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破天 > 【996】【情定终生】(大结局)

【996】【情定终生】(大结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昊辰
    一场灭魔之战。几度真挚情缘。

    百年前的灭魔失败。牵扯出了这百年后的一切恩怨情仇。

    兽元山脉一战。终于是把这一切的恩恩怨怨都给解决了。

    因为这一战。惊动了整个元气大陆。因而后人渐渐的便习惯了一个故事的存在。这个故事。那便是灭魔之战。

    只是。因为当初牵涉在这个故事中的人已经隐匿于世。又再无他人真切的经历过这一切。故而这个故事虽然存在。却也真假难辨。

    叶寒。这个浑身遍布着神秘气息的人物。终究沒有沦入那命运的残酷之中。摆脱了厄运的牵缠。踏上了他的茫茫幸福之路。

    炎云山上。一个名震天下的门派。从此成为了这元气大陆上第一大派。在以后的千百年间。都再无其他门派能超越。

    星元门这三个字。从此也成了整个大陆上人尽皆知的名字。这三个字。代表着一个门派。同时也代表着一种力量。那便是……正义。

    此时在这门派的一处房顶之上。正立着一个风尘翩翩的少年。这少年面对着远处的苍茫山川。凝视了许久。始终未曾回过头來。

    “风哥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呢。”忽然。一道娇脆的声音传來。转眼便有一名身着彩衣的小女孩从不远处跳到了房顶上。落到那少年的身旁。

    少年脸色微微一动。终于还是会过了头。不过却是一脸苦涩的看着那小女孩。苦笑道:“你怎么又跑到这里來了。”

    “嘻嘻。风哥哥。为什么你能來这里。我就不能來呢。”那小女孩闻言却不动容。依旧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少年。问道。

    “这个……”少年顿时语塞。怔怔的看着小女孩。终于还是忍不住苦笑道:“好了。还是回去吧。待会儿你奶奶找不到你。又该着急了。”

    “才不要呢。”小女孩闻言顿时不高兴了。忙摇了摇头。娇声道。

    少年见状顿时一阵无奈。只能摇了摇头……不再去搭理她。转而却是一阵轻叹。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女孩见了也不好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少年。好一阵迟疑。过了许久才道:“风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又在想我父亲了呀。”

    听了小女孩这话。少年脸色不禁一动。却忍不住点了点头。而小女孩见了脸上也略微有些落寞之色。忙嗔道:“这个父亲也真是的。丢下他的宝贝女儿不管了。也不知道和几位母亲在干什么。”

    “呃……”少年闻言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尴尬之色。旋即又忍不住问道:“那你想不想去找她们呢。”

    小女孩闻言想也不想便摇了摇头。答道:“才不要呢。父亲他一定是又躲在什么地方欺负母亲她们了。我才不要去看她们呢。”

    听的少女此言。那少年当机险些站立不稳。这小丫头脑子里到底都装的什么呢。怎么这话也说的出來。当真人小鬼大啊。

    不过他沒有言语。似乎也不大敢言语。虽说这是小丫头。但是谁又能说。小丫头就好欺负呢。对于眼前这女孩。他可不敢轻易的去招惹。免得给自己找來麻烦。

    顿时间。那房顶一大一小二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两人的目光都是一阵呆滞。只是那少年的目光是落在了远处的天空。而那小女孩则是静静的看着少年。

    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停止了。匀称的呼吸在这自然之中却显得那么的清晰。

    而此时。在那炎云山巅峰。一处茅舍之外。竖着一座凉亭。而在那凉亭之中。则摆着一张方形石桌。石桌两旁各有两个白发老者。

    正在这时。那其中的一名老者将手中的一枚白棋轻轻的放在了棋盘之上。旋即笑了笑道:“怎么样。这回是你输了吧。”

    “唉。罢了。这次就让让你吧。免得你一直输下去丢脸。”那对面的白发老者看了看棋盘。沉吟了一会儿。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

    “去去去。什么叫我一直输下去丢脸啊。今天下了两盘棋。可都是你输了。要我说啊。丢脸的应该是你把。”那手执白棋的白发老者闻言显然有些不高兴了。忙道。

    “呵呵。你们两个就别在这争执了。不就是下盘棋么。用得着这么较真么。”见这两人似有争执不休之意。那手执白棋的老者背后另一名老者终于忍不住了。忙出言开解道。

    而另外一旁。凉亭外面。却站着另外一名老者。这老者并未参与凉亭中的棋局。只是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天空。好一阵迟疑。

    烟云秘境。一处山清水秀之地。一条瀑布从天而降。落入了下方的深潭之中。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潭水因瀑布的注入。飘起了一缕缕白色的水泡。

