丈的人都会变成冰坨。”

    “这么厉害?”唐元道,“这岂不是和聂风差不多了。”

    聂风是玄冰圣体。并且修行的功法是他老爹留给他的玄冰决,所以弹指之间也会有风雪弥漫。

    “差不多吧。”悟真点点头,“如果论外在的东西来看的话,聂风师弟和剑白尝对寒气的使用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剑白尝手中却有一柄玄冰剑。”悟真补充道,“没人知道剑白尝是怎么得到这把剑的,只知道剑白尝武功大增,重归洗剑阁之后那柄玄冰剑就被他佩戴在身上了。”

    “那玄冰剑有何奇异?”唐元沉声问道。

    “能够封住对方体内的真气,让对方变成废物一个,任由剑白尝宰割。”

    ……

    在离万佛山数百里之外,有一座山峦,这里重峦叠嶂颇为险峻,在层层崇山峻岭之间,有一个村子般大小的寨子。

    “门主,西南门派之首洗剑阁,派人来了。”在村子中最大的一幢客堂里,一个身穿白衣的刀客躬身汇报到。

    在白衣刀客的前方,站着以为负手而立的黑脸大汉,大汉体格极为雄壮,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只披着白袍的黑熊。

    “洗剑阁?哼!”黑脸大汉冷笑一声,道,“那使者来干什么了?”

    “洗剑阁的使者送来一张请柬。”白衣刀客回道。

    “请柬上写的是什么?念。”黑脸大汉淡淡道。

    “老夫剑白尝,偶尔一柄宝剑玄冰,因此洗剑阁内召开试剑大会。候请一刀门门主‘刀狂’柳青前来助阵。老夫略备薄酒,于阁内恭候。”

    “嘿!试剑大会!”‘刀狂’柳青嘿嘿冷笑,“不知道是试那宝剑,还是想试我们的头颅?”

    “那门主,怎么回应洗剑阁的使者?”白衣刀客小声问道。

    “去!就说本门主去赴会了!”‘刀狂’柳青摸着腰间的长刀,森冷道。

    “是!”白衣刀客听到柳青的话后,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汇报的白衣刀客离开之后,柳青所在的客堂随即陷入沉寂,良久之后才听到柳青低声自语,

    “剑白尝学会了《寒冰真经》?雪神宫,你想干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