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琥珀之剑 > 第八百四十五幕 瓦尔哈拉攻防战 II

第八百四十五幕 瓦尔哈拉攻防战 II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绯炎
    冈萨雷斯伯爵皱着眉头看着尼格尔人的浮空舰队,那支庞大的舰队从之前开始就有些行踪诡异,它们虽然仍旧维持着菱形阵,但几乎已经停止了向地面投送火力。

    对方正在不断拔高高度,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但瓦尔哈拉的魔力护盾依旧存在着,萨萨尔德人对此也无能为力。

    冈萨雷斯伯爵有些焦躁地在自己的座舰甲板上着步子直到一个传令兵快步向他跑来,手中托着一枚水晶球,开口道:“大人,燕堡伯爵的联络”

    冈萨雷斯没好气地一挥手:“让他滚开,我没时间听他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他又问道:“联系上霍利斯大人了么?”

    “没有,大人,”传令兵摇了摇头:“托尼格尔人要塞上空的法阵已经维持了好几分钟了,没有任何讯息传来。”

    “派出去的石像鬼呢?”

    “也没有回来,大人。”

    冈萨雷斯回过头,紧锁着眉头在自己的书桌边来回走了几步。最后他停了下来,开口道:“让达勒男爵和我说话,我看看这家伙究竟搞什么鬼。”

    传令兵立刻激活了水晶球,水晶球中马上传来达勒男爵有些焦急的声音:“冈萨雷斯大人,太好了,终于联系上您了,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需要你的舰队的支援!”

    “你说什么?”

    “我的晶簇大军已经冲破了那座要塞的外围防御,我们就在那座要塞的正北方向,您应该能看到那个方向上的缺口,我和我无敌的能族大军正在准备发起进攻,但我需要您的帮助。”

    “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冈萨雷斯一边回答道,一边来到舷窗边向下看去。

    瓦尔哈拉的战斗显然没有达勒吹嘘的那么顺利,他看到晶簇的洪流顶多算是攻破了这座要塞的外围防御圈而已。

    托尼格尔人舰队的火力十分猛烈,这给地面上的战斗制造了极大的麻烦,想必达勒哀求他帮助,也是因为如此

    “大人。那是什么!”他的传令兵忽然指着一个方向惊叫道。

    冈萨雷斯立刻向那个方向看去,他眯起眼睛,脸上的神色变了变。达勒男爵仍旧在水晶球中喋喋不休的地述说着自己的处境,但这位经验丰富的舰长已经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我建议你赶快撤退。达勒男爵。”

    “你说什么?”

    “你攻入城内的军队完了,你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后撤。”冈萨雷斯重复道。

    “你疯了吗,冈萨雷斯大人,托尼格尔人除了他们那位伯爵大人之外,没有人可以对我们造成威胁!”达勒男爵的声音尖叫道。

    “你就当我是疯了吧。达勒男爵,这是我给予你的最后忠告。”

    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传令兵关闭传讯水晶球。舰长室内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冈萨雷斯沉默了片刻,他用手托着下巴思索着,然后又反过自己的烟斗,在书桌的一角上敲了敲。

    “托尼格尔人的舰队有些反常,大人!”

    这个时候,大副的声音忽然通过传声筒传到了舰长室之中。

    冈萨雷斯猛然一惊,下意识地扑向舷窗边。但他的传令兵已经先一步喊了出来:“那棵树的防御屏障消失了!”

    他果然透过舷窗的玻璃看到,那座要塞上空笼罩的半球形防护罩,在闪烁了几下之后,淡淡地消失了。

    而正是这个时候,托尼格尔人的舰队正在重新整队,他们缓缓组成一条漂亮的战列线,将侧舷面向了萨萨尔德人的舰队。

    “我们比他们快!”面对这一幕,冈萨雷斯脑子里如同闪过一道闪电,几乎一瞬间就计算出了时间差,他冲传声筒喊道:“马上准备齐射。全舰队加速改变航向,抢占上风位!”

