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亮剑当战狼 > 第604章 露出破绽

第604章 露出破绽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寂寞剑客
    杨大奎道:“将计就计?啥意思?”

    旅长则说:“小王你是想说顺水推舟吧?毕竟拖延时间对咱们也有利,太行山中虽然降了大雪,导致滏口陉的通行效率下降,但是粮食多多少少还是可以运进来,所以时间拖得越久,才咱们太岳军区才越有利,是吧?”

    “有这个意思。”王野点点头又道,“但不光是这样。”

    顿了顿,王野又道:“因为我觉得,老鬼子不会只是单纯的拖延时间,冈村宁次肯定还有其他阴谋。”

    旅长道:“什么阴谋?”

    王野道:“目前知道的线索还太少,所以无法判断,不过以我的估计,大概率还是想拿给养做文章,因为水原拓也给我提供了一条宝贵的情报,是关于日军大本营给太岳山前线的日军所提供的新年慰问品。”

    “给养?”旅长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冈村宁次故意通过水原拓也把关于给养的情报贩卖给咱们,引诱咱们太岳纵队出兵打伏击,然后反过来打咱们个伏击战?”

    “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王野点头道,“毕竟咱们一个纵队四万多人,又拥有坚固的土拨鼠防线,日军既便集结了六个师团的兵力,真要是强攻也会十分的吃力,冈村宁次已经在晋西北领教过一次厉害,不可能不清楚这点。”

    虽然太岳纵队的火力及弹药储备远不及晋西北纵队,但是土拨鼠防线对于火力及弹药储备的要求恰恰没有那么高,土拨鼠防线更考验单兵素养,而在单兵素养方面,太岳纵队已经完全不输现在的日军单兵。

    顿了顿,王野又说道:“如果我是冈村宁次,大概率也会动这样的脑筋,争取把咱们太岳纵队从太岳山区调出去,这样仗就会好打得多。”

    旅长道:“那你再说说,怎么一个将计就计法?”

    王野道:“现在说不好,还得看水原拓也怎么说。”

    顿了顿,王野又说道:“旅长,我隐隐有种直觉,不光是水原拓也在沁源县城,搞不好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也在!”

    “小王,你是想斩首?”杨大奎忍不住惊呼起来。

    “不行,这太冒险了。”旅长断然道,“上次在安化县城,冈村宁次就差一点被你们战狼大队给斩首,已经吃过了一次亏,老鬼子不可能不吸取教训,所以既便真来了沁源,肯定也是警备森严,不会给你机会斩首。”

    “旅长,你想哪去了。”王野笑着说,“我再狂妄,也不会狂妄到仅凭战狼大队,就敢杀进沁源县城,去斩冈村宁次的首。”

    旅长道:“不是斩首,那你想干什么?”

    王野道:“我的意思,冈村宁次既然知道咱们缺粮,并且故意拿给养诱惑咱们,引诱咱们出兵劫粮,那么势必会调集重兵去保护,一旦咱们真的动手劫粮,那么参与劫粮的部队一定会陷入日军的重兵合围!”

    “所以,咱们反其道而行之。”

    “老鬼子不是把重兵调去保护给养吗?”

    “那么我们根据地外围的封锁线肯定就会相对空虚。”

    顿了顿,王野又说道:“所以,为什么不趁虚给老鬼子来个大规模的破袭战呢?最好把咱们根据地外围的封锁线搅个稀碎,这样下一阶段太行军区往咱们太岳军区输送粮食的时候也能更轻松,而且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可以直接打沁县!”

    旅长眼睛一亮,说道:“这样的斩首,倒可以一试。”

    这是典型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

    沁源县,日军指挥部。

    水原拓也顿首报告道:“大将阁下,我已经跟八路军三八六旅的代表见过了,你一定想不到三八六旅的代表是谁?”

    “是谁?”冈村宁次道,“不会是李云龙或者王野吧?”

    “不愧是大将阁下,这都能够猜到。”水原拓也说道,“就是王野。”

    “王野?”冈村宁次的脸色垮下来,沉声说道,“没想到真是此人。”

    现在不光是冈村宁次,甚至连东条英机和裕仁都已经听说过王野的鼎鼎大名,因为王野给日军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水原拓也道:“大将阁下,我已经借机把慰问品的情报透露出王野。”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点头,又道,“那么王野听说后是什么反应?”

