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浪潮之巅 > 第一千四零八章 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第一千四零八章 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佛即心兮
    “调制解调器太贵了,平均一个进口就需要八百多块钱,以现在联想的产量,如果每台都安装一个的话,那就至少需要两千万,而如今全华夏有上网需求的人,连五千个都没有,实在是没有必要。”

    听到张树新对自己的吐槽,杨源庆脸色一红,但仍旧嘴硬道。

    听了这话,方辰神情怪异的瞥了杨源庆一眼,然后很快就恢复如初。

    他能说,有些公司注定不能引领时代潮流,甚至有时候连附人骥尾都做不到吗?

    不管柳传至也好,杨元庆也罢,不能引领华夏的互联网浪潮也不必过分苛责,但他就不相信,隔壁美国所发生的浩浩荡荡互联网浪潮,杨源庆不知道?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美国的互联网用户,已经破到了千万大关,而这些用户都需要调制调节器。

    甚至就连华夏这边都已经打算开始筹备,华夏公用计算机网络骨干网了,可以说一场席卷华夏的互联网浪潮即将到来。

    而已经到了此时此刻,杨源庆居然还能说出调制解调器太贵,用户也不需要这样的话来,简直愚蠢至极。

    说个不好听的,现在调制解调器,乃至于所有的网络硬件市场,对于现在的华夏电脑界来说,就是一片空白,谁能抢先占到,满足用户的上网需求,谁就在用户那里占到了先机,彻底坐稳华夏个人电脑第一的位置。

    并没有察觉到方辰眼中的异样光芒,张树新接着说道:“除了调制解调器以外,网卡也必须从国外进口才行,另外就是接入网这一块,可以说完全就是空白,您是不知道,连我这屋里的网络,都是我从科学院里扯一根网线出来的。”

    调制解调器负责输入和解析,通过电话线传来的模拟信号,而网卡则负责将调制解调器传入的信号,在传入主板和CPU芯片中,并且每块网卡在生产出来的时候,都带着一个MAC地址。

    这个地址就相当于这个网卡在网络上的门牌号,是绝对不可能重复的,出厂的时候由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负责分配。

    毕竟门牌号要是错的话,那这信息可是要发错地方了。

    不过,后来随着技术成熟,网卡成本大幅度降低,所以大都集成在了主板上。

    听张树新说到接入网,方辰不由点了点头。

    这里要说一下,网络的运行模式。

    因为依托于电话线的缘故,所以网络跟固定电话的链接布局方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先是在东北,华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西北等区域之间,各自选择一个重点城市,设立区域骨干网,将这些区域之间相互联通起来。

    然后区域所辖的各个省之间,在省内再设立省级骨干网,负责将省内的各个市联通起来。

    市设市级骨干网,联通各个区县。

    区县再连接各个乡镇,乡镇连接村落。

    这样一层层的,建立起一个遍布全国的大型网络。

    至于说想要跟国外互联网联通,则只需要在几个核心城市,设立几个国际出口路由器就行了。

    但跟固定电话不同,固定电话只需要一根电话线和固定节点的交换机,以及一些辅助设备,就能运行。

    而想要将让网络正常运行,还需要接入网。

    接入网是指骨干网络到用户终端之间的所有设备,其长度一般为几百米到几公里,因而被形象地称为“最后一公里“。

    而且由于骨干网一般采用光纤结构,传输速度快,因此,接入网便成为了整个网络系统的瓶颈。

    不过,对于此时的瀛海威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所谓的接入网问题,直接一根网线从科学院内拉出来,简单粗暴而有效。

    方辰跟张树新聊了一会,从张树新嘴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便径直告辞离开了。

    弄得张树新和杨源庆一阵懵逼,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弄明白方辰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怎么看方辰都有种无意间跑到这里,闲逛一圈的架势,但从方辰的话语间,他们又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一样,好像别有深意似的。

    出了大门之后,苏妍抓着方辰的手,笑嘻嘻的问道:“怎么,看上这家公司了,准备收购?”

    闻言,方辰不由一愣,然后顿时笑了,将苏妍的手握得更紧之后,一脸玩味的说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不是听你,平常也经常投资一些美国公司,而且尤其是计算机和互联网类的企业,而这家瀛海威既然是国内第一家做互联网的,并且我觉得这张树新的格局挺大的,应该是能做出一番事业。”苏妍吐了吐舌头,微微有些脸红的问道。

    这大概是这几年,她第一次过问方辰在企业上的事情。

    不过,说真的的,她是真心觉得张树新做的挺棒的,而且她也很少见一个女人能做起一个企业,并且还具有如此辽阔的开创精神。

    另外,虽然她几乎从不过问方辰,企业上的事情,但毕竟跟方辰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尤其是这一年多,方辰在燕京的时间已经大于出去在外的时间,所以耳濡目染之下,她也间接的了解到了,方辰在投资上的一些动向。

    并且,瀛海威这个开华夏互联网先河的创举,也值得鼓励。

    再者,瀛海威实在是太小了,以方辰现在的财富水平,拿出九牛一毛,不,把本该投资在其他互联网,计算机企业上的资金,拿出来一点点,投入到瀛海威身上,就足够了。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方辰有兴趣,如果方辰没有兴趣的话,怎么会主动拉她出来逛街,看这个瀛海威时空。

    毕竟平日里,方辰是个多懒的人,大家也知道,擎天大厦一周还去不了三次呢,更别说逛街了。

    但突然一想到,方辰拉她出来,居然是因为要去看瀛海威时空,而不是真心陪她逛街,苏妍脸色瞬间一变,狠狠的白了方辰一眼。

    这一眼,瞪的方辰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没干啥啊,为什么要瞪他?