    然而阴差阳错的,冈萨雷斯伯爵这个时候却抬起了头。

    他忽然发现,瓦尔哈拉上空那个巨大的法阵。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道不安的念头顿时闪过这位班西亚人心间。

    ……

    奥姆的要塞的巨门正在缓缓打开

    晶簇大军几乎已经冲到了罗林特几人面前,其中一头冲得最快的昆虫形晶簇已经张开甲翅,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向着他们飞扑了过来,被罗帕尔提在手上的小蒙托洛吓得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但火爪蜥蜴人领主却一动不动。

    ‘咔嚓’

    就当罗林特都以为自己死定了,忍不住下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响从他头顶上传来。少年忍不住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那头向他们扑来的晶簇已经在半空中一分为二。

    一个硕大的脑袋从他们身后伸了出来,那像是一条长长的蛇头,它在半空中挥舞着脖子,准确地一口咬中了那头晶簇,尖利的牙齿几乎是一瞬间便将之一分为二。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共七个脑袋先后出现在罗林特的视野之中,他张大了嘴巴,却听一旁的小蒙托洛发疯一样地尖叫了起来:

    “多头蛇蜥!”

    确切的说,是九头蛇蜥,熊血统上来说仅次于十二头蛇蜥祖神兽的原生种。它踏着轰隆作响的步子出现在奥德姆要塞的巨门之后,当它完全舒展开九个头的时候,总的身高已经超越了瓦尔哈拉的第二道城墙。

    超过五十英尺高的巨兽。

    罗帕尔一动不动,任由这头巨兽践踏过自己身边,它像是一头绞肉机般杀入了晶簇的大军之中,九个脑袋一齐搅动,晶簇的大军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原蛇蜥强大的防御能力在此一刻展露无遗,虽然晶簇偶尔能破开它的外皮对它造成伤害,但伤口往往几乎是瞬间便愈合完毕,有时候连血珠子都还没来得及渗出。

    那三头晶簇巨兽终于到了九头蛇蜥面前,但原本看起来庞大无比的它们此刻在这头巨大的九头蛇蜥面前生生要小了一圈,而且作为上位魔兽来说,九头蛇蜥的智慧也要比没有单体思维能力的晶簇要强大得多。

    它直接用自己庞大的体格撞向一头晶簇巨兽,将那头晶簇巨兽撞得歪倒向一旁,而旁边的晶簇巨兽向它扑来时,它用另外五个脑袋向其喷吐出一片闪电与酸雨。逼迫对方不得不后退。

    四头巨兽很快厮杀在了一起,这对于旁边的小型晶簇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还好它们没有单体智慧,也就没有无谓的恐惧。否则此刻恐怕早就溃散了。

    “啊,加油啊!”小蒙托洛先前明明吓得要死,此刻却激动得尖叫起来:“快干死那个该死的水晶头!”

    然而罗林特已经反应了过来,伯爵大人的手下在此布置,这座要塞里绝不会只有这么一头九头蛇蜥而已。

    他回过头。果然刚刚听到一个少女清冷的声音:

    “大家,出击!”

    一片轰隆的震响,回荡在罗林特耳边。

    “那是什么该死的鬼玩意儿!”才刚刚与自己燕堡的大军汇合的达勒男爵眼睁睁地目睹了这一幕。他只看到晶簇大军从城墙上的缺口涌入瓦尔哈拉,但还没过一刻钟,这片紫色的洪流便又从原路退了出来。

    倒不是因为失败而溃退,对于晶簇来说它们的字典里没有溃退这个词语,但几乎是被直接赶出了瓦尔哈拉。

    拦在它们面前的是数十头鹤立鸡群的巨型蜥蜴,达勒男爵只要一看它们脖子上那复数的脑袋,就差点眼前一黑。

    多头蛇蜥,为什么托尼格尔人会有这种东西!?

    虽然从总量上来说。晶簇仍旧要远远多于多头蛇蜥,而且晶簇中的上位个体,也并不逊色于这些高阶魔兽,甚至那些领主级别的晶簇,其强度更要远远超过九头蛇蜥。

    只不过达勒男爵也并不能指挥得动领主级别的晶簇。何况托尼格尔人舰队的炮火正不住地覆盖阵地前沿,尤其是对于那些大型目标而言,几乎很少有能突破弹幕冲到托尼格尔人面前的。

    达勒男爵真是受够了没有空中优势的苦头,虽然他明明有萨萨尔德人舰队的支援,可这个支援和没有也没什么两样,更不用说对方先前还回绝了他关于直接轰击瓦尔哈拉要塞的请求。

    “这些该死的班西亚人!”达勒男爵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喊道:“这些该死的布加人。总有一天他们会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他纵马冲向前方,举起剑对自己的属下们喊道:“现在,是到我们为我们至高无上的主人尽忠的时候了!”