    “说是要回去请示上级。”水原拓也哂然一笑,又道,“其实是想先进行核实,看看我有没有骗他们。”

    冈村宁次道:“尽管让他们核实好了。”

    水原拓也道:“大将阁下,这批慰问品已经到哪里了?”

    “到正定了。”冈村宁次说道,“明天上午就能从正太铁路发到太原,再然后经由同蒲铁路输送到介休县。”

    “到介休县城之后,再从公路分发各个师团。”

    说到这一顿,冈村宁次又说道:“八路军三八六旅如果想动手的话,大概率会选择发送给75师团的给养,地点大概率会在霍沁公路沿线。”

    两人说话间,冈村宁次已经快步走到了沙盘前。

    水原拓也跟着走到沙盘前,然后指着沙盘说道:“如果八路军三八六旅将主力部队抽调到霍沁公路沿线,东边就空了。”

    “这样一来,第1师团就有机会了。”

    说到这一顿,又道:“只要第1师团能突入匪区,那么太岳匪区的土拨鼠防线也废了一半,别的先不说,至少太岳匪区跟太行匪区之间的交通线就彻底被切断,那么从冀南匪区过来的粮食也就进不了太岳匪区。”

    冈村宁次狞笑一声,说道:“只要冀南匪区的粮食进不了太岳匪区,三八六旅就只能等着被饿死,那么这次封锁战也就大功告成。”

    水原拓也道:“还有霍沁公路这边,也很有可能重创三八六旅主力。”

    “嗳,这个还是不要抱有太高期望。”冈村宁次还是有着清醒认识,一摆手说,“通过频繁的调动,可以骗得过一般的侦察部队,但是绝对不可能骗过战狼大队,所以霍沁公路这边的伏击不可能会有收获。”

    水原拓也小声问道:“要是这样的话,霍沁公路这边的伏击不妨敷衍一下算了,以便抽调出更多兵力用于东线?”

    “不行,不能敷衍。”冈村宁次说道,“不然骗不了王野的战狼大队。”

    顿了顿,冈村宁次又说道:“不光不能敷衍,还要更频繁的调动部队,尽最大可能对王野的战狼大队实施欺骗。”

    “哈依,那我明白了。”

    水原拓也点点头道:“大将阁下,王野约了明天再次见面,如果他决定买情报,我应该怎么回复他?给他提供到什么程度的情报?”

    冈村宁次问道:“你开出的价码是多少?”

    水原拓也答道:“一条十两的小黄鱼,或者一千四百块大洋。”

    “这也太便宜了吧?”冈村宁次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呢,我觉得王野是不会花十两黄金向你买情报的,所以你不必为此烦恼。”

    水原拓也又问道:“可是万一王野给钱了呢?”

    “那就告诉他实情。”冈村宁次道,“不要有任何隐瞒。”

    “哈依。”水原拓也一顿首又问道,“大将阁下,那么战俘交换粮食的交易,我又该怎么回复王野呢?我们要不要也提高点价码?”

    “不用。”冈村宁次摇头道,“大家都是聪明人,陈根和王野肯定能猜到我们并不是真的想要跟他们做什么交易,所以没有必要费什么口舌。”

    水原拓也道:“大将阁下的意思是直接招降,对吗?”

    “直接招降?”冈村宁次愣了一下,反问道,“什么招降?”

    “呃……”这下轮到水原拓也一愣,有些错愕的道,“大将阁下,我们提出粮食交换战俘的交易,目的只是为了建立起跟三八六旅之间的互信,以便为下一步的招降打好基础,现在既便交易不成,但是基础却已经打好,接下来就该进入招降程序了。”

    “没有必要。”冈村宁次一摆手说道,“三八六旅是绝对不可能被招降的,再说我们招降三八六旅,只是为了敷衍国内的高层,是为了争取时间!现在目的已经达成,就没有必要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而且陈根还有王野都是聪明人,他们肯定能猜到这件事的内幕,所以还不如索性开门见山,没准更能迷惑他们两个。”

    水原拓也一摊手说:“大将阁下,尝试都不尝试吗?万一成了呢?”

