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9400章

第9400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鱼人二代
    不料另一边韩起却还不满意:“这才哪到哪儿啊?打人都没力气,你这给人刮痧呢?”

    “得,打人这么大的事情,还不兴我先热个身?”

    林逸撇了撇嘴,紧接着就来了一套急速连打,堂堂陈北山当即沦为人肉沙包,片刻之间便被锤得鼻青脸肿,比起刚才林逸的惨样有过之而无不及。

    事实上,刚才林逸的处境狼狈归狼狈,但受伤还真不多,有玉佩的警示和多年养成的战斗直觉,即便全面落入被动也总能避开要害,顶多就是一些皮肉伤。

    反观眼下被打的陈北山,招招都是要害,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的伤害。

    “小子你找死!”

    陈北山咬牙切齿的握紧了双拳,身上的杀机愈发浓烈,看样子随时都会忍不住爆发,他可是堂堂的风纪会别动队队长,妥妥的校园风云人物,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你敢动一下手,你就死了。”

    韩起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瞬间便浇灭了他的杀心:“风纪会舍得杀人的可不止别动队,在这方面,暗部才是祖宗。”

    感受到韩起的神念锁定,陈北山只觉如芒在背,再不敢生出半点反抗之心,只得继续咬牙做林逸的人肉沙包。

    活动了整整十分钟后,林逸终于停下了动作,而此时的陈北山,几乎都已快看不出人形了。

    别说被惊呆的在场其他人,连韩起这个始作俑者看了都不禁一阵咋舌:“你是属狼的吧?下手怎么这么狠,太凶残了。”

    林逸不以为意的笑笑:“就这恐怕还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吧?否则他怎么会被你一句话就吓住,打成这模样都不敢有丝毫反抗?”

    其实林逸真不算狠,如果要陈北山死,一招就够,哪里需要揍这么久?

    “哪里哪里,这你就太谦虚了,何止万分之一,至少有我的百分之一了。”

    韩起很是谦虚,转头扫了一眼众别动队高手:“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们家老大拖回去养伤?真想让他留下残疾啊?”

    一众别动队精英高手面面相觑,最终默默抬起人事不知的陈北山,仓皇而去。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要是再闹大,我也摁不住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韩起正色告诫了林逸一句。

    林逸愕然:“这不都你让我打的吗?没你拱火闹不了这么大。”

    韩起汗颜,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摸着鼻子讪讪道:“接下来我估计要忙上一阵,暂时顾不了你,有什么事儿就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就记住一个,我们暗部的人,从来不吃亏。”

    林逸点点头:“是个好规矩,我记下了。”

    目送韩起离去,沈一凡几人围了上来,故作生气的上来锤了林逸一拳:“老林你不够意思啊,风纪会暗部这么牛批的身份都不告诉我们,害我们瞎担心半天。”

    林逸失笑:“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至于还得专门跟你们炫耀一波吧?”

    “这还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北山都你揍成那样都不敢还手,放眼咱们学校,能做到这一步的能有几个人?老林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沈一凡无语,要是换做其他人,光今天晚上的壮举就能出去吹一辈子了。

    林逸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今天这关算是过了,不过以后到底是福是祸,可还难说呢。”

    “是得好好筹划一下,羞辱了陈北山,就是打了姬迟的脸,以我的了解那位风纪会现任会长可不是肚里能撑船的宰相人物,一旦被他惦记上,以后日子可得小心了。”

    林逸对此深以为然:“安全起见,接下来你们最好跟我保持距离,免得被我连累。”

    沈一凡嗤之以鼻:“说什么蠢话,咱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要倒霉了,我们几个能逃得掉?”

    旁边严中原没有吭声,只是面色坚定的拍了拍林逸肩膀。

    至于孙布衣,则没心没肺的重新拿出了小吃,浑然没将这些话放在心上。

    “兄弟齐心,真令人羡慕啊,可惜我没有这样的室友。”

    卓卿在一旁幽幽叹气道。

    林逸看看他:“卓兄跟室友不合?”

    卓卿笑了:“哪有什么合不合的,我压根就没室友,住的单人间。”

    众人愕然,随即齐齐面露不忿,我们住着老破旧的六人间,凭啥你就能住单人间?人与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见众人这副要吃人的表情,卓卿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恍然失笑:“人与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我跟你们不一样。”

    众人齐问:“哪里不一样?”

    卓卿打开纸扇,如翩翩公子洒然离去,留下两个字:“颜值。”

    林逸四人集体哑然,憋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反驳,最终汇成一个字:“呸!”

    这时手机忽然响起,林逸打开一看,竟是王诗情发来了视频,当即接通。

    小丫头湿漉漉的脑袋映入画面,半是兴奋半是抱怨的声音随即响起:“林逸大哥哥你们上热搜了!这么好玩的事怎么不带上我啊!”

    “赶巧遇上了而已,下次一定。”

    林逸解释了一句,看着王诗情身后的画面面色古怪的问道:“你们这是在洗澡?”

    王诗情点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

    “看到了。”

    林逸轻咳了一声,然后就听到唐韵的惊叫声:“啊!小情你怎么开视频了?我还没洗完呢!”

    一阵人仰马翻,视频随之被挂断。

    过了片刻,视频重新接通,这次却不是王诗情,而是换成了杀气腾腾的唐韵:“下次再敢用视频偷窥我们,我就报警,色狼!”

    视频重新被挂断,林逸一脸无辜的看了看左右:“我是色狼?”

    沈一凡三人齐齐吹着口哨仰望夜空:“我们可什么都没看到,我们肯定不是。”

    林逸无言以对。

    一夜无话,次日作为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按照惯例学校举办了一个开学典礼。

    典礼本身中规中矩,无非是一众校领导和学生代表上台致辞,并没多少值得称道的特殊之处,倒是晚上的重头戏令人颇为津津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