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543 送瘟神

1543 送瘟神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鲇鱼头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基钦钠是个传统军人,这一点根深蒂固。

    基钦钠18岁进入皇家工程兵部队服役,迄今已经超过57年。

    现在的人口平均寿命都还没有达到57岁呢,基钦钠对大英帝国,远比罗克想象中的更忠诚。

    从感情上来说,基钦钠确实是不想离开南部非洲。

    但是当感情和忠诚相碰撞的时候,基钦钠选择忠诚,这是一个老兵最后的坚持。

    “洛克,1870年我以志愿兵身份加入法国军队,参加普法战争,在法国,我认识到国力强大才是国家利益最有力的保证”基钦钠平复心情,和罗克讲起自己的经历。

    罗克微笑,不管基钦钠怎么做,罗克都会支持基钦钠的选择。

    当然了,罗克支持基钦钠,并不代表着就会接受乔治五世和英国政府的PUA

    “南部非洲已经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是英联邦的中流砥柱,虽然在伦敦,还有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基钦钠语重心长,罗克突然发现,基钦钠已经满脸皱纹,眼窝深陷,眼睛和泪水,都已经变得浑浊。

    毕竟已经是76岁的人了,如果不是罗克的提醒,基钦钠在世界大战爆发的第二年就已经因海难去世,这个时空的基钦钠现在身体还不错,看上去再活十年也没什么问题。

    “不要责怪陛下,陛下也是被逼无奈,你得知道,南部非洲能有现在,和陛下对你的信任密不可分,你不能辜负这份信任,信任和忠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美德。”基钦钠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南部非洲和大英帝国的关系陷入僵局。

    罗克不说话,乔治五世对罗克肯定是信任的,但是这份信任里夹杂了太多其他因素。

    罗克身上也不仅仅背负着乔治五世的信任,和乔治五世相比,南部非洲6700万人的信任更沉重,基钦钠为了大英帝国可以做任何事,罗克为了南部非洲也同样可以做任何事。

    “无论如何你得承认,没有大英帝国,就没有现在的南部非洲,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但是不要被怨恨迷住你的眼和你的心,南部非洲”基钦钠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不太情愿的说:“南部非洲还没到可以独自对抗这个世界的程度!”

    罗克还是不说话,人要是不逼一逼,就不知道自己的有多大的潜能,南部非洲也一样。

    在基钦钠看来,大概南部非洲确实是无法脱离大英帝国。

    可是罗克不是这么认为,南部非洲脱离大英帝国,英联邦国家不说,美国、法国、日本、意大利都会举双手赞成,南部非洲留在英联邦内,确实是可以独享英联邦市场,可是同时南部非洲企业和商品在进入其他国家市场时也会受到极大限制。

    总之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时候总督府门前广场上的人群越聚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

    “来吧,让我们一起出去露个面,不管未来如何,现在我还是南部非洲总督!”基钦钠起身来到门口的镜子前整理衣服。

    这时候罗克才注意到,基钦钠穿的是只有在重大场合才会穿的元帅制服。

    看着基钦钠消瘦的背影和稀疏的白头发,罗克只能仰天长叹。

    总督府门前的广场上足足有上万人,不仅有比勒陀利亚市民,还有大量英联邦运动会期间来到比勒陀利亚的游客。

    总督府门前,军警严阵以待,宪兵、警察、以及匆匆赶来的国民警卫队士兵在总督府门前拉起警戒线,广场周围还有救护车和消防车在随时待命。

    民众群情激奋,他们高喊着口号,希望基钦钠能留在南部非洲。

    虽然人数众多,广场上的秩序还算不错,民众并没有冲击军警设置的警戒线,比勒陀利亚州立大学的学生在自发维持秩序,手持相机的记者忙着抓拍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很多人带着自制的标语牌,表达对基钦钠的挽留,以及感激。

    花厅大门打开的时候,广场上传出震天的欢呼。

    路易和总督府工作人员在忙着布置话筒,这种情况下基钦钠肯定是要说几句的。

    楼顶安保人员已经就位,大部分是狙击手和观察手的搭配,这时候不能放过任何疑点。

    基钦钠走出花厅的时候,身体一瞬间有些颤抖。

    罗克下意识扶住基钦钠。

    基钦钠动作缓慢,但是坚决拒绝了罗克的搀扶。

    “先生们”基钦钠刚开口,就被欢呼和掌声打断。

    基钦钠沉默,微笑,挥手致意。

    好半天,欢呼和掌声渐渐平息,基钦钠也情绪平复:“先生们,女士们,我是南部非洲总督赫伯特·霍雷肖·基钦钠”

