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9791章

第9791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人二代
    林逸不由皱眉:“一群名不见经传的边缘人物突然集体冒出来,而且一个个实力都还不弱,这背后的文章可是有点深了。”

    他虽然没有接触过这帮人,但从能够让小独王断舍他们都吃亏来看,实力必然弱不到哪里去,其中佼佼者最起码也能达到十三杰的水准。

    甚至,还有可能凌驾于十三杰之上!

    言尘继续说道:“这个情形其实跟早年五巨崛起的时候颇有些相似之处,暴君、炎池、堕龙、独王还有我们的阁主天机,当年加入总务处的时候,实力也都并不出众。

    甚至包括海王向雨生,当时在留级生院也算不上有多出挑,勉强也就是十三杰的层次。

    但是之后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开始脱胎换骨,迅速成长为留级生院的顶级战力,以致于原本籍籍无名的总务处一下子如日中天,再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望其项背。”

    林逸惊讶道:“莫非这一切都是那位总务处长的手笔?”

    论传道解惑,洛半师是他这么多年来所见过的第一人,至少在指点修炼方面,说一句可为天下师真是半点都不夸张。

    可是跟这位神秘莫测的总务处长一比,却还是有着显而易见的差距。

    至少,就算洛半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将无名之辈调教成五巨这样的顶级战力,更别说,其中还有一个近乎跟他同级的海王向雨生!

    言尘却是摇头道:“那倒也并不完全是。

    无论海王向雨生还是五巨,他们能够崛起,最关键的还是他们本人的强悍天赋,如果没有那位总务处长的手笔,他们也许还会继续蹉跎几年或者几十年,但是金子终究还是会发光的。”

    林逸点头。

    海王向雨生自不必说,他跟其他几位五巨也都打过照面,更是亲手格杀了堕龙。

    这种级别的人物本身都是惊艳绝伦的超凡之辈,根本不是什么平庸之材稍微点拨几下,就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再牛逼的人物也做不到这一点,神仙也不行。

    “但不管怎么说,那位确实有着慧眼识才的超绝眼力,同时,也有着快速帮人挖掘天赋,将超绝天赋快速兑现为强大实力的神奇手段。”

    言尘顺势点评了一句:“他跟洛半师都是当世最顶级的指点修行的宗师,但区别在于,洛半师更倾向于有教无类,无论谁到他那里都能受益匪浅。

    而这位神秘的总务处长,则更擅长挖掘绝世天才,其手段更倾向于将天赋变现。

    双方算是各有所长。”

    林逸却有些奇怪道:“那照这么说,他现在是挖掘出了一批新的超绝天才出来了?难不成,这帮人马上又能成长到五巨级别?”

    “不可能的。”

    言尘果断否决了这种猜测:“我暗中观察过这帮人,虽然放眼如今的留级生院也算得上是实力出众,五巨之下基本都能横着走,可他们的天赋极限也就到这了,不可能再更上一层。”

    林逸诧异:“这么肯定?”

    言尘笑了:“五巨又不是路边上的大白菜,随随便便都能捡得到,真要轻而易举就能弄出一票顶级战力来,别说留级生院,就是整个江海学院也早就是他的天下了,何必还要折腾这么多小动作?”

    这点倒是不假。

    像五巨这种层次的,哪怕数遍留级生院也很难找出下一个来,要不然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冒头了。

    言尘回归正题道:“正因为这一点,所以我基本可以断定,这次的幕后之人绝非那位总务处长!”

    其实,从暴君这几位五巨的态度也能看得出来。

    真要是曾经的那位回来,且不说必然有着碾压所有人的超绝实力,单是冲着当年的那份敬畏,他们也绝不会只是全体保持沉默这么简单。

    最不济,也总要去见个面才对。

    然而除了不约而同保持沉默之外,暴君、炎池和天机,还有那位海王向雨生,根本没有给出任何其他的表态,更别说直接替其站台示好。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知道此人绝非他们的那位总务处长,而是另有其人。

    林逸如有所思道:“可就算不是当年的那位总务处长,可此人也必然与其有过关联,要不然打着那位的旗号搞这些事情,不说几位五巨,就是海王那边也不会袖手旁观。”

    “确实,所以我推测此人极有可能是那位总务处长的后辈子弟,当然,也有可能是传了衣钵的嫡传弟子。”

    言尘点头表示认可。

    海王向雨生也好,暴君这几位五巨也好,虽然都受了那位总务处长的指点,但严格说起来都并非是师承关系。

    顶多就跟林逸眼下与洛半师的关系差不多,彼此无论功法还是修炼路子,都截然不同,更像是现代观念老师和学生。

    洛半师以他的经验和眼光给予方向性指点,但却不会像传统师承弟子那样,手把手领着林逸去走他的路子。

    可是现在冒出来的这位明显不同。

    他的能力路子显然都跟当年的那位总务处长如出一辙,即便层次有所不如,在林逸这种级别的人看来未免有些不伦不类,但至少,他是在照着那位的路子在走。

    也正因此,海王和几位五巨虽然都保持了沉默,但也就仅此而已,连一句话都没放出来,更没有站出来公然表态。

    总体感觉下来就是,面子好像是给了,但又没有完全给。

    话说到这一步,林逸已经彻底明白了一众五巨的立场,说白了就是四个字,袖手旁观。

    林逸笑道:“你这么说下来,我倒是对那位更感兴趣了。”

    他嘴里的这个那位,到底是此次事件的幕后之人,还是那位传奇一般的总务处长,却是没有明说。

    言尘提醒道:“此人来势汹汹,而且卡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我推测来意绝非是同林五巨你争一个五巨位置这么简单,背后必有深意。”

    林逸正色拱手:“多谢言长老点拨。”

    “只是一些我个人的胡思乱想罢了,也许对也许不对,只希望不会干扰到林五巨的判断。”

    言尘笑着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