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顶级兵王 > 954:大结局

954: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情满月出
    王春花见李诗明被小狐仙送下山去,心里觉得轻松多了,她是一个老实人,李诗明在山寨子里,她看见他,觉得自己是欠他的,她并不爱他,但是,又不直接拒绝他,这下好了,他犯事被送下山寨,自己心里不会有那块石头压着了,

    这天晚上,她就高兴地约小狼跟自己去散步,小狼本來想拒绝她,但是,想她是一个苦命的女孩,还是答应了,

    “王春花,你不爱李诗明,怎么就答应嫁给他了,”小狼问,

    “你知道,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当时,他对我好,向我说了,我想,能活着就不错了,有个男人照顾,更好,我也就答应他了,谁知道,他竟然三心二意,看着小狐仙有女人魅力,他又喜欢上了小狐仙,还好,小狐仙不喜欢他,要不,小狐仙会被他害了,小狐仙那么优秀,嫁给他,不是毁掉了一辈子的幸福么,”王春花说,

    “你错了,我了解小狐仙,李诗明那样对小狐仙,肯定是小狐仙故意给他下的套,这事我也就跟你说,你不要乱说出去,要不,小狐仙不会罢休的,”小狼说,

    “小狐仙给李诗明下套,什么意思,”王春花看着小狼,

    “小狐仙是看李诗明对你是不是真的忠一不二,她故意引诱着李诗明的,你想,李诗明在小狐仙的诱~惑下,表达出自己的喜爱,或者其他一点小动作,也是难免的,当然,这也怪李诗明不坚定,好了,这事过去了,也是好事,毕竟,你不爱他,”小狼说,

    王春花想着小狼的话,看着月光下自己的影子,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想,如果不是遇着小狼他们,沒有到寨子里,自己也许就真的跟李诗明结婚了,她觉得,这是命,是缘分,自己跟李诗明是沒有缘分,那么自己跟谁有缘分呢,小狼么,

    王春花这样想了想,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小狼会喜欢自己么,小狼那么有本事,那么英俊潇洒,他会看上自己么,

    “王春花,你在想什么,”

    “我想我沒想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不是说了么,我不爱李诗明,的确,我是不爱李诗明,特别是我到了山寨,认识了你们后,我觉得,他不是我爱的男人,特别是在断崖壁的时候,他说你跑了,我当时不相信你怕死会跑,会不管我们,结果,我猜对了,是他李诗明怕死,他竟然丢下我不管了,那时候,我对他沒有半点留恋了,小狼,我这话你懂么,”王春花看着小狼,

    “我懂,你的意思,他怕死,他在关键的时候,竟然丢下你不管,这样的男人,你是不会爱的,”小狼说,

    “你才是值得女人爱的男人,”王春花直接说了,

    “王春华,你别笑话我了,我一点不懂女人,谁跟了我,谁倒霉,我对于女人來说,是灾星,”小狼想起了小蜜蜂,想起了艾莲,他觉得女人一旦跟自己扯上关系,总是沒有好结果,

    “我不这样看,我觉得谁跟你,是谁的福气,”王春花笑着说,

    “你是不了解我,”

    “我了解你,我知道你重情义,知道你是一个当担的男人,小狼,我喜欢你,只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王春花更直接了,

    小狼心里疙瘩了一下,他想,这样说下去不行,赶紧岔开话題,

    “王春花,我都沒到恋爱的时候,我们不说这个了,我只想打鬼子,对了,我们队里打鬼子的歌词你记得么,”小狼问,

    “我还不记得,我只听你们说唱了一次,”

    “你不记得,我教你,这个歌词一定要记住的,”

    “好,你教我吧,我听着很雄壮的,你先说一次我听,让我感受一下,”王春花说,

    小狼看着王春花,大声说:“鬼子是狼,惨无人道,凶猛歹毒,你越怕它,它越疯狂,我们是虎,我们是豹,我们不怕野狼,狼來了,干掉他,狼來了,吃掉它,打得野狼嗷嗷叫,打得鬼子满山跑,打得鬼子变成了丧家犬,”

    “真的很鼓舞人,我听着就想打鬼子,”

    “你说给我听听,”

    “我还沒记住,你一句句教我吧,”王春花笑着说,

    两人一边走,一边念着打鬼子的歌词,王春花很快就记住了,还说给了小狼听,

    小狐仙在城里转悠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也沒有找着阙东进和王雪柳,她心里有些烦了,心想,找不到明天再找吧,自己找个旅馆住下了,