    “没有万一。”冈村宁次摇头道,“你说常凯申有可能被收买我都能相信,可你说陈根和王野还有八路军三八六旅能被收买,我就不相信,所以这事根本用不着尝试,招降三八六旅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到。”

    “好吧。”水原拓也不再坚持。

    ……

    第二天,王野和水原拓也又在周庄见面。

    王野道:“水原君,先说正事,冈村宁次答应提高价码了吗?”

    水原拓也一摊手说道:“王桑你是聪明人,所以粮食换战俘的交易就算了吧。”

    “算了?怎么能算了?”王野闻言生气道,“水原君,提出交易的可是你们,而不是我们三八六旅,现在我们三八六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你们却轻飘飘的一句算了吧,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王野的反应在水原拓也意料之中。

    冈村宁次觉得这次交易可有可无,但是水原拓也知道,八路军肯定会把这次交易当一回事,因为这笔交易能够带给他们粮食。

    对于八路军三八六旅来说,粮食就是最为宝贵的物资。

    但是冈村宁次的决定他无法左右,当下只能一摊手说:“王桑,我也很遗憾,但是大将阁下已经很明确的说过了,交易中止。”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王野的目光瞬间冷下来。

    “不不。”水原拓也连忙说道,“王桑,你忘了我们两个之间还有另一笔交易。”

    “你是说那批慰问品?”王野哂然道,“抱歉,我们八路军对香烟、饼干以及清酒这些奢移品没什么兴趣,更不会为了这些花钱!”

    水原拓也说道:“王桑,我想纠正一下,不只是慰问品,还有给养!”

    顿了顿,水原拓也又道:“跟着慰问品一起发来山西的,还有给养!这批给养中除了你们急需的粮食之外,还有相当数量作战物资!”

    “有作战物资?”王野哂然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水原拓也一脸严肃的道,“我以大阪商人的信誉保证。”

    王野心说,说的好像你们大阪商人真有商业信誉似的,谁信谁就是傻,只不过这话王野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这次见面,主要目的还是套话。

    从水原拓也这里套到尽可能多的有用信息。

    当下王野又道:“作战物资也分很多个种类,坦克用的汽油也是作战物资,电话线啥的也一样是作战物资,鬼知道是哪种?”

    水原拓也说道:“王桑,这个就无可奉告了。”

    王野便把话题扯回之前的交易,说道:“水原君,你们真的就不考虑用粮食交换战俘了吗?其实我们还可以再降低价码的,你们要是觉得一个战俘换一千斤粮食多了,还可以再商量,八百斤也是可以商量的,真的。”

    水原拓也有些无奈的道:“王桑,这笔交易真的不可能了。”

    “那我明白了。”王野黑着脸道,“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真要跟我们交易,你们就只是为了做下表面文章,糊弄你们的高层,是吧?”

    水原拓也微微一笑又道:“王桑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王野冷哼一声道,“冈村宁次派你来跟我们接触,用的是战俘换粮食的说辞,但是对你们国内高层肯定又是另外的一番说辞,说是正设法招降我们三八六旅,是这样吧?”

    水原拓也说道:“既然王桑知道,又何必说破呢?”

    王野冷哼一声,又道:“我们不光要说破,还要点破,将这件事公诸于众,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向日本国内的高层和裕仁交代?”

    水原拓也笑道:“王桑何必说这些意气话?”

    顿了顿,又道:“你觉得,帝国高层和天皇陛下会相信你们,还是信我们?所以你们的公开声明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

    王野道:“至少可以恶心一下你们。”

    水原拓也笑道:“既然如此,王桑请尽管去做吧。”

    王野闻言一窒,好半道:“既然是招降,你们总应该做做样子吧?至少总应该开个价码吧?是吧?”

    “没这个必要。”水原拓也摇头道。

    “因为我知道,三八六旅是绝对不可能被收买的。”

    “水原君这话就未免太武断。”王野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卖的,说不能卖,无非就是价格还没有到位。”

    水原拓也刚想要说话,便被王野给打断。

    “水原君你先别否认。”王野一摆手说道,“正如你连冈村宁次的命都可以拿来卖,我们三八六旅也不是不能变节,当然,前提是你们必须开出足够诱人的价码,如果没有一个能让我们把祖宗都卖了的价码,变节是绝无可能的。”

    王野的这番话可让水原拓也有些始料未及,不过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说的很有道理,至少从一个商人的立场,王野这番话没有半点毛病。

    水原拓也甚至很认同王野刚才说的这番话。

    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卖的。

    说不能卖,无非就是开出的价格还没有到位。

    当下水原拓也表情变得认真,沉声道:“王桑,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王野道,“只要你们开出合适的价码,我就可以向你保证说服我们旅长,让他带着部队效忠南京政府。”

    王野这话当然是瞎说。

    像旅长这样的老革命,怎么可能叛变?

