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凶宅笔记 > 第二十章 无题

第二十章 无题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二花
    我看着秦一恒,想作出一些表情表示我在听。可大脑像短路了一般。只觉得整个脑门似乎有东西要炸开了,脑子里飞速的不停的闪过各式各样的片段,然而我却无法把这些片段拼凑起来。百感交集这个成语已经完全不能形容我此时的感受了,千感万感还差不多。

    我现在真的想找到一面镜子,好好的看一看我自己。这张我无比熟悉的脸,竟然都不是我的。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这个更难以相信的事情吗?

    我有些不敢看秦一恒的脸,尤其是当我想到那张脸本来是属于我的。就感觉自己头要爆炸了一样。这种冲击我想不会有任何人能理解,因为没有任何人会遭遇我所遭遇的一切。

    如果这个世界,连自己是谁都需要怀疑了。

    我想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所谓的真理可言了。

    我缓了好久,不停的抽烟。但烟草并没有让我清醒,只会让我更晕乎。

    不过也好,这种晕乎暂时能麻痹掉胡思乱想。让人觉得这一切稍微真实了一点。

    起码让我觉得我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我是谁。

    但四周的景象也因此变的摇晃模糊了起来。

    又很像梦境,我很希望这是场梦,可惜不是。

    最后我只能勉强的冒出一句话,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谢谢你。”

    秦一恒叹了口气,江烁,你需要安静一下,我可以出去。但你必须要撑住,未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

    我说,好。人努力的想站起来,却依然发现双腿是软的。我只好猛的给了自己几个嘴巴,心里暗骂,妈的你管那么多干嘛?你不是依然活着吗?除此之外所有东西都没有发生改变!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他妈绝对不能再拖后腿了!

    这么一想,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成功了。恍然见我觉得秦一恒告诉我的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很多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究竟是谁。相比较而言,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幸运的多。

    我做了个深呼吸道,放心吧!妈的老子也是条汉子。现在你告诉我。那个真龙说的都是真的吗?

    秦一恒拍着我的肩膀,嗯。白开可以作证。你觉得我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在瞒你。其实这就是原因。对不起。秦一恒苦笑了一下,但这就是命运啊。

    “既然你说的是真话,那个真龙一心想害我,为什么一直没下手?”我忽然找到了事情的重点。真龙在秦一恒的嘴里感觉应该是一个十恶不赦,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主儿,可为什么在天津的时候,他会告诉我,真把我当成朋友呢?

    “因为我和他达成了一个约定。我和他共用一个身体。有些需要他做的事情,他来做。需要我做的,我来做。但不论是谁在你身边。都真的不是在害你。”秦一恒无奈道,因为那个真龙发现,他自己也被人摆了一道,他跟我们一样,都只是命运这个车轮下的蚂蚁。蚂蚁和蚂蚁是应该站在一个战线上的,不管我们有没有能力对抗车轮。

    我理解了秦一恒的比喻,这让我有点庆幸。脑子还没到完全不能用的地步。

    我道,你们做了什么约定?

    我的话刚出口,我就猛然反映过来了。我似乎一开始就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约定是什么了。

    我赶忙又道,你们的约定,是你最后会去沉河,留那个真龙用这幅躯体活着??秦一恒!妈的你一开始就打算舍生取义了???

    哈哈哈。秦一恒笑着摇摇头,没你想的那么伟大。我只是觉得,这才是让一切结束最好的方式。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去沉河之后,会有人安排抹去你一切的记忆,就像之前一样。你不会记得有我这个人,你只会记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江烁的人在无忧无虑的活下去。这样不好吗?江烁,这样不好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我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转移注意力的又问道,那个真龙为什么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因为他跟你一样。只是在他遭遇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一个愿意帮他结束一切的兄弟。他很羡慕你。真的。这无关于他是否要报复谁。虽然他要去报复,也是他想要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之一。”

    “江烁,整个事件从几十年前开始,无论是我,是你,是那真龙或是万锦荣。我们都只是中间的棋子。谁也没有比谁好在那里。如果不是新的对手出现,我想这一切可能早就会结束了。”

    新的对手?我反应了一下,这才醒悟过来,对啊。按照秦一恒说的,我们的威胁早就不是那所谓的真龙。而且真龙还他妈是友军,那我们一直东跑西颠的在折腾什么?幕后真正的黑手出来了?

    我想到几十年前的那个打捞棺材和沉衣柜进阴河的事件。难道说,之前在幕后操纵这一切人终于出现了?

    我道,真龙是我们自己人。那现在新的对手是谁?是不是驱使打捞棺材事件的那些人??

    嗯。所以我们才不得已做了这么多。对方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多,从没有显山漏水过。一开始我之所以要躲起来,就是希望把这些对手引开,这样你就不会被牵连。可是后来的所有证据都表明,那些人感兴趣的,不单单是你的躯壳,还有你的魂魄。所以我们两个人都是目标。

    啊?我这下有些发愣。我作为一个主要受人惦记的目标,对这件事到是真的习以为常了。但别人惦记的不都是老子的身体吗?妈的已经换了身体还不放过我?他妈的合着幕后黑手爱的是我的灵魂?我靠!

    我道,我靠!秦一恒。他们是不是想让咱俩把身体换回来?然后彻底除掉我?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吧!?

    秦一恒摸索着想找到根烟抽,没摸到,我见状立刻丢给他一根,他抽了几口像是缓解了一下情绪才道,我猜也是这样。所以我们现在相对来说更加安全。这样也帮我们争取到了时间,江烁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一切持续太久的。

    我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其实秦一恒的意思我都明白。对于我在用谁的身体活着这件事,对我并没有多重要。况且我现在已经习惯了作为现在的江烁。只是我隐隐的从秦一恒的话里,感觉到即便这一切真的结束了,我也不会真如他所说的傻叉一样的活下去。如果真的有人为我牺牲,我宁愿永远保持现在这样,哪怕永远的深陷在谜团里。

    我想了很多,并且做好了一个打算。

    我不会让任何人牺牲,绝不。

    这么一想我又想起了白开,不自觉的又开始有些难过。

    平复了一下情绪,我才道,好。妈的刀山火海咱都要去看看。到时候记得给老子拍照。说吧,下一步怎么着?引出发短信的人是吧?

    秦一恒瞄了眼门外,并没有吭声。

    半晌才胸有成竹的说道,不用引了,那个人现在应该就在隔壁。既然发了短信提醒你,对方肯定是要确认你知晓了这怀表中的秘密才行。屋子我刚刚检查过了,没有窃听设备。窗外没有人,唯一能听到屋里谈话的,就剩下隔壁了。

    说着秦一恒用手敲了敲墙,我说的没错吧!你在听!这房间隔音这么差,你藏不住的。

    我讶异的看着秦一恒的动作,妈的没想到刚才他波澜不惊的跟我说着话,其实已经开始找发短信的人了?

    想着我立刻迈到门边上,对方发现自己暴露了,肯定是要跑的。

    谁知我刚把门拉开了一条缝,看见黑漆漆的走廊时。就听见隔壁回敲了几下墙,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