    掌声和欢呼再起。

    “上一次我来到南部非洲还是第二次布尔战争时期,我被陛下委任为英国远征军总司令,指挥英国远征军战胜敌人,建立南部非洲”

    “世界大战后,我被陛下委任为南部非洲总督,我以为那是我职业生涯的结束,没想到却翻开了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页。”

    “南部非洲给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我要感谢洛克对我的信任,他是个优秀的军人,大英帝国的优秀公民,天生的统帅,我们在世界大战期间配合默契,他在前线带领远征军浴血奋战,我在伦敦竭尽所能为远征军提供所必须的一切物资。”

    “我要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感受到了你们的热情,但是我也想请你们满足我作为一个老兵最后的心愿,祝天佑我王,祝大英帝国繁荣昌盛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使命,荣誉、信念、努力工作,以及永远不变的忠诚!”

    基钦钠的演讲多次被掌声和欢呼声打断,罗克一言不发,看向远处的车队。

    那是乔治五世的车队。

    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乔治五世会怎么想。

    当天晚上,基钦钠在总督府举行宴会,招待远道而来的英联邦领导人。

    英联邦运动会明天即将结束,这一次英联邦运动会注定会被所有人铭记,未来日子里,回看这半个月,很多因果就是在这半个月内注定。

    虽然时间紧迫,基钦钠的晚宴依然尽善尽美。

    没办法,这段时间,总督府和正义宫工作人员实在是对宴会的流程太熟悉了,比勒陀利亚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宴会,整整半个月,罗克除了早饭之外,就没有在家里吃过饭。

    当然罗克也不会忽视家庭,很多宴会都是可以携带家属的。

    毫无疑问,基钦钠是晚宴的主角。

    从晚宴一开始,基钦钠就成为晚宴的焦点,乔治五世一直陪伴在基钦钠身边,周围都是英联邦成员国领导人,众星捧月。

    罗克坐在宴会大厅的角落里,身边是小斯和亨利,五百万字不变的铁三角。

    “要不要给黑格一个下马威,那个老家伙让人烦透了,我以前就不喜欢他。”小斯端着一杯葡萄酒,声音阴恻恻,世界大战期间小斯也在英国战时委员会任职,和黑格打过交道。

    “呵呵,不用那么麻烦,现在海难那么多,前段时间法瓦尔特钢铁集团刚有一艘船在鲸湾外港因为意外沉没,保险公司调查了两个月,现在还没有结论”亨利更狠,干脆一了百了。

    罗克摇头,干掉黑格确实是一了百了,但是隐患也很多,不值得。

    总督怎么说呢,权力说大是挺大,说小也很小,英联邦成员国里,各国的法律都不一样,南部非洲总督,在南部非洲就是个吉祥物,对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和南部非洲议会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力,罗克要是不愿意的话,总督的命令甚至出不了总督府。

    基钦钠担任总督的时候,罗克和基钦钠的关系在哪儿摆着呢,总督府和正义宫的关系很和睦。

    现在换成黑格,那未来就不好说。

    罗克正在温泉谷修建新的总督府,把黑格踢到开普敦那是气话,但是也不会让黑格住在正义宫对面碍眼。

    至于现在的总督府,随便干什么都行,实在不行就改成长老院,让阿德和菲利普住进去。

    反正不给黑格。

    “伦敦现在处处针对南部非洲,我们又何必受这个闲气,干脆脱离英联邦彻底独立,凭我们南部非洲的实力,完全可以抛弃大英帝国。”小斯对伦敦一直怀恨在心,态度比罗克更激烈。

    这很正常,小斯这种行为,放在英国那就是妥妥的“英奸”。

    而众所周知的是,对同胞下手最狠的通常就是同胞,这一点已经在刚刚过去的世界大战中得到验证。

    世界大战期间,根据英国的统计,英国远征军中,在对德作战中最勇敢,伤亡比例最高的,恰恰就是徳裔。

    “抛弃谈不上,大英帝国愿意合作,我们当然也不会拒绝,可是如果大英帝国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最起码要做好两手准备。”亨利比小斯强不了多少,资本家的心都是黑的。

    “这些问题以后再说,明天的安排都准备好没有?”罗克自有打算,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先把乔治五世送走再说。

    ps:大白天的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不知道谁从早上开始弄个大喇叭唱歌,脑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