    话说阙东进见醉花回到了春园阁,知道晚上不能去梅机关偷袭野狐太郎了,两人只有再等机会,

    两人闲着沒事,在房间里说笑到了半夜才睡,第二天醒过來的时候,他们两人希望中午的时候,野狐太郎能到春园阁來,

    两人沒有想到,中午的时候,野狐太郎还真的打扮成普通的中国人的样子來了春园阁,老鸨看出是野狐太郎,笑着迎过來,

    野狐太郎进了醉花的房间,醉花笑着迎接他,老鸨把野狐太郎送进房间后顺手关门走了,

    “我以为你今天不來,又让人请我去你们那里,”醉花笑着说,

    “昨天是我太辛苦了,机关长说请你去陪陪我,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怎么舍得你移步,”野狐太郎表现出很温和的样子,他眼睛直直地盯着醉花,

    “谢谢您,”

    “我想先听你的歌,能我给來一段么,”野狐太郎彬彬有礼地样子,

    “好,我给你來一曲,”醉花说着一边弹琴,一边唱起來,歌曲幽怨委婉,像是一个深闺女人思念一个远离的男人,听起來让人心动,

    一曲终了,野狐太郎笑看着醉花,他的心真的醉了,

    “醉花,你真是让我心醉了,我看见你,听见你的歌,一切烦恼都沒有了,”野狐太郎说,

    “你有什么烦恼,”

    “烦恼多着呢,我想我的家乡了,但是,我却暂时离不开这里,”野狐太郎说,

    “野狐太郎君,你说的让我心里难过,”

    “你怎么难过了,”

    “你在我的身边,却想着回家,你还说我很有魅力,我都留不住你的心,怎么有魅力了,”醉花幽怨地看着野狐太郎,

    “哈哈哈,原來这样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告诉你,我來这里,是机关长遇到了困难,让我來帮他的,但是,我來后,并沒有帮着他,反而还损失了他几十个人,你说,我能不烦恼么,”野狐太郎说,

    “损失几十个人,怎么会这样,他请你來是为了对付抗日分子么,你是不是带着人打了败仗,”醉花看着野狐太郎,

    “沒错,我还真的打了败仗,这些人,不知道怎么这么厉害,他们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他们不仅武艺高强,枪法准,而且办事非常谨慎,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野狐太郎说,

    “好了,野狐太郎君,你來我这里,是放松的,是开心的,是不,我们不说这些不愉快的话題,”醉花说,

    “哈哈哈,你说的沒错,我们要开心”野狐太郎正笑着,感觉门动了动,他赶紧盯着门,

    门突然开了,阙东进和王雪柳对着野狐太郎就开枪,但是,野狐太郎像是早有准备一样,一脚踢着桌子,子弹打在了桌子上,他飞快地破窗而出,接着,开始逃命了,

    阙东进沒有想到偷袭野狐太郎还是被他用桌子挡住了子弹,一时性起,也朝着窗子外面跳下去,追着野狐太郎,王雪柳也跟着跳下去,两人紧紧地追赶着野狐太郎,

    一时间,街道上枪声大作,野狐太郎一边逃命,一边还击,枪声引來了巡逻的小鬼子,野狐太郎大声地喊叫着,告诉小鬼子他是梅机关的野狐太郎,让他们击毙抗日分子,

    阙东进和王雪柳两人追赶了会儿,看见小鬼子越聚越多,赶紧撤退,两人虽然打死了几个小鬼子,也引起了城里的混乱,

    梅机关的人也听见了枪声,机关长也带着人冲出來了,街道上的人纷纷躲避,很快,街道上的人都躲进了街道里的商店或者民房,街道上空空的,

    机关长看见了野狐太郎,他赶紧上去保护,野狐太郎看见机关长來了,说:“竟然有人知道我去春园阁,这是怎么回事,赶紧给我封住城门,四处搜查,暗杀我的人是一男一女,也就是我原來的对手,这次,一定不要让他们逃出城,”

    阙东进和王雪柳两人跑进了一条小巷,他们两人看看小鬼子沒有跟过來,松了口气,谁知道,这时候从他们前面的一条小巷交叉处突然冒出一个人來,枪口对着他们两人了,

    阙东进和王雪柳看见对面突然出现人了,想也沒想,同时开枪了,对面的人看见他们两人的枪口对着自己,知道喊话來不及了,赶紧退了回去,躲过了阙东进他们打來的子弹,

    阙东进和王雪柳开枪后也吓了一跳,他们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时候,他们听见了说话声,心才回到了原來的位置,