    当年他被国民党抓住,差一点就为了革命捐躯,在那种情况下他都没有背叛革命,现在抗日战争的形势一片大好,他又怎么可能背叛革命?

    但是水原拓也却信了,因为水原拓也是个商人。

    身为一名商人,在商言商是水原拓也的精神信仰。

    当下水原拓也又说道:“王桑,那么请开出你的价码吧。”

    王野沉吟片刻后说道:“我们的价码是,三八六旅可以宣誓效忠南京国民政府,但是必须给我们一个集团军番号,而且集团军总司令必须得由我们旅长担任,你们可以往我们三八六旅派顾问,但是不准干豫三八六旅的人事。”

    “就这?”水原拓也哂然说道,“那我现在就可以代表大将阁下……”

    “水原君,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仅只是条件之一。”王野摆了摆手,又说道,“我们的第二个条件是,向我们提供一个师团会战份的作战物资!”

    “你说什么?”水原拓也闻言一下被气乐了,“王桑,你是认真的吗?”

    王野点头道:“水原君,我正在很认真的在跟你谈话,只要你们答应这两个条件,我们三八六旅立刻可以公开通电,效忠南京国民政府。”

    水原拓也目光一闪说道:“王桑,只要你们先通电效忠南京政府,就可以立刻给你们一个集团军的番号,同时给你们一个师团会战份的作战物资。”

    “不行。”王野说道,“先给物资,我们再通电效忠南京。”

    “不行。”水原拓也道,“先通电,然后再给你们作战物资。”

    王野道:“那就先给一半物资,我们通电之后再给剩余物资。”

    “一半也不行。”水原拓也道,“先通电,然后再给你们物资。”

    “好吧,那我就再退一步好了。”王野道,“三成,只要你们先给三成的作战物资,我们就通电全国,宣誓效忠南京国民政府,怎么样?”

    水原拓也摇头道:“三成也不行,这事没得商量。”

    “既然水原君连这点诚意都没有,那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王野顿时恼羞成怒,说完之后转身就往外走。

    水原拓也顿时就觉得,自己错失了一笔大生意。

    当下水原拓也招手道:“王桑,先不要急着走嘛。”

    “怎么?”王野顿步回头,哼声道,“你改主意了?”

    水原拓也有些遗憾的说道:“王桑,我跟你说实话,这件事情的干系太大,我个人恐怕无法答复你,得回去当面请示大将阁下。”

    水原拓也还是大意了,不经意间露出了破绽。

    “那行。”王野哼声说道,“你先回去请示冈村宁次。”

    水原拓也连忙又接着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你是驻在沁源县城是吧?”王野道,“等我通知就是了。”

    王野说完了转身就往外走,这次水原拓也再没有喊住王野。

    ……

    王野回到旅部时,魏大勇、段鹏、林汉他们也已经回来了。

    “小王你回来了?”杨大奎问道,“你探听到什么情报没有?”

    王野道:“旅长,参谋长,我现在可以肯定冈村宁次就在沁源县城。”

    “老鬼子就在沁源县城?太好了!”旅长目光一凝,森然道,“这次要是逮着机会,可不能再放过这个老鬼子,必须得干掉他!”

    王野又问魏大勇他们道:“你们几个有什么收获没?”

    魏大勇嗯了一声,说道:“队长,霍县、介休、临汾、沁县还有长治县城的小鬼子正在频繁的调动,搞的动静很大。”

    旅长道:“这是鬼子一贯的伎俩,每当有重大行动前,总是会对各地的驻军进行高频次的往来调动,籍此混淆我们的视听,同时扰乱我们的判断,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那就是鬼子的确要有一次大的作战行动。”

    王野问杨大奎道:“参谋长,地下党那边有什么发现?”

    杨大奎点点头道:“我党潜伏在正定站还有娘子关车站的情报员已经暗中查证过,确实有一大批新年慰问品发来了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