    在他面前,是一片黑压压的大军。几乎人马人人带甲,这支精锐大军本就是由燕堡骑士团所构成,他们原本是效忠于燕堡伯爵的军队。不过此时此刻,却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大军,何况他们早就不是那些羸弱不堪的人类骑士了。

    “不必害怕死亡,”达勒男爵状若癫狂地尖叫道:“因为我们是无敌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地伤害我们!”

    他猛地抽出一把匕首,一剑插入自己的左肩,但非但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当他拔出匕首时,那里留下的一道银色豁口正在缓缓愈合。

    “我们是不死的,我们是至高无上的主人统治之下最优秀的战士!”

    “我们是”

    达勒男爵抓紧了马缰,让自己的坐骑掉了一个头,然后用剑平指向瓦尔哈拉要塞:“能族的战士们,随我发起冲锋,响应至高无上的号召!”

    他癫狂的举动仿佛感召了其他人,这支发端至燕堡的骑士大军同样变得狂热起来,他们发出一阵狂热的尖叫,战场上立刻是一片人喊马嘶之音。

    “冲锋!”

    “杀!”

    树之大厅之中,先前的忙碌景象已经逐渐平息了下去。

    面色平静的少女正在用一种古井无波的声音汇报着损失的情况,而当她最后说到‘魔力传输已经断开,瓦尔哈拉的魔力护盾开始关闭。’的时候,莫妮卡忽然打断了她。

    “等等,瓦尔哈拉,”莫妮卡指着水晶塔上的一处景象说道:“把这里放大!”

    少女依言而行。

    那正是达勒男爵向自己手下鼓动的图像。

    “哼,是能族,”莫妮卡看清楚那里的景象之后,忍不住轻蔑地答道:“这些白痴果然来了,什么无敌的,大言不惭。”

    她回过头,对少女说道:“瓦尔哈拉,帮我联系安德莉亚小姐,她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在五号区域,莫妮卡小姐,”光灵话音未落,水晶塔中便已经传来了安德莉亚的声音:“我和我的姐妹们早已准备好了,呵呵,这些家伙恐怕早以为我们的传承已经遗失在元素疆界之外了吧,我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的。”

    “五号区域,很好,”莫妮卡兴奋地大叫道,她挥舞了一下拳头:“安德莉亚,给那些乡巴佬一点颜色瞧瞧。”

    然后再次回过头,对瓦尔哈拉喊道:“瓦尔哈拉,快!打开五号区域的出入口!”

    ……

    战场上好像忽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达勒男爵感到有些奇怪,托尼格尔人的舰队忽然之间放弃了对地面的火力压制,但它们似乎也并没有和萨萨尔德人的舰队交上手。

    因为半空中隆隆轰鸣的炮声消失了,魔法的爆鸣声也不再出现,仿佛两支舰队都骤然从战场上撤离了一样。

    他很想抬头去看看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却没这个机会,因为他与他的大军已经杀入了瓦尔哈拉要塞范围之内,头顶上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巨大树冠而已。

    何况前方就是城墙的缺口,他们马上就要与那些多头蛇蜥交上手了。

    若是在此之前,纵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正面向这样的七八阶魔兽发起攻击,但此刻,至高无上的主人早就给了他无法匹敌的力量。

    或许还不够强大,但那却是一种永恒的,不会灭亡的力量,那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力量。

    肾上腺素在加速分泌,他兴奋得几乎要飞起来,战争与杀戮原来是如此畅快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至高无上的主人,他这辈子可能都与这样生与死之间的游戏无缘。

    他抬起头来,仿佛要从自己正在不断缩小的瞳孔之中找出敌人的所在,但正是这个时候,他愣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那些多头蛇蜥正在缓缓后退,井然有序,显然它们的驯兽师极为高明。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看到一片银色的光斑正从远处飞来。

    达勒男爵忽然之间变了脸色。

    “战争女神!”他疯狂地尖叫一声:“这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