    再看这周围。除去一条蜿蜒远去的小河之外。便是山林美景。偶尔鸟儿飞跃在山林只见。传來‘叽叽喳喳’的叫声。

    “相公。你说我们就这样把女儿丢在外面。到底应不应该啊。”忽然。一道甜美的声音传來。

    听那声音。似乎是从瀑布之上传來的。虽有瀑布落水之声的遮掩。却也难掩这声音的甜美。顺着瀑布朝上望去。远远望去。在那瀑布之上的一块巨石上面。似有几道人影。这几道人影儿。有的呈站立之势。有的则是坐卧之势。

    “呵呵。这不是你自己的决定么。现在怎么反过來问我了。”仔细看去。那其中一名坐在巨石最边缘的人影儿似乎动了动。冲着身旁之人说话。听其话音。显然是名男子。而先前那声音却是女子所出。

    女子听了男子这话。不由得一阵沉默。旋即又慢慢的靠近说话的男子。不消多时便偎在了他的怀中。随后才笑了笑道:“我那不是不想让他打扰了我们的生活嘛。带着她多不方便啊。”

    那男子闻言却是不忍一笑。道:“这不就得了。既然不想让她留在我们身边……怕她扰了我们的生活。那就沒有什么应不应该了。不是么。”

    “嗯。相公说的对。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别去管她了。”那女子闻言也笑了笑。点头答道。

    “嘿嘿。那是自然。要是你当初真决定把她带在身边。那我还不同意呢。”那男子笑着伸手抚摸着那女子的头发。说道。

    而这时。那两人身后走出一个人來。看体形。显然也是一名女子。这女子的身影在烈日的映耀下。格外的显眼。凹凸有致的体形。透露着一道完美的曲线。

    “相公。那你之前答应了我父亲什么事情呢。怎么后來都沒听他提起过了。就好像他已经不在玉箫中了似的。”那女子走到男子的身旁。偏着头。冲着男子问道。

    男子闻言先是一愣。旋即却笑了笑道:“这是个秘密。怎么。你想知道么。”

    “嗯。想……”女子闻言忙点了点头。却在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忙又摇了摇头道:“不。还是不要了。”

    “呵呵。那怎么行呢。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來。到我怀里來。我马上告诉你。”那男子闻言却伸手拉住那女子的玉手。轻轻一扯。便将之扯到了怀里。顿时便有了二女共卧一怀的景象。

    “嘻嘻。现在该告诉我了吧。”那女子见状先是挣扎了一下。想挣扎开來。可是却不得如愿。无奈只能放弃挣扎。转而回眸看了看男子。笑着问道。

    那男子闻言却是一阵摇头。道:“那可不行。要想知道。除非你今天把为夫伺候好了。为夫才告诉你。”

    “啊。”那女子显然沒有想到女子会这么说。当即便是一愣。旋即却又忍不住伸出一只玉手在男子胸口捶打了一下。嗔道:“又想着要欺负人家。这几天都快被你折腾得动弹不得了。怎么。还不肯放过人家啊。”

    听的女子之言。男子只是微微一笑。道:“这么快就觉得累了啊。可是这还远远不够哦。别忘了我们修行之人可是不易老去的。漫漫岁月。以后还有得是你受的。”

    “哼。才不要。你要是再这么欺负我。那我就从这儿跳下去。”女子显然不认同男子的话。忙挣扎了两下。

    这回男子沒有拦着她。见其挣扎。便忙将她松开。随之又笑了笑道:“你跳吧。反正跳下去也沒事。大不了我们潭底再见。”

    听了男子这话。那女子显然很是不服气。忙跺了跺脚。转而却是嗔了一声。道:“那好。那我现在就跳。气死你。”

    说完她便转身吵着瀑布之下跳去。只是她刚跳起。便有一道白影跟了下去。同时还传出一道焦急的声音:“别啊。”

    “呵呵。走吧。我们也下去。”见这两人都跳了下去。那刚被男子放开的女子缓缓的站了起來。冲着身后众女笑了笑。也纵身跳了下去。

    那身后众女见状似乎有些不甘心。忙跟着跳了下去。

    顿时间。那巨石之上便沒了人影。只是留下了一只黑色的小狐狸。

    而此时。在那巨石内侧。却突然走出了一道衣衫翩翩的女子。

    那女子一袭彩色的衣裙。转眼便來到了那巨石之上。面对着远处的山林美景。好一阵迟疑。

    在那远处的山林之间。景色依旧优美。时而有几只小鸟在林间飞动。同时也伴随着一阵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