    “我的确是对互联网和计算机企业有兴趣,张树新的格局也的确是挺大的,但能不能做出一番事业,恐怕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说实在话,我并不看好她。”方辰摇了摇头,一脸唏嘘的说道。

    前世,瀛海威的失败,虽然有些另外惋惜,直到2018年,还有人怀念海赢威这个华夏互联网的先驱者,但其实仔细去想,瀛海威的失败,其实命中注定。

    到1996年,张树新这一年多来,对华夏互联网的启蒙工作,终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在那个华夏互联网既瀛海威,瀛海威既华夏互联网,瀛海威作为华夏民众浏览互联网的唯一选择,唯一服务商的时代。

    瀛海威不仅有了清新的空气,辽阔的疆域,伸手可及的荣誉的彩虹,更有了经贸委属下的华夏兴发集团投资。

    华夏兴发集团,六千万战略投资瀛海威,获得了70%的股份。

    而张树新和丈夫,虽然股份稀释到了26%,但因为瀛海威市值的上涨,身价一下翻了三番,达到了2160万元,成为华夏首屈一指的新生代女富豪。

    与此同时,公司员工从最初的3个人发展到了100余人,全国大大小小的媒体每天都在连篇累牍地宣传瀛海威和它的“书写华夏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传奇“的理想。

    但随后的1997年,张树新迅速遭遇了滑铁卢,当年9000万元的营收目标只完成了十分之一,九百多万,最重要的还因为几次投资策划失败,亏损了两千多万。

    所以在1998年,大股东兴发集团很快罢免了张树新,瀛海威总裁的职位,从此瀛海威彻底泯然众人矣。

    然而之所以会造成这个结果,除了大股东,兴发集团比较短视,没有意识到在互联网初期,就想获得盈利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以外,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张树新身上。

    张树新是搞媒体出身的,所以在宣传和策划上面,很有一套。

    “华夏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就是出自于她的手笔,这句话瞬间在华夏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的人都在询问,信息高速公路是什么?

    后来,张树新对于内容的开发和策划,也证明了这一点。

    即便在后世,人们也很公允的承认,在网络服务起步的初期,瀛海威向国人传播了几乎所有关于互联网的基本概念。

    可偏偏,张树新并没有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最重要,也是最需要在意的一点,那就是如何让企业可持续性的发展下去。

    她只关注于她想要做什么,做什么才能更好的普及互联网,让更多的民众知道互联网,所以摊子铺的是无比庞大。

    可往往,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正是因为大量的投入,所以在接连碰触到几次失败之后,张树新就只得黯然离场了。

    有人曾经评价过张树新,说张树新的表现,太像一个体制内的官员。

    作为政府,只需要栽得梧桐树,打好基础,引得凤凰来就行,至于凤凰什么时候来,来的时候究竟落到哪颗梧桐树上,其并不需要关心。

    而作为企业来说,则需要保证自己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有意义的,都必然要对自己的企业有所回报才行。

    并且,张树新在企业项目和管理上,是有着重大纰漏的,又或者说其并不具备管理一个企业的能力。

    张树新曾计算出1997年瀛海威当年度的网上游戏利润为1000万元,她还要求员工在3个月内拿出10个高水准的游戏软件。而当时,瀛海威的所有网络带宽即使用满24小时也不可能达到1000万元的目标,3个月拿出10个高水准的游戏软件更是天方夜谭。

    瀛海威的联机服务是实行收费制的,然而日后网络业的发展趋势表明,这一方式是彻底失败的,它无异于把网站变成了一个上岸票价十分昂贵的孤岛,自绝于汹涌澎湃、开放自由的信息海洋。

    对此,张树新始终没有下决心进行转轨,这大抵是瀛海威的第一个大败笔。

    而尤为糟糕的是,瀛海威还使用了—套与互联网TCPIP所不同的通信规程,当时广大网民所熟知也最容易找到的网景浏览器和IE浏览器,在号称“'纵横时空“的瀛海威竟然不能使用,这等于是以一家之力在与整个世界网络标准相抗争,也当然给用户带来极大的不便。

    对此的抗议声从用户到公司内部一直不断,可直到1997年10月,瀛海威才宣布取消这一规定。而在这漫长的两年时间里,瀛海威的高层主管坚持不改规定的原因,竟然是“公司花了大量财力、人力研制出的专用软件不能随便舍弃“。

    但死抱住所谓的技术创新而忽略市场需求,这是工业时代生产方式的通病,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对张树新的过多指责无疑是苛刻的。

    因为,她不可能系统地为一个完全新鲜的事物进行市场调查,她也不可能为某种市场上并不存在的东西进行可行性研究。

    而作为战略制定人的张树新最可惋惜的失误是,她没有对失败进行及时的系统研究,没有把产业内最新发生的某些意外事件作为特别的机遇来加以仔细的考虑。

    张树新所表现出的模样,似乎比客户更“知道“市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她往往把一些进程中的意外看成是对自己的预测能力和专业知识的侮辱而加以拒绝。

    她没有想到,正是这些意外倒可能是发展的真正的方向。

    她更没有牢记这样的格言:企业不是要高傲地创造或改造市场,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满足市场。

    但幸运的是,一个瀛海威倒下了,无数个华夏互联网企业站起来了。

    在同年,华夏迎来了互联网沸腾的一年,华夏互联网商业化真正启动的一年!

    在1998年到1999年间,搜狐、网易、联众游戏、3721、腾讯、新浪、阿里陆续成立了。

    甚至两年后,新浪、搜狐、网易,居然在纳斯达克上市!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方辰都不可能想要收购瀛海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