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9655章

第9655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人二代
    林逸是诱饵,其他三人是猎人,而独王则是猎物。

    转眼之间独王身上的伤势就又多了数十道,放在常人身上,每一道都是绝对的致命伤,可这位假死的独王却依旧行动自如,不受丝毫的影响。

    似乎三大巨头大圆满后期巅峰高手的强力输出,全部都是无效输出,这是眼下这个狩猎团队唯一的缺憾。

    “只要破解不掉独王的空间能力,你们所有的攻击伤害就都会被转移到其他空间,无法真正落在独王身上,一切都只是表象!”

    张求一针见血点出了关键。

    众人齐齐皱眉,独王之所以近乎无敌,就是因为其空间能力太过硬霸,几乎无法针对破解。

    利用海量的秘境本源临时营造出一个独立秘境,借此形成空间牢笼,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住独王的空间招式,这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这,都还是洪霸先的手笔。

    “其实倒也不是那么难以破解。”

    李御书蛊惑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脑海响起,林逸众人下意识转头,却发现这个明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老头竟跟没事人一样施施然站在眼前。

    之前的惨象莫非只是幻象?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便被林逸否决了,以自己的元神境界和对神识的掌控程度,除非元神境界到了巨头终极大圆满的程度,否则令自己毫无察觉陷入幻境根本不可能。

    至少,李御书肯定做不到。

    那么剩下来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之前那副惨象应该是真的,但被他的蛊惑能力给逆转了。

    “只要能够自己骗自己,蛊惑这项能力就是无敌的。”

    识海中鬼东西给出了一个饶有趣味的评价。

    林逸点点头:“这玩意用好了确实算是一项神技,只是不知道,当他的蛊惑对上独王的空间能力到底还能起到几分效果?”

    这个疑问,同时也出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李御书嘿嘿笑道:“老夫的蛊惑可以让一切伤害落在他的本体,当然,这是有代价的。”

    说着,老头伸出十个手指:“不多,十枚咒术种子,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话音刚落,便见八枚咒术种子凭空朝他飞去。

    邢掌和刘允相视一眼,也随即各自甩出一枚,如此一来正好凑齐十枚。

    “爽快!”

    李御书利落的将十枚咒术种子收入囊中,随后也不拖延,直接将蛊惑领域催动到极致,一脸的宝相庄严:“老夫乃天选之人,言出法随!”

    话音落下,蛊惑之力彻底将独王笼罩。

    从悬棺破开到现在从来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的独王,这一回终于破天荒发出了痛苦的嘶吼,身上几十处触目惊心的致命伤势集体发作,庞大的身躯瞬间鲜血飞溅,而后轰然倒下。

    看着倒地不起的独王,林逸几人不禁有种恍若隔世的不真实感。

    虽然前后交手时间并不长,可独王带给他们每一个人的压迫感都是前所未见,绝对的令人窒息!

    如果不是洪霸先在幕后布局,众人早在一开始就团灭,根本不可能撑到现在。

    “好了,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剩下就是各回各家,至于接下来会是谁来填补五巨位置的空缺,就看诸位的造化了。”

    李御书云淡风轻的挥了挥衣袖,试图全身而退。

    他的蛊惑看着逆天,但之前面对叶知位刺杀时候的表现就已表明,其实未必真就那么硬霸,一旦攻防节奏快到一定层次,他所谓的言出法随就会漏洞百出。

    所以接下来真要是混战,第一个死的大概率还是他。

    然而未等李御书从容转身,一柄匕首便直接插爆了他的脑袋。

    林逸看着隐约显形的叶知位,眼皮直跳:“还真是个干脆的女人。”

    刚刚二话不说就答应李御书条件的是她,如今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杀人的也是她,果然这才是一个真正杀手的自我修养。

    不过李御书也不是善茬,有了前车之鉴的他对此显然早有防备,蛊惑力量笼罩之下这本已生效的致命一击直接落空,险之又险的逃过了一劫。

    直至邢掌和刘允也不怀好意的凑了过来,场面一下变得凶险无比。

    他的蛊惑能力再玄妙,也经不起三人联手!

    林逸冷眼旁观,倒是没兴趣指责这帮人目光短浅,光是抢到咒术种子根本无法使用,只不过,隐隐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可惜这几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又岂会真给他置身事外的机会?

    随着邢掌不讲道理的飞矛袭来,林逸即便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被迫加入战局,全场唯一能够超然旁观的也就只有张求一个了。

    毕竟一来他实力有限,即便在同级的巨头大圆满后期高手之中也不算多么强势,对在场众人很难造成实质威胁。

    二来,边缘围观本就是百家社的传统,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留级生院公认的规矩,一般而言没人会主动找不痛快。

    啪,啪,啪。

    一阵节奏的掌声响起,打断了众人的混战,洪霸先戏谑的声音随之传来:“够热闹的,不过这么早就开始自相残杀,诸位难道就不嫌太早了点吗?”

    众人齐齐动作一顿。

    对于洪霸先的现身,不仅是早有猜测的林逸,其他几人也都没有丝毫意外的表情,哪怕这背后有很多关节他们未必能够看透,但要说连造成笼斗局面的幕后推手都猜不出来,那也未免太小看他们的智商了。

    邢掌闻言嗤笑:“你们霸王阁真是有意思,实力一个比一个废物,口气倒是一个比一个来得大,处心积虑弄了这么个场面确实有点意思,可是我真的很好奇啊,你区区一介巨头大圆满后期高手哪来做渔翁的底气?”

    “渔翁?”

    洪霸先笑了,饶有深意的看了林逸一眼:“不不不,邢大当家可别误会了,我从来不是什么渔翁,而你们也根本没有跟独王两败俱伤的能力,充其量,只是我用来消耗独王的几颗棋子而已。”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林逸也是惊呆,这话翻译一下,那就是我不是针对哪一位,在座各位全部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